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六十三章納蘭家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三章納蘭家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離過年還剩半個多月,納蘭離原本打算今年不回燕京過年,但是納蘭離的父親納蘭錦打電話過來說他爺爺納蘭初陽身子骨越來越差了,過一年就少了一些活頭,家裡又人丁單薄,納蘭離如果不回家,過年的氣氛顯得更差了,讓他務必要趕回家去過年。

納蘭離今年不打算回家過年的原因其實是想和他女朋友在江平過年,他和李芳然在一起兩年了,想帶回家去卻一直不敢往家裡帶,他知道即便是帶回去了,他父親和爺爺恐怕也不會接受李芳然,畢竟李芳然是娛樂圈的演員,娛樂圈的混『亂』、**太重,紅『色』家族的子弟怎麼能和娛樂圈的戲子攪和在一起。

所以,納蘭離想著今年帶著李芳然單獨過一個年,不過聽了他父親的話,納蘭離想想也是,他爺爺納蘭初陽如今年事已高,說人活七十古來稀,他爺爺都已經是古稀之年,也不知道還有幾年火頭,如果自己過年不回去確實太不孝了,最後納蘭離只好打消了和李芳然單獨過年的心思,收拾包裹回了燕京。

納蘭離第一次感覺受到家裡重視,到了燕京父親納蘭錦還專門安排了車子來接納蘭離,這倒是讓納蘭離受寵若驚。

並不是納蘭錦不愛他兒子,只是以前納蘭離太過紈,整天的遊手好閒,納蘭錦看在眼裡,心中又如何不煩,他們納蘭家到納蘭離這裡只有這麼一個男丁,如果納蘭離成了個啥事都不做的寄生蟲,那麼納蘭家族用不了多久就會如一幢宏偉的高樓大廈,頃刻間就坍塌毀滅。

這次將納蘭離送下去磨練倒是不錯的決定,納蘭錦幾次詢問過納蘭離在江平的情況,得到了評論讓他還算滿意,只要兒子肯上進,納蘭錦就很欣慰了,以後他親自『操』作,納蘭離自然不會混的很差。

車子朝著京城有名的四合院開去,這裡的四合院住的都是一些老一輩的重量級幹部,納蘭離見車子朝著納蘭初陽那邊開去,就對納蘭錦的司機小劉問道:「劉師傅,你送我去我爺爺哪裡幹嘛,還是先送我回家吧,等我回家換一身乾淨衣服再去我爺爺那裡。」

小劉笑眯眯的道:「離少,納蘭部長說了,直接送你去老首長那裡。」

「他們都在嗎?」納蘭離出聲問道。官場之財色誘人663

小劉笑道:「都在,你大伯納蘭德、你堂姐納蘭冰旋今天都去了。」

……

納蘭初陽的別院里,納蘭冰旋一身修身的牛仔裝,頭髮紮起一個馬尾辮『露』出絕美的五官來,他亭亭玉立的站立在一科楊樹下面,朝著遠方凝視望了一陣子,直到納蘭錦叫她,她才回過神,疑『惑』的望著納蘭錦。

納蘭錦、納蘭德和納蘭初陽坐在庭院的石桌上喝著茶,見納蘭冰旋有些孤寂的獨自站在一旁,納蘭錦就有些為納蘭冰旋婚事『操』心了,納蘭冰旋年紀也不小了,卻一直沒有要談婚論嫁的意思,想起江平的姚澤,納蘭錦心頭一動,姚澤那小子納蘭錦見過一次,小夥子長的帥氣不說,也很有才能,二十多少混到了江平市市長的位置,用不了多少年一定會一飛衝天,隧有了撮合姚澤和納蘭冰旋的意思。

「冰旋啊,你過來。」納蘭錦笑著招了招手。

納蘭冰旋絕美的俏臉上沒多少表情,默默走到納蘭錦身邊,出聲道:「二伯,你有什麼事嗎?」

納蘭錦笑道:「冰旋啊,你的年紀也不小了,是不是該為自己將來打算一下,一直漫無目的的找那個林家小子也不是辦法啊,畢竟女人的青春就那麼幾年,可別給消耗了埃」

納蘭冰旋微微蹙眉,沒有應聲。

納蘭錦接著笑道:「我覺得江平的那小子就不錯,你們不是朋友嗎,你感覺他怎麼樣?」

聽納蘭錦這麼說,納蘭冰旋腦海中浮現姚澤的身影,從開始的討厭到最後成為朋友,納蘭冰旋說不出對姚澤是什麼感情,也許只是看姚澤順眼,但是讓她和姚澤在一起,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不管任何時候她都會等著她等了二十年的男人出現。

「姚澤嗎?他還不錯,就是『色』了點。」納蘭冰旋給出一個讓納蘭家的三位位高權重的老爺們一個哭笑不得的答案。

「男人嘛,好『色』是正常現象,如果不好『色』那就不是男人了。」納蘭錦笑了笑,端起杯子抿了口茶,然後道:「每個男人心裡都會有三妻四妾的夢想,但是夢想終歸是夢想,是不現實的,結婚之後,只要你能管住自己的老公,再生個孩子,讓他知道什麼是責任心了,他就不會瞎胡來了。」

納蘭冰旋的父親納蘭德點頭,道:「你二伯說的對,算算年歲,你今年都二十七個年頭了,用不了多久就得奔三,用現在一句很流行的話叫什麼來著……哦,大齡剩女,你非得把自己給剩了才開心埃」

「我願意等,等不到我大不了這輩子不結婚了。」納蘭冰旋語氣不悅的道。

「好了。」納蘭初陽搖了搖頭,道:「別『逼』孩子了,讓她自己決定自己的事情吧,以後你們誰都不要再提這些事情,我相信冰旋自己能夠知道自己需要什麼,誰值得她去等待,年輕人的事情咱們只能給些意見,強求就沒必要了。」官場之財色誘人663

說著話的時候,四合院的房門被推開,納蘭離拖著行李箱,咧嘴笑著走進了四合院,然後朝著納蘭初陽他們打招呼。

「你小子可算回來了。」納蘭初陽笑著道:「怎麼樣,在外面習慣嗎?」

納蘭離將心裡交給管家,然後走到納蘭初陽身邊,笑眯眯的道:「習慣,太習慣了,爺爺,你不知道,我現在很喜歡官場的那種氣氛,手握重權的感覺太好了,是姚澤讓我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標,在他身邊我學到了不少東西。」

「你們爺幾個都誇那小子,那小子又那麼好嗎?」納蘭初陽笑了起來,出聲問道。

納蘭離笑嘻嘻的道:「他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是我卻是真的很佩服他,雖然他沒有官場老油子的那些城府和心機,但是他卻能給人一種讓人容易臣服和親近的感覺,姐,你覺得呢?」納蘭離朝著納蘭冰旋往了一眼,笑眯眯的問道。

納蘭冰旋道:「別問我,我不知道。」

納蘭離悻悻一笑,道:「姐,姚澤可是對你不錯哦,臨走前還讓我給你帶個好呢。」

納蘭冰旋愣了一下,然後沉著的俏臉微微動容一下,瞬間有恢復了冷漠。

納蘭錦對納蘭離問道:「前幾天不是說姚澤被雙規了嗎,最後是怎麼被放出來的?沒查到姚澤的犯罪證據嗎?」

納蘭離搖頭道:「他都沒有犯罪,哪來的犯罪證據,只不過是省里的領導故意整他罷了。」

納蘭錦問道:「他得罪了省里的領導嗎?」

納蘭離就將秦大禹的兒子在哥倫布被殺的事情大概的講述了一下,不過,納蘭離並不知道姚澤和秦永林之間的恩怨,只是以為秦永林和姚澤有些糾葛,想要謀害姚澤,最後卻被哥倫布的警方給擊斃了。

「事情恐怕有些複雜埃」納蘭錦聽了納蘭離的話,搖了搖頭,道:「如今華北的局勢瞬息萬變,書記派明顯的勢力要強過省長派許多,等到明年唐順義接任省長一職之後恐怕處於四面埋伏之勢,想要和陳光明書記鬥上一斗,必須得拉攏一些省委常委給做援軍,姚澤和秦大禹之間的仇恨直接將秦大禹給推到了陳光明那邊,唐順義的壓力恐怕會更大。」

納蘭離不解的道:「秦大禹又不是省委常委,為什麼會構成威脅。」

納蘭初陽笑了笑,道:「你小子不會動動腦筋嗎,唐順義做了省長,秦大禹在省里呼聲很高,自然會接替唐順義原來的位置,做常務副省長,這麼一來不就位列省委常委了嗎。」

「哦,這樣啊,這麼看來確實有些危險埃」納蘭離望著納蘭錦,鬱悶道:「爸,這麼危險的地方,你幹嘛要我過去啊?」

納蘭錦沒好氣的道:「就你這德行,即便再危險,人家省委常委會拿你這樣的小蝦米作為整治的對象?」

「這到也是埃」納蘭離撓了撓頭,尷尬的笑了笑,想著明年姚澤要給他提科級幹部,去下面鄉鎮任鎮長,納蘭離就有些興奮。

一直站在一旁默默聽著幾人聊天的納蘭冰旋突然開口問道:「姚澤他現在沒什麼事兒了吧?」

納蘭離似笑非笑的望著納蘭冰旋,道:「姐,你在關心姚澤?」

納蘭冰旋沒什麼表情的望著納蘭離,道:「我只是隨便問問。」

「我見你很關心他嘛,每次只要是他的事情你都會儘力幫忙,姐,其實姚澤真不錯,而且好像對你也有意思,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納蘭冰旋冷著臉道:「你最好別『插』嘴我的事情,否則……」納蘭冰旋凝視著納蘭離,眼神冷冰冰的,讓納蘭離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那啥,姐啊,就當我啥都沒說。」

「你小子別說你姐,你呢,你打算怎麼辦?」納蘭初陽沒好氣的問道。

納蘭離笑道:「什麼怎麼辦?」

「婚姻大事啊,準備一直這麼耗著?老子還想抱重孫子呢。」

納蘭離悻悻笑了笑,不敢接茬,李芳然的事情納蘭家的人都知道,而且以前也是一直反對的,所以納蘭離就沒有再和家裡人提過李芳然的事情,兩人只是偷偷的談著戀愛。

「還和那個小明星在一起?」納蘭初陽出聲問道。

納蘭離猶豫了一下,硬著頭皮點頭。

納蘭初陽就嘆了口氣道:「罷了,我們也不勉強你了,你自己喜歡就好,今年過年帶回來給我們大家看看吧。」

「爸,這可不……」納蘭錦見自己父親要接納那個小明星,納蘭錦趕緊『插』嘴,誰料納蘭初陽哼了一聲,道:「別再說了,這件事情我做決定,她是什麼出身不重要,只要人品不壞小離喜歡就行了,爭取讓他們明年就完婚,然後給咱們納蘭家延續香火……」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