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六十五章納蘭冰旋的危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五章納蘭冰旋的危難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納蘭冰旋從天津趕回燕京后,將自己鎖在書房裡面,然後趕緊打開了電腦……

她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等這一刻已經等了二十年了。

文件夾中記載著關於陳忠明生前對於二十年前林家事情的回憶。

「二十年前,我接受將軍的命令,送冰旋小姐去林家做客,小姐很喜歡林家的小子,一直嚷嚷著要去和林家小子見面,兩個小傢伙只不過是見過一次,彼此便喜歡上對方,真是兩小無猜,呵呵,因為將軍公事繁忙,無奈,只能排遣我去林家,誰曾想,這一次的任務卻影響了我的一生。」

「在林家的第三天,我發現林家的氣氛似乎有些不尋常,無意間瞧見林家二公子與他嫂嫂神神秘秘的進了書房,出於好奇,我做了很不道德的事情去偷聽他們的談話,也是這一次好奇,使得我的職業生涯到了頭,好奇害死貓果然不假。」

「談話的內容讓我整個人都驚呆了,原來林家的大公子竟然不是意外的車禍,而是有人故意為之,想要向林家報仇,總理的大兒子就這麼被害死了,二兒子也因為車禍落下了病根,終生沒有生育能力,那時候總理正在出國訪問,二兒子不敢坐以待斃的去冒險,因為林繼揚是林家唯一的血脈,如果他在有個三長兩短,林家就絕後了,所以他和他大嫂商量后,上演了一出苦肉計……」

納蘭冰旋看到這裡,終於明白她爺爺納蘭初陽分析的極對,當年納蘭冰旋瞧見林萬山將林繼揚從二樓推下去只不過是苦肉計罷了,但是這種做法太危險了吧?如果摔下去真摔死了可怎麼辦?

納蘭冰旋繼續盯著電腦屏幕看了下去。

「因為當時聽到這些秘聞,太過震驚,我站在書房門口被林家的管家發現了,林萬山找我談了話,原本知道了這些事情,我是必死無疑的,這麼大的事情,林家為了保護唯一的血脈,殺了我也是情有可原,但是林萬山沒有這麼做,給了我一個機會,那便是幫助林繼揚和他母親悄聲無息的潛離燕京。」

「苦肉計終於實施了,林家小子差一點就真給摔死了,還好他福大命大,不過卻因為腦袋摔傷嚴重,以前的事情恐怕再也記不住了,或許摔成了傻子也沒個准。」

納蘭冰旋愣了愣,終於知道這麼些年林繼揚為什麼沒來找過自己,原來他已經將自己給遺忘了,腦海中再也沒有過去的回憶。

納蘭冰旋一滴晶瑩的淚滴從眼眶中滑落。

「將小姐送回納蘭家之後,我便和將軍不辭而別,帶著林繼揚和他母親逃離燕京,去了我老家天津市,在那邊住了一段時間,林繼揚的母親擔心怕部隊尋找我時會把他們的身份給暴露了,於是我們兩人商議決定,去了華北省會城市淮源市……一番輾轉,林繼揚母子又去了江平市,在這期間我一直暗中保護著他們,後來,林繼揚的母親嫁給了當地一個叫做漢中食品加工廠的老闆,我知道,我的任務從此就結束了,於是獨自離開江平回了我老家娶妻生子一直到了今天,不過,這些年來我過的一直是提心弔膽的日子,誰知道哪天林家的仇人就找上門來了,他們那些層面的人勢力滔天,想整死我太容易了,真希望能夠一直和妻子還有兒子幸福的生活下去……」

納蘭冰旋關上了電腦,還沒來得及理清思路,便突然瞧見一個蒙面的男人站在了他的書桌前,眼神中充滿了凌厲的陰森。

「你是誰?」納蘭冰旋臉色一變,嬌聲斥道。

「我是誰不重要,我只是來拿我需要的東西。」男人語氣深沉,他伸出手,道:「東西交出來。」

納蘭冰旋將u盤從電腦上抽了出來,緊緊的捏在手中,如果東西給了他那麼林繼揚就危險了,說什麼也不能讓他得到,納蘭冰旋寒著臉,道:「想都別想,這東西我是不會交給你的。」

「那可就怪我不客氣了,即便你是納蘭家的千金,也得死路一條。」男子腳步輕盈的慢慢逼近納蘭冰旋。

「誰1突然他腳步一頓,一個側身躲閃過從後面襲來的一刀,此時,房屋中又多了一個男人,只不過他沒有和前面那個男人一樣帶著面罩。

「納蘭小姐,你先走,這裡交給我了。」此人是納蘭德的貼身衛兵,自從納蘭德知道納蘭冰旋要查林家的事情,他就擔憂那天有人會迫害自己女兒,所以幾個月前他便派了自己的親信一直暗中的保護納蘭冰旋的安全。

「想走,沒那麼容易,就憑你攔的住我?」那蒙面男人出手如同閃電一般快速,整個人身形如同影子一般,納蘭德的衛兵可是特殊部隊數一數二的超級高手,但是面對蒙面男人他感覺自己根本招架不了幾個回合,只能艱難的和那男人做著抵抗。

兩人都是用的匕首,納蘭德的衛兵已經被刺中了兩刀,他咬著牙對納蘭冰旋喊道:「小姐,快跑1然後一下子朝著蒙面男人身上撲了過去,也不管他次到自己身邊的匕首,雙手死死的抱住了蒙面人的身體,暫時的讓他動彈不得。

納蘭冰旋瞅准了這個機會,深深的望了一眼以死相救的衛兵,只能在心裡感激他,她手裡捏著u盤快速的衝出了書房,朝著小區外面跑去。

「找死1那蒙面男人咬牙切齒的將匕首刺入衛兵的胸口,然後一腳踹開了衛兵,朝著納蘭冰旋追了過去。

衛兵強忍著最後一口氣,撥通了納蘭德的專線電話,「將軍,快……快救小姐……」

納蘭冰旋衝出小區,開著自己的瑪莎拉蒂轎跑朝著他爺爺那裡駛去,後面緊追著一輛沒有牌照的賓士轎車,兩輛車子在深夜的街道上瘋狂的飛奔著。

納蘭冰旋的手機落在了家中,任憑納蘭德如何打電話都沒人接,他雙手有些顫抖的掛斷電話,將電話扔在一旁,拿起外套就朝著外面衝去。

兩輛車子仍然飛速的疾駛著,當納蘭冰旋的車子在一口路口轉彎時,只聽見後面的一聲響,一顆子彈已經沒入了納蘭冰旋的前胎中,接著車子不聽使喚的朝著街道的鐵護欄撞了上去。

納蘭冰旋開著的瑪莎拉蒂車頭被撞的變了形,車中,納蘭冰旋趴在方向盤上一動不動,不知是死是活。

那蒙面男子車子緩緩的停了下來,正準備推開車門補上一槍時,一陣急促的警報聲響了起來,肉眼能夠瞧見幾輛警車朝著這邊行駛了過來,那男子不得已猛的踩油門,掉頭朝著另一個方向沖了過去。

有兩輛車子去追那蒙面男子的車,另一輛車子則停在了瑪莎拉蒂的旁邊,一個中年男人趕緊從車中走了下來,將瑪莎拉蒂的車門拉開,瞧見方向盤上沾滿了血跡,納蘭冰旋絕美的俏臉被鮮血染紅,看上去極為嚇人。

「完了,完了。」男人望著納蘭冰旋焦急嘀咕一句。

這時三輛軍車在旁邊聽了下來,整個街道上被車子堵住,納蘭德從一輛軍車上走了下來,瞧見瑪莎拉蒂裡面自己女兒生死未卜的模樣,頓時眼淚花子便在眼眶裡面打著轉。

剛才那名警察瞧見納蘭德就趕緊道:「納蘭將軍,我們趕緊先送愛女去醫院完了恐怕……」

「滾開1納蘭德推了那警官一把,將他推了個蹌踉,差點摔翻在地,望著身後幾十名荷槍實彈的士兵,那警官心裡鬱悶不已,接下來的事情恐怕會讓他陷入很難辦的境地。

「不管傷害我女兒的人是誰,我一定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納蘭德輕輕將納蘭冰旋從車子里抱了出來,然後沖著那名警官喝道:「給我查,如何查不出真兇老子先宰了你1

三輛軍車朝著軍區醫院飛馳而去,那名警官望著車子越開越遠,連辭官的心都有了,他趕緊拿出電話撥通了一名警察的電話,然後沉聲問道:「兇手追上沒?」

電話那頭,那名警察悻悻的道:「頭兒,車子倒是追上了,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你趕緊說啊1那警官呼吸有些急促的皺眉問道。

「車子是追上了,可是人已經跑了。」

「他媽的廢物,真是他媽的廢物,給我守住那輛車子不許任何人靠近,我馬上就來。」

……

納蘭冰旋被納蘭德帶去了燕京最好的軍區醫院,這裡有著國內最高的醫療水平,是專門給國家重要幹部治病的地方。

兩名持槍的守衛瞧見三輛軍車飛馳而來,趕緊打起精神,帶瞧見前面那輛軍車的車牌子后,他們立馬敬了個軍禮,然後迅速放行。

納蘭德給軍區醫院的專家主任打了個電話,沒一會兒便來了一群穿著大白褂的醫生。

「胡主任,無論如何一定要救救我女兒。」納蘭德對著那名中年男人懇求的說道。

「納蘭將軍放心,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搶救您的女兒……」

納蘭德望著女兒納蘭冰旋被推進急救室,納蘭德整個彷彿老了十歲,整張臉上掛滿了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