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六十八章一場雪,一場事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八章一場雪,一場事故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除夕過後的第二天,終於迎來了冬至的第一場雪,早晨推開窗戶,窗外已經是銀裝素裹,被白雪所覆蓋的世界。即可找到本站

秦海心躺在被窩裡,瞧見姚澤打開窗戶,就笑眯眯的問道:「是不是下雪了?」

姚澤點上一支煙吸了一口,笑道:「是啊,下雪了,好多年沒有下過這麼大的學,目測雪的厚度可以到小腿了。」最近這些年由於各方面的污染,導致全球氣候升溫,這種大雪很久沒有見到過了。

姚澤依稀記得,還是上小學時曾經下的雪到過小腿,之後很多年都只是象徵性的下了一點小學。

「真下雪了嗎?」秦海心掀開被子,從被窩裡鑽了出來,只穿著單薄的睡衣就跑到窗戶邊上來看雪景。

姚澤苦笑道:「小心著涼了。」

秦海心望著窗外一望不到邊的白茫茫一片,興奮的拉著姚澤道:「趕緊洗漱,我們下去玩雪去。」

「……」姚澤道:「都多大的人了,玩什麼雪啊,太冷,我不去。」

秦海心拉著姚澤的胳膊,撅著嘴撒嬌般的搖晃著姚澤的胳膊道:「老公,去嘛,陪我玩一會兒,這段時間在家裡快無聊死了。」

最近秦海心整日的和姚澤膩在一起,倒是和姚澤關係更加親密了,心情好時就會學著小姑娘的模樣給姚澤撒嬌。

姚澤苦笑不已的道:「都是孩子他娘了,還和小孩子一般。」姚澤捏了捏秦海心的鼻子,笑道:「今天可不行,我得去張書記家拜年,這段時間可能會有很多人去我市委那邊的家串門,我可能需要搬到市委家屬院那邊住幾天。」

「好吧,工作重要。」秦海心放開姚澤的胳膊,笑道:「我待會兒喊胡靜陪我逛街去,回江平以後都還沒去商場逛過呢。」

「去吧,好好的逛一下。雪大,就別開車了。」

……

姚澤開著車子去市委家屬院,路上給唐順義打了個拜年電話,一陣寒暄,唐順義的電話被唐敏給搶了去,她小跑的進了室,倒在床上,帶著幽怨的語氣道:「姚澤,我想你了。」

姚澤笑了笑,由於路滑,不由得放慢了車速,小心翼翼的開著車子,然後對著電話里的唐敏笑著道:「等忙完事情,過幾天我就去省里看你去。」

唐敏趴在床上,笑眯眯的道:「姚澤,要不我去江平找你吧,你父親不是回來了嗎,我是不是要去給你父親拜個年?」

姚澤怕唐敏去江平見到自己的兒子和秦海心受不了這種刺激,於是趕緊道:「還是不要過來了,最近幾天雪大,高速都被封路了,等雪小了我去看你吧,我父親那邊我會替你說的。」

唐敏想了想也是,這麼大的學高速也走不成,於是就點頭道:「那我在淮源等你哦。」

姚澤車子開到市委家屬院門口時車子突然拋錨了,無奈只好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守門的門衛見了姚澤,趕緊從門衛房走了出來,搓了搓手,咧嘴笑道:「姚市長,新年快樂啊,這車子怎麼了?」

姚澤笑了笑,道:「可能是拋錨了吧。」

門衛笑道:「要不我幫您看看?」

姚澤道:「你會修車?」

門衛將自己腦袋上的厚軍帽給扯了下來,笑道:「年輕的時候學過修車,如果不是什麼大問題,應該可以修好。」

姚澤拍了拍門衛的肩膀,道:「那就拜託你了,如果修好了就開到我家門口,我去張書記那裡坐坐。」

「好的,您先忙,先忙。」門衛趕緊點頭,能夠幫助市長,他心裡興奮不已。

深一腳淺一腳踩著咯咯作響的雪,皮鞋上沾了不上雪漬,他走到張愛民家門口,跺了跺腳上的雪,真要敲門時,房門被張愛民打開,只見郭義達笑眯眯的從裡面走了出來,連忙道:「張書記您別送了,您忙著。」他一扭頭,瞧見門口的姚澤,先是一愣,接著反應過來,朝著姚澤笑了笑,連一句客氣話都沒說,轉身就走。

郭義達的侄子因為涉及到魚梁洲旅遊開發賄賂官員的事情被姚澤親自給關了進去,郭義達向姚澤求情卻被姚澤給拒絕了,由此,郭義達便更加懷恨姚澤了。

姚澤也沒打算給郭義達面子,雖然郭義達是市委組織部部長,明面上是幫著自己的,但是誰知道他會不會在關鍵時刻調轉槍頭對付自己,姚澤和郭家的仇怨不是一天兩天,得罪了郭義達姚澤還真不放在心上,對付郭義達也只是遲早的事情。

姚澤沒理會郭義達的態度,望著郭義達離開,笑眯眯的對張愛民道:「這郭部長對我意見大的很埃」

張愛民笑了笑,道:「姚市長,快進來,裡面說話。」

姚澤換上鞋子后,走進屋裡,暖和讓他有些冰冷的身子緩和了一些,張愛民讓妻子給姚澤泡了一杯大紅袍,然後又客氣的給姚澤遞煙,笑道:「姚市長的父親應該回來了吧,當初我在江平做副市長的時候可是和你父親吃過幾次飯,他是咱們江平有名的企業家埃」

「啥企業家啊,小打小鬧。」姚澤笑了笑,道:「張書記過來可好?」

張愛民笑著道:「能有什麼好不好的,家裡也沒什麼老人了,兒子也在國外沒回來,過年就我和我妻子兩個人過,冷清的很埃」

「這樣啊,早知道是這個樣子,昨天應該請張書記去我們家過年才對。」

張愛民笑著擺手道:「還是算了吧,你們一家人好不容易團聚一次,我這外人去了多掃興啊,我可沒那麼不開眼,哈哈。」

姚澤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然後笑道:「張書記,上次的事情謝謝了。」

張愛民知道姚澤說的是雙規的事情,就擺手道:「客氣什麼,再說我也沒幫到什麼忙,以後咱們共同把江平發展起來,這幾年江平的官場很不團結啊,導致經濟發展停滯了,這是江平官員應該反思的事情,姚澤我希望以後咱們能夠把發展江平經濟放在首要位置。」

「那是當然。」姚澤放下茶杯,笑道:「張書記還這麼年輕,進入省委是遲早的事情,如今好好的發展江平的經濟才是首要問題。」

張愛民笑著點頭,然後問道:「魚梁洲旅遊開發項目一期工程是不是該完工了?」

姚澤點頭道:「已經完工了,二期工程估摸著得雪化了才能動工,否則容易出事故。」

張愛民點頭道:「工人的安全必須放在首位,這如果工人出了問題咱們可都頭疼了,姚市長,這方面得督促現場的管理人員埃」

「嗯,我會注意的……」兩人正說著話,姚澤的手機鈴聲急促的響了起來。

見是魚梁洲旅遊開發區項目的工程師打來的,姚澤趕緊接通后。

電話那頭,工程師陳明聲音有些急切的道:「姚市長,不好了……」

姚澤聽了心裡一咯,表情變的嚴峻起來,忙問道:「出什麼事了?」

陳明工程師嘆了口氣,道:「守門的李大爺出事了……」

「李大爺?」姚澤微微蹙眉,道:「他出什麼事了?」

陳明道:「李大爺剛才巡視工地,路滑,摔進地基吭里了,恐怕……」

姚澤臉色一變,陰沉起來,提高分貝道:「為什麼過年他還在工地上,不是說了工人全部放假嘛?」

陳明嘆氣道:「李大爺兒子和兒媳在外地打工,今年過年不回家,他一個人在家也沒什麼意思,就請求留在工地上繼續守門,我本來是沒答應的,可是他軟磨硬泡,我……」

姚澤打斷陳明的話,問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陳明道:「現在送到市中心醫院搶救,生死不明……」

掛斷電話,張愛民在旁邊也大概的明白的事情的過程,臉色也是變的嚴肅起來,「大過年的怎麼就出了這種事情1

「現在我得馬上去一趟醫院。」姚澤拿起外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張愛民跟著站起來,道:「我也去看看,這件事情一定要壓住,如果消息透露出去了影響會非常惡劣,有些人勢必會拿這件事情炒作一番。」

張愛民打電話叫來自己的司機,然後和姚澤坐進了後排位置,車子朝著市中心醫院開去。

工程師陳明此時正悶頭抽著煙,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心裡極為煩悶,如果李老頭就這麼死看,他自己也是吃不了兜著走。

當時自己就不該心軟,這麼大的年紀怎麼能讓他獨自待在工地,想到這些事情,陳明心裡布上了一層陰霾。

姚澤和張愛民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陳明瞧見兩人,趕緊從座椅上站了起來,然後道:「張書記,姚市長,你們都來了埃」

「能不來嘛,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陳明啊,你平時做事那麼沉穩的一個人,怎麼在關鍵的事情盡幹些不靠譜的事情,李大爺年齡都那麼大了,想都不該讓他一個人留在工地埃」姚澤對著陳明一頓呵斥,只把陳明責怪的低下了頭,愧疚不已,姚澤才降低了些音調問道:「通知他的家人沒?」

陳明哭喪著臉點頭道:「剛才已經給他兒子打過電話了,他兒子、兒媳正在往回來趕。」

張愛民在一旁聽了,微微嘆了口氣,道:「希望他的兒子是個講理的人,否則事情恐怕就不好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