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六十九章賠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九章賠償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經過半個多小時的搶救,救護室的門終於被打開,陳明急沖沖的抓住搶救的醫生,問道:「人怎麼樣了,有沒有搶救過來?」

醫生摘下口罩,搖頭嘆了口氣道:「抱歉,我儘力了。」

「儘力了,儘力了是什麼意思1陳明有些激動的道:「你這庸醫你怎麼治病救人的,你不配做醫生……」

「陳明,夠了。」姚澤怒喝一聲,將紅了眼的陳明推開,然後歉意的對醫生笑了笑,道:「已經沒有救了嗎?」

「是的。」醫生點了點頭,道:「傷者年齡太大了,摔傷的太嚴重,而且大雪路難走,在路上耽擱了急救的時間,我也無論為力。」

姚澤嘆了口氣,拍了拍醫生的肩膀,道:「知道了,辛苦你了。」

中心醫院的院子不知道從哪裡得來的消息,知道書記和市長來了中心醫院,趕緊從家中趕了過來。

「張書記、姚市長,出什麼事了?」中心醫院的陸海濤是個五十多歲的禿頂漢子,瞧見急救室門口的張愛民和姚澤,他抹了抹額頭的汗珠,小心翼翼的問道。

姚澤扭頭看了一眼陸海濤,道:「陸院長,魚梁洲旅遊開發區那邊出了點事故,死了個人,我希望消息不要從你們醫院裡走漏出去了,知道嗎?」

陸海濤趕忙點頭道:「知道了,姚市長請放心,一定不會走漏風聲的。」

姚澤又轉身對陳明道:「和死者家屬保持聯繫,盡量的安撫他們的情緒,不要讓他們把事情鬧大,天災**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你去和死者家屬協商,看他們需要多少賠償,如果提的要求合理,報到我這裡來。至於你的責任,日後再說。」

「是是是,我這就去辦。」陳明暫時的送了口氣,然後信誓旦旦的保證一定把事情辦妥,不會出什麼差錯。

回市委家屬院的路上,張愛民嘆了口氣,道:「大過年的就發生這種事情,不好的兆頭埃」

姚澤點了一支煙悶頭抽了一口,然後鬱悶的道:「這個陳明這是瞎胡鬧,明明知道看門的李大爺年紀大了,怎麼還能讓他獨自留在工地上,一點安全隱患意識都沒有。」

走到市委家屬院門口的時候,姚澤嘆了口氣,道:「不行,我還是得親自去見一見死者的家屬,這樣才顯得咱們政府更有誠意,死者的死因雖然和我們政府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是那畢竟是咱們政府的工程,出了事情理應出來調解、安撫。」

張愛民點了點頭,道:「要不我陪姚市長一起吧?」

姚澤擺手道:「不用了,這種事情我一個人出面就成了,張書記安心的過年,有什麼消息我在告訴你。」

此事確實是用不了一二把手同時出面,張愛民便點了點頭,吩咐自己的司機全天接送姚澤。

一直快到天黑,死者的兒子和兒媳才從外地趕了回來,陳明親自去機場將兩人接到了姚澤安排好的酒店包廂。

在陳明的引薦下,死者的兒子李大智知道眼前的年輕人是江平市的市長,頓時就顯得有些拘束起來,搓了搓手,不知道如何和姚澤打招呼,就喊了聲姚市長好。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問道:「兩位在什麼地方工作啊?」

李大智有些緊張的回到道:「我和我妻子在華西省工作,今年工作單位有些忙,確實是抽不出時間來陪我爸過年,對了,姚市長,聽說我爸爸受傷了,他現在怎麼樣了?」

姚澤看的出來,李大智是個忠厚的年輕人,如果稍微奸詐潑辣一點的,那裡還會如此客氣的說話,早就鬧的不可開交了。

「來來來,先入座,咱們邊吃邊說。你們忙著趕飛機,怕是早就餓了。」姚澤向著李大智夫妻招了招手,讓他們入座。

陳明趕緊將姚澤和李大智斟酒,然後又給李大智的媳婦倒了一杯紅酒,這才給自己滿上,然後有些愁眉苦臉的坐在姚澤身邊。

姚澤將酒杯端了起來,然後正色的道:「李大智先生,咱們一起喝一杯吧。」

李大智趕忙將杯子端了起來,悻悻道:「姚市長,我敬您。」

姚澤擺手道:「別說敬我,咱們就平平常常的喝點酒,待會兒你別拿就潑我就成了。」

聽了姚澤的話,李大智心裡更心慌張起來,仰頭將酒杯的酒喝光之後,問道:「姚市長,我父親到底出什麼事情了,有什麼就直說吧。」

姚澤輕輕吁了口氣,然後頓了頓,道:「李大智先生,你的父親……去世了。」

「啥?」李大智提高了分貝,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腦海中感覺一陣嗡嗡作響。

李大智的妻子在一旁道:「姚市長,大過年的可不要開這種玩笑。」

坐在姚澤身邊的陳明臉色有些難堪的道:「兩位,姚市長沒有開玩笑,李老先生確實去世了,對不起,都怪我……」

李大智手中的酒杯的一聲摔在了地上,他無力的癱軟在座椅上,眼眶中溢滿了淚水,「怎麼會這樣,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姚市長,你給我一個交代。」

「對比起了,李先生。」姚澤深深的嘆了口氣,然後站了起來給李大智鞠了躬。

陳明見了趕緊拉住姚澤,帶著哭腔道:「姚市長,這都是我的責任,您沒必要委屈自己,這件事情我會承擔全部責任的。」

姚澤冷著臉哼了一聲,道:「你站一邊去,沒你什麼事兒。」他轉既望著李大智說道:「李先生,由於我們的疏忽導致你的父親不幸去世,這個責任我們一定承擔,該怎麼補償我們一定會補償給你們,只是希望你們能夠冷靜一些,咱們將事情私了了。」

「怎麼個私了法?人都已經死了。」李大智的妻子一臉的悲傷,心裡卻是樂開了花,如果能夠得到一大筆補償費未嘗不是件好事,李大智的父親屬於老來得子,如今李大智剛剛三十齣頭,他父親已經六十多歲,李大智的妻子看李大智的父親極為不順眼,以前住在一起時,經常抱怨李大智的父親不講衛生,沒法一起生活,其實李大智今年是能夠回家過年的,卻因為妻子的吵鬧,非得去她父母那邊過年,所以李大智的父親才請求留在工地,導致出了這麼檔子事。

李大智知道自己父親的死因后,傷心的抱頭痛哭起來,他心裡極為內疚,如果他沒有聽妻子的,回來陪老人家過年,他也不會就這麼與世長辭,歸根到底自己和妻子也有錯。

「人死不能復生,李先生節哀。」姚澤嘆了口氣,然後遞給李大智一張紙巾。

李大智接過紙巾擦了擦眼淚,李大智的妻子卻冷聲道:「姚市長,你倒是會說風涼話,死的不是你父親吧。」

「你這女人,怎麼說話的。」姚澤身邊的陳明一聽,頓時怒聲道:「有什麼沖我來,你父親當初留下來也是因為他苦苦求我我才答應的,如果你們能夠多陪陪自己父親,過年回家過個年他能出事嗎?還不是因為家裡沒人,他才願意留在工地嗎。」

李大智倒是露出了羞愧和內疚,而他妻子則是一臉怒氣十足的指著陳明鼻子罵道:「你這混蛋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們的父親還是被我們害死的,你們政府太欺負人了吧,我要告你們,告你們草菅人命。」

「你消消火,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姚澤勸慰一句,然後等著陳明道:「你給我出去,待在外面,沒我的允許不準進來。」

「可是……」

「出去。」姚澤喝道。

陳明泄了氣的點點頭,一臉萎靡的道:「姚市長有什麼事情就叫我。」

包廂只剩下李大智夫婦,姚澤表情緩和下來,語氣溫和的道:「我能夠理解你們的心情,但是請你們也理解一下我們,畢竟誰也不想出這種事情不是,大過年的,你們以為我不想在家裡和家人團圓嗎,這種事情誰也不願意發生,但是既然發生了,咱們就拿出一個合理的方案把事情給解決了,吵架永遠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李大智在一旁傷心的流著淚,他妻子則對姚澤問道:「姚市長,你打算怎麼個解決法?」

姚澤道:「這件事情我希望你們能夠保密,李大爺是自己不小心跌入了工地裡面的地基才不幸身亡,我不希望這件事情以訛傳訛,被有心人利用,所以請你們保密此事,當然我們政府方面會給你們做出賠償,按照國家相關政策規定,政府會給出李老先生一年收入的二十倍的賠償金。你們看如何?」

李大智的媳婦眼中一亮,「二十倍是多少?」

姚澤在心裡算了算,道:「李老先生一個月的收入是一千二,一年是一萬四千四百,那麼二十年的補償金則是二十八萬八千八百塊。」

「什麼?」李大智的媳婦叫了一聲,一臉憤怒的道:「一條人命就值二十多萬,姚市長,你太欺負人了吧。」

從剛才李大智妻子的表現看,姚澤已經揣摩出了李大智妻子的心思,姚澤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市儈的女人,心裡厭惡不已,臉色沒有表露出來,只是沉著臉道:「如果你想無止境的訛詐政府,那麼請收起你那心思,二十年的工錢已經是政府最大的讓步了,這種賠償方式原本是年輕工人因工傷亡的待遇,你們的父親已經六十多歲,還能幹二十年的活嗎?」

「不管怎麼說那也是一條活生生的性命,就給二十多萬,我接受不了。」李大智的妻子腆著臉道。

姚澤道:「這裡不是菜市場,沒有你討價還價的餘地,如果你無理的鬧下去最終一分錢都沒有,我們給工地所以的工人都放了假,李大智的父親是自己要求待在工地上,出了事情他自己有一部分責任,而且你們也脫不了干係,我想請問你們,到底是什麼工作讓你們連過年都抽不出時間陪陪老人?」

姚澤這麼一問,不管是李大智還是他妻子都不由得一愣,臉上露出心虛的神色。

姚澤見了兩人的表情,心裡更加有譜了,然後提高了語調道:「你說說你們在什麼地方工作,我去聯繫你們領導,看有沒有給你們放假,如果這家公司沒給你們放假我會和當地政府溝通,對該公司進行處罰,但是如果給你們放假了,那麼……」

聽姚澤這麼說,李大智的妻子沒有了剛才的硬氣,她輕輕的咳嗽一聲,然後開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訴苦,最後讓姚澤湊個整數,賠款金額定為三十萬。

姚澤打電話和張愛民商議之後,把此事給敲定下來。

&%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