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七十一章孤寂的宋楚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十一章孤寂的宋楚楚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張愛民離開后,陳媛媛咯咯笑著從室走了出來,打趣的道:「你們江平的領導幹部還真有意思,一二把手坐在一起傾訴感情?哈哈哈,場景真夠滑稽的。」

姚澤將手中的杯子放在茶几上,沒好氣的道:「沒看出他喝多了嗎?平時他可老謀深算著。不過,他剛才一句話還是挺忠懇的。」

「啥話啊?」陳媛媛問道。

姚澤笑道:「珍惜眼前人埃」

陳媛媛翻了個白眼,「得了吧,你眼前人多了去。」她一把拽住洛貝琦,似笑非笑的道:「要不我把洛貝琦送給你?」

「當真?」姚澤笑著道。

「當然是假的。」陳媛媛笑靨如花的臉徒然變冷,「你敢打她的注意我廢了你。」

一旁的洛貝琦一臉幸災樂禍的望著姚澤,抿嘴笑了起來。

姚澤嘆了口氣,揉了揉有些酸疼的額頭,道:「不和你們扯了,你們隨意吧,我該休息了,今天忙了一天,累壞了。」

陳媛媛道:「別睡這麼早啊,咱們聊聊吧,順便我可以免費給你按摩一下。」

姚澤重新做回了沙發,笑道:「事求我吧?」

「你想多了,就隨便聊聊。」陳媛媛兩隻有些冰冷的小手放在姚澤太陽穴的位置輕輕揉了起來。

姚澤閉著眼睛,笑著道:「還不錯,蠻舒服的。」

陳媛媛得意的道:「那可不,我學過的,很專業呢。」

「洛貝琦,來,幫我捶捶腿,我著腿啊,跑了一天,酸疼的很。」姚澤朝著一旁無事可乾的洛貝琦看了一眼,笑著吩咐道。

「別得寸進尺。」陳媛媛手上的力道重了一些,嬌聲道。

洛貝琦倒是覺得沒什麼,笑眯眯的坐在姚澤旁邊,乖巧的給姚澤捶腿。

陳媛媛見洛貝琦一副乖巧的模樣,頓時醋意十足的道:「洛貝琦,你是不是看上這臭小子了,幹嘛對他言聽計從的。」

「那有。」洛貝琦一臉窘迫的道:「我……我這不也是為了幫你么。」

陳媛媛這才又將話題轉了回去,她帶著溫和笑意的道:「姚澤啊,聽說魚梁洲二期工程年後就要開工了吧?」

姚澤聽了陳媛媛的話,頓時知道她打的什麼主意,沒好氣的道:「不是說沒什麼事嗎?就你那心思,我太了解了,無事你會給我獻殷勤?」

「那你到底是幫還是不幫忙?」陳媛媛伸手掐住了姚澤腰間的嫩肉,惡狠狠的道。

姚澤疼的齜牙咧嘴道:「你不是賣化妝品的么,幹嘛要插足建築行業。」

「你管我,有些閑錢,不能多元素髮展么1陳媛媛沒好氣的道:「魚梁洲這麼大的工程,能接一些活也能賺不少了。到時候我給你分一點吧?」

姚澤聽了陳媛媛的話,頓時就一副嚴肅的鋇什麼呢,想腐蝕我,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給掃地出門。」

「什麼嘛,我就隨口一說,瞧你急的,真沒趣。」陳媛媛瞪了姚澤一眼,道:「就咱們關係,我還能害你不成。」

姚澤哼了一聲,道:「幫你可以,不過那也是得在不違紀的前提下,二期工程完工後你可以報價來修路嘛。」

「修路?」陳媛媛頓時就不幹了,「修路能賺什麼錢。」

姚澤沒好氣的道:「沒聽說過金橋銀路嗎?修路可是很賺錢的。」

「真不騙我?」陳媛媛疑惑的道。

姚澤道:「你什麼都不懂,還想干這行,真是鑽錢眼你去了。」

陳媛媛笑了起來,挑眉道:「誰怕錢多了扎手?」旋即她又道:「修路就修路吧,你到時候可得提醒我,不許讓別的公司搶了先機,我也不為難你,只要給我提供一些信息就成了。」

姚澤苦笑的道:「到時候再說吧。」

「不行,你現在就得答應。」陳媛媛道。

姚澤看了看時鐘,帶著曖昧的笑意道:「時候不早了,是不是該就寢了?」

陳媛媛聽出姚澤話里的意思,嫵媚的俏臉微微一紅,感情這小子是又在打歪主意。

「時候不早了,是該就寢了,那我和洛貝琦就不打擾姚市長就寢了。」陳媛媛抿嘴一笑,然後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對洛貝琦道:「咱們走吧。」

姚澤慌忙道:「不是……你們不在這裡過夜啊?」

陳媛媛挑眉道:「當然不在這裡過夜,影響不好,咱們兩個女人在你這市長家裡過夜若是傳了出去不是害了你嗎。」

她笑眯眯的牽著洛貝琦的手,走到門口,對姚澤揮手道:「拜拜,下次再見吧,明天我就回省里了。」

姚澤翻了個白眼,道:「下次乾脆別見了,白眼狼。」

洛貝琦聽了姚澤的話,忍不住捂嘴咯咯笑了起來。

……

由於和宋楚楚的緋聞事件影響,宋楚楚如今更加的有躲著姚澤的嫌疑,幾次打宋楚楚的電話,宋楚楚都沒有接,姚澤打算親自上門,大年三十,姚澤原本是打算喊宋楚楚一起到家裡過年,但是宋楚楚怎麼都不肯去,想到宋楚楚一個人獨自過年,姚澤心裡極為難受起來。

鵝毛大的雪花依然嘩嘩的往下飄,姚澤開著車子去了宋楚楚居住的地方,將車子停在小區門口,姚澤手裡提著從家裡帶的臘肉和一些熟食進了單元樓道。

剛走到門口,姚澤碰到了穿著羽絨服下樓的宋楚楚。

「姚澤……你怎麼來了?」宋楚楚瞧見姚澤,愣了一下,率先開口問道。

姚澤笑著將手裡的菜在宋楚楚眼前晃了晃,笑道:「給你送些吃的來啊,陪你吃頓飯。」

宋楚楚猶豫了一下,嬌聲道:「這麼冷的天,何必麻煩呢。」

姚澤嘆了口氣,道:「楚楚姐,我放心不下你。」

宋楚楚聽了姚澤的話,眼眶一紅,心裡有些泛酸,「小澤……」

「別說,就只是陪你吃頓飯,沈叔叔去世前讓我照顧你,是我沒做好……」

宋楚楚嘆了口氣,擠出笑意道:「正好,我準備出去買菜呢,這下好了,免得跑出去受凍,跟我上樓吧,我也有些話想跟你說。」

「誒。」姚澤笑著答應一聲,跟在了宋楚楚的身後。

宋楚楚將房門打開后,笑道:「快進來吧。」她將長筒靴脫掉然後穿上拖鞋,又躬身給姚澤找來拖鞋。

「楚楚姐,你一個人在家不悶的慌?沒事兒就去我那裡坐坐吧。」姚澤換上拖鞋輕聲說道。

「一個人習慣了也一樣。」宋楚楚鋝了鋝額頭的秀髮,道:「我不和你走這麼近也是為了你好,畢竟已經有人盯上咱們了,萬一再被有心人利用恐怕事情就沒那麼簡單了,你身在官場,應該謹慎才是。」

姚澤點了點頭,將帶來的菜放在茶几上,然後嘆氣道:「可是讓我不管你也是不可能的,我想過了,既然那些想害我的人已經用過這招,他們就不會再重複的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楚楚姐,你放心好了,這種事情以後不會發生了。」

宋楚楚嘆了口氣,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對了,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姚澤將煙灰缸放在身邊,然後坐在沙發上點了支煙,問道:「什麼事情?」

宋楚楚給姚澤泡了杯茶,然後有些為難的道:「我想把現在開的美容會所給轉讓出去。」

姚澤愣了一下,問道:「為什麼要轉讓啊?」

宋楚楚道:「自從江銘去世以後,會所里經常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所以,我覺得為了避免惹麻煩,還是關掉得了。」

姚澤悶頭吸了扣眼,道:「都是追求你的人?」

宋楚楚尷尬的點了點頭。

姚澤又問道:「你沒有動心吧?」

宋楚楚嗔怪的看了姚澤一眼,嬌聲道:「怎麼可能,我現在心思可沒放在那上面。」

姚澤笑了笑,道:「其實你不用轉出去,以後遇到這種事情給我打電話,我幫你出面解決便是了。」

宋楚楚搖頭道:「還是算了吧,我不想因為我的事情讓你分心,轉出去一了百了,這一行我也做膩了。」

姚澤其實也有私心,打心眼裡不願意宋楚楚拋頭露面,萬一哪天宋楚楚真被那個男人打動了,姚澤上哪哭去。

「成,既然不想做了就轉出去吧,反正咱不愁沒事兒做,等你在家玩的膩歪了,就去我姐那裡上班去。」姚澤笑眯眯的道。

宋楚楚笑道:「還是算了吧,我這些年養生會所給我賺了不少錢,夠我用的,以後沒事兒就在家裡練練毛筆字,畫一下水粉畫,以前我可是學美術專業的,只可惜那時候文化課不是太好,沒上成喜歡的大學,專業課也給荒廢了,正好把會所轉出去后可以專心的畫畫了。」

姚澤笑著點頭,道:「成,只要你自己開心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晚上吃過晚飯,宋楚楚見時間不早了,外面還下著雪,就提醒姚澤道:「小澤,時候不早了,你趕緊回去吧,免得雪越下越大路不好走了。」

姚澤抬頭看了看時間,點頭道:「那成,我這就走吧。」

宋楚楚將姚澤送到屋門口然後提醒道:「路上小心開車。」

姚澤笑了笑,轉身下了樓梯道。

空曠的房子又只剩下宋楚楚一人,她輕輕嘆了口氣,感覺心裡前所未有的失落和孤寂。

一個人的時候感覺房子裡面都是涼颼颼的,她眼眶一紅,感覺喉嚨有些哽咽,就在這時,一陣輕輕的敲門聲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