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八十章浴室小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章浴室小解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喂,大少,那邊已經在催咱們了,可別忘了咱們今天來的目地,這小子找時間在教訓。」

慕蓉端木正要發飆的時候,跟他一起來的公子哥拽了一下他的胳膊,低聲提醒道。

慕蓉端木眯著眼睛望著姚澤,手指著姚澤道:「小子,今天我還有事,不跟你鬥嘴,咱們走著瞧,總有你小子哭的時候。」

慕蓉端木帶著兩名公子哥離開后,姚澤沉著臉對納蘭離問道:「那傢伙是什麼身份?」

納蘭離拿著白酒坐到了姚澤身邊,苦笑道:「如今的總理姓什麼?」

「納蘭……」姚澤一驚,頓時瞪大眼睛道:「慕蓉總理的孫子?」

「不是,是小兒子,慕蓉總理很疼愛這個小兒子,生了幾個女兒,終於得了他這麼個兒子,慕蓉端木恃寵而驕在燕京幾乎是臭名遠揚,比我當初有過之而無不及埃」

姚澤悶頭將一瓶啤酒喝光,然後哼了一聲,道:「慕蓉總理竟然會有這樣一個不爭氣的兒子,作為領導人的子女更應該低調才是,這個慕蓉總理管理國家還成,可是這家教……」

納蘭離苦笑道:「其實這也不能怪慕蓉總理,畢竟他忙於國家大事根本就沒時間顧他那個小家,說他日理萬機一點都不過分,所以那有什麼時間管這個二世祖,一來二去這傢伙就如同螃蟹一般橫行霸道起來。」

「真是丟他父親的臉。」姚澤鄙夷的道。

納蘭離神秘的笑了笑,然後道:「他這個兒子不成器,可是他的大女兒卻非常不錯,在部隊授予少將軍銜,聽過立過不少軍功,最最關鍵的是……」說到這裡,納蘭離開始賣起了關子。

姚澤就沒好氣的笑道:「趕緊說啊,磨蹭什麼。」

納蘭離低聲笑眯眯的道:「他這個大女兒長的極為漂亮,不過性格嘛就有些冷漠了,和冰旋姐有的一拼,不過論形象,她是屬於英姿颯爽類型的,非常不錯埃」

「那又怎麼樣?」姚澤笑道。

「不怎麼樣,只是說說。」納蘭離惋惜道:「可惜她已經結婚了。否則以你的本事,可以去把她拿下。」

「……」姚澤對著納蘭離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道:「少廢話,趕緊倒酒。」

納蘭離笑了笑,然後將白酒打開,給姚澤滿上一杯,又給劉羽菲倒了半杯,最後他一咬牙給自己也滿上了一杯,李芳然則是喝紅酒陪三人。

納蘭離拿來的兩瓶就有一瓶半都下了姚澤的肚子,那可是足足的一斤半酒,姚澤喝的是七暈八素,納蘭離雖然只喝了一杯,但也是比姚澤好不到那裡去,喝醉了酒就開始撒酒瘋,摔瓶子,罵慕蓉端木混蛋。

兩女頗為無奈的苦笑,走出酒吧,李芳然扶著納蘭離對劉羽菲道:「羽菲,姚澤就交給你了,你送他回去吧。」

劉羽菲紅著臉輕輕點頭,道:「成,你路上開車小心些,注意安全。」

李芳然朝著劉羽菲做了個OK的手勢,鑽進車子后,有伸出腦袋,笑眯眯的對劉羽菲道:「羽菲,機會難得,若是真喜歡,今天是個大好的機會,先把生米做成了熟飯再說。」

「去你的。」劉羽菲紅著臉瞪了李芳然一眼,然後動作小心的將姚澤扶到自己車子的副駕駛位置坐好,這才回到車中,然後拍了拍姚澤,出聲道:「姚澤哥,你住在什麼地方?」

姚澤皺了皺眉,嘴巴動了一下,翻了個身繼續睡覺,劉羽菲又推了姚澤好幾下,任然沒有什麼反應,無奈的她只有啟動車子,然後帶著姚澤去開房間。

劉羽菲是極為出名的大明星,一舉一動備受關注,到了酒店門口,她從車中摸出一個面罩戴上后才敢下車,然後扶起副駕駛位置的姚澤,去了酒店的大廳。

她沒敢用自己的身份證開房,從姚澤口袋的皮夾子里掏出姚澤的身份證開了一個豪華總統套房,然後扶著小澤,小心翼翼的朝著房間走去。

電梯中,姚澤胃中一陣翻騰,作嘔了好幾次,劉羽菲趕緊拍了拍姚澤的後背,輕聲道:「再忍忍,馬上就到房間了。」

「好難受。」姚澤遞給一句,腦袋靠在了劉羽菲懷中。

劉羽菲扶著姚澤的胳膊,感覺到他的側臉緊緊的貼在自己胸口,劉羽菲心跳不由得加快了許多。

將套房的門打開,劉羽菲將姚澤扶到沙發上坐下,這才吁了口氣,然後用手擦了擦額頭沁出的汗珠,苦笑道:「你還真重呢。」

她將外套脫了掛在衣架上,然後輕聲對姚澤問道:「姚澤哥,喝水嗎?」

姚澤微微蹙眉,翻了個身繼續睡覺。

無奈,劉羽菲只得將姚澤又扶到床上讓他躺下,然後將他的鞋子給脫了下去,幫他蓋好被子。

劉羽菲折騰姚澤的事情,累了她一身汗珠,此時覺得身子黏黏糊糊的極為難受,就打算去浴室洗個熱水澡再回家。

等劉羽菲進了室之後,由於房間開著暖氣,溫度有些高了,姚澤翻了個身,將被子給踢開,然後迷迷糊糊的自己將衣服給脫了個精光,**著身子摸到床頭柜上的礦泉水,打開蓋子猛喝了一口,感覺喉嚨舒服了一些便再次躺下睡了過去。

床底下到處散落著他的衣裳。

不知過去多久,姚澤被一陣尿意憋醒,他眯著眼睛摸下床去,此時意識還沒怎麼清醒過來,尋到浴室,見浴室的瞪開著,迷迷糊糊的有些不解,不過也沒放在心上,隨手將將浴室的玻璃門給推開,然後眯著眼睛走到馬桶邊舉起被尿意漲大的玩意開始放水。

而沖著澡的劉羽菲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的一切,竟是有些傻了眼,連身子都忘記遮蓋,就那麼**著身子望著姚澤閉著眼睛小解的模樣。

大約過了四五秒,劉羽菲才完全醒悟,她嬌呼一聲,嚇的一下子跳進了浴缸之後,然後躬曲著身子捂住重要部位,俏臉羞紅的能夠滴出血來,「你……你怎麼進來了。」

姚澤撒尿撒的正爽,聽見女人的嬌呼聲,他身子一哆嗦,一滴尿液一下子滴到了他的大腿處,這才睜開眼睛,瞧見躲在浴缸里的劉羽菲,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赤身**,頓時他張大嘴巴驚叫了起來,聲音比剛才劉羽菲還大。

他不敢停留,一隻手捂住前面,另一隻手捂住他的大屁股,一下子就躥了出去,然後躲進了被窩中。

想到自己在劉羽菲面前**的模樣,頓時就感覺羞愧難當。

劉羽菲何嘗不是羞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她在浴室里有磨蹭了好半天,才咬了咬銀牙,硬著頭皮推開浴室的門。

此時她已經重新穿回了她的黑色蕾絲緊身連衣裙,只不過因為剛才出了汗,絲襪有些黏糊,沒法再穿了,所以就沒有再套回腿上。

「那個……剛才我確實不知道你在這裡,對……對不起埃我……我什麼都沒看見。」姚澤極為心虛的對婀娜多姿的劉羽菲解釋道。

劉羽菲雙手握在一起,尷尬的露出一絲笑意,道:「你今天確實喝的太多了,我就不責怪你啦,你好好休息吧,我該回去了,否則家人會擔心的。」

姚澤用被子裹住身子,然後點頭笑了笑,道:「謝謝你沒把我這個醉鬼扔在街上,路上小心開車,到了給我發給簡訊報平安。」

劉羽菲抿嘴一笑,嬌聲道:「知道啦,你待會兒自己再喝點水吧,今天實在是喝了太多酒了,這樣對身體可不好。」

劉羽菲離開賓館后,坐進車中,腦海中揮之不去全是姚澤赤身**在浴室當著自己的面小解的場景。

那小腹處毛茸茸的一片,以及那個他用手握住的堅挺,都讓劉羽菲臉紅心跳,她無法想象姚澤的那個玩意怎麼那麼大,看上去好醜好恐怖的樣子。

她倒是看過小孩子尿尿,覺得小孩子的小**蠻可愛的,怎麼姚澤的就那麼猙獰呢?

「呸呸呸。我在想什麼呢?」劉羽菲搖了搖頭,甩開腦海中的胡思亂想,然後啟回家中。

劉羽菲回到家中,還沒來得及打開燈,客廳便傳來他乾爹的詢問聲:「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劉羽菲被這突然起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她沒想到乾爹會關了燈坐在客廳里。

「乾爹,這麼晚了,怎麼還沒誰呢?」劉羽菲將燈打開,拍了拍受驚嚇的胸口,輕聲問道。

男人哼了一聲,道:「這麼晚了你不回家,我能睡的著嗎?打你手機你也是關機,晚上幹嗎去了?」

劉羽菲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果然是有好幾個未接來電,可能是在KTV時沒聽見吧。

「呃,今天和幾個朋友聚會,所以多玩了一會兒。」劉羽菲解釋的說道。

劉羽菲的乾爹點了點頭,將此事揭過,然後故意提道:「噢,對了,那個叫姚澤的小子來燕京了,你知道么?」

自從納蘭冰旋出事以後,劉羽菲的乾爹無時無刻的都在關注著林家和納蘭家的動靜,對於納蘭錦離京,又帶著姚澤回京的事情自然也沒能瞞過他,此事劉羽菲聽乾爹提起姚澤就顯得疑惑起來,當初去江平的時候,乾爹就吩咐自己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和姚澤成為朋友,這會兒又單獨拿姚澤來燕京的事情說事,這讓劉羽菲不得不懷疑他乾爹目的何在。

以她乾爹如今的身份和地位大不應該將一個地尖么放在心上才對埃

「恩,我知道,今天晚上就是和他聚會呢。」劉羽菲想不出所以然來,就打算看他乾爹會是什麼反應。

「哦,和他在聚埃」劉羽菲的乾爹點了點頭,然後問道:「他來京城幹啥,你知道嗎?」

劉羽菲搖頭道:「這就不清楚了,我們關係沒有好到他把自己的行程都告訴我。」

「這段時間多和他相處,最好是能套出他來的目的……」

「為什麼啊?」劉羽菲微微蹙了蹙柳眉,不悅的問道。

「沒有為什麼,我吩咐你的事情只管照辦就行了。」劉羽菲的乾爹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冷哼了一聲,朝著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