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八十一章燕京的各方勢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一章燕京的各方勢力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燕京可謂是全國最為繁華,權利最為集中的國際化大都市。

這裡有著無比奢華**的夜生活。

潛規則無處不在。

在一間KTV的包廂中,一身白色西裝打扮的慕蓉端木張開雙腿悶著頭喝著就,臉上顯得極為不爽的模樣,就在不久前一個臭小子竟然囂張的和自己動起了手,若不是等著給華少慶生,估摸著慕蓉端木剛才就將那小子給手勢了。

「喂,慕蓉大少,還在為剛才的事情鬱悶?」另一名穿的花里胡哨的公子哥坐到了慕蓉端木的身邊,笑眯眯的拍著慕蓉端木的肩膀問道。

慕蓉端木仰頭將一小杯紅酒喝盡,重重的放下玻璃杯,帶著怒意的道:「他算個什麼東西,敢動我,若不是華少不喜歡等別人,剛才我一定會整死那個囂張的混蛋。」

「你說你也是的,你是什麼身份啊?犯的著和一個小癟三慪氣?在著燕京的地面上想整那小子那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慕蓉端木點頭道:「他和納蘭離那小子是一起的,想找到他不難,我會讓他死的相當難看。」作為慕蓉總理的小兒子,慕蓉端木無論走到任何地方都是受到追捧的,何時有人敢如此大膽的對自己出手。慕蓉端木又怎麼能咽的下這口氣。

「端木,華少來了。」公子哥輕輕對著慕蓉端木提醒一句,然後笑眯眯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慕蓉端木放下酒杯,也跟著站了起來,看來這個華少身份似乎極為尊貴的,連慕蓉端木這種不可一世的少爺都有些忌諱。

一名和慕蓉端木一樣穿著昂貴白色西服的中年男人一左一右的摟著兩名衣著艷麗的年輕漂亮女子從外面走了進來,瞧見眾人他笑眯眯的點頭,「都來了埃」

他環繞包廂一圈,瞧見慕蓉端木,視線停在了慕蓉端木身上,然後笑了起來,道:「慕蓉少爺也來給我捧場啊,真是榮幸。」

慕蓉端木趕緊擺手道:「陳大哥可別這麼說,咱們之間的交情說那些矯情的話就生分了不是。」

陳華哈哈笑了起來,點頭道:「端木說的對,來大家都趕緊坐吧,讓你們久等了。」他和走到慕蓉端木身邊和慕蓉端木坐在了一起,很顯然在這個包廂里,以兩人的身份最為尊貴。

「端木啊,最近都在忙些啥呢?」陳華為慕蓉端木遞了一杯洋酒,然後讓他身邊兩個性格的女人坐到旁邊去,和慕蓉端木聊了起來。

慕蓉端木接過酒杯,苦笑道:「能忙啥,瞎忙唄。」

「怎麼見你好像有心事?笑的這麼勉強1

慕蓉端木另一邊的公子哥就笑著道:「剛才華少沒來之前端木和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發生了些爭執,鬧了些不愉快。」

「噢,是嗎?誰這麼沒眼力勁,在這燕京的地面上惹慕蓉大少?」陳華頗有興趣的笑問道。

那公子哥道:「是那納蘭家的小子,還有一個面生的小子,不過應該不是什麼厲害人物,從來沒見過。」

「納蘭家的小子?你是說那個納蘭離?」陳華笑了起來。

慕蓉端木哼了一聲,道:「就是這小子,最近半年不知道躲什麼地方去了,一直沒露面,這次一定要找個機會好好的教訓一下他。」

陳華笑道:「如今的納蘭家可謂是禍事連連啊,燕京駐守部隊司令官納蘭德的女兒納蘭冰旋遭遇了車禍,而納蘭錦也是在政治上接連受挫,納蘭德雖然在軍界有些威望,但是真正的地位又比其他幾位軍界大佬差了許多,納蘭家族如今是直線走下坡路啊,軍界勢力不穩,政界前途未卜,而你們慕蓉家就不用了,不說別的,光你慕蓉大少的父親,那在政界都是金字塔最頂尖的人物,何必把納蘭家的小子當做對手呢?」

經陳華這麼一分析,慕蓉端木心中痛快許多,頓時覺得陳華說的非常有理:「這個納蘭離也敢我和叫板搶女人,總有一天我要讓他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的求我。」

「喝酒喝酒,今天是我的生日,別提這些掃興的事情。」陳華笑著將酒杯端了起來和慕蓉端木碰了一杯,然後笑眯眯的低聲在慕蓉端木耳邊道:「端木啊,瞧見哥哥旁邊這兩個妞沒?」

慕蓉端木刻意去看了兩眼,然後笑道:「很不錯嘛。」

「那是當然,哥哥我找的妞能差?告訴你,這兩個雖然都是三線影星,但是卻比那些所謂的一線明星更加有味道,這些妞年輕漂亮,那方面的技術又好,哥看你今天不怎麼高興,讓一個給你,你待會看中了那個自己帶走吧。」

「那就先謝謝陳哥了,我敬陳哥你一杯。」慕蓉端木笑著敬了陳華一杯,接著道:「陳哥,你猜我剛才在隔壁包廂瞧見誰了?」

「誰啊,這麼神秘兮兮的?」陳華抿著酒笑問道。

「娛樂圈頂級明星,四小花旦之首的劉羽菲,模樣比電視裡面長的還要漂亮埃」慕蓉端木一臉的嚮往,然後臉色又有些不爽的道:「沒想到那個劉羽菲竟然和納蘭離這小子在一起。真是奇拉怪了,這小子桃花運怎麼這麼足?」

陳華似笑非笑的望著慕蓉端木,道:「你對劉羽菲感興趣?」

慕蓉端木道:「恐怕只要是男人沒有不對她不感興趣的吧。」

陳華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然後笑道:「我倒是認識劉羽菲。」

「真的?」慕蓉端木眼中放光的道:「能不能……」

「她心氣很高,根本瞧不上任何男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還是處女呢。」陳華搶著說道。

「竟然還有這麼完美的女人,陳哥我一定要得到她1慕蓉端木一臉的堅定之色,「陳哥你要幫我埃」

陳華笑眯眯的道:「你知道這個劉羽菲和我是什麼關係嗎?」

「什麼關係?」慕蓉端木詫異的望著陳華。

陳華笑道:「她乾爹是我的二伯。」

「太好了1慕蓉端木一拍大腿,然後興奮的道:「陳哥,只要你這次幫了我,以後任何事情小弟都馬首是瞻。」

「好說,好說,這個忙我一定幫兄弟你。」陳華笑眯眯的端起酒杯,仰頭喝酒是眼神中露出一絲陰謀的笑意。

……

次日早晨,姚澤被叫到了納蘭初陽那裡去。

四合院中,納蘭初陽親自給姚澤沏了一杯他喜愛的清茶,然後笑眯眯的道:「孩子,坐吧,咱們聊聊。」

姚澤拘束的點了點頭,坐在了石凳子上雙手捧著暖和的茶杯,笑了笑問道:「納蘭爺爺找我是不是要問林家的事情?」

納蘭初陽端起杯子抿了口茶,然後笑著點頭道:「對,我和你爺爺林鴻德為友四十多年,他的性格和秉性我太了解了,一門心思的放在了國家大事上,對黨和國家也是兢兢業業呀,能做他的孫子,你應該感到榮幸,小澤,林家的事情我大概的有所了解,當年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你爺爺林鴻德的大公無私不與貪官污吏同流合污導致得罪了很多當權權貴的記恨,以至於你父親和你二叔都……」

「哎,陳年往事不提也罷,我和你說這些只是希望你不要記恨你爺爺和你父親,他們都沒有錯,而你和你母親也是受害者,只是這個社會有太多的不平和骯髒的東西必須要有敢擔當的能人站出來主持公道,否則老百姓將會重新過上水生火熱的日子,你做官不也是為了造福百姓嗎!所以,你要理解你的父親和你爺爺埃」

姚澤低頭默認無語,半響他才嘆了口氣,低聲道:「其實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心中早就沒了那些所謂的恨,又有誰能給真正的恨的起來自己的父親和爺爺,自從昨天知道了當年事情的真相,我更加的恨不起來了。」

納蘭初陽見姚澤能夠摒棄前嫌心中甚是欣慰的點頭笑了笑,然後道:「我今天叫你過來就是為了和說這個事情,現在對方林家的敵人在暗你爺爺他們在明處,如果你現在去和他們相認的話,可能你就會有很大的危險,而且這樣的話你爺爺和你叔叔也會陷入被動的局面,我的意思是希望你現在暫時不要去和他們相認,你爺爺和你叔叔正在暗中調查當年的幕後真兇,我們納蘭家也在秘密的調查,畢竟這件事情已經把我們納蘭家也牽扯進去了,冰旋現在還躺在醫院中生死不明,我們兩家聯合起來,即便是再強大的敵人也會忌憚的,只要能夠找出真兇再打他個措手不及,到那個時候你再去和你爺爺、叔叔相認不晚。」

姚澤聽了納蘭初陽的話,點頭道:「昨天晚上我也考慮過這個事情,和納蘭爺爺的想法一樣,我暫時沒有和我爺爺、叔叔相認的想法,必須先把當年的幕後黑手給揪出來才行,否則當年我母親和我叔叔的那場戲不是白演了嗎,我一定會親手為我父親報仇,不管他是誰,是什麼身份1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