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八十三章夜不歸宿的林蕊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三章夜不歸宿的林蕊馨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晚宴上沒有談政治上的事情,可能是太多小輩在場,怕人多嘴雜一些機密的事情給透露出去了。

晚飯後,納蘭初陽和林鴻德單獨留在了包廂,把其他人都給趕走了,兩人坐在包廂的沙發上喝茶,納蘭初陽微微嘆了口氣,苦笑道:「真是老了,喝點酒都有些力不從心了。」

「你有心臟病,還是少喝點酒微妙,如今納蘭家還離不開你,你可不能撒手去了。」林鴻德輕輕嘆了一聲說道。

納蘭初陽點頭道:「這麼多年我一直都很關心自己的身體健康,我是真不怕死,只是怕死後我們納蘭家一落千丈,納蘭家已經不復當年的鼎盛時期,無論在軍方還是在政途都沒有多少把控力道了,這些年如果不是我苦苦撐著,早就被慕蓉家和陳家給壓垮了。」

「如今這兩個家族如日中天啊,關鍵是和咱們的政治意見還不同,慕蓉家倒還好,慕蓉昌黎這個總理做的倒是很不錯了,可是在辦事上有些激進偏激了些,而那個陳家就更加不用說了,這些年不知道他們想幹什麼,如果國家交到了這種野心家手裡,恐怕國家都會變的動蕩起來。」

「當年陳家做事太激進,被主席打壓了一次,那次清掃陳家的力度很大啊,一度到了衰敗之際,最後竟然有死灰復燃有過之而無不及,我記得當年你兼任總理的時候親自辦的此事。」納蘭初陽嘆了口氣,道。

林鴻德輕輕點頭,道:「當年是我太過仁慈,給了他們陳家一念生機,最後新主席上台後有重新任用了陳家人,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沒有將陳家徹底打垮,這並非是政敵直接的鬥爭,而是關乎這國家局面問題,如果陳家走到了政治頂端,那麼以陳家人這些年積攢的野心,恐怕……」

「這也正是我所擔憂的埃」納蘭初陽嘆息一聲,苦著臉搖了搖頭,突然他臉色一怔,想起些什麼來,於是連忙問道:「鴻德啊,你說當年害你們家老大和老二的會不會是陳家?」

林鴻德正喝著茶,聽了納蘭初陽的話,他微微一怔,眉頭蹙了蹙,搖頭道:「應該不會吧,當年是主席下的命令,我只是執行罷了,而且我已經手下留情還替他陳家說好話,才沒有徹底將陳家摧毀,他們不感謝我就罷了,怎麼還能害我?」

「這個世道誰說的准,我覺得當年害你家老大的事情可以從陳家入手查起,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想當年發生的事情,陳家確實有很大的嫌疑,自從那件事之後,陳家是不是和你們林家變的很疏遠?」

林鴻德輕輕點頭,道:「確實是疏遠了,幾乎是不來往,但是,如果他們真把目標對準我們林家,那隻能是他們恩將仇報,這件事情確實有必要從陳家開始查起,如果不提當年的事情我真把陳家給忽略過去。」

「陳家還差一步就要登頂了,必須在換屆前將他拉下去……」

……

林萬山有意讓林蓓蕾和姚澤單獨接觸,離開酒店后就讓他們年輕人自己找地方再去玩,此時,只剩下納蘭離姚澤和林蓓蕾,納蘭離就出聲問道:「接下來去什麼地方,要不我把芳然和羽菲喊出來,咱們唱歌去?」

林蓓蕾撇了撇嘴,道:「唱歌有什麼意思,要不咱們去飆車?」

「好啊,這個主意不錯。」納蘭離頓時笑了起來,沒跟姚澤去江平之前,他有事沒事總會找一群狐朋狗友一起去押注飆車,燕京郊區有一條環形山路很適合飆車,那裡是飆車一族的首選之地。

「不行,大晚上的什麼車,萬一出事怎麼辦?」姚澤板著臉,否決兩人的意見,他扭頭看向納蘭離,道:「你馬上就是國家幹部了,你覺得飆車這種行為符合國家幹部的身份嘛?」

納蘭離悻悻笑了笑,撓頭道:「我就隨便說說,別當真啊,我看不如我們去酒吧怎麼樣?」

「膽小鬼。」林蓓蕾鄙視的看了姚澤一眼,然後撇嘴道:「你們去玩吧,我對酒吧沒什麼興趣,再見。」

「姚澤哥,這女人對你意見不小埃」納蘭離望著林蓓蕾的背影,幸災樂禍的笑著道。

姚澤苦笑道:「可不是么,我哪裡得罪她了?」

納蘭離認真的看了姚澤一眼,一臉正經的道:「誰讓你長的這麼風騷,而且他爸晚飯的時候要把她介紹給你,而你又表現的不滿意,人家能不對你有意見么?」

「……」姚澤一臉的無奈,他能說他和林蓓蕾是堂妹關係么?現在自然是不能說的,姚澤嘆了口氣,苦笑道:「你沒發現她有男朋友么?」

納蘭離笑道:「這個自然看出來了,老江湖怎麼可能看不出這些東西,這女人似乎很愛他男朋友啊,瞧他爹要把她介紹給你的那會兒,恨不得把你給生吞了。」

「行了,別扯淡了,你回家吧,我也回酒店休息。」

納蘭離道:「不再去玩玩?」

「不玩了,回去休息吧。」

納蘭離神秘兮兮的道:「是不是要私會情人?」

姚澤眯著眼睛一臉威脅意衛:「是不是不想干鎮長了?要不過完年繼續給我當秘書?」

納蘭離哈哈笑了起來,道:「成,咱走就是了。我可不想做秘書了,要我送你回酒店嗎?」

姚澤擺手道:「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回去。」

納蘭離笑眯眯的道:「果然有鬼1

姚澤一瞪眼睛,納蘭離趕緊閉嘴,然後坐進自己的車中,迅速的消失在了姚澤的視線。

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姚澤剛坐進去李美蓮的電話便打了過來,姚澤接通后,笑眯眯的問道:「美蓮有什麼事情嗎?」在沒有外人的時候,姚澤從沒不喊李美蓮阿姨,總是直呼其名,李美蓮開始還不滿意的提醒姚澤,後來姚澤將她徹底征服在床上以後,李美蓮倒是不喜歡姚澤叫她阿姨了。

「小澤,聽說你去了燕京?」李美蓮的聲音嬌柔的傳進了姚澤的耳朵。

姚澤點頭道:「是啊,來了兩天了,到這邊來辦些事情。」

李美蓮輕聲道:「幫我去看看蕊馨那丫頭,也不知道她在燕京過的好不好,總是不願意和我交心,這丫頭真是不省心。」

姚澤笑道:「我正準備去呢。」姚澤拒絕納蘭離送他回酒店其實就是打算去燕京大學找林蕊馨。

「成,謝謝你啦。」李美蓮在電話那頭抿嘴笑著感謝。

姚澤曖昧笑道:「要感謝回來在感謝我。」

李美蓮聽出姚澤曖昧輕佻的話外音,嫵媚成熟的俏臉微微一紅,然後低聲罵了姚澤一句流氓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姚澤收起電話心情極為愉悅的對司機道:「師傅去燕京大學。」

……

林蕊馨在燕京大學的法律系進修法律,來了半年時間從來沒有主動聯繫過姚澤,姚澤猜想應該是她臨走前絕對獻身於自己,卻被自己給拒絕,自尊心受到了打擊,林蕊馨好不容易豁出去了,準備將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獻給姚澤,卻被姚澤給拒絕了,她心裡又怎麼會不難受。

車子在燕京大學校門口緩緩停了下來,付賬下車后,姚澤掏出手機打給林蕊馨。

電話嘟嘟幾聲后,那邊接通,林蕊馨聲音清脆的喊了一聲哥。

姚澤笑眯眯的道:「在幹嗎呢?」

林蕊馨道:「能幹嗎呀,在寢室上網呢。」

姚澤笑問道:「想不想見我?」

林蕊馨賭氣下意識的道:「不想。」

姚澤道:「那我可走了。」

林蕊馨哼了一聲,道:「走唄,誰稀罕。」剛說話她才想起來,不對啊,這裡是燕京,不是在江平,當即她美眸一下子亮了起來,臉上帶著如花般的笑意問道:「哥,你來燕京了?

姚澤笑道:「是啊,來辦點事情。我在你們學校門口呢,本來想來看看你,既然你不願意見我,那我還是走吧。」

「你敢1林蕊馨嬌呼一聲,道:「等等我,我馬上就出來。」

掛斷電話,林蕊馨趕忙去鏡子前面打扮自己,然後換了一身修身的牛仔裝,室友見林蕊馨如此激動,當下就忍不住好奇起來,女為知己者容,林蕊馨這麼打扮自己肯定是去見男人的,她有男朋友了?

林蕊馨的室友可是見過林蕊馨的強大魅力,燕京大學有名的帥哥都追求過她,可是她連正眼都不看人家一眼,從來不給那些追求者機會,她的室友一度認為林蕊馨會不會是蕾絲邊。

「蕊馨啊,這是幹嗎呢?」林蕊馨的室友笑眯眯的問道。

林蕊馨提起自己的肩包,笑著道:「見個朋友,小柔,晚上我不回來了。」

室友聽了林蕊馨的話,更我驚訝起來:「你打算夜不歸宿?」

林蕊馨笑眯眯的點頭。

「和男人?」室友繼續問道。

林蕊馨笑著道:「要你管1

「蕊馨,你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你,你可隱瞞的夠緊啊,我們一直以為你沒有男朋友呢,若是你今天夜不歸宿的消息傳到了那些追求者耳朵里,你說他們會不會傷心死?」

「管我什麼事。」林蕊馨撇了撇嘴,然後笑嘻嘻的道:「小柔,不許嘴長,下次請你吃飯。」

「成交。去吧,林大美人,我不說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