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八十五章娛樂圈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五章娛樂圈的女人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從餃子館出來,姚澤打了個飽嗝,摸著自己肚子苦笑的說:「剛才吃了飯才來找你,這又吃了二十個水餃,肚皮子都快撐炸了,喲,還真是難受。」

林蕊馨極為愉快的攔住姚澤的胳膊,笑嘻嘻的道:「活該!誰讓你貪吃來著。」

姚澤笑道:「你這沒良心的丫頭片子,我這不是怕你一個人吃太孤單,所以才陪你一起吃的么。」

林蕊馨睨了姚澤一眼,撇嘴道:「借口,你就是貪吃1

姚澤笑道:「好吧,就當我貪吃。哎,丫頭,問你個事情,過年為什麼不回江平?」

「太遠了,不想回去唄。」林蕊馨歡笑的臉蛋慢慢黯然了下來。

姚澤看出林蕊馨的表情變化,扭頭朝著繁華的街頭看了一眼,然後輕輕嘆了口氣,問道:「該不會是因為我吧?」

林蕊馨道:「才不是呢,我們學校過年不回家的大有人在,距離這麼遠,幹嗎要回去,我和室友一起過年也蠻有意思呢。」

姚澤道:「你這也太沒心沒肺了吧,也不知道回家陪陪你媽,她一個人多孤單埃」

林蕊馨臉色黯然的道:「能換個話題么?」

姚澤哭笑不得的道:「得,見你一次不容易,我就不批評你了。接下來去什麼地方?」

林蕊馨猶豫了一下,道:「你住在什麼地方?」

姚澤道:「賓館埃」

林蕊馨道:「我去你那裡坐坐吧。」

「賓館里有什麼好坐的?」姚澤不解的問道。

林蕊馨當下就找了個借口,說:「這大冬天的在學校洗澡不方便,太冷了,我去你那裡洗個熱水澡。」

姚澤笑道:「你該不會是很久沒洗澡了吧?」

林蕊馨沒好氣的道:「你才很久沒洗,我們先去一趟超市吧。」

林蕊馨拉著姚澤去了附近的一家超市,在超市裡面轉悠一圈,然後在賣女士內衣的地方停了下來,姚澤不由得尷尬問道:「你要買內衣啊?」

林蕊馨似笑非笑的撇嘴道:「是啊,過來幫我一起眩」她拉著姚澤的胳膊就朝裡面走。

姚澤窘迫的拉著林蕊馨,道:「還是你自己去選吧,我在外面等你,我一大老爺們跑到女士內衣店算個什麼事兒埃」

林蕊馨狡黠的偷偷一樂,然後死活非得拉著姚澤進去:「沒事啦,你看看別的男女,不都是男朋友幫著女朋友選內衣么,趕緊的,別磨磨唧唧的。」

姚澤臊著臉被林蕊馨拉了進去,瞧見女售貨員望來的目光,姚澤只感覺老臉有些發燙。

「就你這丫頭片子會坑哥。」姚澤嘀咕的道。

林蕊馨強忍著不讓自己笑出來,頓時感覺心裡舒暢極了,她拉著姚澤走到賣蕾絲內衣的區域,然後指著一套黑色的鏤空蕾絲內衣嬌聲問道:「哥,這套怎麼樣?」

姚澤偷偷睨了一眼,尷尬的咳嗽一聲,道:「是不是太開放了些?」

「你不喜歡么?」林蕊馨問道。

姚澤悻悻笑道:「你買內衣又不是穿給我看,幹嘛問我喜不喜歡。」

「那你就當是我穿給你看的,說嘛,好不好看?」林蕊馨撒嬌的撅著小嘴搖晃著姚澤的胳膊問道。

姚澤心虛的偷偷朝女售貨員看了一眼,見那女售貨員正在招呼別的客人,就窘迫的笑道:「好看,穿起來肯定性感誘人。」

「那就它了。」林蕊馨打了個響指,然後笑著喊那女售貨員過來。

付款的時候,女服務員將內衣包裝好,然後又朝姚澤多看了兩眼,姚澤那個窘啊,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內衣確實太性感了,讓姚澤如此厚臉皮的傢伙都感覺臉皮子掛不住了。

陪林蕊馨逛了一會兒內衣店姚澤只感覺度分如年般。

買好了內衣,林蕊馨又拉著姚澤去食物區買了一大推零食,姚澤苦笑的問道:「你準備去我那裡長住不成?」

林蕊馨卻只是笑了笑,沒有搭腔。

回到住的賓館,姚澤領著林蕊馨走進大堂卻萬萬沒想到噴到了一個熟人。

此時,劉羽菲正跟著幾個男人從二樓的餐廳朝著大堂走來,遠遠的都能瞧見劉羽菲喝的俏臉緋紅一片。

似乎有感應一般,姚澤望著劉羽菲的時候劉羽菲正好也朝著姚澤望了過來,她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姚澤,目光明顯的一怔。

「他旁邊的那個漂亮姑娘是誰?難道是他女朋友?」劉羽菲瞧見姚澤身邊的林蕊馨,目光顯得有些黯然,心裡隱隱感到難受,在她心裡,她一直以為姚澤沒有真正意義的女朋友,沒想到他身邊的女孩子會這麼漂亮。

「那女人好像是大明星吧,你們認識么?」見姚澤和劉羽菲對視很久,一旁的林蕊馨就輕輕碰了一下姚澤的胳膊,低聲問道。

姚澤回過神來,輕輕點頭道:「嗯,認識。」說完后又忍不住多加了一句:「算普通的朋友吧。」

姚澤認出了劉羽菲身邊的一個男人,就是昨天晚上在KTV和自己爭劉羽菲的男人,慕蓉端木。

見劉羽菲和慕蓉端木在一起,姚澤心裡極為不舒服,昨天慕蓉端木要帶走劉羽菲的時候姚澤便宣示了對劉羽菲的主權,這一點劉羽菲心裡也有數,沒想到今天就陪著慕蓉端木來酒店吃飯,若是不碰見還好,事隔一天,竟然這麼撞見了,姚澤又一種被狠狠打了一巴掌的感覺。

「走吧。」姚澤臉色平淡的拉著林蕊馨朝著電梯口走去。

劉羽菲原本要開口和姚澤打招呼,見姚澤沉著臉和自己擦身而過,理都不理自己,劉羽菲心裡突然有一種想哭的感覺,鼻子一酸,眼眶頓時紅了起來。

一旁的慕蓉端木因為劉羽菲過來作陪,倒是開心的很,不由得多喝了些酒,這會兒意識不是很清醒,倒是沒瞧見姚澤,否則他又怎麼會不去找姚澤碴。

昨天慕蓉端木去給陳華慶生,提及劉羽菲,陳華告知劉羽菲是他二伯的乾女兒,慕蓉端木頓時迫不及待的讓陳華安排劉羽菲和他見面。

陳華為了拉攏慕蓉端木,第二天就打電話給他二伯,讓劉羽菲出來陪慕蓉端木。

陪慕蓉端木吃飯是劉羽菲乾爹的意思,劉羽菲拒絕過,可惜她受不了她乾爹的威脅,她心裡是極為不願意陪慕蓉端木的,原因無它,就因為昨天姚澤和慕蓉端木爭奪過自己,雖然不知道姚澤是因為男人尊嚴去和慕蓉端木爭奪自己,還是因為真的喜歡自己,不管哪一種原因,劉羽菲都不該去答應陪慕蓉端木。

只可惜她不敢不聽她乾爹的,她萬萬沒有想到燕京會這麼小,而且這麼巧合的被姚澤撞見了。

「恐怕以後姚澤不會在理我了吧。」劉羽菲心裡感覺到了抽搐,她微微扭頭,瞧見姚澤和那女孩走進電梯,然後消失在自己的視線……

「羽菲,你怎麼啦?」陳華倒是還算清醒,瞧見劉羽菲有些魂不守舍的扭頭不知道在看什麼,就朝著劉羽菲的視線看了過去,「你認識那個男人?」

劉羽菲回過神來,輕輕搖頭,眼神有些黯然的低聲道:「不認識。」

「噢,今天辛苦你了。「陳華笑了笑,然後道:」原來是打算讓端木送你回去的,不過這小子喝了這麼多,恐怕不能開車了,要不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開車過來的。」劉羽菲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地方,就對陳華道:「我有些困了,先走了。」

「我們打算去唱歌,你不去嗎?」陳華問道。

劉羽菲搖頭道:「今天喝的有些多了,不去了。」

陳華沒有再勉強,就點頭笑道:「那你自己開車注意安全。」

劉羽菲坐進自己的車中,身子趴在方向盤上,只感覺心裡煩悶不已。

剛才姚澤的表情讓劉羽菲有些害怕,她害怕姚澤以後再也不理她了,而且對姚澤也充滿了愧疚感。

再聯想到剛才姚澤身邊的漂亮女孩,劉羽菲重重的吁了口氣,然後啟動車子,一路狂飆的朝著家中駛去。

……

姚澤將客房的房門打開,讓林蕊馨進去,然後將房門關上道:「浴室在那邊,你去洗吧。」

見姚澤表情不對勁,林蕊馨似乎察覺到了點什麼,就微微蹙了蹙柳眉,道:「你不高興?」

姚澤擠出笑意道:「我為什麼要不高興?」

「因為剛才那個女人1

姚澤笑道:「你想多了,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林蕊馨眯著眼睛問道:「既然是朋友,為什麼不打招呼?你分明是吃醋了,見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1

被說中心裡所想,姚澤硬著嘴皮子道:「胡說八道什麼,你知道她是誰嗎?大明星啊,娛樂圈那些事兒就不用我說了吧,你認為我會喜歡娛樂圈的女人嗎?」

林蕊馨道:「可是她真的很漂亮,恐怕沒有幾個男人不喜歡她。」

姚澤給自己點上一支煙,悶頭吸了一口,然後沒好氣的道:「你哥我就不喜歡,咋滴了?」

林蕊馨朝著姚澤露出一個撇嘴的表情,嬌聲道:「愛喜歡不喜歡,管我屁事兒。」

她將自己肩包扔在沙發上,然後提著剛買的蕾絲內衣朝著浴室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