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八十九章惻隱之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九章惻隱之心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突然,一陣砰砰的踹門聲響起,姚澤和那名妖艷的女子皆是一愣。

「劉芳,你這婊子,敢背叛老子在外面偷男人,給老子滾出來,老子非得廢了你們這對狗男女。」

「喂,兄弟,你誤會了……」姚澤眉頭一皺,就要去開廁所的門,卻被那名叫劉芳的妖艷女子拉住,帶著驚恐的哭腔道:「別開,開了我們就死定了。」

姚澤沉著臉道:「我們又沒做什麼,你怕什麼?」

劉芳哭喪著臉道:「你覺得你現在出去說的清嗎?」

姚澤鬱悶不已的嘆氣道:「這叫什麼事兒啊,現在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劉芳外面的踹門聲依然持續這,劉芳嚇的眼淚嘩嘩的流了出來,看來是很怕外面的男人。

「這麼怕還出來瞎玩?」姚澤沒好氣的道:「外面的是你老公?」

劉芳搖頭道:「不是,是我男友。」

姚澤點了支煙,悶頭抽了一口:「好好的過日子多好,幹嘛要背著他找其他男人,現在被堵在這裡把我都給害了。」

劉芳帶著哭腔道:「我早就想和他分開了,可是我不敢啊,我怕他殺了我,他在外面混心狠手辣的,如果……如果他不是吸毒我不會想著離開他。」

洗手間的門好像很結實,外面的人踹了好幾腳愣是沒給踹開。

姚澤道:「這樣吧,先出去,出去了再說,大庭廣眾之下,他不敢把你怎麼樣的。」

「不,我不出去,我太了解他了,把他惹怒了他就敢在這種場合殺人,千萬別開門,咱們還是報警吧。」劉芳身子有些哆嗉起來。

姚澤作為一名國家公務員,在這種情況下報警會對他的聲譽極為不利,若是傳了出去,即便能夠證明自己啥事都沒做,但是流言蜚語還是會有損名譽,姚澤當即搖頭道:「你聽我的,沒事兒,我看他敢拿你怎麼辦。」

不等劉芳反對,姚澤上前一步,一下子將洗手間的房門給打開,外面的人正揣著門,廁所的門突然被打開,他一腳落空,一個蹌踉,差點摔翻在廁所。

「媽的,捨得開門了。老子非得宰了你這雜種不可。」那塊頭不怎麼大的男人臉色有些病態的蒼白,瞧見姚澤一副小白臉模樣頓時怒氣攻心,認定了姚澤上了她女朋友,拿著手裡的鐵杆就朝姚澤砸了過去。

辛虧姚澤反應快,一直防著他,在他舉起鐵杆的時候,姚澤快速閃身,躲過他兇猛的一棒,然後閃到他的側身,猛的朝他側腰踹了一腳,一下子將他給踹翻在了地上。

「喂,你聽我說,你誤會你女朋友了。」姚澤將他按住,然後急忙解釋。

那男人帶來的兩個同夥都是人高馬大的,瞧見劉芳的男朋友吃了虧,他們舉著鐵棍就要朝姚澤砸,酒吧的幾名保安怕在酒吧鬧出人命,一直攔住那兩名男子不讓他們近姚澤的身。

「丟不丟人?」一聲清脆的聲音在人群中想起,姚澤扭頭看去,不由得苦笑了起來,此時,慕蓉崔楠正站在人群中,滿含深意的望著姚澤。

姚澤一臉無力的向慕蓉崔楠解釋道:「我什麼都沒做。」這話說出來周圍的人誰都不會信,連自己都感覺自己說的話很有心虛感。

麻痹的,老子本來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要心虛!

他氣憤的將責任怪在了身下的那小子身上,鬱悶的又朝他踹了一腳,然後怒聲道:「告訴你,我啥事都沒做,你他媽的愛信不信。」

「操!兄弟們,給我廢了這畜生,不管打死打殘老子負責。」倒在地上的男子那裡受過這種欺負,頓時怒氣衝天,目光血紅的盯著姚澤,恨不得生撕了姚澤不可。

「張哥,我和她真的什麼事都沒做,你……」

「你給老子閉嘴,等老子廢了他再來收拾你這個**。」

那個被劉芳喊做張哥的男人怒罵劉芳一句,然後不管按住自己的姚澤,扭頭對他那兩個兄弟道:「給我打死這混蛋。」

那兩人聽了張哥的話頓時眼冒凶光,鐵棒一陣揮動,幾名酒吧的保安頓時嚇的退到一旁。

「小子,受死吧。」

姚澤見兩人的鐵杆朝著自己揮了過來,想要躲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他甚至能夠聽見鐵棒上帶來的風勁,他可以想象自己馬上就要腦袋開花的場景。

一股涼颼颼的風讓姚澤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不過,該發生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原本應該是姚澤慘叫的,卻發現慘叫的人是那兩名歹徒。

慕蓉崔楠在關鍵的時候迅速出手,誰都沒看清她是怎麼將那兩名歹徒放倒在地的,周圍圍觀的人全部愣在了那裡,望著捲縮著身子在地上打滾的兩名歹徒,一臉的不可思議。

瞬間將兩人放倒,這得多好的身手?

雖然姚澤剛才嚇的什麼都沒看見,但是他能夠感覺到,慕蓉崔楠的身手比向成東和笑傲天還有厲害許多。

「走吧,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慕蓉崔楠望了一眼冷汗淋淋的姚澤,面無表情的扭頭就走。

姚澤又是一腳揣在張哥的肚子上,踹的他慘叫一聲捂著肚子暫時無法站起來了,姚澤就趕緊對嚇傻了的劉芳道:「趕緊走吧,能走多遠走多遠,以後別再跟著她了。」說完,姚澤朝著慕蓉崔楠趕了過去。

劉芳看了一眼低聲的張哥,咬牙朝著姚澤追了過去,「喂喂,等等我……」

走到酒吧外面,慕蓉崔楠坐在車中望著酒吧門口的姚澤和劉芳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一副怔怔出神的模樣。

姚澤對劉芳道:「還有什麼事情?別在耽擱時間了,趕緊走吧,以後別在回來了。」

劉芳低著頭,悻悻道:「你如果不嫌棄,就……就讓我趕著你吧,我……」

「不信,我有女朋友了。」姚澤果斷的搖頭決絕。

劉芳紅著眼眶,帶著祈求之色的道:「當情婦也行,我身上沒錢,你讓我在燕京怎麼活埃」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無關。」姚澤扭頭要走。

劉芳趕緊拉住了姚澤,「大哥,求求你了,你幫幫我吧……」

姚澤見她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頓時有些動了惻隱之心,他輕輕嘆了口氣,掏出錢包,把身上的現金兩千多塊錢全部抽了出來,然後遞給劉芳,道:「我身上就這些現金,你拿著,趕緊走吧。」

劉芳紅著眼睛接過姚澤的錢,咬了咬唇,然後低聲道:「大哥你叫什麼名字,告訴我,以後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姚澤苦笑道:「得了吧,感激就不用了,你別再坑我就成了,趕緊走吧。」

姚澤拍了拍劉芳的肩膀,然後走到慕蓉崔楠車邊,朝流著眼淚望著自己的劉芳甩了甩手,示意她趕緊離開,然後坐到了慕蓉崔楠的車中。

「挺憐香惜玉嘛。」慕蓉崔楠面無表情的對姚澤說了一句,然後啟動車子。

姚澤悻悻道:「我和她真什麼都沒發生……」

慕蓉崔楠根本不予理會。

姚澤又道:「那個……剛才謝謝你救我。」

「不用謝我,是我把你帶過來的,就必須把你完完整整的帶出去,否則就是我的責任,若不是我帶去的,你以為我會管你?」

姚澤頗為無奈的選擇沉默。

一直把姚澤送到了賓館門口,兩人都沒有再說一句話,姚澤推開車門,笑道:「謝謝你送我。」

慕蓉崔楠沒看姚澤,姚澤鬧了個無趣,尷尬的撇了撇嘴,然後伸手將車門給關上,慕蓉崔楠立馬啟動車子消失在了街道。

姚澤一直望著那輛軍綠色的車子消失后才撇了撇嘴,苦笑道:「真是一個極度無趣的女人,不過身手確實厲害,也不知道她是什麼兵種。」喃喃自語的走回客房,姚澤剛抬頭便看見一個身穿性感短裙,長腿上套著加厚的黑色襪褲的林蕊馨蹲在他的房間門口,他不由得一愣,道:「大晚上的,你怎麼跑來了?」

林蕊馨一臉鬱悶的道:「跑什麼地方去了,打你電話一直是關機狀態,快凍死我啦。」

姚澤趕緊將門打開,讓林蕊馨進客房,然後將暖氣打開,問道:「不好好待在學校,又跑我這裡來幹嘛?」

林蕊馨咬了咬唇,帶著笑意道:「想你了唄。」

「這次分開一天就想我了?」姚澤沒好氣的道。

林蕊馨一臉委屈的道:「在外面等了你兩個多小時,你還一副不願意的樣子,這麼討厭我來那我乾脆走得了,不打擾你了。」

林蕊馨美眸一紅,扭頭就要走。

姚澤趕緊拉住她,苦笑道:「我又沒說不歡迎你,只是這麼晚了,你一個女孩子多危險啊,我這不是怕你出什麼事兒嗎。」

林蕊馨這才消了氣,道:「本來晚上想讓你陪我吃飯,打你的電話怎麼都打不通,我只好自己過來找你了。」

姚澤掏出手機看了看,苦笑道:「沒電了,你不會還沒吃飯吧?」

林蕊馨又是一臉委屈,嬌聲道:「你才知道啊1

姚澤道:「這麼晚了,也沒啥吃的埃要不我再陪你出去吃宵夜?」

林蕊馨搖頭道:「冷死了,我不想出去。」

姚澤想了想,就道:「給你叫外賣吧,你想吃啥?」

林蕊馨斜著眼睛想了想,笑嘻嘻的道:「我要吃炸雞翅和炸雞腿,還要……還要啤酒。」

「喝什麼啤酒啊,這裡有飲料。」

林蕊馨不幹的道:「炸雞配啤酒才有味道呢,我就要啤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