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零三章挑撥離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零三章挑撥離間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白曦易老兩口在外面客廳坐了半響見白燕妮沒有從室出來,徐蘭桂就有些擔憂的說:「燕妮不會真生氣了吧?咱半天也不見她出來,晚飯也沒吃,這孩子真不讓人省心埃」

白曦易沒好氣的說:「不都是你沒事喜歡說女兒,以後別在她面前提那些有的沒的,我都聽煩了,更何況她呢。」

徐蘭桂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不行,我得去看看她。」她匹自走到白燕妮室門口,輕輕敲了敲白燕妮的房門:「燕妮啊,開開門,媽和你聊聊。」

此時,白燕妮正被姚澤壓在身下沾著便宜,徐蘭桂突然敲門嚇了姚澤和白燕妮一跳。

姚澤趕緊停下手摺騰白燕妮的手,詢問的望著白燕妮該咋辦。

白燕妮一副惡狠狠模樣的瞪了姚澤一眼,然後輕輕推開姚澤,對門口說:「媽,我換一身衣服馬上就出來。」

「誒。」徐蘭桂在外面答應一聲。

白燕妮見門口沒了動靜,然後才低聲對姚澤道:「老實點,讓我爸媽發現可就完蛋啦。」

姚澤悻悻點頭。

白燕妮就笑眯眯的道:「想吃什麼?待會兒做給你。」

經白燕妮這麼一說,姚澤才記起來自己還沒吃晚飯了,這會兒就有些餓了,他苦笑道:「你做什麼我就吃什麼。」

白燕妮點了點頭,然後從床上坐了起來,紅著臉,嬌羞道:「你把臉轉過去,我要換衣服了。」她對她媽說要換一身衣服,總不能還是穿著這一身衣服走出去吧,這兒反應過來姚澤在自己室,被他瞧見自己換衣服的過程多不好意思。

姚澤就好笑的說:「我全身上下我哪裡沒看過?還害羞?」

「流氓1白燕妮嬌媚的睨了姚澤一眼,也不再堅持讓他扭頭過去,即便他答應了,難道就不會扭頭看自己?色狼,白燕妮又嘀咕才去衣櫃拿了一套居家的套裙走到床邊坐下,然後紅著臉將鞋子踢掉,伸手將自己牛仔褲給扯了下去,黑色的蕾絲內褲和白花花的大腿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了姚澤面前。

姚澤心裡一陣火熱,喉嚨忍不住哽咽了一下,打心眼裡贊同的說:「燕妮姐,你皮膚真好。」

白燕妮將褲子扯了扔在床邊,將一條直筒齊膝的裙子套上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后對姚澤道:「先委屈一下你,待會兒我爸媽睡了我給你送飯進來。」

白燕妮出去以後和她母親聊了一會兒,差不悖徐蘭桂打了個哈欠,然後道:「我瞌睡了,先去睡。燕妮啊你也早點睡,明天不是還要上班嗎。」

「成,知道啦。」白燕妮點點頭見老兩口進了客房,她才起身去了廚房給姚澤做吃的。

炒了一盤小炒肉和一份揚州炒飯給姚澤端了進去,見姚澤狼吞虎咽,白燕妮不由得抿嘴笑了起來,嬌聲道:「餓壞了吧。」

姚澤苦笑道:「能不餓嗎,也不瞅瞅現在幾點了。」

吃完飯,姚澤滿足的打了個飽嗝,然後拍了拍肚子,曖昧的笑道:「吃飽了,是不是該運動一下?」

白燕妮聽出姚澤的畫外音,俏臉一紅,佯怒的朝著姚澤腰間的嫩肉掐了一下:「飯飽思淫慾的大色狼。」

將盤碗收拾掉,白燕妮再回到室的時候姚澤已經將室的暖氣打開,穿著褲衩坐在床上,瞧見姚澤這副模樣,白燕妮羞澀的啐了姚澤一口。

「你還是走吧,我怕明天早上我爸媽起來瞧見。」白燕妮擔憂的說道。

姚澤擺手道:「沒事兒,大不了我早上起早一點就是了。」

白燕妮笑道:「我爸媽起的可早了,你起的來嗎?」

姚澤保證的說:「肯定在你爸媽起來前離開。」

白燕妮這才勉強的點頭,見姚澤笑著朝自己走來,白燕妮嬌聲道:「先去洗澡,臟死了。」

姚澤朝著自己身上嗅了嗅,笑道:「沒有味道啊,要不咱們一起洗吧。」

「不要1

姚澤也不管白燕妮同不同意,連推帶拉的將白燕妮給拽進了浴室,接著便是熟練的開始解白燕妮襯衣衣扣,然後一把將她的裙子給扯了下去。

兩人**相對,白燕妮俏臉泛紅的睨了姚澤一眼,一隻胳膊擋住兩個胸部,另一隻手則去捂住下身隱秘的位置。

望著白燕妮妙曼的身姿以及彈指可破的雪白肌膚,姚澤呼吸變的急促起來,他順手將浴室的噴頭打開,熱水淅瀝瀝的噴了出來,姚澤朝白燕妮招手道:「燕妮姐,過來。」

白燕妮扭捏的走到姚澤身邊,哪知道姚澤粗魯的一把將白燕妮按到牆邊,然後托起她的臀部,對準了位置,一直將自己火熱的堅挺給塞了進去。

「呀,慢點,疼啦。」白燕妮許久為做,突然被姚澤的巨物給佔領,頓時就感覺下身有些撕裂感一般,漂亮的柳眉微微蹙了起來,嬌聲抱怨的低聲道。

姚澤含住白燕妮如玉珠般的耳垂輕輕吸允兩下,然後見白燕妮柳眉舒展開來,這才又開始輕輕的搖擺下身。

噴頭中噴出的水打濕了兩人的身子,白燕妮烏黑的長發濕漉漉的貼在後背和胸前,紅潤的嘴唇微微張開,噴頭中的水從她俏臉流到嘴角流入嘴中,她輕輕嗚咽一聲,感受到下面酥麻的暢快感,她咬了咬唇不敢發聲,生怕胳膊的父母聽見動靜。

由於兩人身子都被打濕,姚澤從後面進入,他的小腹和白燕妮的挺翹美臀就避免不了的發生碰撞在夾雜著水漬拍打聲,浴室中啪啪啪的聲音顯得異常清脆而又有規律……

第二天,李俊陽帶著白燕妮找到了組織部部長李大春,李大春知道兩人來的目的,請李俊陽和白燕妮坐下后,李大春笑道:「李局長是為了我弟弟的事情來的吧,有什麼需要配合的儘管和我說。」

李俊陽笑著道:「是這樣的李部長,在詢問李大貴強拆案件時,李大貴提出要求說是要和你見一面,我過來就是幫著轉達一下李大貴的話。」

「他要見我?見我做甚?」李大春昨天已經和縣長何益商量過了,這件事情他們都不易插手,若是陷了進去,被姚澤看出把柄那可就脫不了身了,所以李大春壓下了見李大貴的心思,只希望李大貴不要亂說話,把他給出賣了。

李大貴被抓前,李大春也囑咐過他弟弟什麼都不要交代,奈何進了審訊室被當作犯人審查心境就變的不同了,那裡還有正既ッ娑浴

「既然李部長不願意見那我就回去轉達一聲。」李俊陽起身和李部長握了握手,笑著道。

李大春含笑的點頭道:「李局長,請幫我給李大貴帶一句話,讓他在牢里好好改造,痛改前非。」李大春急於李大貴早點認罪,案子快點過去,否則夜長夢多將自己給牽扯進去,讓李俊陽帶話的目的也只是有暗中提醒李大貴的意思。

李俊陽聽了李大春的話,就笑著說:「李部長,案子還沒審查清楚了,不一定李大貴就會坐牢,你這麼說,你弟弟會多心寒埃」

李大春哼了一聲,道:「他做的那些事情我還是有所了解的,簡直是太胡鬧了,不給他一些教訓他是不知道改過的。」他表情出一副大義凜然大義滅親的模樣來。

李俊陽就點了點頭,答應一聲,說:「打擾李部長了,我先告辭了。」

和白燕妮走出李大春的辦公室,走在李俊陽側身的白燕妮嘴裡呸了一聲,道:「真不是個東西,連自己弟弟都能落井下石。」

李俊陽笑道:「官場上的事情太過複雜,影響了他的前途他自然會不擇手段的保全自己犧牲他弟弟咯。」

「連一點親情都沒有了的人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哎。」白燕妮嘆了口氣,心裡有些憂鬱,不知道姚澤哪一天會不會變成李大春那樣的人,為了仕途可以六親不認。

審訊室中,李大貴聽了李俊陽和李大春的錄音后,眼眶漸漸變紅,眼中透露出一絲狠色。

李俊陽關掉錄音機,笑眯眯的道:「你哥的聲音你應該聽的出來吧,我說過他不會來見你,這下相信了吧,為了自己的利益,他鐵定會犧牲你,讓你做替罪羔羊,你還傻乎乎的心甘情願把所有事情扛下來,真是夠義氣埃」

將李大春和自己的對話錄下來是姚澤讓李俊陽這麼乾的,姚澤知道李大貴被抓后肯定不會咬出他哥和縣裡的貪官,就用了一個計謀,挑撥他和他哥之間的關係,人在心裡防線降低的時候最容易做出衝動的事情,姚澤就是利用這一點,讓李大貴對李大春增加仇恨感,從而將所有的事情都給抖露出來。

見李大貴聽完錄音后低頭不說話,李俊陽也看不出他是什麼表情,就嘆氣的道:「成吧,既然你不願意說我也不勉強,你就等著把牢底坐穿,他們在外面逍遙快活,你在裡面慢慢受罪吧。」說著話,李俊陽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準備出審訊室。

「等等……」李大貴抬起頭喊了一聲。

李俊陽背對著李大貴最近翹了翹,然後正色的轉身,道:「什麼事兒?」

「給我一天時間,讓我好好想想……」

李俊陽點頭道:「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該如何保護自己,你要記住一句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為別人著想,但是別人卻不一定想著你,說不定還會落井下石,你好自為之吧……」李俊陽說完走出了審訊室,留下一臉複雜的李大哥頹廢的坐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