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一十六章兇手是特種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六章兇手是特種兵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身姿高挑,一贍慕蓉崔楠板著臉,冷眼望著姚澤,如同一個高傲的白天鵝望著一個可憐的癩蛤蟆似的。

姚澤與慕蓉崔楠對視幾秒便敗下陣來。

「慕蓉小姐,你怎麼會在這裡?」姚澤撓撓頭,剛才的威嚴氣勢已經全無。

慕蓉崔楠沒去理會姚澤,扭頭對那名大兵吩咐道:「放了他,我們走。」

「是。」面色堅毅的大兵答應一聲,一把將那年輕的小警察推開,接著拉開車門請慕蓉崔楠上去。

「慕蓉……」姚澤伸出手想去喊慕蓉崔楠。

慕蓉崔楠一隻腳踏進車中,扭頭看了姚澤一眼,在姚澤不解的眼神中,她快速鑽進了車裡。

等軍車走遠后,姚澤這才將目光收了回來,扭頭望著心虛不已的公安局局長畢康福,冷哼一聲,道:「你辦的好事兒1

畢康福抹著額頭的汗珠羞愧的低下頭。

姚澤就道:「江平出了這麼大的案子,時間過去這麼久,既然還沒有任何線索,你這個局長當的很差勁啊,就你這麼辦事兒,江平幾百萬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怎麼能有抱住,這樣,我再給你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內如果不能把案子給我破了,你自己引咎辭職吧。」

畢康福一臉苦悶的點頭:「是,請姚市長放心,如果一個星期內案子不能偵破,我自己遞上辭呈。」

等姚澤走後,李俊陽輕聲在畢康福耳邊提醒道:「畢局長,咱們回警局吧?」

「廢物1畢康福有氣沒地方撒,頓時就惱怒的罵了李俊陽一句,然後坐進車子中,道:「馬上給我回警局,把所有辦案老道的警察全部給我找來,一個星期內破不了案子,你們都跟著我一起倒霉1

李俊陽在心裡把畢康福祖宗八輩罵了個遍,才帶著怒氣的駕車離開。

市局,五樓會議室。

畢康福沉著臉望著座下的眾警員,低沉的說道:「大家都是警界的前輩,破案高手,都說說吧,這個案子該怎麼儘快的破掉?1

李俊陽坐在畢康福旁邊,見眾人悶不吭聲就尷尬的咳嗽一聲,出聲道:「有想法的都可以說說嘛,大家集思廣益,市長如今給了咱們一個期限,如果在一個星期內破不了案,大家都沒什麼好日子過,所以有好的想法的,都說出來,不要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

聽李俊陽這麼說,一名年齡稍大的警員就道:「怎麼才給一個星期,這個歹徒太狡猾了,一個星期恐怕……」

「嫌少?」畢康福怒聲道:「嫌少你去找姚市長去啊,現在不是說廢話的時候,你們如果辦事講講效率,我們現在也不至於變的這麼被動。」

那名老警察心裡極為不服,暗說,你如果多操點心,這個案子怕是也不至於拖這麼久,自己什麼都不關心,現在屎到屁眼了就賴在我們身上了?!

想是這麼想的,他卻是怎麼都不敢說出來。

「那個……」突然,橢圓的大會議桌後方,一個嬌柔的聲音響了起來。

所有人都將目光注意到了這名漂亮女警的身上。

「白警官,你有什麼想法?」李俊陽見白燕妮有話說,趕緊問道。

白燕妮笑了笑,道:「我只是說說我的想法,至於好不好還得看各位前輩專家了。」

畢康福鼓勵的點頭,語氣緩和了些,含笑的說:「白警官有什麼想法警官說,不要有什麼約束。」

白燕妮點了點頭,輕聲道:「我是這麼認為的,既然那名歹徒現在隱藏了起來,那麼咱們可以主動出擊,這名歹徒不是喜歡襲擊穿紅色裙子的年輕女子,那麼咱們可以用引蛇出洞的方法啊,讓一名女警做誘餌,穿上紅色裙子,半夜到那幾個案發現場走動,勾引他上鉤。然後我們的人在周圍進行埋伏,只要他一現身,咱們立刻可以將他拿下。」

畢康福皺著眉,低頭思索一下,然後問道:「你怎麼知道他會上鉤?」

白燕妮笑了笑,道:「我在警校上學的時候學過一些心裡學,這名歹徒既然專門盯著穿紅色裙子的女人迫害,那麼一定是心裡變態,曾經受到過什麼很大的刺激,或者是被喜歡穿紅裙子的女人傷害過,一般這種心裡變態的人,看到自己抵觸的東西情緒就不由自己控制了,所以,只要咱們能夠對症下藥,不怕他不現身。」

白燕妮說完,周圍的警察都跟著點頭,李俊陽也是附和的說:「這個辦法確實可行,如今恐怕也沒其他什麼好辦法了,畢局長,你看?」他將目光看向畢康福,等著他拍板。

畢康福吁了口氣,點頭道:「成,就按白警官的想法辦,只不過……該讓誰來做誘餌呢?」

白燕妮悻悻的笑著舉手道:「既然是我提出的方案,那麼就由我來身先士卒吧。」

「不行1白燕妮剛主動請纓,就被李俊陽嚴肅的喝止住:「你不能去,太危險了。」

李俊陽知道白燕妮和姚澤之間的關係,萬萬不願意讓白燕妮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如果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自己就是死一百次也沒辦法給姚澤交差啊,更何況,如果姚澤知道白燕妮做這麼危險的事情,還不怪責自己!

畢康福詫異的望著李俊陽,心想,人家願意做這種事情有你什麼關係,瞧那緊張的樣,難道……

他看了看李俊陽有扭頭看了看白燕妮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白燕妮就咬咬唇,道:「我是刑警隊大隊長,理應有我來做這件事情。」

畢康福見白燕妮堅持,懶得在這種事情上浪費太多時間,就點頭答應下來說:「成,那就讓白警官來吧,只不過,千萬要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歹徒是個窮凶極惡的惡棍,一個不留神就會著了他的道,白警官你去準備準備,晚上就按這個辦法來試試。」

散會後,李俊陽和白燕妮走在後面,李俊陽不住的嘆息,白燕妮聽了就好笑的安慰道:「李局長放心好了,我不會有什麼事兒的,到時候周圍潛伏這那麼多的警察,能出什麼問題呀。」

李俊陽苦著臉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你如果出了事情,讓我自己和姚市長交代啊1

李俊陽從來沒有當著白燕妮的面把她和姚澤之間的關係點破,這會兒心情有些煩悶,一個沒留神,就給口無遮攔的說了出來,說完就有些後悔了。

白燕妮聽了李俊陽的話頓時嫵媚的俏臉微微一紅,她低頭心虛的輕聲說:「李局長,我沒事兒的,放心好了,我先回家準備一下。」說完,就加快步伐的離開。

李俊陽重重的嘆息一聲,臉上一副陰晴未定的模樣,考慮要不要將此事彙報給姚澤。

……

江平駐紮部隊司令員辦公室,金友華司令員笑容滿面的給慕蓉崔楠倒了杯茶,然後笑著問道:「慕蓉侄女怎麼用空來江平啊?」

慕蓉崔楠臉上沒多少表情,只是語氣清淡的說:「軍區出了個逃兵,老家是江平的,我奉命來將他抓捕回去。」

「噢?」金友華詫異的道:「什麼樣的人還如此興師動眾?」

慕蓉崔楠道:「他是我們特殊部隊的士兵,掌握著我們國家的一些機密,萬一泄露出去了事情將一發不可收拾,所以我必須將他給抓回去。」

金友華聽了慕蓉崔楠的敘述,頓時臉色凝重的問道:「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也許我能幫上忙。」

慕蓉崔楠來江平軍區就是為了找金友華幫忙的,既然金友華主動提出了,慕蓉崔楠也不客氣,就將人名給報了出來,然後拿出了那名逃兵的照片遞給金友華。

金友華笑著接著慕蓉崔楠的照片,待看清那人的長相后,神色不由得一愣,笑容一下子僵硬在了臉上:「這人不是……」

「您認識?」慕蓉崔楠趕緊問道。

金友華道:「好像是……這人好像是最近一起兇手案的歹徒。」

「歹徒?」慕蓉崔楠詫異的望著金友華。

金友華看仔細照片后,點頭道:「詳細的情況我也不大了解,走,我帶你去江平警局,他們這邊現在也正在找這個人。」

……

「什麼1畢康福聽到一名警察的報告號頓時就一臉惱怒:「真當我畢康福好欺負是嗎,竟然找到這裡來了。」

他怒氣沖沖的別在腰間,然後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出去,在警局門口迎上了從軍區趕來的慕蓉崔楠和金友華。

「司令員同志,您這是?」畢康福望著慕蓉崔楠聲音帶著不滿的對金友華問道。

金友華知道慕蓉崔楠和江平警方出現了一些矛盾,就笑著道:「給你提供一個消息,關於最近兇手案的消息,想不想聽?」

姚澤給了畢康福一個星期的時間作為辦案期限,畢康福聽說有一些關於兇手的消息又怎麼可能不想知道,只不過心中有些疑慮:「司令員同志怎麼會知道兇手的消息?」

金友華笑著擺手道:「我當然不知道,但是我身邊這位卻很了解他。」

金友華如此說來畢康福更加疑惑起來,兇犯怎麼會和軍人聯繫起來?

「難道你打算讓我們站在這裡聊下去?」金友華見這裡人來人往,就對畢康福提醒道。

畢康福王了慕蓉崔楠一眼,然後點了點頭:「兩位裡面請,去我辦公室詳談。」——

謝謝朋友們的月票和打賞,繼續求月票,只差幾名就能進前二十了,求給力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