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一十七章凄慘的故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七章凄慘的故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什麼,這混蛋是特種兵?1畢康福聽完慕蓉崔楠的話后頓時一下子從座椅上躥了起來,暴跳如雷。

「是的,當年的部隊散打大賽中得過季軍。」慕蓉崔楠捧著杯子,淡淡的說道。

一旁坐著的李俊陽就微微皺眉,道:「怪不得一直查不出他的詳細身份,感情是特種兵,這小子反偵察能力及其厲害,現在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這麼難抓住他了。」

「不對啊1李俊陽突然一拍腿,大叫了一聲,然後站了起來,踱步的道:「完了完了。」

畢康福就沒好氣的道:「你咋咋呼呼的幹啥,什麼完了?」

「不行,我得趕緊趕過去,這傢伙太危險了,讓白警官當誘餌簡直是糟糕的辦法。」李俊陽也顧不了辦公室里的金友華和慕蓉崔楠,直接衝出了畢康福的辦公室。

此時,白燕妮已經在前往案發地點,那裡是一條比較少有人經過的街道,幽暗的路燈下有著幾顆楊樹,因為這一片地要被納入政府開發的項目,所以以前的居民全部都搬遷到了別的地方。

等白燕妮到了案發地,李俊陽才通過對講機趕緊喝道:「燕妮,趕緊停止行動,這個人極度危險,這個任務馬上停止。」

白燕妮一身紅色的緊身連衣裙緊緊的包裹著性感的臀部,筆直的美腿不穿絲襪在暗黑的燈光下顯得特別刺眼,黑色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發出噠噠噠的誘人旋律來。

只不過,此時的氣氛並不是那麼好。

白燕妮周圍埋伏著三名隨時準備出手的警察,只不過,面對一面身手矯捷得過散打季軍的特種兵,三個普通的警察能搞定嗎?

「李局長,放心好了,我們這裡有四個人,我不相信我們四個還奈何不了他一個人,再說,我們已經到指定的地方了,試試也無妨嘛,沒事啦。」白燕妮臉色含笑的說道。

李俊陽隱隱有種強烈的不安,坐進車子中后,立馬啟動了車子,然後對著電話裡面大聲喝道:「執行命令,馬上停止行動,白燕妮你馬上給我離開那裡,這是命令。」

白燕妮輕輕嘆了口氣,道:「好吧,我馬上就回來。」

她剛轉身,正準備和那幾名警察匯合時,突然感覺到身後一陣勁風襲來,作為警察的第六感,她根本沒有回頭,直接一個鯉魚打滾,在地上翻滾一圈,接著後面就傳出一個男人的暴怒聲:「騷婊子,老子要宰了你……」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手裡拿著一把寒光匕首,剛才如果不是白燕妮反應迅速,撲倒在地,可能就被那兇殘的男人給抹了脖子。

這男人穿著一件無袖的迷彩體恤,小平頭下面有著一張近乎瘋狂的臉,望著撲倒在地上的白燕妮,瞧見那一雙紅色的高跟鞋,筆直的長腿,緊巴巴的紅色裙子,那男人露出猙獰的笑容。

「敢背叛老子,老子要放了你的血,放了你的血……」男人扭了扭脖子,然後慢慢朝著白燕妮走了過去,手裡握著的匕首在幽暗的路燈下顯得那麼刺眼。

白燕妮一個兒子鯉魚打滾之後已經站了起來,男子朝前進她則慢慢的向後退,纖細的白手慢慢朝著皮包裡面的手槍摸了過去。

耳麥里不停的傳出李俊陽擔憂的詢問聲,但是白燕妮此時卻絲毫不敢大意,這個男人露出的殺機讓白燕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擔憂。

只是一瞬間,白燕妮肌膚上已經浸出一層細小的汗珠來。

「小婊子,你逃,你逃啊,趕緊逃,不逃的話我玩著怎麼過癮……女人沒一個好東西,我要殺,殺,把女人全部殺凈1

聽了男人的話,白燕妮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電話那頭,李俊陽聽了男人的聲音,頓時猛的一踩油門,朝著白燕妮這邊趕了過來,他在電話中焦急的提醒道:「白燕妮,你趕緊逃,別和他糾纏,你不是他的對手1

白燕妮目光一直緊緊的盯著那男人,絲毫不敢放鬆,聽了耳麥中李俊陽的話,白燕妮咬著牙低聲道:「恐怕不容易逃開,只要我一轉身,他馬上就能要了我的命,我現在只能將他拖到小張他們埋伏的射程範圍之內,這邊太暗了,不容易打中。」

「堅持,一定要堅持住,你如果出了事情,我只好以死給姚市長謝罪了。」李俊陽車子急速的賓士在江平的街道上,後面緊緊的跟著一輛軍綠色的軍車。

此時,埋伏在一百米開外的三名警察,瞧見白燕妮那邊的情況,臉上露出緊張的神色,姓張的警察咬咬牙,道:「要不咱們衝出去,直接一槍斃了他1

「不行,這邊太黑了,萬一打錯了人,把白警官打中怎麼辦,而且,如果咱們現在衝出去可能會將白警官陷入絕境。」一名年齡稍大,比較老道的老警員趕緊制止。

「小李,你槍法好,有沒有把握擊中?」老警察扭頭低聲對另一名年輕的警察問道。

小李皺了皺眉頭,搖頭說:「天色太黑,而且白警官把那歹徒的身體給擋住了,根本沒法瞄準,在向前走三十米可以一試。」小李掏出槍,瞄準了白燕妮那個方向。

此時,白燕妮美眸緊緊的盯著拿匕首的男子,估摸著距離差不多了,她猛的一轉身,趕緊朝著前面跑去,因為穿著高跟鞋的緣故,她跑起來相當吃力。

那名拿匕首的男子瞧見白燕妮扭身就跑,臉上露出興奮的神色,如同白燕妮是一直垂死掙扎待在的羔羊一般:「哈哈,跑,快點跑。」拿匕首的男子猙獰的狂笑了兩聲,接著臉色轉冷,快速朝著白燕妮沖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潛伏在遠處的老警察趕緊喝道:「小李,快開槍1

當那匕首快要接近白燕妮的時候,只聽見『』的一聲響,白燕妮一下子倒在了低聲,而那拿匕首的男子在一聲槍響后猛的躥到了旁邊的一顆大楊樹下,臉色露出炙熱的狂喜之色,嘴裡嘟囔道:「好玩,好玩……真他媽有意思。」

「操,你打到白警官了?」望著地上的一灘血漬,小張和那名老警察心裡一沉,小張回過神,不由得罵了出來。

小李確實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嘴巴有些哆嗉的道:「沒……沒有,打中了那個男人,胳膊被我打中了,白警官沒事兒,可能是歪倒腳了。」

說著話的時候,白燕妮從地上掙扎著艱難的站了起來,那邊,小李神經高度集中的盯著那男人躲藏的位置,只要他一出來,就給他致命一擊。

也正在這個時候,李俊陽的車子趕了過來,瞧見前方的白燕妮艱難的躬著腰身朝前走,他趕緊將車子開了過去,然後在她身邊停了下來,落下車窗,喊道:「快上來。」

白燕妮拉開車門坐了進去,李俊陽就緊張的問道:「沒事兒吧?」

白燕妮苦笑的搖頭道:「沒事兒,就是不小心崴了腳。」

李俊陽鬆了口氣,笑道:「嚇死我了。」

那輛跟在李俊陽後面的軍車慢慢的停在了一旁,慕蓉崔楠板著臉從車中走了出來,然後敲了敲李俊陽的車窗,問道:「他人呢?」

李俊陽看向白燕妮,白燕妮瞧見慕蓉崔楠頓時被她的美貌給怔住,見慕蓉崔楠微微蹙眉,白燕妮這才回過神,帶著歉意的笑了笑,然後就指著不遠處那顆白楊樹,道:「躲在白楊樹後面。」

慕蓉崔楠點點頭,朝前走去,白燕妮趕緊喊道:「別去,很危險。」

慕蓉崔楠那裡會理會,自顧自的走了過去。

見白燕妮露出擔憂的神色,李俊陽道:「別擔心,這名女軍官應該不是一般人。」

此時,一輛警車蜂擁而至,沒有人向前,只有慕蓉崔楠獨自一人走到了白楊樹下面,然後冷著臉聲音清脆而又平淡的喊道:「野豹,出來吧。」

躲在楊樹下的男人聽了慕蓉崔楠的聲音,身子猛的一震,意識漸漸的恢復了正常,少了一些戾氣,卻多了些無奈之色:「哎……慕蓉教官,麻煩您親自出馬抓我……」

「出來吧,作為軍人,你殺手無寸鐵的老百姓這是對軍人莫大的恥辱1慕蓉崔楠聲音依舊很平淡,只是卻說的那個叫野豹的特種兵羞愧的低下了頭。

「教官,其實……如果不是我老婆背叛了我,我不會做逃兵,我不服,我為國家盡心儘力,憑什麼得到的結果卻是自己的女人背叛自己,我做錯什麼了,為什麼她要跟別的男人逃跑,還丟下我只有三歲的孩子在家,被活活的餓死在了房中,那麼小的生命,被活活的餓死了礙…」

「慕蓉教官,我恨,我恨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該死……尤其是無情無義的婊子1野豹的眼神再次變的兇殘起來,說話是咬牙切齒。

慕蓉崔楠眼中閃出一絲憐惜,只不過是一瞬間,她又恢復了平靜,慢慢朝著躲在楊樹下的野豹走了過去。

所有人都為慕蓉崔楠的舉動而變的呼吸急促起來,她這是要幹什麼,那麼淡定的走過去,難道不想活了?

對方手裡可是有兇器的,可是她手裡確實空空如也。

「跟我走1慕蓉崔楠再次說道,身體離那顆楊樹只有幾步之遙,幽暗的燈光下,慕蓉崔楠的俏臉顯得是那麼的美麗,英姿颯爽,只可惜,這漂亮的臉蛋上卻滿是寒霜,讓人見了就想敬而遠之。

「我不走,我死都不會回去,你……你別過來,我會殺了你的。」野豹伸出匕首,指著慕蓉崔楠表情有些恐懼的說道。

慕蓉崔楠微微蹙眉,而後冷聲道:「你必須跟我走1說完,身體如同魅影一般『嗖』的一下子消失在原地,接著出現在野豹跟前,穿著軍靴的腳猛的一個側踢,將野豹手裡的匕首給踢的飛出老遠。

野豹回過神,結實的拳頭和大腿開始拳腳相加,但是每每打到慕蓉崔楠這邊時,力道都被慕蓉崔楠給無形的化解,野豹有著打到棉花堆里的感覺,自己無倫使多大的力氣對方都能無形的化解,只是十幾個回合,野豹身形就有些凌亂了,慕蓉崔楠瞅準時機,猛的朝野豹腿彎踢去。

嚓一聲響。

跪倒在地的野豹又被慕蓉崔楠扭脫臼了胳膊。

野豹忍著痛,臉憋的通紅,望著慕蓉崔楠,他慘然的笑了笑,道:「我不會回去的,我已經沒有活在世上的念頭了,慕蓉教官,謝謝你制止了我繼續殺人的瘋狂舉動,下一輩子,如果有機會,我還要做您的兵,我沒有背叛誰,我只是想回來看看我死去的孩子,看到他慘死的模樣,我……我就真的崩潰了,呵呵,慕蓉長官,再見……」

噗!

鮮血一下子從野豹嘴裡溢了出來,他露出慘然的微笑,接著身子緩緩的倒地……

在場的人聽了野豹的事情,皆寒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