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一十八章怎麼又硬起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八章怎麼又硬起來了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晚上,市委書記張愛民和市長姚澤正在江平大酒店宴請省里下來視察主管經濟的副省長。

酒過三巡,姚澤電話響了起來,他朝著副省長李恆柱歉意的笑了笑,然後走到一旁,接通電話后輕鬆道:「老李,咋了?有事兒趕緊說,我現在正忙著呢。」

電話那頭,李俊陽把晚上的事情給簡略的說了一邊后,姚澤臉色漸漸陳沉了下來,他低聲責怪道:「胡鬧,這種事情是隨便開玩笑的嗎?怎麼能讓女同志來做著這種事情,我看你們這些大老爺們是越活越回去了。」

李俊陽被姚澤說的老臉一陣臊紅。

姚澤繼續問道:「她沒事兒吧?」

「嗯,沒事兒,就是崴了腳,已經把她給送回去了。」李俊陽輕聲說道。

原本李俊陽想著這件事情要不要瞞著姚澤,仔細尋思,這件事情怎麼可能滿的住呢,與其讓姚澤日後通過別的渠道知道,還不如自己現在親口先告訴他,免得日後他對自己心生不滿。

「嗯,沒事兒就好,我現在正忙著,詳細的晚點再聊。」

掛斷了李俊陽的電話,姚澤心裡一直為白燕妮擔憂,也沒有了在繼續陪酒的心情,就走到張愛民身邊,輕聲和張愛民嘀咕兩句,接著就站了起來,舉起杯子,歉意的道:「李省長,真是抱歉,剛才接到電話,有些事情需要去處理一下,我再敬您一杯,喝了這杯我恐怕得先走了。」

李恆柱含笑的點頭,舉起杯子與姚澤共同一飲而盡,而後道:「沒事,正事要緊嘛,你趕緊去吧,有時間咱們單獨聊一聊。」

姚澤聽了李恆柱的話,微微一愣,見李恆柱滿含深意的對自己微笑,姚澤心裡大概有些明白,就笑著點了點頭,道:「等有時間了,我去省里專門的拜會李省長您。」

走出江平大酒店,姚澤輕輕吁了口氣,司機已經將車子開到了姚澤身邊。

姚澤吩咐司機下車,然後獨自開車朝著白燕妮那裡駛去。

路過藥店,姚澤買了一些治療跌打損傷的中藥,然後又去超市買了些熟食,這才去了白燕妮那裡。

敲著白燕妮的房門,裡面傳出白燕妮嬌柔清脆的聲音:「誰啊1

大概是受了剛才的影響,白燕妮此時整顆心都還是懸挂在半空中。

「是我1姚澤笑著答應一聲。

聽見姚澤的聲音,白燕妮趕緊將房門打開,臉上含笑的說:「李叔是不是告訴你了?」

「你怎麼知道?」姚澤笑著走了進去,隨時將房門關上。

白燕妮道:「我剛回家還沒多久呢,你就找了過來,能不是他說的么?」

姚澤將熟食放在小客廳的餐桌上,然後扭頭望著身穿紅色緊身連衣裙的白燕妮,道:「真不知道說你什麼好,怎麼就不知道愛惜自己呢?」

白燕妮走了過去,挽住姚澤的隔壁,嬌聲道:「知道啦,我以後注意就是了,別生氣嘛。」

姚澤瞪了白燕妮一眼,然後又輕輕嘆了口氣,溫聲道:「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情,我會多難過嗎1

白燕妮將臉貼在姚澤胸口,嬌聲道:「對不起啦,我以後肯定不瞎來讓你擔心了。」

姚澤笑了笑,朝著白燕妮嫩白的俏臉捏了一下,道:「還沒吃飯吧,剛才來的路上給你買了好吃的,趕緊來吃。」

白燕妮坐在餐桌上,嬌聲道:「你喂我,我的手現在還在抖呢。」

姚澤笑著道:「讓你還逞能。」說著話在白燕妮身邊坐下,然後拿起筷子給白燕妮夾菜吃。

想起那名英姿颯爽的女軍官,白燕妮就興奮的對姚澤將慕蓉崔楠如何了得的身手,如何制服野豹的手段,姚澤倒是詫異慕蓉崔楠會如此厲害,在燕京酒吧的時候慕蓉崔楠和姚澤喝過一次酒,那一次慕蓉崔楠也出過手,只不過並沒有什麼讓姚澤驚艷的地方。

聽白燕妮講慕蓉崔楠徒手制服奪過散打季軍的野豹,姚澤倒是詫異於一個女人怎麼能練就的如此厲害。

見姚澤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白燕妮就似笑非笑的道:「是不是在想如何泡到那個火辣的女軍官啊?我告訴你,她長的可真夠漂亮的。」她不知道姚澤其實認識慕蓉崔楠。

姚澤不由得苦笑道:「得了吧,一個你就夠讓我操心了,再找個慕蓉崔楠那種女人,我還不得被折磨死埃」

「你什麼意思呀,感情我跟你在一起就是折磨你?」白燕妮一副佯怒的模樣瞪著姚澤,嫵媚的俏臉顯得特嚴肅,正是這個樣子又讓姚澤覺得異常可愛。

望著白燕妮紅色連衣裙的領口中高高隆起的酥胸,再看看她那嫵媚的小模樣,姚澤只感覺小腹處彷彿有一團烈火正在熊熊的燃燒著。

「那個……燕妮啊,你吃飽了沒?」

白燕妮似乎覺察出姚澤火辣的眼神,就捂住胸口,警惕的問道:「幹啥?」

姚澤嘿嘿笑道:「吃飽了,咱們……」

「不行,我腳疼。」白燕妮趕緊擺手。

姚澤笑了起來:「腳疼和做那事有什麼關係?」

白燕妮惡狠狠的朝著姚澤胳膊咬了一口,嬌聲道:「就是有關係,就是不行。」

「不行也得行,誰讓你穿的這麼誘人……」姚澤一把將白燕妮從椅子上橫抱了起來。

白燕妮嬌呼一聲,一雙白皙的美腿掙扎的亂踢著。

姚澤抱著白燕妮小跑的進了室,然後用腳將室的房門給關上,一把將白燕妮給扔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白燕妮雙手撐在床上,恨恨的道:「剛把變態給引誘了出來,現在又引出你這頭色狼!真是引狼入室。」

姚澤當著白燕妮的面將襯衣的口子一顆顆的解開,接著解開皮帶,將西服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扯了下去,露出氣勢洶洶的下身來。

「流氓1白燕妮瞧了姚澤下身一眼,俏臉一熱,旋即啐了姚澤一口。

穿著紅色連衣裙的白燕妮確實看上去既嫵媚又性感,尤其是短裙下面的那雙筆直白嫩的美腿,在橘黃的燈光照射下顯得無比的白皙誘人。

將白燕妮紅色高跟鞋給脫了下去,露出兩隻白嫩的小腳,十個腳趾上塗了淡淡的粉色指甲油,姚澤一手握住一個腳丫,動作細膩的把玩起來。

白燕妮羞澀的縮了縮腳,嬌聲帶著羞澀的語氣道:「變態,腳有什麼好玩的。」

姚澤呵呵笑道:「真漂亮1

白燕妮心裡喜滋滋的:「真的嗎?」

姚澤笑著點頭,然後抬起白燕妮的小腳,放在嘴邊,白燕妮呀的嬌呼一聲,輕聲道:「臟。」

「不臟1姚澤輕輕含住了白燕妮吐著指甲油的大拇指,動作溫柔的吸允兩下,白燕妮俏臉一下子紅到了耳後根。

「姚澤……我……我愛你1白燕妮見姚澤如此喜愛自己,臉自己的腳趾都願意親,當下就感動的一塌糊塗。

「我也是。」姚澤將白燕妮的小腳給放了下去,然後輕輕的將白燕妮推到在床上,伸手從她筆直的美腿慢慢的伸進了緊身紅裙的裙擺之中。

「就你這副打扮,誘惑任何男人都只有繳械投降的份兒。」望著化了淡淡彩妝顯得更加嫵媚動人的白燕妮,姚澤心跳越來越快了,恨不得將白燕妮狠狠的蹂躪一番的衝動。

「小澤……我想要了。」白燕妮見姚澤目光火熱,呼吸急促起來,知道姚澤此時需要什麼,就使出渾身解數盡顯嫵媚表情的勾引姚澤的**,這樣姚澤才會更加的喜歡自己,離不開自己,想著自己的好。

白燕妮是個聰明的女人,雖然沒有怎麼和別的男人鬼混過,但是卻知道如何取悅自己的男人。

姚澤聽了白燕妮嬌滴滴的話,果然身子一震,只覺得下身一陣陣的脹痛,火辣辣的挺在那裡。

他腦袋裡面充滿了**,猛的將白燕妮壓在了身下,粗魯的扯開了白燕妮紅色裙子,然後一把將她透明色的內褲給扯了下去,扔在床底下,接著提起白燕妮兩隻修長白嫩的美腿,下身的火辣辣直接朝著白燕妮最**的位置挺了過去。

噗!

「呀……小澤,你……輕點,好疼呀1白燕妮微微蹙眉,表情一副痛苦的模樣。

這模樣更加激發了姚澤潛意識裡的獸性和征服感,雙手握住白燕妮的美腿,腰身死命的來回搖擺著。

不一會兒白燕妮嗚咽的聲音就變成了輕微的呻吟,再到肆無忌憚的媚叫。

大床在姚澤撞擊白燕妮身體時發出有節奏的吱呀聲,而白燕妮則是媚眼如絲,潔白的貝齒緊緊的咬住濕潤的紅唇,雙手死死的抓住了白色的床單,動聽的旋律不時的從喉嚨里穿了出來。

「我這是進入天堂了嗎。」在姚澤猛的衝刺下,白燕妮身子不停的哆嗉起來,體內一股熱潮朝著外面湧來,而姚澤也是被白燕妮下身緊縮給刺激的一個沒忍住,舒服的一挺腰身,一瀉千里了,兩人緊緊的摟在一起,白燕妮含住姚澤的耳垂,輕聲呢喃道。

「是的,我們一起進入了天堂,喜不喜歡?」姚澤閉著眼睛,摟著白燕妮含笑的說道。

白燕妮輕輕嗯了一聲,嬌媚的道:「真喜歡這種感覺。」

姚澤就笑道:「既然喜歡,待會兒再讓你飛一次。」

白燕妮嬌呼道:「還來呀,不行啦,再弄就把我給弄死了,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呀,這麼快又……又硬起來了,呀,死變態,快放開我,呀,救……救命礙…」——

親愛的讀者朋友們,請投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