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二十五章小插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二十五章小插曲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唐順義下午趕著回淮源市,所以開幕式上簡短的發言了幾句就迅速的離開,來之前,姚澤委婉的轉達了張愛民想單獨見他的意願,離開魚梁洲時,唐順義派秘書將張愛民喊進了他的車中,兩人坐在車裡談了大概半個小時后張愛民紅光滿面的鑽出唐順義的車子,揮手和唐順義作別,一直到車子駛出很遠了,張愛民才放下手,心中的大石漸漸落定。

接下來的節目要激情了許多,先是江平本土歌舞劇團的年輕男女歌舞表演,走秀、唱歌、跳舞等等一系列的項目過後,最後的壓軸戲便是劉羽菲的登場了。

在美女主持語調歡快的叫出劉羽菲的名字后,在場的數千人同時爆發出熱烈的掌聲以及喝彩聲,劉羽菲一襲白衣長裙,如同美麗的仙子一般,施施然從後台走了出來,一頭烏黑的秀髮就那麼隨意的披散在肩后,中分的劉海露出她精美絕倫的五官,她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嘴角處有著漂亮的梨渦。

她的出現再次惹來一陣狂烈的掌聲,甚至一度到了場面失控的地步,幸虧警察局局長畢康福早有防範,出動了大批警員,見情況不妙,立馬派出幾十名警員攔住那些想衝上台去的瘋狂粉絲。

劉羽菲望著台下熱浪的掌聲,抿嘴一笑,然後對著台下道:「大家好,我是劉羽菲。」一番自我介紹,又是熱烈的鼓掌,更有視劉羽菲為女神的男粉絲見到真人的劉羽菲后,興奮的只抹眼淚。

多麼高興的一件事啊,能夠見到熒幕裡面朝思暮想的極品女神,那些**絲男們如何不激動?

更何況是江平這種難得有明星來的地級市,能來劉羽菲這種級別的女星簡直是破了天荒了。

接下來,劉羽菲選唱了兩首她新專輯裡面的主打歌曲,唱完歌曲后與美女主持互動一會兒才在掌聲雷動的氛圍下鞠躬下了舞台。

今天的開幕式可以說是完美的收官,唯一的缺憾便是,活動結束后,一個不開眼的傢伙找到了劉羽菲,說是想請劉羽菲共進晚餐。

此時,化妝室外面站著兩名身穿休息裝的高大男子,如同門神一般瞪著眼睛站在門口,誰也不讓進,化妝室裡面,一名西裝革履梳著中分髮型的中年男子手捧鮮艷的玫瑰,笑眯眯的望著劉羽菲道:「劉小姐,我是您的粉絲,喜唬想請您吃一頓飯,請務必答應我這個小小的請求。」

劉羽菲的經紀人蘇小菲一臉憤怒的將劉羽菲擋在自己身後,然後怒斥中年男人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擅闖這個地方,我們是江平政府請來的客人,憑什麼要陪你吃飯,我勸你馬上離開,別打擾我們羽菲,她很忙,沒時間陪你吃飯。」

男子沒有因為蘇小菲語氣不善而惱怒,只是笑了笑,道:「不會佔用劉小姐很多時間,就是吃頓飯而已,陪吃的價錢是多少,市場價多少我給多少1

蘇小菲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我們羽菲從來不陪吃飯,請你自重1

「不陪吃飯?不可能吧,只不過是價碼問題吧,怕我出不起錢?」中年男子眯著眼睛道:「你開個價,只要劉小姐肯賞臉,咱們好商量。」

劉羽菲此時也是表現出了不悅的心情,她性子溫柔,很少表現出不滿意的模樣來,很顯然這個人很令她討厭:「先生,請你馬上離開,否則我報警了。」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旋即冷笑道:「只不過是一個有些名氣的明星而已,你牛什麼牛?信不信老子分分鐘整垮你,勸你識相一點,我已經和我兄弟們打下了保票,所以,今天你必須和我一起吃飯,否則我在我幾百個兄弟面前還怎麼抬的起頭來。」這位穿上中的黑老大開始炫耀自己的兄弟多了,拿這種事情來嚇劉羽菲,但是劉羽菲是普通的明星嗎?她什麼場面沒見過?如果能被一個地級市的地痞嚇住她這幾年恐怕早就扛不住被燕京的那些權貴給潛規則了。

「小菲,報警去。」聽了中年男子的話,劉羽菲臉色黑了下來,吩咐蘇小菲去報警,她沒有選擇給姚澤打電話是因為劉羽菲知道,即便是給江平警方打電話,他們也不敢馬虎。

「打電話,呵呵。」男人冷笑了起來,將玫瑰紅扔到一旁,一臉得意的道:「你打吧,知道么,江平警局和我關係好的哥們多著呢,你倒是打啊,看咱們最後誰先低頭……」

「現在是我邀請你吃飯,待會兒恐怕就是你求我了……」

「誰在這裡大言不慚1不知什麼時候,姚澤已經站在了化妝室門口,臉色沉重,目光尖銳的望著那中年男子,上位者的強大氣勢瞬間將剛才自我感覺特別好的大痞子給壓了下去。

「你是……」男人見姚澤長的有些熟悉,一時間沒想起來,待他思索片刻后,猛的想起一人來,頓時感覺背後涼颼颼的,一股冷汗從額頭一直冒到了脊樑位置……

剛才大痞子進入化妝室后將化妝師給趕了出去,而那化妝師見情況不妙,趕緊將事情告知了在貴賓房安排後續事情的宣傳部副部長,副部長得知此事,頓時嚇了一大跳,知道劉羽菲是姚澤親自請來的,又那裡敢馬虎,馬上又把事情彙報給了宣傳部部長曾長軍。

和姚澤在一起的曾長軍得知消息,臉色一變,馬上將事情轉告給了姚澤,姚澤這才慌忙的敢了過來,曾長軍則是趕緊打電話給警局局長畢康福通知警方來前去保護。

「你是什麼人,誰讓你進來的,你知不知道這麼做是犯法的?」姚澤義正言辭連續發問將大痞子給問的冷汗淋淋,身子只哆嗦,現在他終於徹底的肯定此人正是江平市市長了,因為他看見了抹著汗的畢康福局長小心醫來,那臉色比吃了屎還難看。

畢康福是什麼人,那可是江平市局局長,如果想整治自己是輕而易舉,雖然平時他囂張慣了,但是還沒有傻到能和政府叫板的境地,更何況現場還有著畢康福的頂頭上司,江平市市長姚澤,這下子他徹底的懵了,臉上擠出的笑容比哭還難看,他沒想到市長大人會如此重視這麼一個『戲子』。

「姚市長,對不起,真對不起,是我工作的疏忽1畢康福輕聲的道著歉,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姚澤的臉色,見姚澤臉色陰沉下來,畢康福心頭一顫,就感覺全身癱軟了似的。

「畢局長,你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情況?咱們江平還有自稱黑老大的人物,手底下有幾百號人?這是什麼?涉黑嗎?這麼大的團伙你這個做局長的不知道?你是怎麼當警察局局長的?」姚澤無比的惱怒,他是最討厭涉黑涉毒這種害人的玩意,見這麼一個痞子都能如此囂張,聯想起來肯定是有警方的保護傘,一時間就怒氣衝天,朝著畢康福一陣質問,只把畢康福問的差點沒跪下了。

「姚……姚市長,我……您聽我說……這……」畢康福完全給嚇死了,臉色慘白的想要解釋,卻又語無倫次的不知道說什麼,此刻恨不得暈死過去得了,姚澤那冷漠的目光太嚇人了。

「好了,你不用和我解釋什麼,這件事情我需要一個滿意的結果,如果再讓我發現江平存在大型涉黑團伙,你這個警察局局長直接給我捲鋪蓋走人1

那痞子又能是什麼大型涉黑團伙,只不過是手底下有十來個狐朋狗友的兄弟,這些年給江平各個工地上運沙、運水泥賺了些錢,就有些目中無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氣勢了,遇到狠渣就認慫的角色。

「是是是,我一定給您一個滿意的結果,一定讓江平的治安好起來。」畢康福恨不得有殺了這個痞子的心,這痞子叫黃飛,畢康福是認識的,只不過是個不怎麼起眼的角色,和真正的有錢人比起來差的遠了,和黑社會比起來又不是一個檔次,只有這種半吊子才會沒事兒找抽。

這個黃飛也是極為鬱悶的,要說一般的明星都很怕黑社會的,遇到這種事情,對方又願意出錢,一般都會同意吃飯這種小要求的,那裡知道劉羽菲見慣了大風大浪,根本不把他這種人放在眼裡,才不管他的威脅,冷漠的拒絕他無禮的要求。

畢康福得到姚澤同意后,咬牙切齒的將黃飛和他幾個兄弟帶走,路上好一頓折磨,來泄頭心頭只恨。

化妝室恢復了平靜,房間裡面只剩下姚澤、劉羽菲和蘇小菲,剛才蘇小菲見識了姚澤的淫威后,現在倒是有些忌憚起了姚澤,堂堂一個市局局長都被姚澤罵的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姚澤該是多厲害的人物,到現在蘇小菲才正視姚澤,暗嘆姚澤雖然年齡和她相仿,但是人家和自己根本不是一個級別,想起剛才對他的冷嘲熱諷,蘇小菲就有些心虛,她悻悻的朝著劉羽菲笑了笑,然後道:「你們先聊著,我出去和生活助理談些事情……」說完,調頭就小跑了出去。

她這一舉動頓時讓姚澤和劉羽菲變的有些尷尬起來,好像是故意給他們兩人騰空間似的。

「那個……你剛才發火的樣子真嚇人1劉羽菲有些緊張,雙手攥在一起,打破沉默,含笑的對姚澤說道。

姚澤苦笑道:「這些人必須要對他們嚴厲一點,否則就缺少了震懾力了。對了,剛才真是抱歉,沒嚇著你吧?」

劉羽菲含笑的搖頭,道:「以前經常遇到這種事情,習慣了。」

姚澤笑了笑:「那就好,今天的活動搞的很完美,真是太謝謝你了。晚上咱們市政府請你吃飯,可一定要賞臉哦。」

劉羽菲輕輕點頭,嬌俏的道:「姚市長有請,我一定去1

……——

怎麼月票榜就一直擠不進二十名呢?就如同做那種事情的時候,一直進不去,但是又在邊緣徘徊著,多難受啊,大家給點力氣,一下子挺進去,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