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二十七章屢試不爽的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二十七章屢試不爽的手段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領著小姑娘去了對面的賓館,老闆娘不太放心姚澤,也一起跟著過去。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左右,白燕妮的電話打了過來,姚澤給白燕妮報了房間號后掛斷電話,對神情有些怯意的女孩說:「待會兒有個女警官過來了解情況,你有把事情真相全部告訴她,她會為你做主的。」

女孩子沒什麼主意,聽了姚澤的話就點頭。

姚澤見她極為緊張,臉色有些泛白,就倒了一杯熱水給她,笑道:「別緊張,不會有事兒的。」

老闆娘也是輕聲勸慰,女孩捧著杯子喝了口熱水,心中感覺稍微暖和,朝著姚澤和老闆年感激的笑了笑。

咚咚咚……

敲門聲響了起來,女孩嚇的一哆嗦,姚澤趕緊道:「沒事兒,別怕。」然後去把門打開,就見到白燕妮一身合體的警服,英姿颯爽的站在門口。

「白警官進來吧。」姚澤領著白燕妮進屋,然後指著女孩說:「就是這個姑娘,被人迷暈了帶到江平來,而且女孩子還透露,對方性虐待她,這個事情可能還牽扯到江平的某些幹部,查的時候小心些。」姚澤輕聲在白燕妮耳邊囑咐。

白燕妮會意姚澤的意思,點了點頭,然後坐到女孩子身邊,帶著溫和的笑意道:「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女孩子看著白燕妮有些心虛,畢竟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為了三萬塊錢出賣了自己的身體,就低著頭,自卑的低聲道:「李文靜。」

「李文靜……」白燕妮拿出記事本和筆來,繼續問道:「可以告訴我你所遭遇的事情嗎,我會為你做主的……」

見白燕妮目光真誠,李文靜咬咬唇,輕輕點頭……

從賓館出來,白燕妮輕輕吁了口氣,對姚澤道:「事情不是很好辦。」

「怎麼說?」姚澤輕輕帶上賓館的門,女孩一個人住在賓館有些害怕,所以那名好心的老闆娘留了下來陪她。

「這女孩雖然提供了嫌疑人的地址,但是,沒有有力的證據,我怎麼知道她是不是胡編亂造呢?」白燕妮踱著步子朝外面走,姚澤跟在她身邊,道:「這個事情你儘力去查吧,我感覺這裡面存在著涉黑,也許還能查出一些別的事情來,我不會允許在江平,我的管轄內出現什麼大的問題。」

白燕妮見姚澤一臉嚴肅,輕輕點頭,應諾一聲,接著柔柔一笑,沒好氣的說:「現在官威挺大呢。」

姚澤就苦笑道:「身在其位,如果表現的太輕浮總是不好的。」

兩人一前一後的離開賓館,姚澤繼續回辦公室辦公,而白燕妮則回刑警隊整理材料,然後準備全力去調查這件事情。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姚澤接到向成東從淮源市打來的電話,說是有了意外的發現。

姚澤上次去淮源市回來時將向成東留在那邊,盯梢秦大禹的情人,事情過了幾個星期,姚澤忙著魚梁洲旅遊開發的事情,倒是差點把這麼個事情給忘記了,聽到電話裡面向成東說有情況,姚澤心頭就是一喜。

「快來說說,發現了什麼?」姚澤趕緊低聲對著電話問道。

電話那頭,向成東道:「姚市長,那個叫黃姍姍的女人確實是秦大禹的情婦,雖然兩人每次見面都極為謹慎,不過,還是被我給偷偷的跟上了……」

「弄到有用的東西沒?」姚澤高興的趕緊問道。

向成東搖頭道:「暫時還沒有,不過,我已經想到辦法了,很快就能弄到兩人的艷照……」

「很好,你自己注意安全,萬一不行就不要逞強,一切以安全為第一。」姚澤小聲的囑咐著,向成東心裡卻是一暖。

多少領導能做到對手下關心備至的關心?

向成東能夠死心塌地的跟著姚澤,就是因為姚澤一直有一種極為親和的吸引力。

掛斷姚澤的電話,身穿藍色工人裝帶著鴨舌帽的向成東提著一個工具箱朝著對面的樓房走去。

到了單元樓三樓,他停下腳步,輕輕敲了前面的房門。

沒一會兒,裡面傳出女人清脆柔弱的聲音:「誰呀。」接著就是輕微的腳步聲。

向成東在門外正色道:「物業檢查煤氣管道的。」

房門被打開,穿著居家裙子,面相姣好的黃姍姍一臉疑惑的望著向成東道:「沒有聽物業說要修啊?」

向成東解釋的說:「小區里前幾天一戶人家因為煤氣管道破裂,差點中毒身亡,物業處的為了每位住戶的安全,所以臨時決定,小區全部進行一次檢查。」

「哦,這樣埃」黃姍姍點點頭,然後笑了笑,輕聲道:「請進吧。」

向成東進去后,朝著房子四周看了看,然後說道:「我去廚房看看。」

黃姍姍道:「成,你先看著,我給你倒杯水。」

向成東有模有樣的檢查著廚房的煤氣管道,等黃姍姍走進來后,向成東站直了身子,道:「沒什麼問題,我再去檢查一下浴室的管道。」

黃姍姍準備跟著進浴室,卻聽見書房的電話響了起來,於是就對向成東說:「你先看著,我去接個電話。」

向成東等黃姍姍離開,進了書房以後,迅速走出浴室,然後環繞一周在客廳電視機後面安放了一枚隱形攝像頭,接著朝著她室走去……

電話是秦大禹打來的,黃姍姍接通后,電話那頭,聲音沉著的秦大禹就問道:「在幹什麼呢,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

黃姍姍輕聲道:「沒幹啥,來了個物業。」

「物業來做啥?」秦大禹疑惑的問道。

黃姍姍就說:「說是修煤氣管道吧,我也不懂。」

聽黃姍姍這麼說,秦大禹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濃濃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輕聲嘀咕道:「物業有這麼好的心,主動幫著檢查煤氣管道?」

「以後不許讓外人隨便進屋,知道嗎。」秦大禹在電話那頭叮囑道。

黃姍姍答應一聲,秦大禹繼續道:「你盯著那人一點,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是不是你太敏感了,哪有那麼多壞人。」黃姍姍笑了笑,說道。

秦大禹道:「謹慎些好,我剛進入常委,盯著我的人多著呢,就希望我倒霉,成了,不和你說這些,打電話就是告訴你一聲,今天晚上有些應酬,不過來了。」

黃姍姍點頭道:「你自己注意一些,少喝酒,你心臟不太好。」

秦大禹是真喜歡這個黃姍姍,年輕漂亮,又溫柔體貼,這種感覺讓秦大禹有了年輕戀愛時的感覺,這應該就是人們說的第二春吧。

秦大禹溫和的笑了笑,道:「知道了,你也早些休息。」

掛斷電話,走出書房時,向成東已經布置完一切,站在了客廳中。

黃姍姍笑著問道:「檢查完了?」

向成東點了點頭,笑道:「沒什麼問題,謝謝你的配合。」

黃姍姍就試探的問道:「物業難道也主動管著修理管道的事情?」

向成東不動聲色的笑了笑,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前幾天出了那麼檔子事,小區你很多住戶要求業務給挨家挨戶的檢查一下,你以為我們閑的沒事,非得管?」

黃姍姍就悻悻笑了笑,道:「喝點茶吧?」

向成東搖頭道:「不了,我還得去下一家呢。」說著話,就離開了黃珊珊家。

向成東分別在黃姍姍的客廳以及室按了攝像頭,只要秦大禹去了,肯定就能有好戲看……

對付秦大禹政治敵人,這是姚澤慣用的招數,屢試不爽。

不過這種路數也不是誰都能用的,還必須得有向成東這麼可靠而且專業的高手才成。

秦大禹當選常務副省長后,明顯的就多了不少巴結的官員,雖說一般的副省長和常務副省長只是多了常務兩字,但是卻是天壤之別,常務副省長不僅是省委常委,而且分管許多事物,權力當真不小,在省里隱隱可以成為四號人物了。

秦大禹知道,他能當選常務副省長,聶明宏書記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兩人關係已經越來越親近,兩人站在統一戰線的事實已經很明顯。

秦大禹歸入聶明宏那頭,對於剛當選省長的唐順義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省委常委上,支持唐順義的常委盟友算上他自己總共五人,而書記聶明宏那邊則是七人,這一比較,高下立判,十三位常委中還有一位武裝部部長是中立的姿態。

若是不能扭轉這種局面,唐順義即便是當了省長恐怕也是被聶明宏壓的死死的。

此時,在書記聶明宏家中,秦大禹含笑的主動為聶明宏斟酒,然後感激的說道:「聶書記,我能夠順利的當選常務副省長多虧了您,我得感謝您,這杯酒我敬你,您隨意。」他一口將杯中的酒仰頭喝凈。

聶明宏含笑的也是一口氣喝了一杯,算是給足了秦大禹面子。

秦大禹見了,頓時更加感激:「聶書記,以後我老秦就跟著您的步伐走了,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謝謝您……」能夠順利的當上常務副省長,秦大禹確實激動了許久,他也等這天很久了,五十多歲對他來說還有更進一步的可能,到時候說不定能混上省長也沒個准,秦大禹心裡又怎麼能不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