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三十章車中旖旎情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章車中旖旎情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見馬上要開飯了,姚澤就故意起身告辭說:「我過來向白警官了解一下案情,既然你們兩位老人家都在,那我就不打擾了。」

白曦易連忙跟著起身道:「那可不行,姚市長,既然來都來了,飯菜也上桌了何必急著走,我陪你喝上兩杯,咱們一起再探討一下案情。」

姚澤就微笑說:「這樣不妥吧……」

「妥妥,有什麼不妥的。」徐蘭桂在一旁笑眯眯的附和:「你這種大人物平時咱們請都請不來,能來我們家吃飯那就是蓬蓽生輝了,怎麼能說不妥呢。」她趕緊對著廚房喊道:「燕妮啊,多準備一副碗筷,姚市長留下來吃飯。」

白燕妮在廚房答應一聲,然後端著一盆熱騰騰的雞湯走了出來,含笑的說:「你們先吃著,我再炒兩個菜就好了。」

被徐蘭桂拉到飯桌前,姚澤就悻悻的道:「那就打擾了。」

白曦易笑道:「姚市長太客氣了,趕緊坐。」然後去給姚澤倒酒。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聊著案子,等白燕妮坐上桌子后,白曦易朝著白燕妮使了使眼色,卻被白燕妮直接給無視過去了。

無奈,白曦易只好尷尬的開口笑道:「燕妮啊,你可得敬姚市長一杯,請他以後多多關照你才是。」

姚澤笑道:「別這麼說,我和白姐老朋友了,說什麼關照不關照的,有事情直接告訴我就是了。」

徐蘭桂一臉笑意的道:「燕妮啊,那你就更得敬姚市長一杯了。」

白燕妮對姚澤問道:「你開車了嗎?」

姚澤笑著點頭。

白燕妮就道:「那我就不喝了,要不然待會兒沒人送你,酒後駕駛很危險的。」

「對對對,說的也是。」白曦易笑了笑,語氣歡快的說:「那你就別喝了,晚上開車送姚市長回去,咱們繼續來討論一下剛才的案情……」

吃過飯,姚澤又和白曦易聊了一會兒,抬手看了看錶,時間不早了就起身告辭,徐蘭桂就提醒津津有味的看著電視的白燕妮道:「你去送姚市長。」

白燕妮放下遙控器,起身對白曦易和徐蘭桂說:「那我去送姚市長了,你們早點休息。」

等白燕妮和姚澤離開后,徐蘭桂就笑眯眯的湊到白曦易跟前,樂呵呵的問道:「喂,老頭子,你說咱們女兒和姚市長……」

白曦易確實搖搖頭,道:「雖然看上去有些像,只不過,應該不可能,姚澤為了仕途,自然不會去和一個離了婚的女人發展下去,你就別想這種好事了。」

徐蘭桂一臉失望道:「現在真是沒什麼好男人了,這個姚澤不會是想讓咱女兒做他的情人吧?」

白曦易卻嘆了口氣,只是搖搖頭,也不說話。

徐蘭桂剛才的高興勁這會兒一下子全消散了,隻身下一臉的憂鬱。

姚澤和白燕妮走出單元樓,兩人刻意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白燕妮在前姚澤跟在其身後。

今天白燕妮倒是沒有穿警裝,衣著還挺性感,身上穿著一件白色帶著花紋的雪紡襯衣,合體的襯衣將她挺起的胸部以及纖細的腰身都給展露出來,下身是一條雪白的緊身短裙,裙子緊緊的包裹著白燕妮圓潤豐滿的臀部,將那臀部勾勒出一條優美的弧度,腳下踩著一雙黑色高跟鞋,在夜晚安靜的小區,高跟鞋踏在水泥地面上發出咚咚咚的音符來。

姚澤跟在白燕妮身後,望著她微微扭動的翹臀以及白的惹眼的美腿,小腹頓時就有些火熱起來。

走到車前,白燕妮扭頭望去,卻見姚澤目光火辣辣的盯著自己臀部,俏臉不由得一紅,恨恨的瞪了姚澤一眼,嬌聲說:「死色狼,車鑰匙拿來。」

姚澤悻悻笑了笑,然後將鑰匙遞給白燕妮,接著笑眯眯的你過來,我有話和你說,然後隨手將後排的車門打開。

白燕妮一臉警惕的望著姚澤道:「啥事,你說唄。」

姚澤卻故意惱著臉道:「和你說正事呢,趕緊過來。」

白燕妮嘴巴里嘟囔一句,不情願的走到後車廂,剛彎腰後面的姚澤嘿嘿一笑,一把將她給推了進去,然後自己緊跟著鑽了進去,將車門給鎖上。

「呀,你幹嗎。」白燕妮嬌呼一聲,身子已經被姚澤給壓在了身下。

姚澤嘴裡呵著熱乎乎的酒氣,小腹頂著白燕妮挺翹的臀部,心情有些激動的說:「燕妮,今天怎麼穿這麼性感?看的我都有些沒了自控能力。」

白燕妮羞紅著俏臉,感受到姚澤呼出的熱氣打在臉上,心跳不由得加快,這是在她叫樓下的小區呢,萬一被人發現可就慘了,心裡是又緊張又覺得刺激。

「別……別鬧,小心被人看見。」姚澤將手伸進了白燕妮短裙裡面,白燕妮呼吸變的有些急促起來,說話斷斷續續的,透露著一副嬌媚的憨態,讓姚澤見了心裡更加激動起來。

「看見就看見吧。」姚澤火急繚繞的去扯白燕妮的襯衣,惹得白燕妮嬌呼不止:「喂,別扯爛了,待會兒回去被我爸媽瞧見像個什麼樣子。」她拍了拍姚澤的手,然後推開姚澤,坐直了身子,紅著臉自己去接紐扣。

姚澤喉嚨哽咽一下,望著白燕妮動作緩慢而又優雅的去一顆顆將襯衣的扣子解下來,姚澤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只感覺呼吸都變的困難起來,白燕妮誘惑起人來,功力確實不一般埃

「今天我要佔據主動權,玩了你這個色狼市長。」白燕妮將襯衣脫了下來,扔到一旁,然後咬了咬嬌艷欲滴的紅唇,表情嫵媚的道:「躺下去……」

姚澤目光火熱,照辦的半躺在座椅上。

白燕妮直接跨過姚澤的雙腿,坐在了他身上,嘆息十足的臀部擠壓在了姚澤的小腹處。

「臭流氓1白燕妮摟住姚澤的脖子,紅唇咬住姚澤的耳垂,而後輕聲在他耳邊呢喃一句,接著就去解開姚澤的皮帶,在姚澤胸口起伏激烈的情況下,白燕妮將裡面的困獸給釋放出來,那傢伙脫口而出,直挺挺的立在白燕妮面前,白燕妮嬌笑的用手指在上面點了點,嬌聲道:「臭姚澤,連下面都這麼流氓……」

這嫵媚誘人的動作惹得姚澤幾乎要血脈噴張暴血而亡,他猛的摟住白燕妮的腰身,將她臀部給拖了起來,伸手進入短裙,一把將她的底褲給扯了出來,接著在白燕妮嬌媚的低呼聲中,姚澤猛的一挺腰身,一下子直達白燕妮花心深處。

「呀,噢……」白燕妮被姚澤粗魯的進入,柳眉微微蹙著一起,那似痛苦似享受的表情充滿了誘惑力,她雙手摟住姚澤的脖子,紅唇隔著姚澤的襯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流氓,不許亂動,我來……」白燕妮調整著身子,雙手撐在姚澤的膝蓋,身子有節奏的緩緩的蠕動起來,臉上露出一副嫵媚嬌柔的享受表情,眼眸中透露著一絲迷失,兩人的呼吸慢慢變的急促去來……

在車子劇烈的晃動著,隨著姚澤一身悶哼,腰身猛的向前一挺,兩人同時達到的**的巔峰,一陣熱浪澆灌,白燕妮哆嗦著身子,嬌媚連連,事後,兩人緊緊的相擁著,體會著事後的韻味。

過了一會兒,姚澤伸手撩了撩白燕妮繚亂的劉海,白燕妮輕輕嗚咽一聲,嬌聲道:「別動,再休息一會兒。」白燕妮側臉貼在姚澤的胸口,感受著姚澤的心跳:「這種感覺真好。」白燕妮含笑的輕聲呢喃。

「是不是把你伺候舒服了……」姚澤嘿嘿笑了起來。

白燕妮卻嗔怪的掐了姚澤一把:「我說的不是那事。」白燕妮心想,如果每天能和姚澤相擁在一起,安靜的聽著他的心跳聲,相互聊著彼此的喜怒哀樂該是件多麼美好的事情,可惜這種美好是永遠都不可能實現的,白燕妮也不會將這些話告訴姚澤。

「我送你回去吧。」休息一會兒后,白燕妮坐了起來,將衣服整理好,然後坐到了駕駛的位置,將車子啟動。

路上,姚澤感受到白燕妮情緒有些變化,也不知道如何開解,心裡微微嘆了口氣,覺得氣氛有著沉默了,就主動開口道:「燕妮,這個案子想到這麼破沒?」

白燕妮心不在焉的開著車子,輕聲道:「還沒呢。」

姚澤道:「今天晚上,你父親說的從淮源著手調查的確是一個可行的方法,不過,我有個更快更有效率的辦法,只是可能會冒一點點風險,想不想嘗試一下?」

白燕妮從反光鏡里看了姚澤一眼,輕聲道:「你什麼時候對破案感興趣了?」

姚澤苦笑道:「沒事兒瞎捉摸唄。」

「你說來聽聽。」

姚澤就點頭道:「知不知道欲擒故縱……」

「別賣關子,趕緊說。」見姚澤又停頓下來,白燕妮睨了姚澤一眼,嬌聲道。

姚澤笑了笑,點頭道:「現在那個何萬宗不是在到處尋找李文靜嗎,你可以故意將李文靜的消息含蓄的透露給何萬宗,然後在李文靜周圍安插警察,若是何萬宗對李文靜下手,那麼正好可以將他來個當場抓獲……」

白燕妮聽完后,皺了皺眉,不信的說:「這辦法我怎麼聽著那麼不靠譜……」

姚澤沒好氣的瞪了白燕妮一眼,躺在椅子上,閉著眼睛道:「那你慢慢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