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三十三章男人本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三章男人本色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在許莊嚴的辦公室與何安國副總理談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兩人講的全都是圍繞農改方案所涉及到的問題,以及何安國最重視的三農問題,一直到秘書提醒時間差不多了,何安國才意猶未盡的笑著和姚澤握手道:「關於一些技術性的問題,等我從國外回來了,有時間再和姚澤同志你探討,現在是沒時間了,我得出國一趟。」

姚澤笑著說沒問題。

許莊嚴和姚澤將何安國送到辦公廳大門口,一直目送何安國離開,見時間不早了,姚澤也沒打算再返回許莊嚴的辦公室,就向許莊嚴告辭。

許莊嚴就道:「時候不早了,要不去我那裡,讓保姆炒幾個小菜,咱們喝兩杯。」

姚澤婉轉的拒絕說:「我和朋友約好了,下次吧。」

許莊嚴也不勉強笑了笑,然後問道:「需要我派車送你嗎?」

姚澤感激道:「不用,我還是去我們江平駐京辦吧。」

「成,在燕京有什麼事情可以找我。」

姚澤在路邊攔了車子,直接去了江平駐京辦。

江平駐京辦門口,姚澤剛下計程車就瞧見一道倩麗的身影踏著高跟鞋進了駐京辦大門,姚澤疾步響起,含笑的喊道:「阮局長……」

一身職業套裝打扮的阮可人剛走進駐京辦大廳,身後的喊聲讓她不由得一愣,扭頭望去,見姚澤笑眯眯的朝自己走了過來,阮可人臉色露出一絲喜色:「姚……姚市長,您怎麼也再燕京?」她一激動差點直接喊了姚澤的名字,這裡人多嘴雜,幸虧到嘴邊的話她給咽了回去,又改成姚市長了。

姚澤笑眯眯的道:「來辦事,今天才到,你咱也來了?」

阮可人含笑的道:「來開會唄。」阮可人和姚澤是在省駐京辦認識的,那時候阮可人是省駐京辦副主任,和姚澤認識后,在阮可人的請求下,姚澤托關係將阮可人給調了回去,如今在江平市教育局做副局長,兩人雖然不長聯繫,但是卻已經突破了最後一層關係,雖然姚澤沒有將阮可人當做最重要的女人,但是在心裡也是認了阮可人是他的女人,姚澤很大男子主義,只要是他碰過的女人就不能再讓給別的男人。

駐京辦主任張子棟恰好辦事從外面回來,瞧見一個年輕人正在和阮局長聊天,就笑著走了上去,對阮可人問道:「阮局長,這位先生是?」

阮可人頗含深意的笑了笑,道:「這位是咱們江平市市長埃」

張子棟聽了阮可人的話不由得一怔,待仔細瞧了姚澤兩眼,不由得冒了冷汗,他倒是從照片上看過江平市市長的模樣,只是姚澤太過年輕了,仍誰第一眼見了姚澤也不會把他想成是位地級市市長,經阮可人這麼一提醒,張子棟馬上意識過來,慌忙和姚澤握手道:「姚市長,您好,我是駐京辦的張子棟,您怎麼來了燕京不提前說一聲,我好去機場接您埃」

姚澤笑著我張子棟握手,道:「我也是接到上級通知臨時過來的,沒事兒,我這不是自己來了么,張主任,你給我安排個房間,晚上就住在這裡了。」

「成成,我這就去安排,姚市長您晚上是在這裡用餐,還是?」張子棟趕緊問道。

姚澤道:「晚上有安排,就不再這裡吃飯了。」

張子棟給姚澤安排了一間比較豪華的房間,是專門提供給江平市寄,大概有三星級標準,進了房間,姚澤將皮包放在客房的沙發上,張子棟就笑眯眯的湊了上來,輕聲問道:「姚市長,這房間您覺得還滿意嗎?」

姚澤環繞一周,笑著點頭道:「很不錯嘛,馬上張主任了。」

張主任趕忙擺手說:「不麻煩。」然後很識趣的道:「那我就不打擾姚市長了,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我,我就在外面呢。」

「好的。」送走張子棟,姚澤掏出手機,然後給住在隔壁的阮可人發了條信息,問她晚上有沒有安排。

阮可人馬上回復過來,說沒什麼安排。

姚澤就把電話打了過去:「晚上和我一起吃飯去吧?」

阮可人就問道:「都有哪些人?」

姚澤道:「沒什麼人,就是農業部長辦公室的副主任,說晚上請我吃飯,我一個人單獨去不好,是個女人。」姚澤不明白黃文璇的用意,和她並不是很熟悉,就自稱大姐然後還要請姚澤吃飯,姚澤不得不多個心眼,帶著一個女伴過去,至少不會出什麼亂子,若是姚澤和黃文璇單獨用餐,這如果傳出去了,影響就不怎麼好了。

阮可人聽了姚澤的話,頓時明白姚澤的用意,不由得咯咯嬌笑道:「我去了會不會做了電燈泡啊?」

姚澤沒好氣的道:「你想多了,我對她沒什麼興趣。」

阮可人在電話那頭嬌俏的問道:「難道不漂亮?」

姚澤哈哈笑道:「漂亮倒是很漂亮,只不過年齡有些大了。」

阮可人頓時更加來了興趣,輕聲道:「你不是喜歡成熟的女人嗎?這不正合你意?」

姚澤心虛的道:「胡說八道,你就說你去不去吧?」

阮可人道:「你是用市長的身份命令我呢,還是以朋友的身份邀請我?總得有個說法吧?」

姚澤笑道:「你事還挺多,那就以朋友的身份邀請你,這總可以了吧1

阮可人嬌笑道:「如果是以朋友的身份,那我就不去了,咱們關係又沒有熟到你去赴約要帶上我的地步,別人會說閑話呢。」

姚澤頓時佯怒道:「那我就以市長的身份命令你,必須和我一起去。再不聽話,小心我收拾你。」

阮可人聽了姚澤的話,俏臉不由得一紅,想起那一夜和姚澤徹夜纏綿的場景,心頭竟有些火熱,和她老公離婚以後,阮可人已經半年沒有做過那種事情,她還很年輕,沒有性生活對於一個年輕的女人來說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所以只是被姚澤撩撥一句呼吸就有些急促了。

結束和阮可人的對話,沒一會兒黃文璇副主任電話就打了進來,姚澤接通后,電話那頭,黃文璇清脆的聲音就穿了過來:「姚市長,現在方便講話嗎?」

姚澤笑道:「方便,黃主任有什麼事情?」

黃文璇含笑的說:「沒啥事,下午不是和你說過么,晚上請你吃飯,不知道姚市長有沒有時間?」

姚澤問道:「都有那些人?」

黃文璇道:「沒什麼人,就你和我。」怕姚澤有什麼想法,黃文璇趕緊解釋說:「有些事情想請和姚市長說說。」

姚澤有些猶豫,黃文璇就繼續道:「如果姚市長覺得不妥,那就當我沒說吧。」

姚澤苦笑道:「黃主任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我再不答應就有些不近人情了,成,晚上你訂地點,我準時赴約。」

傍晚,姚澤讓駐京辦主任安排了一輛車子,然後帶著阮可人去赴約。

一身紅裙的阮可人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漂亮的臉蛋顯得很不高興。

有些斜視了阮可人一眼,不由得好笑:「咋了,免費蹭飯還不願意?」

阮可人哼了一聲,道:「人家又沒請我,萬一她想閌慮椋我跑過去不是壞了她的好事,她不得恨死我?」

姚澤笑著道:「放心好了,人家不會對我感興趣,我也不會對她有什麼想法。」

姚澤一踩油門,加速的朝著目的地駛去。

福安門,這裡的烤鴨極為出名,而且位置偏僻,黃文璇將地方盯在福安門也是深思熟慮的考慮過後,才決定下來,如果在高檔飯店,她怕遇到熟人,誤會了她和姚澤的關係,那樣事情就不妙了,處於對姚澤名譽的考慮,這個地方倒是很合適。

姚澤問了好幾個路人才找到福安門,將車子停在停車位,姚澤就看見一身淺黃色的職業套裙的黃文璇正站在門口張望。

阮可人瞧了門口的黃文璇一眼,對姚澤怒了努嘴道:「就是那個女人?」

姚澤笑著點頭。

阮可人似笑非笑的道:「挺漂亮嗎,我現在更後悔自己跟著過來了。」

姚澤惡狠狠的瞪了阮可人一眼,佯怒的道:「晚點非得收拾你一頓。」

下了車,黃文璇瞧見姚澤頓時揮手朝姚澤笑了笑,待瞧見姚澤身後的阮可人,她不由得微微一愣,頓時明白姚澤的用意,黃文璇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黃文璇迎上姚澤,然後笑眯眯望著姚澤身後的阮可人,問道:「姚市長,介紹一下,這位姑娘是?」

姚澤道:「我們市教育局局長阮可人,恰巧也是來燕京辦事,晚上跟著一起過來混飯,黃主任不會介意吧?」

黃文璇溫和的笑著說:「這麼漂亮的美女,我怎麼能介意呢,阮局長你好,我是農業部的黃文璇。」

阮可人抿嘴一笑,然後伸出芊芊玉手和黃文璇握了一下,輕聲道:「黃主任你好,來了我這個吃白食的,希望不要對我有意見。」阮可人半開玩笑的說道。

黃文璇笑道:「怎麼會呢,你來了更好,來了姚市長放心嘛。」黃文璇似笑非笑的看了姚澤一眼,然後伸手道:「兩位裡面請。」

黃文璇在前面帶路,姚澤和阮可人走在後面,到包廂門口時,阮可人見姚澤一直盯著黃文璇套裙包裹的臀部不停的看,就輕輕睨了姚澤一眼,心說剛才還說對她不感興趣呢,這會兒就露出自己的本色了。

姚澤其實並沒有盯著黃文璇的臀部看,只是一直低著頭在考慮問題,目光集中在一點,倒是沒意識到自己的目光落在黃文璇的臀部上,被阮可人瞪了一眼,姚澤才反應過來,想來阮可人又得多想了,姚澤只有對阮可人報以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