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三十七章墓碑前的百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七章墓碑前的百合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吃過晚飯,保姆在餐桌那邊收拾碗筷,姚澤、許莊嚴和慕蓉崔楠三人則坐在客廳的沙發喝茶聊天,當然,大多時候都是姚澤與許莊嚴交談,慕蓉崔楠坐在一旁,目光有些渙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只是許莊嚴偶爾問上她一句,她則答一句,說話簡短,毫無廢話可言。

姚澤和許莊嚴交談的時候偶爾會打量身邊的慕蓉崔楠幾眼,也不知道這個冷漠的女人是在裝酷還是天生如此。

直到許莊嚴和姚澤聊起婚姻大事,姚澤才突然意識到,為什麼許莊嚴在慕蓉崔楠去他家后,專門把自己這個外人也給叫了來,從他有意無意的透露中可以感覺出來,他是有心做自己和慕蓉崔楠的紅娘,只不過,這個慕蓉崔楠女人心中有別的男人,而且性情如此冷漠,姚澤又怎麼可能受的了,這些都放在一邊不提,想想昏迷不醒的躺在病床已經幾個月的納蘭冰旋,姚澤也沒有談婚論嫁的心情。

大概是慕蓉崔楠也發現了許莊嚴的目的,心中雖有不悅,但是出於對許莊嚴的尊敬,慕蓉崔楠又不好開口直接拒絕掉他的『好意』,就抬手看了看腕錶,然後輕聲對許莊嚴說:「許叔叔,我該走了。」

許莊嚴放下手中的茶杯,然後笑眯眯的道:「看我這老頭子凈和你們年輕人聊些你們不喜歡的話題,無聊了吧。」他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扭頭問姚澤說:「姚澤,你開車沒?」

姚澤笑著搖頭說:「知道過來要陪許……許叔叔喝酒,所以打計程車過來的。」他準備說許部長,但是想起許部長說的在沒有外人的時候喊他許叔叔,姚澤又給改口了。

許莊嚴就笑道:「正好,崔楠沒有喝酒,讓她送送你,你們年輕人在一起話題多,多聊聊。」

姚澤臉色有些窘迫,倒是慕蓉崔楠毫無表情的和許莊嚴說了句,「下次再來看您」,然後就朝著外面走去。

許莊嚴見姚澤愣在那裡,不知道該不該跟慕蓉崔楠一起離開,就苦笑的推了姚澤一把,沒好氣的說:「愣在那裡幹嘛,趕緊走啊,還想留在我這裡過夜不成?」

姚澤悻悻笑了笑,然後道:「許部長,那我走了?」

「趕緊走吧。」許莊嚴擺了擺手,然後笑道:「多和崔楠聊聊,那孩子心地善良,就是性子冷了些,如果不是……哎,算了,以前的事情不提也罷。你快去吧,免得她先走了。」

姚澤走出去的時候,有些詫異,許莊嚴屋外的軍綠色車子已經啟動卻沒有開走,他以為慕蓉崔楠不會等他。

姚澤有些受寵若驚的小跑了過去,然後拉開副駕駛的門一撲股坐了進去。

因為才下過一場雨,許莊嚴屋門口有一片菜地,姚澤出來時腳底帶了些泥土,就這麼坐進慕蓉崔楠的車中,腳上的泥巴也被帶上了車,慕蓉崔楠扭頭蹙眉睨了姚澤一眼,然後朝著姚澤腳下看了一眼。

姚澤低頭看了看腳底,不由得悻悻笑了起來:「我下車擦擦……」

慕蓉崔楠沒有答話,面無表情的一踩油門,車子飛速的駛出了許莊嚴居住的地方……

等姚澤和慕蓉崔楠都走後,許莊嚴又在沙發上靜靜的坐了一會兒才嘆了口氣起身,朝著書房走去。

書房內部一側供放著一張黑白照片,照片中的年輕男人身穿軍裝,臉旁俊朗帥氣。

許莊嚴面帶憂傷的走了過去,伸手在案台上拿了三炷香起來,然後點燃,語氣慈祥的說:「俊傑,這一晃就是五年了,你在那邊過的還好嗎?爹啊時常再想,如果當年能夠勸阻你去部隊當兵,你就不會出事了,爹很後悔,後悔當初沒有狠心讓你留在我身邊,你倒是如願以騁桓鑫國捐軀的好士兵,可是我怎麼辦呢?我孤獨啊,你母親走的早,咱們父子相依為命這麼多年,可是到最後,沒想到還得讓我受這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傷痛,哎……瞧我和你說這些不開心的幹嘛。」許莊嚴抹了抹渾濁的眼眶,然後笑了笑,道:「俊傑,今天來的客人你看見沒?你們真的很像,以至於有時候我會把那孩子當成你來看待,他會不會是你派來的……」

車裡顯得有些寂靜,慕蓉崔楠不說話姚澤也不吭聲,只是靜靜的望著窗外。

車子一直快駛出燕京市區,姚澤才終於忍不住扭頭望著慕蓉崔楠,問道:「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慕蓉崔楠沒有回答姚澤,只是靜靜的說:「你知不知道許叔叔為什麼對你很特別?」

姚澤詫異的啊了一聲,然後反應過來,疑惑道:「為什麼?」

慕蓉崔楠不知從那裡摸出一張照片遞給姚澤。

「他……」姚澤接過照片看了一眼,有些震驚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他為什麼和我這麼像1

「他是許叔叔的兒子,許莊嚴。」慕蓉崔楠靜靜的說:「我想許俊傑的事情你多少也有些了解吧。」

姚澤腦袋有些眩暈,為什麼這個許俊傑和自己會如此神似,姚澤盯著照片看了一會兒才回答慕蓉崔楠,「你和我講過一些,他是為了救你才……」

「照片還我1慕蓉崔楠將照片收了起來,不再吭聲,車子駛出了市區,朝著郊區開去。

姚澤望著郊外黑的一片,只是偶爾有幾戶農家點著暗黃的燈光,他輕輕嘆了口氣,似乎自語般的低聲說:「難道因為那件事情,打算一輩子就這麼過?」

車速更快了,慕蓉崔楠目光中有著不可動搖的信念,她冷漠的看了姚澤一眼,沉聲道:「不要瞎打什麼主意,許叔叔那麼做只是不想我內疚,你雖然和他有些相像,但是你並不是他,所以不要抱有任何念想。」

聽慕蓉崔楠這麼說,姚澤頓時氣笑了:「對,我確實不是他,我也沒想做他,他有什麼了不起的我非得去當他的替身?我不僅不覺得他是英雄,反而覺得他自私……」

滋滋……

慕蓉崔楠猛的一個剎車,車子慣性的向前沖了好幾米才停下,幸虧姚澤坐上慕蓉崔楠的車時綁了安全帶,否則剛才那一下非得讓他額頭開花不可。

姚澤剛心思鎮定過來,就瞧見慕蓉崔楠冰冷的眼神盯著自己,一句冷冰冰的話從她嘴巴里擠了出來:「你剛才說的什麼?」

聲音冷冽如十八層地獄的鬼魂,讓姚澤渾身不自然的哆嗉一下,只不過姚澤也有自己的脾氣,尤其是脾氣上來了,就是閻王爺來了他也要上一。

「我說他自私,他……」

「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冷冰冰的槍口抵在了姚澤的太陽穴處。

姚澤冷眼相對,面不改色的繼續道:「他如果不自私就不會替你去死,他的死害了你,害了他父親,而他卻落下了大英雄的稱號,他有沒有想過活著人的感受?現在的你,活著難道不是比死更加痛苦?每天備受折磨?而許叔叔呢,他表面上看上去已經走出了悲痛的歲月,但是,喪子之疼又怎麼可能是時間可以治癒的?」

「他難道不夠自私?1姚澤一字一句如同銳利的刀子一般戳在慕蓉崔楠的心窩,握著槍的手有些顫抖。

也許,他說的是對的?現在的自己和行屍走肉有何區別?

「開槍吧,如果覺得我說的不對,你可以開槍……」半響不見慕蓉崔楠有動靜,姚澤解開安全帶,道:「如果不開槍,那麼再見1他推開車門,一臉毅然的走了出去,一陣冷冽的山風讓他身子只起雞皮疙瘩。

「麻痹的,差點真把老子給掛了……」姚澤心裡暗罵一聲,雙腿不停使喚的抖啊抖的,以至於,慕蓉崔楠坐在車裡,看見姚澤的身影在黑暗中緩緩的前行,車燈見他的背影一點點拉長,看上去是那麼的偉岸高大,讓她眼神變的有些恍惚。

若是知道姚澤此時是嚇的走不動道,不知她又會作何感想?

姚澤如果腿沒有發軟,估摸著早就撒開腳丫子連滾帶爬就飛奔了。

慕蓉崔楠原本準備帶著姚澤一起去許俊傑的墓地,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有帶姚澤去許俊傑墓地的心思,可能真是因為兩人長的很像,只不過剛才的矛盾使得慕蓉崔楠只能獨自去祭拜許俊傑。

今天是許俊傑的忌日。

墓前,慕蓉崔楠將早準備好的一束百合放在許俊傑墓碑前,然後望著照片上的許俊傑,輕聲說:「俊傑,又一年過去了,從你離世到現在已經五年了,可是,每當我閉上眼睛時,那槍聲以及貫穿你心臟的子彈如同夢魔一般不停在腦海回放,五年了,那種強烈的感覺絲毫沒有消減,我真的很疼苦……」

她望著許俊傑顯得極為蒼白的照片,想起姚澤剛才說的話,嘴唇蠕動一下,低聲道:「也許他說的對,現在的我活著比死更痛苦,你救了我,卻讓我更加痛苦,我到底是該感激你還是恨你?」

冷颼颼的風輕輕刮著,慕蓉崔楠穿著軍裝的身子在著空曠的墓地顯得有些單薄,她凝視注視著照片中的許俊傑,半響才幽幽嘆了口氣,說:「其實直到你死了,我們都沒有成為情侶不是……」

那一年,慕蓉崔楠初入部隊,遇見了她職業生涯的第一名教官許俊傑,年輕帥氣的許俊傑有著軍人的熱血和不同凡響的身手,不管是徒手搏鬥、槍械彈藥無一不精通的,這樣的軍人又怎麼能不吸引年輕單純的女兵們?

慕蓉崔楠見到許俊傑時就和許多女兵一樣,被許俊傑軍人特有的氣質吸引,而慕蓉崔楠如仙子般的容顏也迷住了許俊傑,這也是兩人感情糾葛的開始,因為在部隊當兵,即便兩人都有情投意合的感覺,也不會當面說穿,那種相互愛慕的關係一直持續到了五年前。

那一天,上面派下命令,要執行一次邊界大毒梟的清洗任務,許俊傑和慕蓉崔楠在任務人選之中,兩人坐上前往邊界的直升飛機前相互約定,這次任務回來,就確定兩人的情侶關係,只可惜……

一陣冷風吹過,慕蓉崔楠從回憶中醒悟過來,臉色有些蒼白,她輕輕吁了口氣,然後又看了一眼墓碑上的照片,這才轉身離開。

冷風中,墓碑前的百合靜靜的躺著,顯得有些孤單、悲涼……

有月票的投一下月票,沒有月票的來幾張紅牌吧,拜謝了。另,書評區踴躍發貼,精華還多,加精可以得積分升級哦。&%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