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三十九章人前玩偷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九章人前玩偷情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明天就要離家燕京了,姚澤想到還沒和在燕京大學進修的林蕊馨聯繫,打算晚上約她出來一起吃頓飯,就掏出電話打給了林蕊馨。

全勝宴飯店,姚澤坐在訂好的包廂等林蕊馨,正喝著茶,包廂的房門被輕輕推開,一身青春活力裝扮的林蕊馨俏生生的走了進來。

她腳下踏著一雙潔白的運動球鞋,身上穿著一條黑色的超短百褶裙,裙擺到大腿位置,露出白皙而又修長的美腿,一頭烏黑的秀髮隨意的披散於兩肩,看上去既青春活力又性感撩人。

「哥,你怎麼突然來燕京了。真夠驚喜的1林蕊馨笑眯眯的摟住了姚澤的脖子,含笑的問道。

姚澤反摟住林蕊馨的纖細柳腰,溫和的道:「過來辦點事情,明天就要回去了。」

「這麼快埃」林蕊馨撅著小嘴,有些失望。

姚澤就笑問道:「你還需要多久進修完?」

林蕊馨笑道:「快了,等我進修完了就回去找你。」

姚澤給林蕊馨倒了被茶水,然後含笑的說:「恐怕不用了,我過幾個月就得調到燕京來工作。」

「真的?」林蕊馨露出一臉的喜色「太好了,這樣我就可以天天見到你了。」

姚澤朝著林蕊馨臉上柔柔的掐了一下,愛憐的笑道:「天天見面不用工作了?還像個小孩子似的,就知道玩。」

林蕊馨一臉不高興的摸了摸自己臉蛋,嬌聲道:「以後不許掐我臉,我又不是小孩子,別舀小孩子那套對我,哼。」

姚澤就笑道:「在我眼裡你就是個小孩子。」

林蕊馨輕哼一聲,反唇相譏的說:「小孩子你還和我還和我上床?」

「咳咳咳……」姚澤正喝這茶,聽了林蕊馨的話,一口茶水噴了出來,不由得嗆的咳嗽起來。

林蕊馨捂嘴咯咯笑了起來,然後大方的一撲股坐在了姚澤的大腿上,兩隻胳膊摟住姚澤的脖子,嘴唇湊到姚澤耳邊,輕聲呢喃說:「哥,我是小孩子嗎?」。說著話,翹臀還輕輕在姚澤小腹處扭動兩下。

姚澤哪裡受的了這種誘惑,當場繳械投降,悻悻笑道:「不是,你是小女人……」

「這才差不多。」林蕊馨得意的笑了起來,剛起身身子卻猛的望向一沉,她嬌呼一聲,一下子倒在了姚澤懷裡,姚澤緊緊摟住了她,大手伸進了她裙擺裡面。

「呀,哥……不要,會被人看見呢。」林蕊馨雙手捂著裙子,嬌媚的低呼。

姚澤卻得意的道:「穿這麼短的裙子不就是方便了我么?」他一把將林蕊馨的小內褲給扯到了腿彎處,然後站起來將褲子拉鏈拉開,放出血脈噴張的大玩意,讓它直挺挺的豎在那裡,姚澤又坐了下去,對林蕊馨笑道:「趕緊坐下來。」

林蕊馨也沒拒絕,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然後輕輕撩開裙子隧了姚澤的心愿,白嫩的臀部微微撅起,朝著姚澤下身坐了上去……

噗……

在邊緣輕輕磨蹭幾下,見前戲差不多了,林蕊馨臀部往下一沉,猛的一下子坐了下去,那大玩意直接捅入了林蕊馨hu心深處,發出曖昧的水漬擠壓聲來。

林蕊馨忍不住嬌媚的呻吟一聲,兩人重疊的坐在一起,都沒有動彈,過了一會兒,林蕊馨緩過勁來,主動輕輕的蠕動起來,姚澤則摟住她的小蠻腰,坐在那裡享受著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正激烈時,包廂的房門被輕輕敲響,林蕊馨如同被電一般,身子猛的僵硬裝哥,咋辦?」林蕊馨嚇了一大跳,就要起身,卻被姚澤按住,不讓她動彈,然後含笑的朝著門口喊道:「進來。」

「哥,你要死啦。」林蕊馨嚇的hu容失色,姚澤卻輕聲囑咐道:「保持正常的表情,別暴露了。」

服務員推開房門走了進來,見姚澤和林蕊馨這麼曖昧的坐在一起,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一聲,然後笑問道:「丈夫,是不是可以點菜了?」

姚澤含笑的接過菜單,然後對林蕊馨問道:「想吃啥?」他惡作劇的在下面暗自輕輕用力挺了一下腰身,林蕊馨正要接姚澤手裡的菜單,突然嬌媚的嗯了一聲,聲音誘魅到了極點,那種舒服的哼唧聲發出后,俏臉一下子紅到了耳後根,她見女服務員傳來異樣的目光,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得了,偏偏這會兒又不敢動彈,只能讓姚澤胡鬧,那玩意在她身體里動啊動的讓她身子說不出的敏感刺激,精神上有一種偷情的快感,她咬牙堅持著不讓自己發出聲來,舀起菜單,擋住臉部,然後趕忙點了幾道菜將服務員給打發出去。

女服務員走出包廂后,臉龐也是有些泛紅,她輕輕吁了口氣,然後低聲自語說:「該不會是當著我的面做那種事情吧?」這麼一想,她身子也有些不聽使喚的酥麻起來。

「哥……你太壞了,簡直就是個臭流氓。」林蕊馨等服務員出去以後,照著姚澤肩膀咬了一口。

姚澤卻樂呵呵不在意的加快了下面的動作,道:「得趕緊速戰速決,否則待會兒服務員又該來了。」

一陣猛烈的衝刺,伴隨著林蕊馨臀部的迎合,很快,姚澤便感覺到一瀉千里的關鍵時刻來臨,她正想著推開林蕊馨,免得讓她懷上,誰知道,林蕊馨在這個時候緊緊的摟住了姚澤,而且加快了臀部蠕動的速度。

「啊1姚澤悶哼一聲,喉嚨不停的哽咽:「你……你幹嘛,我要出來了……」

林蕊馨嬌媚的道:「出來吧,我……啊1

林蕊馨話還沒說完,姚澤就猛的一挺腰身,一股滾燙的精華全部灌溉進了林蕊馨hu房深處,那種灼熱感讓林蕊馨忍不住身子不停的哆嗦起來,嬌媚哼唧之聲不絕於耳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

姚澤相信自己不會是狗,即便是到燕京,依然可以在大風大浪中崛起,在納蘭初陽的提醒下,姚澤終於咬牙答應調到燕京農業部。

許莊嚴從電話中得知姚澤同意調到農業部來,當下大喜,就開始著手安排姚澤的事情。

和林蕊馨纏綿一夜,第二天早上帶著有些失落的心情回到江平市,望著江平市熟悉的每寸土地,姚澤心中有著說不出的不舍,這裡是他成長也是他進步的地方,突然讓他離開,他又怎麼能會不難受。

此時,向成東將車子停在機場門口,瞧見姚澤從機場走了出來,趕緊上前幾步迎了上去幫姚澤把包提上,然後快速打開車門讓姚澤進去。

「成東,省里的那件事情辦妥當了?」坐進車裡,姚澤甩開陰霾的心情,望著用心開車的向成東出聲問道。

向成東笑了笑,點頭道:「搞定了,把秦大禹床戲的全過程全部錄製了下來。」說著話,他從座椅後面摸了一陣子,將一盤光碟交給姚澤。

「為什麼每個男人都拒絕不了美色誘惑?」姚澤苦笑的想,自己又何嘗不是,只是自己運氣比他要好的多,即便是每次被人舉報都能夠化險為夷。

姚澤知道秦大禹當選常務副省長之後,唐順義在常委會上的壓力大了許多,如果把這份錄像帶交給唐順義,那麼就可以控制住秦大禹,即便他不願意轉入唐順義的陣營,也能夠用這份錄像帶威脅他站在中立的位置,不去幫主聶明宏書記。

「嗯,辦的很好,成東,辛苦你了。每次讓你幫我辦這種事情,不會有想法吧?」姚澤笑呵呵的問道。

向成東含笑的擺手說:「沒有的事情,能夠真正幫上姚市長的忙我開心還來不及,若是讓我一直給你開車,變成可有可無的人我才有想法呢。」

姚澤聽了向成東的話不由得哈哈笑了起來「以後跟我一起去燕京吧。」姚澤用欣賞的目光望著向成東。

向成東聽了姚澤的話,有些詫異:「姚市長又要調動了?」

姚澤嘆了口氣,點頭道:「對,這次是直接入皇城了,不過不會馬上過去,還得需要幾個月的工作安排和交接。」

向成東點了點頭,然後咧嘴笑了笑,說:「成,姚市長您去哪我就跟去哪。」

姚澤回到燕京后沒有急著回政府,而是先回了錦繡別墅區,提著行李將門打開,偌大的別墅空蕩蕩的,王漢中和王素雅都不在家,姚澤將行李扔在一旁,然後撥通了王素雅的電話。

電話響了好幾下才被接通,王素雅低聲在電話里說:「小澤,我正在開會呢。」

姚澤卻道:「姐,我想你了。」

王素雅微微一愣,而後感覺到姚澤心情的低落,溫和的道:「什麼時候回來呀?」

姚澤道:「已經在家裡了。」

王素雅輕輕點頭,道:「我馬上回來。」

掛斷王素雅的電話,姚澤輕輕吁了口氣,閉著眼睛靠在沙發上,心裡想著,如何才能將自己身邊所有的愛人都留在身邊,馬上要調去燕京了,該如何安排她們?心思一陣神遊,不由得覺得有些累,也不知過了多久,正當姚澤迷迷糊糊快要睡著時,一陣輕微的開門聲和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聲音傳入了姚澤的耳朵,接著一個高挑又美麗的身影漸漸進入姚澤有些模糊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