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四十章預支香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章預支香吻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姐,你回來了。」姚澤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含笑的望著剛從外面回來的王素雅。

王素雅將皮包放在沙發一角,然後抿嘴笑了笑,道:「不是你讓我回來的嗎,剛才正在開會呢,有什麼急事這麼著急的找我?」

姚澤把王素雅拉到沙發上坐下,然後輕聲道:「沒事兒,就是想見你了。」

王素雅見姚澤情緒好像不對,就關切的道:「小澤,是不是去燕京發生什麼事情了?」

姚澤苦笑的點頭,說:「用不了多久我就得調到燕京去上班了。」

「燕京?」王素雅美眸露出詫異之色:「為什麼突然讓你去燕京,你不是才調到江平不久嗎。」

姚澤搖頭道:「這裡面的事情說來複雜,不過,這次我必須得去燕京了。」

王素雅就問道:「大概什麼事情走啊?」

姚澤道:「大概還有幾個月吧。」

「那秦海心和姚心宇怎麼辦?」王素雅輕聲問道。

姚澤嘆了口氣,道:「等我去燕京那邊穩定了再說吧,先讓他們留在江平生活,在這邊熟人多,有你們照顧著我放心。」

王素雅絕美的俏臉露出一絲笑意:「你這個做爹的太不負責人了,小心以後心宇不認你。」

姚澤悻悻笑了笑,接著有鬱悶的嘆息:「其實我也不想走啊,但是組織這麼安排了,我也沒辦法。」

「這次是升遷還是?」王素雅疑惑的問道。

姚澤笑道:「平調,去農業部做部長辦公室主任。」

「啊?」王素雅嬌呼一聲說:「這個官職似乎還沒有你做市長的權利大呢。」

姚澤苦笑的點頭,道:「雖然是平級調動,但是論權利,自然是市長權利更大一些,至少在一市之中是獨一無二的。至於部長辦公室主任就要差了一些。」

「這麼奔波調動何時是個頭埃」王素雅輕輕嘆了口氣,擔憂的道:「燕京不必咱們江平,有很多皇親國戚,我真怕你這性子過去了闖什麼大禍,到時候可怎麼辦埃」王素雅柳眉微微一蹙,臉色帶著憂慮之色。

姚澤輕輕攔住王素雅的腰身,低聲道:「放心好了,我會處處小心的,只不過走了挺捨不得素雅姐。」

王素雅被姚澤摟在懷裡輕輕掙扎一下,然後嗔聲說:「小心父親回來看見。」

姚澤悻悻笑道:「還早呢,應該不會回來。」姚澤讓王素雅靠在自己肩膀上,然後輕輕嗅了嗅王素雅身上傳來的清雅香味,心情舒暢不少,「姐,我可要提前預支一些東西嗎?」

王素雅疑惑的抬頭問道:「什麼意思?」

姚澤笑眯眯的解釋說:「你不是說過,如果我能做到部級官職就什麼都答應我,現在我已經是廳級了,是不是可以提前預支一些呢。」

王素雅聽了姚澤的話,俏臉不由得一紅,嬌柔的睨了姚澤一眼,聲音清脆軟弱的說:「不許胡鬧,待會兒真被父親看見了可就完蛋啦。」

姚澤輕輕嘆了口氣,道:「姐,難道你沒發現,其實咱爸早就知道,咱們關係其實不一般嗎。」

王素雅眼神有些心虛的閃躲,輕聲道:「不管他知不知道,反正就是不行。」

「嗚嗚……」王素雅話語剛落,姚澤已經捧住她漂亮的臉蛋,朝著她香嫩的嘴唇上吻了過去。

兩人嘴唇緊緊貼在一起,王素雅驚詫的瞪大了眼睛死死的閉著嘴巴,不讓姚澤得逞,同時雙手輕輕的推著姚澤的胸口,倒是大有欲拒還迎的感覺。

姚澤抱住王素雅,吻住她香嫩、軟軟滑滑的嘴唇,貪婪的親吻著,王素雅感覺呼吸有些急促,剛一張嘴,姚澤的舌頭如同靈蛇一般一下子滑了進去,然後糾纏著了王素雅的丁香小舌。

「嗚嗚……」王素雅嬌呼一聲,蹙眉搖頭,卻被姚澤含住了舌頭拚命的吸允起來。

王素雅美眸變的有些迷離,呼吸也不太順暢了,正當她快要迷失之際,姚澤放入她裙子里的大手讓她猛的一驚,然後一把推開姚澤,俏臉緋紅,氣喘兮兮的嬌聲道:「不能……」

姚澤剛才也只是想親一親王素雅,可是誰知道這一親思維就有些迷失在了**之中,差點就失去了理智,他不由得尷尬的撓撓頭,心虛的道歉說:「素雅姐,對不起,我……我……」

「算了,以後可不許這樣。」王素雅此時心裡還在劇烈的跳動著,臉上卻保持著平靜的模樣,鋝了鋝劉海的秀髮,然後道:「晚上還得和父親一起陪客戶吃飯呢,我先回公司了。」說著話,她站了起來,然後拿起包扭頭對姚澤說:「本來準備回來給你做飯呢,既然你剛才做錯了事情,晚飯就自己解決吧。」說完,對姚澤露出嬌俏的笑意,然後噠噠的踏著高跟鞋走了。

姚澤倒是很少見王素雅如此俏皮的對自己說話,心想剛才應該沒有生氣,心裡這才放心下來。

王素雅走後,姚澤覺得自己一個人在家吃飯沒什麼心情,就駕車去了秦海心那裡,這樣有一段時間沒看到兒子和秦海心了,真如王素雅所說,自己這個做父親的實在是太不稱職了,恐怕再不去見見兒子,秦海心就該有意見了。

苦笑的將車子停在秦海心小區樓下,戴上眼鏡和帽子之後姚澤才推開車門走了出去,然後提著一些營養品去秦海心家。

姚澤手裡配了秦海心家的鑰匙,剛將門打開,就瞧見客廳中,秦海心在坐在地毯上,照著電視裡面的人做著瑜伽動作,而秦海心的母親秦月娥則是在一旁逗著搖籃里的姚心宇開心。

「喲,姚澤來了。」秦月娥先瞧見姚澤,就笑眯眯的道:「什麼時候從燕京回來的?」

姚澤笑道:「今天剛回來,回了家一趟就過來了。」

秦海心穿著一身火辣的緊身運動裝,臉色帶著幽怨的嬌聲道:「我還以為你把我們母子給忘了呢。」

姚澤悻悻的將提來的東西放在旁邊的茶几上,然後帶著歉意的說:「怎麼會呢,忘記誰也不能忘記你們不是,這不是太多事情要忙嗎,對不起埃」

秦月娥也不好意思給這小兩口做電燈泡,就笑眯眯的說:「我去廚房做飯,你們先聊著。」然後扭頭偷偷朝著秦海心使眼色,意思是讓她不要和姚澤鬧矛盾。

秦海心一臉幽怨的給姚澤倒了杯熱茶,然後遞給姚澤,撅著嘴道:「你忽略我就算了,可別忽略了咱們的兒子1

姚澤將茶放在茶几上,然後握住秦海心的手,輕輕往他懷裡一拉,秦海心身體失重,嬌呼一聲,一下子撲進了姚澤懷裡。

「別鬧,小心被我媽看見。」秦海心紅著臉輕輕捶了姚澤胸口一下,不過身體卻沒有離開姚澤的懷抱,俏臉反而貼在了姚澤胸口。

「我最怕的就是以後咱們兒子受苦,所以,你不管如何都不能冷漠了我們的孩子。」秦海心輕聲在姚澤耳邊說道。

姚澤溫柔的摸了摸秦海心的側臉,保證的道:「放心好了,那也是我的兒子,我怎麼會對自己的兒子冷漠呢,放在古代,我如果是皇帝,咱們兒子就是太子呢。」

秦海心噗笑一聲,道:「你倒是想的美,還想三妻四妾吧?」

姚澤就心虛的笑了起來,故意轉移話題,起身道:「我去看看兒子。」然後走到搖籃邊上,望著胖嘟嘟的姚心宇,見他眼神靈光,長相清秀,就笑了起來扭頭對秦海心說:「海心啊,你說咱們兒子以後是不是帥哥啊?」

秦海心得意的撇嘴道:「他像我,以後當然不會差。」

姚澤就笑道:「難道像我就差了?」

「當然1秦海心睨了姚澤一眼。

姚澤哈哈笑道:「這小子以後恐怕得禍害不少姑娘呢。」

「敢1秦海心揚起腦袋,嬌聲道:「他如果敢和他那個流氓老爹一樣,我非得揍死他不可。」

「……」姚澤苦笑的撓撓頭,望著秦海心道:「對我這麼大的意見啊?」

秦海心惡狠狠的瞪著姚澤,道:「你知道就好,指不定現在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了。」

姚澤坐回到秦海心身邊,含笑的說:「放心好了,即便又再多女人,你也依然是我最愛的女人。」

姚澤和秦海心的關係較為特殊,從秦海心把姚澤灌醉,然後把第一次給了姚澤,再到懷孕為姚澤生孩子,兩人的關係看上去極為微妙,秦海心從來沒有提出讓姚澤為她正名,即便是姚澤以前提過一次也被她給拒絕了,並不是她不想和姚澤結婚,只是她知道,自己處於什麼樣的位置,如果和姚澤結了婚,自己倒是得償所願了,可是這樣卻把姚澤給害了,所以秦海心寧願默默的站在姚澤身後,不被外人知道,也不願意讓姚澤為了她而但上政治風險。

姚澤明白秦海心的心思,所以和她相處也沒有那麼多忌諱,開玩笑也是隨心所欲,因為他知道秦海心是個聰明的女人,知道如何處理兩人之間的關係。

「姚澤,如果我非得逼著你和我結婚,你會嗎?」秦海心趴在姚澤胸口,聽著姚澤的心跳,突然開口對姚澤問道。

姚澤愣了一下,見秦海心一臉的希冀,心裡對她充滿了內疚感,「嗯,我會。」姚澤點了點頭,然後緊了緊秦海心的腰身。

秦海心露出甜甜的笑意,嬌聲道:「我相信你。」

秦海心確實相信姚澤,當初她懷孕之後被姚澤知道,姚澤就已經對她求過婚,她可以感覺到姚澤不是虛情假意,那份真摯不是隨便能夠演出來的。

「這輩子只要你能對我和兒子好就足夠了,至於名分,不要也罷……」秦海心在心裡默默的呢喃著。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