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四十二章醉酒失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二章醉酒失言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天空變的昏沉沉的,淅瀝瀝的小雨一直沒有停,燥熱的天氣因為雨水使得空氣變得有些沉悶起來,車子駛進市委家屬院,姚澤吩咐向成東把車子停在了張愛民的屋門口。

「你下班吧,不用等我了,我今天就住在市委家屬院里,明天早上來接我就行了。」姚澤推開車門,向成東趕緊將雨傘遞給姚澤。

姚澤笑著擺手說:「你用吧,就這兩步路,淋不死人。」正和向成東說著話,另一輛政府車牌的車子開了過來,姚澤站直了身子望去,只見,黨委副書記葉兆國推開車門,含笑的朝姚澤走了過來。

「姚市長,下班了還說和你一起走呢,沒想到你先到了一步。」葉兆國走上前去和姚澤握手,姚澤笑眯眯的裝作不知所以然的道:「你也是來張書記這裡混吃的?」

葉兆國哈哈笑道:「是啊,外面笑著雨呢,姚市長,咱們趕緊進去吧。」

兩人邁著步子朝著張愛民家走去。

客廳里,張愛民的妻子李淑芬給姚澤和葉兆國倒了水之後就去廚房做飯,張愛民則給姚澤和葉兆國遞煙,然後在兩人身邊坐下,笑道:「咱們很難有這種機會這麼閑情的聊天埃」

葉兆國笑著點頭,將煙給點上,抽了一口后,眯著眼睛道:「整天有忙不完的事情,政府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了,每天都鬧心啊,想要閑下來也不可能閑得下來。」說完,他若有所思的看著姚澤,然後笑道:「自從姚市長來了江平,咱們市委市政府扭成一根繩,倒是比以前好了許多,人民內部團結了比什麼都重要。」

葉兆國的話中有話,姚澤又怎麼會聽不出來。

「是的,要搞好工作的前提就是人民內部的團結嘛,不團結任何事情都沒法幹下去。」姚澤笑著點頭,然後抿了口茶,將煙點燃,輕輕吸了一口,神色平靜。

姚澤知道葉兆國一直嚮往調動的事情提,不過葉兆國現在沒有說明確姚澤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葉兆國大口大口的抽著煙,見張愛民也沒有往那件事情上提,就偷偷朝著張愛民使了個眼色,張愛民確實笑眯眯的點頭,然後開口道:「姚市長,我想今天叫你過來喝酒的目的以你的能力,應該能夠猜出個十之**吧。」

姚澤將手裡的煙蒂塞進煙灰缸,笑著點頭說:「現在盯著我這個位置的人很多埃」

葉兆國就尷尬的在一旁咳嗽,任誰有這種機會都不會錯失良機的去爭取一把,他喝了口茶清清嗓子,然後笑著道:「姚市長,無論如何還請你多多幫忙,省委選江平市長很多意見都得聽取你的,我老葉在江平幹了二十多年了,在副書記的位置也幹了十來年了,如今有這個機會當個市長也不為過吧?」

葉兆國說話的時候有些激動,因為沒有關係的緣故,葉兆國已經錯失了幾次升遷的機會,很多沒有他資歷高的人都已經混的比他好,葉兆國做官太過死板,喜歡埋頭干實事,不喜歡搞那些歪門邪道巴結上司的事情,以至於很多機會和他失之交臂。

張愛民輕輕嘆了口氣,心裡暗道葉兆國陳部長,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后笑眯眯的對葉兆國道:「老葉你別激動,姚市長又沒說不幫你。」

這時候酒菜已經入桌,張愛民就請姚澤和葉兆國過去吃飯。

從廚房裡面出來一個年輕女子,端著一盤才走到桌子這邊,姚澤這次發現廚房裡面不止是張愛民的老婆,還有這位年輕的姑娘,難道是他的女兒?

姚澤正想著,旁邊的張愛民已經笑了起來,然後道:「玲玲,快叫人,這位是你姚……咳咳姚叔叔,那位是葉叔叔。」

張愛民的女兒張玲朝著姚澤望了一眼,見姚澤似乎和自己差不多大,不由得一愣,父親竟然讓我喊這小子叔叔?

她驚詫望著父親,「爸,他……」

「什麼他啊他的,一點禮貌都沒有,這位是你老爸的同事,姚澤,姚市長,你喊聲叔叔難道還虧了不成。」張愛民沒好氣的笑著介紹。

見張玲一臉的不高興,姚澤就搶著笑道:「各按各的算吧,喜歡怎麼喊就怎麼喊,不強求。」

張玲這次緩和臉色,笑著喊了姚澤一聲哥,然後又扭頭喊了葉兆國一聲叔叔。

張玲長的倒是和她母親李淑芬有幾分相似,可以看出李淑芬年輕的時候長的還不錯,聽張愛民講,李淑芬年輕的時候當過舞蹈老師,五官倒是挺標緻,她女兒張玲皮膚白皙,五官倒是比她母親李淑芬稍微差了一點點,不過,屬於耐看型,相貌還算清秀。

「這孩子啊不懂事,大學學的東西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李淑芬端著一盆湯走了出來,笑眯眯的睨了女兒一眼,然後將湯小心的放在桌子上,解開圍裙道:「你們先吃著,菜已經上齊了,我去洗個手過來陪你們喝幾杯。」

葉兆國在一旁笑道:「嫂子還能喝酒啊?」

張愛民在一旁苦笑道:「能喝著呢,恐怕你都不是她的對手。」

葉兆國笑道:「那我可得悠著點,免得待會兒鑽了座子底。」說完,幾人一起笑了起來。

張玲站在他父親身邊,有些好奇的打量著姚澤,這傢伙年紀輕輕的怎麼就當上市長了,自己父親也是快五十了才當上市委書記,這差距也太大了吧,難道這小子有很強硬的後台?

見張玲一直注視著自己,姚澤就扭頭笑望著張玲道:「我臉上有髒東西嗎?」說著話就伸手摸了摸臉頰。

張玲聽了臉一紅,然後悻悻笑著搖頭,張愛民就笑著對張玲道:「你坐到姚市長旁邊去,好好和人家學學,你們兩人年紀估計差不多大吧,看看姚市長現在混到什麼程度了,這就是差距埃」

張玲朝著張愛民吐了吐舌頭,然後板著凳子坐到姚澤身邊,這時,李淑芬走了過來,笑眯眯的對姚澤問道:「姚市長,有沒有女朋友啊?」

姚澤笑著點頭說:「已經有了。」

李淑芬就笑著道:「真是可惜了。」

張玲在一旁不悅的道:「媽,你老毛病又犯了,生怕你女兒沒人要似的。」

李淑芬道:「你都二十五了,現在還不談朋友,再不談都成老姑娘了,到時候成剩女了看誰還要你。」

「好了,好了。也不怕客人看笑話。」張愛民苦笑的打斷妻子和寶貝女兒的話,然後舉起杯子對姚澤和葉兆國道:「咱們先走一個。」

喝了酒說話就輕鬆許多,幾人又聊回到了剛才的話題,姚澤就對葉兆國說:「葉書記,我不能對你保證什麼,不過,如果有機會我一定幫你。」

葉兆國聽了姚澤的話,臉色露出喜色,端起酒杯道:「感謝姚市長,這杯酒我老葉敬你。」他一口將杯中的酒喝光,然後打了個酒嗝,紅著臉道:「姚市長才到江平是,我老葉很不服氣,覺得就這麼個年紀輕輕的毛頭小子憑什麼能當市長,不過,後來知道你的農改計劃以及魚梁洲旅遊開發項目后……」葉兆國朝著姚澤豎起拇指,繼續道:「我打心眼裡佩服你,姚市長以後一定是飛黃騰達埃」

張愛民在一旁笑道:「人家姚市長現在不就飛黃騰達了嗎。」

姚澤苦笑的搖頭,然後抿了口酒,嘆息道:「真可惜不能見證江平的崛起。」

張愛民跟著吁了口氣,拍了拍姚澤的肩膀,說:「燕京有更廣闊的舞台,姚市長,那裡才適合你這樣的人物,還是那句話,我一直都很看好你,以後去了燕京咱們也經常走動。」

「好的,來咱們一起喝一杯。」姚澤甩了甩頭,將煩惱拋開,然後端起酒杯……

晚飯後,葉兆國被灌的扒下了,真如張愛民所說,李淑芬酒量確實不是一般的好,一頓飯吃下來喝的就比他們三個大老爺們喝的都多,葉兆國直接光榮在了飯桌下面,幸虧有司機等在外面,否則他今晚可就走不了了。

姚澤也好不到那裡去,此時走路一陣搖晃,感覺身子輕飄飄的,腦袋一陣眩暈,胃裡也是陣陣翻滾。

見姚澤走路打飄,張愛民有些不放心,就吩咐張玲道:「玲玲,你把姚市長送回去。」

張玲啊了一聲,然後道:「這麼晚了,你讓我送他回去?」

張愛民沒好氣的說:「他就住在我隔壁,幾步的路都不想跑1

張玲哦了一聲,「住在隔壁啊,不早說,成,我送他吧。」

此時,雨已經越下越大,她撐著傘扶著醉眼迷離的姚澤去了隔壁的房子,到門口,張玲問道:「姚市長,鑰匙呢?」

姚澤迷迷糊糊的摸了摸口袋,然後把一串鑰匙遞給張玲,張玲接過一大串鑰匙,一個頭兩個大,「到底是哪一把啊?」

姚澤眯著眼睛指了半天愣是沒指出來到底是哪一把鑰匙,張玲嘆了口氣,鬱悶的道:「還是我慢慢來試吧。」

終於將門給打開,扶著姚澤進屋,然後將姚澤扔在客廳的沙發上,見姚澤嘴裡嘀咕著什麼,張玲就走近,躬腰輕聲問道:「姚市長,你說什麼?」

「和我……和我作對,我……弄不死你……」

張玲聽了姚澤的酒話,頓時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知,知道……我是誰嗎……」

張玲接話挑眉笑道:「你是誰啊?」

「老子……老子是……燕京林家的,林鴻德是……是我……」

張玲愣了一下,燕京的林鴻德?這位不是前兩任的國家總理嗎?!

「喂,林鴻德是你什麼人?」張玲驚詫過後,推了姚澤一把,出聲問道。

「別……別鬧。」誰知姚澤嘀咕一聲后睡了過去,頓時客廳鼾聲如雷……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