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四十七章江湖郎中敘病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七章江湖郎中敘病情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江淮高速上,姚澤開著車子時不時的朝著副駕駛位置的王素雅看上兩眼,心裡有些莫不到底,不知道王素雅是怎麼想的,這次去淮源商量訂親的事情王素雅以姚澤姐姐的身份參與,心裡肯定不好受的,畢竟兩人的關係並不是純潔的姐弟關係,而且兩人有彼此愛著對方,站在王素雅的立場上,她要親手將自己青梅竹蘿弟』給送到別的女人手上心裡又怎麼會好受呢。

王素雅見姚澤時不時的看向自己,知道他的心思,就朝著姚澤笑了笑,說:「別有負擔,不管你做什麼,姐姐都支持你。」

姚澤明顯從王素雅臉上看出,她的笑意那麼的牽強,她就是那麼一個女人,為了替自己著想,可以可著勁的委屈自己。

「姐……」姚澤吁了口氣,然後輕聲說:「其實我這次過去沒打算訂親……」

「嗯?」王素雅微微一愣,然後問道:「你不訂親過去幹嗎?」。

姚澤道:「我是想把訂婚的時間再往後推一推,我……」姚澤欲言又止,一副為難的表情。

王素雅輕聲道:「小澤,這裡又沒有外人,有什麼事情還不能和姐說?」

姚澤嘆了口氣,道:「姐,我即便是不相信任何人也不能不相信你礙…」姚澤咬了咬呀,然後道:「姐,其實我是燕京林家……」

姚澤前前後後將這些年自己的遭遇以及納蘭冰旋為自己差點死掉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的講給王素雅聽。

王素雅聽完后只覺得無比震驚:「林鴻德總理竟然是的爺爺?這……」王素雅呼吸有些急促,絕美俏臉變的有些紅潤起來,「小澤,你沒有騙我吧?」

姚澤苦笑的道:「這種事情我能開玩笑?」又接著說:「這件事情現在沒有任何人知道,姐,你千萬要替我保密。」

王素雅輕輕點頭,吁了口氣,然後神色有些黯然的道:「這位納蘭冰旋姑娘挺可憐的,為了你竟然等了足足二十年,最後還為你落得半死不活,這個時候和別的女孩子訂婚確實有些不妥,只不過你已經答應唐省長了,如果這麼的去拒絕人家面子也過不去啊,再者,待會兒父親忙完了公司的事情也得趕過來,如果你當著兩方家長的面拒絕這門訂婚,咱爹也要跟著為難不是。」

「要不我給爹打個電話,讓他別來了?」王素雅從包里掏出手機,然後輕聲問道。

姚澤阻止王素雅道:「別,讓爹過來吧,這件事情雙方家長出面顯得更加重視,我不是不願意去唐敏,只是現在確實不是時候,我只是想把訂婚日期往後推推,並不是想直接拒絕訂婚。」

王素雅嘆了口氣,將手機放回包里,然後望著姚澤,問道:「小澤,你老實告訴我,你喜歡唐敏嗎?」。

姚澤尷尬的咳嗽一聲,然後道:「這麼多年了,說不喜歡是假的,她是個很好的女孩子,人長的漂亮心地也善良。」

王素雅一雙小手緊緊攥在一起,心裡顯得有些沉重,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帶著笑意的問道:「可是納蘭冰旋和唐敏之間你總得選一個吧?又不是古代,三妻四妾都給娶了。」

姚澤鬆了松腳下的油門,扭頭望著王素雅,輕聲道:「如果可以我真想把你們都給娶了,姐,我現在很矛盾,放棄哪一個我都會很痛苦。」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王素雅輕輕嘆息一聲,聲音軟糯的說:「如果你當初不找人那麼多女孩子現在也不會這麼糾結,如果你不把這些關係處理得當以後會傷害其他幾個喜歡你的女孩子。」

「哎,這也是我所擔憂的。」姚澤帶著祈求的神色對王素雅說:「姐,要不你幫我出出招?」

「小澤,這種事情沒有任何人能幫你,還得你自己去解決,只不過,一定不要傷害任何一個愛著你的好姑娘,知道嗎?」。王素雅輕聲說道。

姚澤點點頭,心頭如同壓了一塊石頭似的,眼看著馬上就要進入淮源了,自己該如何和唐順義談這件事情?

……

燕京軍區醫院門口,一名江湖郎中模樣打扮的老者已經在門口轉悠一天了,手裡舉著一個牌子,『專治疑難雜症』。

若是姚澤瞧見這個老頭一定能夠認識他來,這位老者便是姚澤去湯山縣尋找的神秘老醫生,身上穿著一件長袍,鬍子拉碴的也不知道多少天沒有刮過了,看上去有些邋遢,只不過眼神卻極為透徹,似乎和一般的老者看上去眼神要清澈許多。

「快出來了……」老者輕笑的嘀咕一句,然後將目光看向軍區醫院裡面。

沒一會兒一輛掛著燕京軍區牌照的奧迪車子從軍區醫院裡面駛了出來,老者便挺直了腰板對著奧迪方向喊道:「專治疑難雜症……」

嘶~~

奧迪車子一個急剎車,停在了老者身邊。

車窗緩緩落下,納蘭德從車窗里伸出頭來,對老者問道:「死人可以醫活嗎?」。

老者眯著眼睛笑了笑,然後摸了摸自己的鬍渣,顯出一副高深的模樣,其實他這麼做在納蘭德眼裡更加道貌岸然的感覺。

「死人我無力回天,只不過,只要還有一口氣在,老夫可以一試。」老者一臉自信的仰頭說道。

「你為什麼要在軍區醫院這種地方吆喝?」納蘭德繼續問道。

老者卻是神秘的笑了笑,然後輕聲說道:「難道這位將軍不需要治病?」

納蘭德也跟著笑了起來,「那麼請問這位神醫,你看著像有病的人嗎?」。

老者盯著納蘭德的臉看了幾眼,然後點頭說:「你確實有玻」

若是一般人聽了這種話肯定會回罵一句『你才有帛之類的話,但是納蘭德卻依然含笑,「那我再問你,我有什麼病?」

老者笑道:「你打算一直這麼和我說話?」

納蘭德苦笑的推開門,道:「神醫請進吧。」

納蘭德給老者讓了個位子,等老者坐進車中后,繼續問道:「神醫,你說說我有什麼病啊?」

老者一臉自信的笑了笑,然後伸手拍了拍納蘭德的胸口,說:「將軍,你身體很好,可是你這裡有病埃」

「心臟?呵呵,我心臟不好嗎?」。納蘭德依然一副玩笑的模樣問道。

「不,你不是心臟不好,你是有心病,而且不輕埃」

「那你倒是說說,我有什麼心病?」納蘭德反問道。

老者說:「家裡人得了重病,一直沒好吧?」

納蘭德聽了老者的話,收起了玩笑的心思,然後認真打量老者幾眼,道:「先生,您是怎麼知道的?」

一般人都知道,那種越是有錢有勢的人越是相信迷信,納蘭德也不例外,雖然沒有到推崇的地步,但是還是相信天命之說的。

老者聽了納蘭德的問話,就笑道:「面相,看你面相便知。」

「老先生到底是算命的還是行醫的?」納蘭德問道。

老者確實微微一笑,「這兩者衝突嗎?」。

納蘭德還是不能確信老者的話,就試探的問道:「你說說看,我親屬得了什麼病?」

「將軍公務繁忙,若不是難治的病,你也不會停下車子和我閑談吧?」老者頓了頓,清了清嗓子,笑道:「她應該在醫院躺了很多天了吧?」

納蘭德震驚的點頭,然後趕忙道:「老先生,你能治嗎?」。

「能當然是能的,只不過,你信的過我嗎?」。老者笑眯眯的望著納蘭德。

納蘭德陰晴不定的望著老者,心裡有些猶豫。

老者繼續開口說:「這麼和你說吧,你姑娘的病不能再拖了,如今是最後的期限,若是再拖下去,即便是大羅金仙也救不了她,因為她已經躺的太久了,生命力已經慢慢開始退化,再不進行治療,她會慢慢死去的。」

納蘭德這下是真的給震驚住了,他竟然知道是自己女兒躺在醫院,而且一切的一切都說的這麼準確,讓納蘭德很難不去相信。

「老先生,您真的能救活我女兒?」

老者嘆了口氣,說:「如果不是為了那小子,我可不會做這種損陽壽的事情,你姑娘其實應該已經命絕於此了,只不過她生命中有和那小子還有剪不斷的情緣,所以一直還有著一口氣沒有斷下去,哎,這也是命中注定的要有這麼一處劫難,否則有情人又怎麼能終成眷屬,你就給我個答案,放不放心我?」

「如果放心,就把你女兒從醫院裡面接出來,然後找一處僻靜的地方給我,我給她醫治,如果不相信我,我現在下車掉頭就走,永遠消失在你面前……」

這次納蘭德沒有猶豫,咬牙點頭道:「那就拜託先生了。」然後對著前面的司機道:「小劉,車子開回去。」

醫院方面聽說納蘭德要把納蘭冰旋接走,納蘭冰旋的主治醫師就趕緊趕了過來,勸阻的對納蘭德說:「納蘭將軍,你女兒現在生命很脆弱,如果你這麼折騰,很可能你女兒……」

「我知道,但是與其讓她死不死活不活的難受,還不如將她接走,冰旋這孩子從小不喜歡醫院,這麼多年即便是感冒發燒再嚴重也沒有進過醫院,她不喜歡在這種地方,所以我想帶她走,即便是真的就這麼離開了,至少她減輕了自己的痛快不是,陳主任,你不要再勸我了,我已經決定了……」

「哎,好吧……」聽納蘭德如此說,這名陳主任也不好再堅持,嘆了口氣,點點頭,望著病床上的納蘭冰旋,心裡暗想,可惜了這麼一位畫中仙子般的漂亮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