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六十章鋼鐵廠軌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十章鋼鐵廠軌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汽鋼鐵廠廠長李大冶這幾天很少去廠里視察,前幾天和副廠長鬧了矛盾后,被副廠長徐達貴威脅的話所嚇住,他不知道徐達貴手裡到底有沒有自己的把柄,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打算先避開徐達貴,有徐達貴的地方他便主動消失,同時暗中調查徐達貴是否真的掌握了自己和車間主任媳婦之間的秘密。

如果真被他掌握了證據,李大冶可能會採取一些非正當手段來解決這件事情。

他坐在書房的辦公桌上皺眉沉思,手邊的手機嘀嘀響了兩聲,拿起來見是張蘭蘭發來的消息,他不由得眉頭皺的更厲害了。

李大冶看完簡訊后直接把電話撥了過去,電話那頭傳來嬌滴滴的聲音。

李大冶有些責怪的道:「不是和你說了嗎,這幾天不要見面了,如今徐達貴盯我盯的緊,我不得不防埃」

車間主任的媳婦張蘭蘭嬌聲道:「那我想你了怎麼辦?」

李大冶道:「等風聲過去了再見面吧,最近咱們最好聯繫都不要再聯繫,這個徐達貴心大著,惦記我廠長的位置已經很久了,我不能在這個時候被他抓住把柄。」

李大冶正準備繼續和張蘭蘭說話時,電話那頭傳來一聲熟悉的男人聲音,「你再給誰打電話?」然後電話那頭便給掛斷了,李大冶聽出來了,這是張蘭蘭老公鋼鐵廠車間主任魏明達的聲音。

難道被她老公發現了?

李大冶心裡有些忐忑起來,可是又不敢這個時候給張蘭蘭打過去,心裡只感覺最近走了背字,倒霉事接二連三的趕了上來。

李大冶焦急的在書房踱步等著張蘭蘭的消息,可是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見她打個電話或者發個簡訊,他心裡估摸著可能真有事了。

……

「到底給誰打電話,手裡拿過來。」魏明達寒著臉伸出手向張蘭蘭要手機。

張蘭蘭苦著臉搖頭,然後道:「你別管我。」

魏明達眯著眼睛道:「是不是李大冶?」

見張蘭蘭埋頭不說話,魏明達吸了口氣,然後重重的吁了出來,閉著眼睛痛苦的道:「看來傳聞是真的,張蘭蘭結婚六七年了,你自己說我對你怎麼樣,你怎麼能這麼對我?」魏明達怒視著張蘭蘭放聲罵道:「你太不要臉了,連李大冶那種老男人都勾引,我……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說著,魏明達伸手朝著張蘭蘭白凈的臉上扇去。

啪的一聲清脆聲響起,張蘭蘭捂著臉嗚咽起來。

「哭,你還有臉哭,人都被你丟盡了,你給我滾,以後我不想再見到你,你讓我覺得噁心。」魏明達是個老實人,和張蘭蘭結婚六七年從來沒有對張蘭蘭說過什麼過重的話,更別說伸手打她,如果不是張蘭蘭觸碰了他的底線他不可能這麼生氣,男人最無法忍受的應當便是妻子無情的背叛了。

「明達我沒有勾引他,是他……是他威脅的我。」張蘭蘭捂著臉痛哭的說:「如果我不答應他,我們兩人都沒法在廠里混下去,更何況,你以為你這個車間主任是怎麼來的?如果不是我做出犧牲,你這副老實巴交的德性能當上主任?」

魏明達身子氣的直哆嗦,指著張蘭蘭怒聲道:「我他媽根本不在乎什麼車間主任,張蘭蘭我不想再和你多說什麼,我們離婚吧。」

「不行,明達,我是愛你的,別和我離婚。」張蘭蘭抱住魏明達的大腿,眼淚嘩嘩的流著,一臉祈求之色的望著魏明達。

張蘭蘭確實和魏明達有著深厚的感情,雖然身體出賣了魏明達,但是張蘭蘭也確確實實愛著自己老公,雖然他沒多大能耐,但是卻很體貼關心自己,女人一輩子求個什麼,自然是有一個疼愛自己的老公,如果失去魏明達,張蘭蘭知道自己這輩子都再也找不到如魏明達這般疼愛自己的男人。

「明達,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別和我離婚,當初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不想看你丟了工作……」張蘭蘭放聲嗚咽,雙臂緊緊摟住魏明達的大腿。

魏明達見張蘭蘭哭的傷心,心裡又有些軟弱下來,老實人終究是狠不下心腸,他重重吁了口氣,輕輕推開張蘭蘭,然後無力的坐在沙發上,道:「你們這種關係維持多久了?」

張蘭蘭輕輕抹著眼淚,心虛的低聲道:「快一年了。」

「快一年了……」魏明達心裡抽搐一下,閉著眼睛靠在上方上無力的說:「一年了,我竟然一點都不知道,張蘭蘭你完完全全把我對你的信任給踐踏的支離破碎。」

「明達,只要你別生氣,我保證馬上……馬上就斷了和李大冶的聯繫。」張蘭蘭祈求的道。

其實她最近主動聯繫李大冶也是有自己的目的,因為李大冶承諾讓她當車間副主任,張蘭蘭原本打算等當上副主任后慢慢的擺脫李大冶,誰知道前幾天從副廠長嘴裡爆出這麼一件讓她膽戰心驚的話語,這才讓魏明達有了懷疑張蘭蘭的心思,剛才恰巧把張蘭蘭逮了個正著。

魏明達閉著眼睛沉默許久,才睜開眼睛,望著眼睛哭的紅腫的張蘭蘭,沉聲說:「不離婚可以,但是你必須永遠和李大冶斷絕聯繫,而且,從今天去,我不許你再去鋼鐵廠上班。」

「可是……不上班,咱們供的房貸什麼時候才能還清。」張蘭蘭出聲道。

魏明達點上一支煙猛的吸了兩口,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這個不用你操心,你只要以後別去鋼鐵廠,我隨你做什麼事情,如果你不答應咱們就去離婚,你可以做出選擇。」

張蘭蘭咬咬呀,點頭道:「我什麼都聽你的,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魏明達臉色緩和一些,心情卻依然複雜。

張蘭蘭見魏明達怒氣稍微消減,就湊到魏明達身邊坐下,獻媚般說:「明達咱們努力要給孩子吧,結婚這麼些年了也該是時候要孩子了。」以前因為兩夫妻壓力大,每個月扣除還房貸的錢后所甚無幾,所以一直不敢要孩子,張蘭蘭覺得如果有了孩子,自己也就可以安心的待在家裡相夫教子。

魏明達當上車間主任后工資和福利提升了不少,現在要孩子壓力也不會太大,於是就對張蘭蘭點頭,說:「等忙完這陣子就要一個。」

張蘭蘭主動湊到魏明達身上,聲音軟軟揉揉嬌媚的道:「我現在就想要。」說著話,臀部坐到了魏明達大腿上,雙臂摟住了他的脖子。

張蘭蘭長相確實不錯,而且樣貌中透露著一股子讓人見了就想狠狠玩弄一番的風騷表情,著實不是一般男人能夠抵擋的。

只可惜發生這種事情,此時的魏明達那裡還有心情呵呵妻子歡愛,見張蘭蘭親昵的模樣,魏明達就會情不自禁的幻想到張蘭蘭在李大冶那個老男人身下承歡的場景,內心就不由得一陣噁心。

他一把推開張蘭蘭,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道:「我現在沒心情做那些事情。」說完不理張蘭蘭朝著書房走去。

……

中午在政府食堂吃過午飯,姚澤在辦公室小憩一會兒,想起昨天那名科員透露的鋼鐵廠的問題,他有了去鋼鐵廠暗訪的心思。

打電話讓向成東把車子開到辦公大樓門口,姚澤夾著公文包走到一樓,然後坐進車中,對向成東吩咐說:「咱們去二汽鋼鐵廠看看去。」

向成東點點頭,然後啟動車子。

快到鋼鐵廠大門口時姚澤讓向成東停了下來,然後說:「不要暴露了我的身份,咱們進去隨便看看。」

向成東不明姚澤的用意,只是點點頭,然後把車子找了個隱蔽的位置停了下來。

兩人走到鋼鐵廠大門口時被門衛一個中年男人給攔住,「鋼鐵廠外人不得入內。」那門衛挎著臉,一副別人欠他錢似的臉色望著姚澤和向成東。

姚澤隨便找了個借口說:「我是你們李廠長的朋友,過來找他有些事情談。」

聽了姚澤的話,門衛嗤之以鼻的冷笑道:「就你還我們廠長的朋友?你大學畢業了沒?敢在這裡胡說八道,趕緊走人,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向成東眉毛一皺,上前一步就要揍人,姚澤趕緊攔住向成東然後朝向成東使了使眼色,接著又對門衛笑道:「大哥行個方便吧。」說著話,姚澤從身上掏出兩盒黃鶴樓遞給門衛,這種黃鶴樓的煙價錢大約在六十塊錢左右。

門衛見姚澤隨便掏出兩盒這麼貴的煙,想來姚澤也不是什麼一般人,就朝著姚澤打量兩眼,然後見周圍沒什麼人,趕緊收下姚澤的煙,然後道:「你在這裡做個登記我就讓你進去。」

姚澤笑著點頭,去門衛室隨便登記了一下,這才和向成東混進廠房。

「姚市長,我們到這裡來做什麼?」兩人朝著廠房走,向成東不解的問道。

姚澤笑了笑,一副神秘的模樣說:「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喏,咱們去那邊看看。」此時正是午休時間,見廠房門口有一堆人扎堆聊天,姚澤指了指那邊,率先朝著人群走去。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