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六十二章江平之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十二章江平之行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離開鋼鐵廠,姚澤笑眯眯的對向成東問道:「現在知道我來這裡的目地了嗎?」

向成東點點頭,道:「鋼鐵廠存在著貪污**的問題,我看啊,這個廠長和副廠長都不是什麼好人,還有那個車間主任,竟然利用自己老婆去勾引別的男人,真不是個東西。」

姚澤苦笑的道:「你這麼說也太果斷了,你覺得誰願意自己老婆給自己戴綠帽?」

向成東就悻悻笑了笑,道:「有些男人為了名利,指不定乾的出來。」

姚澤笑而不語。

走到車邊,向成東給姚澤拉開車門,等姚澤坐進車中后小跑到駕駛位置,然後扭頭對姚澤問道:「姚市長,我們現在是回政府還是?」

姚澤想了想,說:「回政府吧,這個事情我得和張愛民書記提一提,看看他是什麼意見。」畢竟自己要走了,如果真要動鋼鐵廠可能又得引起一場風波,姚澤不知道張愛民是什麼想法,就想去詢問他的意見,他如果覺得該整頓鋼鐵廠那麼就下狠手的把鋼鐵廠貪污**的領導全給揪出來,如果張愛民怕鋼鐵廠受到影響暫時不願意動鋼鐵廠的領導層,那麼姚澤也就撒手不管了。

張愛民辦公室。

姚澤敲敲門然後走了進去,笑道:「張書記正忙啊?」

張愛民提起他,見識姚澤,就放下手中的鋼筆,站了起來,指著沙發說:「過來坐。」

「姚市長,找我有什麼事兒嗎?」張愛民親自給姚澤倒了杯水,然後在他身邊坐下,笑眯眯的問道。

姚澤遞給張愛民一支煙,然後把鋼鐵廠的事情簡略的告訴他,等著他的意見。

張愛民聽了姚澤的話,點燃煙,沉默的抽了兩口,然會笑了笑,對姚澤說:「姚市長,這個事情先容后再說吧,你也知道,現在江平市這個市長的位置到了競選的關鍵時刻,如果讓省里知道鋼鐵廠出了大的風波極有可能會影響省里做的決定,就如同空降一名組織部部長一般,將一名市長過來,那麼江平的好日子恐怕又該到頭了。」

張愛民考慮的不無道理,如果此時真的動了二汽鋼鐵廠,比如會牽扯出一批幹部來,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如果江平官場再次陷入動蕩,那麼很可能讓聶明宏書記抓住這個機會重新得到掌控江平的機會。

姚澤知道張愛民的顧慮,所以才沒有獨斷獨行,畢竟他馬上要離開了,江平以後如何發展和他關係已經不大,但是他要為江平的領導層考慮。

「張書記,我明白你擔心什麼,既然你覺得不妥,這個事情就先放一放,如果葉兆國副書記能夠順利當上江平市市長,就讓他來燒這一把火。」

「新官上任三把火,嗯,如果葉兆國書記能夠當選就讓他來查。」張愛民笑著點頭,同意姚澤的想法。

……

此時,一輛燕京車牌的紅旗防彈車子平穩的行駛在江平街道上,車中林鴻德望著有些出神的納蘭冰旋,笑眯眯的問道:「冰旋,對這裡有影響嗎?」

納蘭冰旋朝著窗外看了兩眼,搖搖頭,輕聲道:「我不記得自己來過這裡。」

「記不得就算了,慢慢想吧,總有一天會好起來的。」林鴻德笑了笑,然後繼續對納蘭冰旋道:「你給姚澤打個電話,問題有沒有時間,約他一起吃個飯。」

納蘭冰旋有些猶豫,不過還是順從的點點頭,掏出手機翻出姚澤這個感覺陌生的名字,把號碼撥了過去。

嘟嘟嘟。

電話那頭響了幾聲,姚澤接通後有些詫異的道:「冰旋?」

「嗯。」納蘭冰旋柔柔的答應一聲,然後輕聲道:「有時間嗎,我來江平了,晚上我們一起吃飯。」自從納蘭冰旋失去記憶以後,那股子冷漠的氣質早已煙消雲散,現在的她說話中都帶著嬌柔的語調,顯得溫柔了許多。

姚澤沒有猶豫點頭答應,然後有些疑惑納蘭冰旋怎麼會突然來這裡,就問道:「你一個人來的嗎?」

納蘭冰旋道:「不是,還有一個呢。」

「誰啊?」姚澤好奇的問道。

納蘭冰旋見一旁的林鴻德輕輕搖頭,就會意他的意思,嬌聲道:「等你來了就知道了。」

「好吧,晚上咱們在江平酒店會面吧,下班了我直接過去。」

掛斷納蘭冰旋的電話,姚澤眉頭微微蹙在一起,有些納悶納蘭冰旋怎麼會突然來江平,跟他來的人難道是納蘭德?

那麼他們來的目的是什麼?

姚澤已經打算放棄納蘭冰旋和唐敏結婚,如果納蘭冰旋恢復了記憶,那麼自己該如何是好?

姚澤確實和納蘭冰旋沒有多少接觸,感情也不能用深似海來形容,倘若納蘭冰旋恢復記憶,知道姚澤的真實身份后還依然愛他,那麼姚澤將會陷入很為難的境地,這也是姚澤不希望再見到納蘭冰旋的原因。

只不過,這種事情根本沒法躲避。

江平大酒店一個環節優雅的小包廂內,林鴻德撐著拐杖坐在沙發上內心有些激動,雖然見過姚澤幾次,但是這次過來認親和以前的感覺完全不同,在有生之年還能再見到自己孫子,林鴻德可以說是死而無憾了。

「冰旋,你……你還喜歡姚澤嗎?」林鴻德想起納蘭冰旋失去了以前的記憶,也不知道她現在對姚澤是什麼感覺,不由得為孫子擔憂起來,這麼貌若天仙的姑娘,如果嫁給了別人林鴻德都不甘。

納蘭冰旋聽了林鴻德的問話,表情微微一愣,覺得林鴻德問的問題有些莫名其妙,就搖搖頭說:「我不知道我和他以前發生了什麼,只是,現在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了。」

沒有影響其實也就代表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感情,納蘭冰旋含蓄的對林鴻德表達了自己內心想法。

林鴻德苦笑的點頭,然後道:「那你覺得姚澤人怎麼樣?」

納蘭冰旋還記得姚澤的長相,點點頭說:「長相還不錯呢,就是人品不怎麼好。」她一直還惦記著姚澤欺騙她的事情,兩人明明認識,姚澤卻對她說兩人之間並不認識。

「人品不好?」林鴻德沒想到納蘭冰旋會這麼評價姚澤,就笑著問道:「那你說說看,他哪方面人品不好了?」

納蘭冰旋悻悻笑了笑,知道剛才不該在林爺爺面前說姚澤的壞話,不過說已經說出口了就沒法收回,只能尷尬的笑著說:「姚澤喜歡撒謊,明明是認識我的,卻對我說不認識。」

「哦?還有這種事情?」林鴻德沒想到姚澤會這麼說,倒是有些奇怪他的行為。

兩人正聊著天時,一名黑色西服的男子敲了敲門,輕輕推開,對包廂里的林鴻德說:「首長,姚澤先生來了。」這位黑色西裝的中年男人是林鴻德的警衛長,也是傳說中的中南海保鏢之一。

「來了埃快請他進來。」林鴻德馬上就要見到自己孫子,心裡的激動難於言表。

包廂的房門被推開,姚澤面帶笑意的走了進來,瞧見從沙發上站起來的林鴻德,姚澤表情微微一怔,旋即帶著不自然的笑意對林鴻德打招呼道:「沒想到林……林爺爺竟然來了江平。」

林鴻德目光有些泛紅的朝著姚澤招手道:「小澤,快過來。」話語中充滿了慈祥的語調。

姚澤硬著頭皮走到林鴻德身邊,心裡感覺很不自在,畢竟雖然他確實是自己爺爺,但是兩人二十多年來幾乎才見過幾次面,和陌生人差不多了。

「林爺爺到江平來有什麼事嗎?」姚澤雖然已經知道林鴻德來的用意,不過他還是多此一舉的問了一句。

林鴻德握著姚澤的手,道:「我專程來看你,小澤,我已經知道你的身份了,你是我的孫子啊,這些年委屈你了。」林鴻德說著話,渾濁的老眼中眼淚一下子溢了出來。

姚澤能夠感受到林鴻德眼淚中包含的感情,因此為此動容,他輕輕嘆了口氣,卻不知如何開口說話。

林鴻德望著姚澤,滿臉慈祥的問道:「是不是一直在怪你父親和爺爺?」

姚澤又嘆了口氣,說:「開始確實有恨,不過現在沒有了。」

「真相你都知道了?」林鴻德抹了抹眼淚,問道。

姚澤點頭道:「都知道了,所以的一切全知道。」

「我希望你不要怪你父親,沒有那個做父親的願意離開自己兒子,只是他……哎。」林鴻德重重嘆了口氣,誰又能理解林鴻德當年喪子之痛。

「來過來讓爺爺好好看看你。」林鴻德拉著姚澤坐在沙發上,然後開始家長里短的詢問姚澤這些年是如何過來的,遇到過哪些事情,爺倆對著話,納蘭冰旋坐在姚澤身邊安靜的聽著,對於她來說,姚澤講的這一切也可以讓她重新對姚澤有個大概的認識,所以兩人交談時,納蘭冰旋豎著耳朵聽著。

「聽說你馬上要調到農業部去?」林鴻德笑眯眯的問道。

姚澤點頭說:「對,十一月份就得過去了。」

「好埃」林鴻德笑著點頭,拍了拍姚澤的肩膀,說:「這麼年輕混到了廳級比起爺爺年輕是都不會差,真是好樣的。」

姚澤謙虛的笑了笑,說:「都是運氣。」此時他和林鴻德說話依然感覺到有隔閡和距離感,畢竟那種親情關係得慢慢培養,二十年沒見不是馬上就能有那種感覺的,姚澤倒是對王漢中有父愛的親情,至於林鴻德以及林萬山怕是完全找不到那種感覺——

感謝『日出的寶貝』打賞,新的一個月開始,首先求下保底月票,然後熬夜碼字,爭取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