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七十章溫情的親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章溫情的親吻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黑衣人失去了抵抗能力,捂著鮮血狂噴的鼻子,悶哼著,向成東冷著臉上前一把拽住他的衣領,冷聲問道:「到底是誰派你來的?」

黑衣人悶不吭聲。

向成東就笑了笑,「好,你不說,我有的是辦法讓你說出來。」說著話,他如鐵疙瘩般的拳頭用力的朝著黑衣人小腹打了過去,只把黑衣人打的差點岔氣了才罷休,然後托著這個半死不活的黑衣人,朝著姚澤那邊走去。

姚澤見那邊戰鬥結束,就趕緊將車門推開,走了出來,沉著臉對向成東問道:「什麼情況?」

向成東丟下如死魚般的黑衣人,拍了拍手掌的灰塵,這才道:「有人派殺手要殺你,姚市長,你最近有沒有得罪什麼人?」

姚澤聽了向成東的話,頓時一驚,道:「沒有啊,誰這麼恨我?」

突然,姚澤似乎想到了什麼。

難道是個巧合?

林鴻德來了江平看自己后,燕京那邊陳家肯定是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有些按耐不住了,這才派出了殺手來殺自己吧?

林家到底和陳家有多大的仇恨?

「陳軍翔想殺我,沒那麼容易。」姚澤冷眼望著黑衣人,問道:「你為什麼要來殺我?」

黑衣人捂著胸口,抬頭看了姚澤一眼,笑了起來,露出滲著血絲的牙齒道:「別問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難道你不怕死?」姚澤冷聲道。

黑衣人笑著搖頭,「干我們這行的就是把腦袋提在手邊,死,我還真就不怕了。」其實他又那裡不怕死?都是爹娘生爹娘養的,只是,如果他把陳軍翔給透露出去了,那麼後果一定會禍及到家人,所以打死他他都不能說,陳軍翔這個人太卑劣了,這一點,黑衣人心裡很清楚。

「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是誰。」姚澤突然笑了起來,一臉認真的望著黑衣人試探的道:「是陳軍翔吧?」

姚澤說出陳軍翔的名字時,明顯瞧見黑衣人眼神中透露著心虛,眼珠子不敢看姚澤,瞟向了別處。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黑衣人冷冷的說道。

姚澤點頭道:「我也不逼你了,你走吧。」

「啥?」向成東詫異的望著姚澤。

黑衣人比向成東更加詫異,以為自己聽錯了,瞪著眼睛望著姚澤,一臉的不可思議。

「不用懷疑,你走吧,你對我沒有任何用處,殺了你,對我也沒什麼好處,所以,別再讓我看見你,滾吧1姚澤不理黑衣人木訥的表情,朝著自己的車中走去。

向成東也不知道姚澤心中是怎麼想的,既然姚澤讓他走,向成東自然不會說什麼,就重重的對著黑衣人哼了一聲,甩手就跟著姚澤進了車子。

車子啟動,慢慢的消失在了黑衣人的視線範圍。

黑衣人坐在地上好半天才反應過來,真把自己給放了?

這種事情也太過匪夷所思了。

他吃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步履蹣跚的走回車中,然後猶豫了一下,撥通了陳軍翔的手機。

滴滴滴……

「喂,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電話那頭,陳軍翔接通后直接開門見山的問結果。

黑衣人低聲道:「失敗了。」

「什麼?」陳軍翔語調提高了些,「你竟然失敗了,怎麼失敗的,把事情的過程都告訴我。」

黑衣人就將剛才的事情給陳軍翔說了一遍,只不過事情的真相被他改動了。

比如原本他沒從向成東手中逃脫,他對陳軍翔彙報的確實自己受傷之後逃離的現場,這樣就避免了陳軍翔對自己的猜疑。

若是把實情告訴陳軍翔,姚澤直接把自己給放了,怕是陳軍翔怎麼都不會相信,反而還會覺得自己被姚澤控制,準備倒打他一耙。

「真是個廢物。」陳軍翔沉聲說:「找機會再下手。」

黑衣人搖頭道:「不成,這次機會已經錯過了,我是沒有能力在向成東手底下殺了姚澤,老闆……要不你找別人吧?」

陳軍翔眼中露出凶光,語氣卻平和的說:「好吧,這件事情我再去讓別人辦,你先回來吧。」

黑衣人點點頭,道:「那我的錢……」

「回來了我會給你的。」

黑衣人聽了陳軍翔的話,臉上大喜,頓時啟動車子朝著江平飛機場趕去,也許他不知道的是,燕京便是他的葬身之地。

對於失敗了的人,陳軍翔怎麼可能還留著,他做事情向來是不給自己留下後患,所以黑衣人此去必死無疑。

車子重新開回了市中心,向成東沉默了半天,還是忍不住對姚澤問道:「姚市長,你為什麼要放了他啊?」

姚澤表情輕鬆的笑了笑,一臉神秘莫測的說:「我放了他自然有人不會放了他。」

「哦?有人想殺他?」向成東有些詫異。

姚澤點頭道:「雇他的那個人肯定是不會放過他的,所以,即便是我放了他他也不會好過的。」

向成東似懂非懂的點頭,問道:「那你知道誰是兇手了?」

「知道,只不過這個人很難對付,還得從長計議。」

將姚澤送到錦繡別墅家門口,看著姚澤進屋后,向成東坐在車子中抽了支煙,苦笑的揉了揉受傷的右胳膊,嘴裡嘀咕道:「麻痹的,以後不能這麼玩了,會死人的。」

姚澤回到家中時,王漢中和王素雅都在客廳坐著。

見到姚澤,王漢中笑問道:「事情都解決完了?」

姚澤點頭道:「該交接的全部交接了。」

王素雅見姚澤喝了不少酒,就起身去給他泡茶。

王漢中繼續問道:「打算什麼時候去燕京?」

姚澤坐到王漢中身邊,算了算時間,說:「再過兩天就得過去了,哎,真有些捨不得江平。」

王漢中笑著拍了拍姚澤的肩膀,道:「燕京更加適合你發展,那裡才是你真正能夠放開手腳努力奮鬥的天堂,小澤,我相信你以後一定會更加有出息的。」

王素雅泡了清茶遞給姚澤,然後在他旁邊坐了下去,輕聲道:「去了那邊自己要好好照顧自己,別動不動就把自己給灌醉了。」

姚澤見王素雅眼神中滿滿的關切之色,心中感動不已,若不是王漢中在身邊,姚澤肯定要緊緊的抱住王素雅。

「姐,放心好了,我會照顧好自己,倒是你,也要好好的。」姚澤眼神顯得有些黯然。

王素雅抿嘴笑了笑,說:「有時間多回來看看我和爸爸,在外面也得多長一個心眼,知道嗎。」

姚澤輕輕點頭。

王漢中瞧著這姐弟倆感情濃烈,就帶著深意的笑了笑,故意打了個哈欠說:「好睏啊,你們先聊著,我睡覺去了。」

王素雅和姚澤相視一笑,彼此懂得父親的心思。

王素雅絕美的俏臉紅了紅,道:「快去洗個澡吧,一身的酒氣。」

姚澤點點頭,道:「等我洗好了再陪我聊聊。」

王素雅輕輕點頭,知道能和姚澤聊天的機會越來越少,自然要好好珍惜。

姚澤回到房間洗澡后,王素雅已經重新為姚澤泡好了茶,兩人坐在王素雅陽台的小方桌旁,凝望著夜空,王素雅輕輕吁了口氣,道:「唐敏的事情你想好了沒?」

姚澤苦上心頭,鬱悶的道:「去了燕京之後這個事情恐怕還得往後拖,現在的情況有些不一樣了,林老爺子有意湊合我和納蘭冰旋,他的用意我是知道的。」

王素雅望著姚澤,輕聲道:「你的意思是,他想讓你和納蘭冰旋結婚好與納蘭家結成親家,和聯姻差不多?」

姚澤點點頭,道:「應該就是這個意思,畢竟現在有一個在暗處的強敵,林老爺子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對付,他必須藉助納蘭家的力量。」

「那麼你是怎麼想的,選擇服從?」王素雅關切的問著姚澤,問道。

姚澤搖搖頭道:「對於感情,我從來是不會向任何人服從,誰也擺布不了我,如果以後局勢穩定了,我還是會取唐敏。」

王素雅點了點頭,道:「選擇自己心中所愛,姐支持你。」

姚澤望著王素雅,溫柔的道:「姐,我也愛你。」

王素雅笑了笑,輕聲道:「我知道呀。」樣子極為俏皮,沒有了以前姚澤向她表白的那種心虛和恐慌了。

「我也想娶你。」

王素雅睨了姚澤一眼,道:「你以為你是古代君王,還想三妻四妾不成?」

「如果可以,我還真有這個想法。」姚澤把椅子搬到王素雅身邊坐下,然後椅子她身邊,輕聲道:「姐,我真的想娶你。」

「那可不行。」王素雅嬌聲道:「娶唐敏是你最好的選擇。」

「以後我一定會想到一個好辦法的。」姚澤認真的說道。

王素雅伸手摸了摸姚澤的臉,溫柔的說:「姐只要你對姐好就滿足了,其他的姐什麼都不在乎,這麼多年過去了,咱們不是一直都很好,何必在和一個名分,當你姐姐我挺滿足的。」王素雅抿嘴嬌俏的笑了笑。

姚澤嘆了口氣,愛憐的摟住王素雅的腰身,輕聲在她耳邊說:「姐,我要怎麼對你,才能報答你對我做的一切,我感覺你就是為我而活著,這讓我很內疚,我希望你能夠快樂,我可以滿足你的一切,只要你提出來。」

王素雅知道此時姚澤內心的想法,主動伸手輕輕摟住了姚澤的腰身,輕聲呢喃說:「姐什麼都不需要,只要你能開心,只要你能以後別把姐忘了,沒事的時候多來看看姐,姐就滿足啦。」

「姐……」姚澤捧著王素雅嬌俏的臉蛋,深情的凝望著她,心裡充滿了感激和憐愛。

王素雅沒姚澤看的有些羞澀,嘴唇輕輕動了動,粉嫩紅潤的香唇充滿了誘惑的美感,讓姚澤如同著了魔一般,也顧不得那麼多,輕輕將嘴巴湊了過去,動作很溫柔,沒有強迫的意思。

此時的兩人到達了一種默契,明白彼此內心的想法,王素雅沒有再像以前那般掙扎,她微微閉上美眸,性感濕潤的紅唇主動的迎合著姚澤湊了過去……

月光下,兩人緊緊相擁,溫情又寫意的親吻在了一起,彼此感受著對方的心跳和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