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七十三章殺人滅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三章殺人滅口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哥,你不會有事的,我現在就帶你去醫院。」林蕊馨嚇的小臉慘白,美眸中溢出眼淚來,如果姚澤真出什麼事情,林蕊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想到姚澤如果因為自己受重傷,林蕊馨心裡難受的厲害,姚澤可是她最心愛的人,她不願意看到姚澤受一點點傷害。

「曉燕,快過來幫幫忙啊,我們現在就去醫院。」林蕊馨一個人扶不住姚澤,就趕緊對一旁的王曉燕喊道。

王曉燕頓時又笑了起來。

林蕊馨惱怒的道:「你幹什麼啊,我哥都成這樣了,你還笑,這是在幸災樂禍嗎?」

王曉燕就撇嘴道:「你傻啊,就被那種有氣無力的公子哥踹那麼一腳就要死了?你當你哥是豆腐做的?」

林蕊馨聽王曉燕這麼一說,不由得愣了一下,在看姚澤表情恢復正常,歉意的笑了笑,就醒悟,知道姚澤在裝可憐博同情,頓時嬌怒的甩開姚澤的胳膊,氣沖沖的對王曉燕道:「我們走1

「蕊馨別生氣。」姚澤趕緊拉住林蕊馨的胳膊,輕聲道:「就陪我聊聊吧,你看我等了你半天,飯也還沒吃,快餓死了。」

王曉燕在旁邊幫襯的說:「蕊馨啊,再怎麼說也是你哥哥,氣一下就算了,陪你哥哥聊會兒吧。」

林蕊馨想原諒姚澤,可是她找不到原諒姚澤的理由埃

見林蕊馨有鬆動,王曉燕就趕緊道:「你們去聊吧,我先回寢室了。」

「曉燕。」見王曉燕丟下自己先跑了,林蕊馨氣的直跺腳。

姚澤笑了笑,說:「蕊馨,別生氣了,我很想你。」

林蕊馨低著頭不說話。

姚澤就道:「我過來找你不是為了找什麼借口為那天晚上的事情辯解,只是希望你能夠原諒我,要我為你做什麼都可以。」

林蕊馨抬起頭,恨恨的望著姚澤,道:「如果我讓你去死了?」

姚澤認真的點了點頭,道:「如果你真這麼恨我,那我就……」

「你跟我來。」林蕊馨打斷姚澤的話,帶著姚澤去了校園後面的小樹林,在一排椅子上坐了下去,望著姚澤說的:「說吧,你想說什麼?」

姚澤在林蕊馨旁邊坐下,輕聲道:「我調到燕京來了。」

林蕊馨聽了姚澤的話,內心有些喜悅,只不過臉上不表現出來,也不吭聲。

姚澤繼續道:「那天的事情的確不應該,我做錯了,只是事情已經發生了,我沒辦法扭轉,以後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好好對你,別因為那個事情生氣了好?女孩子經常生氣容易變老。」

林蕊馨一臉恨意的瞪著姚澤,怒聲道:「就這麼算了?」

姚澤道:「當然不是,以後我會用實際行動求你原諒我的。」那次的事情姚澤確實做的太過荒唐,站在林蕊馨的角度,任何人都不會這麼容易算了,姚澤為了讓林蕊馨和李美蓮不因為那件事情有隔閡也算是豁出去了。

天色越來越晚,也越來越涼,林蕊馨從寢室出來的時候衣服穿的不多,這會兒坐在小樹林就有些冷了,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姚澤趕緊脫下自己的薄外套披在林蕊馨身上,然後輕聲問道:「是不是快畢業了?畢業了打算做什麼?」

林蕊馨臉色緩和了一些,伸手攏了攏外套,然後賭氣的道:「不要你管。」

姚澤苦笑道:「好,我不管。」肚子咕咕叫了起來,姚澤就道:「陪我去吃點東西?」

林蕊馨不吭聲也沒說不去,姚澤知道她這是默許了但是又想找個台階下所以就不理姚澤。

姚澤伸手拉住林蕊馨的胳膊,笑道:「快點,再不吃飯你哥就得餓死了。」

林蕊馨被姚澤從椅子上拉了起來,朝著小樹林外面走去。

林蕊馨惡狠狠的道:「這個事情不會完的,混蛋。」

姚澤點頭,「隨時等待處罰。」

陪姚澤吃了飯,兩人踱著步子走在學校後街,林蕊馨依然是低著頭不怎麼說話,姚澤則是靜靜的望著她。

被看了一路,林蕊馨俏臉有些掛不住了,抬起頭惡狠狠的瞪著姚澤,佯怒道:「看夠沒?」

姚澤笑著搖頭,道:「永遠都看不夠。」

林蕊馨道:「懶得理你。」睨了姚澤一眼,然後就較快了步伐。

陪著林蕊馨回到女生寢室門口,林蕊馨走到大門口扭頭看了姚澤一眼,說:「別以為我已經原諒你了,你記住1

姚澤苦笑的點頭。

林蕊馨冷哼一聲,朝著寢室樓上走去。

直到林蕊馨回了寢室姚澤才轉身離開燕京大學。

回到賓館已經十一點多,姚澤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然後拿起手機撥給了李美蓮。

李美蓮原本已經進入了夢鄉,姚澤電話打了過來,她眯著眼睛伸手打開床頭櫃的燈,然後摸起手機聲音慵懶的喂了一聲。

電話那頭,姚澤道:「美蓮阿姨,睡了么?」

聽見是姚澤的聲音,李美蓮從床上坐了起來,打了個哈欠道:「剛睡著,有什麼事嗎?」說話的語氣有些僵硬,顯然還在為燕京的那件事情耿耿於懷。

姚澤就道:「我剛才去見了蕊馨。」

李美蓮聽了姚澤的話,趕緊問道:「她有什麼反應?」

姚澤笑了笑,道:「她基本已經原諒我了,再努力一下就能把這件事情翻篇了。」

李美蓮輕輕嘆了口氣說:「只希望蕊馨開心就好,我這個做母親的很失敗埃」

姚澤就輕聲道:「對不起,是我讓你變的如此尷尬為難。」

李美蓮幽幽道:「你知道就好,以後好好的對蕊馨。」

姚澤認真的說:「放心一定會的,我也會好好對你。」

李美蓮吁了口氣道:「你對不對我好都無所謂,但是如果讓我知道你對蕊馨不好……我不會放過你的。」

「一定。」姚澤暗自舒了口氣,重要把母女倆給搞定了,至少她們內心已經消了氣。

到農業部任職前,姚澤去了許莊嚴家一趟,中午吃過飯,坐在沙發上喝茶,姚澤遞給許莊嚴一支煙幫他點上,然後帶著笑意的說:「許部長,突然把我調到農業部來我真怕我干不好埃」

許莊嚴就笑道:「市長都能做好,這個農業部辦公室主任就做不好了?」

姚澤悻悻笑道:「管理一個地級市和管理全國農業可是不同的,而且去了農業部我對這邊的業務也不太熟埃」

許莊嚴笑道:「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我對你有信心,你連農改這種計劃能夠弄出來,辦公室主任的位置對你來說小菜一碟,而且,如果你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黃文璇副主任嘛,她在農業部混了不少年數了,對農業部的情況可是了解的很,還有黃文璇副主任為人也很好,待人和善,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好好的干就成了,萬事有我給你做主。」

姚澤就點點頭道:「成,都已經來了,不行也得硬著頭皮上。」

許莊嚴就哈哈笑了起來,指著姚澤笑道:「你啊,哪有一點做領導的魄力,這點小事就給你嚇成這樣?」

姚澤尷尬道:「到了燕京做任何不都對小心謹慎么。」

許莊嚴點頭道:「這個倒是,做事要低調一點,你太過特殊了,二十多少的廳級幹部,可是有很多人羨慕嫉妒恨的啊,哈哈。」

姚澤道:「恩,這一點我知道,我會盡量低調一些。」

……

燕京,某別墅區。

陳軍翔閉著眼睛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在他前面站著兩個面色嚴峻的中年男人,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到一股嚇人的震懾力,如果是練家子一定能夠看出這兩個人身手不會差到哪裡去。

「怎麼樣,幹掉他沒什麼問題吧?」陳軍翔突然開口問道。

兩名中年男人相視一眼,其中一人點頭道:「如果我們其中一人單獨對付他肯定有些難辦,但是我們兩人一起上的話,絕對沒問題。」

陳軍翔就點頭道:「他馬上就回來,你們要速戰速決,不要讓他有逃脫的機會,否則就是後患無窮,知道嗎?」

自從黑衣人在江平刺殺姚澤失敗以後,陳軍翔就算計著除掉黑衣人,畢竟他的失敗已經暴露了他的身份,陳軍翔做事情一向謹慎,不會留下任何破綻,他怕黑衣人出賣他,所以黑衣人就必須得死,只有死人才不可能出賣他。

今天他打電話叫來了兩名心腹手下,兩人以前都是雇傭兵出生,身手絕非一般,陳軍翔越黑衣人過來見他就是為了今天將他給解決掉。

「你們現在先去準備吧,最好是在院子里幹掉他,不要讓他活著走進客廳來,死在這裡面會很晦氣。」陳軍翔眯著眼睛,陰森的說道。

兩名中年男子點點頭,道:「放心好了,絕對不可能讓他活著走進別墅。」

「很好,你們去吧。」陳軍翔點點頭,然後再次閉上了眼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該半個小時以後,一輛黑色的大眾轎車緩緩朝著陳軍翔別墅這邊開來,來人正是那天刺殺姚澤的黑衣人。

車廂里,黑衣人感覺到了一股不好的預感,憑藉他多年的敏銳嗅覺,他能夠感覺到今天陳軍翔叫他來肯定是想要將他徹底滅口掉,想到這裡,他心中蒙上了一層沉重的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