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七十五章大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五章大醉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到農業部上班的第三天,農業部的幾位副部長紛紛從外調研回來。

晚上,在部長許莊嚴的帶動下,農業部所有的領導層為姚澤接風洗塵。

燕京國際大酒店,三樓的大包廂里此時坐滿了農業部高層幹部,許莊嚴面帶微笑的坐在上席位置,其他幾位副部長陪襯著許莊嚴,而姚澤則坐在其中一名副部長身邊,在姚澤身邊的便是辦公室副主任黃文璇。

黃文璇原本是沒有資格參加這次的宴席,姚澤怕自己晚上喝多了分不清東來西北,所以把黃文璇叫來就是為了待會兒自己喝醉了有人送回去。

酒菜上齊,眾人等著許莊嚴發話,許莊嚴就笑了笑,指著姚澤道:「今天把大家都家來聚聚應該知道是為了什麼吧?」頓了頓,繼續道:「這位就是咱們農業部辦公室主任姚澤,也是農改計劃的策劃者,大家為姚主任鼓掌,歡迎他來咱們農業部。」說完,他率先排起了巴掌,眾人則跟著許莊嚴後面拍了起來。

包廂里掌聲雷動,許莊嚴笑著擺擺手,說:「讓姚主任為我們說兩句。」

姚澤笑了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語氣平和的道:「謝謝,謝謝各位領導為我舉辦這次宴會,作為後輩,初來農業部有很多地方好弄不明白,我這也是屬於被許部長青睞,趕鴨子上架擔任農業部主任的職位,可能開始工作時有很多搞不懂的地方,若是以後有什麼地方冒犯到各位領導的還請不要見怪。」姚澤說完撓撓頭,看了許莊嚴一眼。

許莊嚴就笑了起來,道:「很謙虛嘛,快坐吧。」

姚澤就含笑的坐了下去,大家又是一陣掌聲,姚澤就擦了擦額頭的汗珠,一旁的黃文璇見了抿嘴一笑,偷偷從包里掏出一張紙巾來,從桌子下面遞給姚澤,低聲道:「用紙巾擦吧。」

姚澤尷尬的笑了笑,然後結果黃文璇的紙巾,擦了一把額頭的汗珠,第一次正面面對這麼多部級副部級的領導,姚澤心裡壓力還真有些大。

吃了幾口菜就輪到姚澤輪番給領導們敬酒,然後又是一輪領導回敬,每次姚澤都得一次全乾,這麼一來一去,姚澤就感覺自己有些暈暈乎乎的了。

坐在姚澤左側的一名副部長,姓李叫李廣臣,已經連續和姚澤喝了三四杯,如果心思單純點的人還真以為這個李廣臣挺喜歡姚澤的,不停的找姚澤喝酒,只不過,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李廣臣這是在暗中整姚澤,想把姚澤給灌醉了。

許莊嚴默默的看著李廣臣不停的給姚澤敬酒,而姚澤也是含笑的來者不拒,只不過姚澤雖然笑的開心,只是身體早已經扛不住了,此時已經感覺頭重腳輕,估計在喝上幾杯就直接犧牲在酒桌上了。

見李廣臣還準備繼續和姚澤和,許莊嚴就微微蹙眉,有些不悅的說:「李部長,可以了,喝個沒完沒了就沒意思了。」

許莊嚴當眾有些斥責李廣臣的意思,這讓李廣臣非常的不爽,面色難看的仰頭將杯中的酒仰頭喝完,然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低聲道:「我去一下洗手間。」李廣臣這一出去就沒有再回來,直接回家去了。

李廣臣出去后,包廂氣氛顯得有些尷尬,任誰也能看出這其中微妙的關係。

最後在另一位副部長的帶動下氣氛再次活躍起來,只不過沒有人再主動喝姚澤喝酒,都知道姚澤已經到底限了,拿筷子夾菜時已經很多次夾不起來。

黃文璇就主動幫姚澤夾菜,然後低聲提醒說:「姚主任,不能再喝了。」

姚澤眼神有些迷離,笑眯眯的點頭,道:「沒……沒事兒,我還能喝。」舌頭已經有些打結。

黃文璇有些哭笑不已,不過這麼看姚澤倒是蠻可愛的,不由得多瞧了姚澤兩眼,對於年輕帥氣又能幹的男人對她這種成熟的女人有著不一般的魅力,尤其是她這種已經找不到家庭溫暖的成熟女人。

「黃部長……黃部長……」對面一名有些禿頂的副部長陳誠舉起杯子,喊了黃文璇幾聲黃文璇才反應過來,剛才想心事有些入神倒是沒聽見,這下成熟的俏臉就有些掛不住的紅了起來,她見陳誠主動舉起杯子,於是趕緊站了起來,將酒杯舉起,笑道:「陳部長,我敬您。」

陳誠帶笑的道:「黃主任快坐下,咱們一起干一杯,你是我們這裡唯一的一位女同志,可不能怠慢了你。」

黃文璇抿嘴笑了笑,輕聲道:「謝謝陳部長。」

陳誠眯著眼睛笑了笑,然後夾了口菜含進嘴裡,笑道:「別客氣。」眼神中有些意思貪婪之色。

他已經瞄上黃文璇的美色已久,只是一直沒找到下手的機會,今天見黃文璇化了淡淡的妝容,穿著漂亮性感的裙子,喝了酒之後身體的荷爾蒙就有些增多,下身有些蠢蠢欲動的跡象。

只不過,今天在座的領導太多,他不敢太放肆,只是偷偷瞟了黃文璇兩眼就把目光給移開了。

黃文璇低頭抿嘴時也在偷偷觀察陳誠,見他眼睛不老實的在自己身上轉,頓時就有些嬌怒,但是在官場混跡多年,知道隱忍,她心裡罵了陳誠一句,然後就低頭吃菜不吭聲。

飯後,許莊嚴見姚澤喝的有些多,就主動提出送姚澤回賓館,姚澤卻拜拜手,眯著眼睛嘿嘿笑道:「時間不早了,許部長您先走吧,黃主任送我就成了。」

許莊嚴苦笑了一下,這小子還真不知道什麼叫做忌諱,大晚上讓女部下送自己回去?

黃文璇見許莊嚴笑了起來,俏臉一紅,心裡有些忐忑和尷尬。

見姚澤喝多了,許莊嚴也不好提醒,就扭頭對黃文璇說:「黃主任,姚主任就麻煩你了,沒問題吧?」

黃文璇悻悻笑了笑,輕聲道:「沒問題的,許部長放心。」

許莊嚴就點點頭,又囑咐姚澤幾句,讓他回去了早點休息之類的話,才離開包廂,一名副部長跟在許莊嚴身後離開,包廂只剩下姚澤和黃文璇,黃文璇給姚澤倒了杯茶水,然後端到姚澤面前,輕聲說:「喝點茶醒醒酒,我待會兒送你。」

姚澤接過茶,輕輕抿了一口,眯著眼睛笑道:「黃……黃主任,謝謝你了。」

「客氣,姚主任要不咱們走吧?」

姚澤點點頭,艱難的扶著椅子站了起來,黃文璇趕緊去扶著姚澤。

剛走到包廂門口,副部長陳誠有折返回來和黃文璇以及姚澤照面。

陳誠瞧見黃文璇笑眯眯的道:「黃主任我打算再去KTV玩玩,咱們一起去吧?」他看了姚澤一眼,然後對姚澤道:「姚主任如果賞臉一起?」

姚澤此時喝的找不到東來西北了,還賞什麼臉,就擺手道:「不行,不行,實在是喝不了了,陳……陳部長心意領了,下次我請陳部長。」

陳誠聽了姚澤的話,就有些不高興,扭頭對黃文璇說:「黃主任呢?」

黃文璇故作為難的笑了笑,帶著歉意的道:「抱歉啊陳部長,剛才許部長走時交代了,讓我送姚主任回去,你看我這」

陳誠語氣就有些不悅了,「好吧,我知道了,你們走吧。」

陳誠心裡極為惱怒,新來的主任太不使眼色了,竟然不給自己面子,還有這個黃文璇,如此的矜持,有一天老子把你弄上床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離開酒店,黃文璇艱難的扶著姚澤,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上去后,黃文璇用手撐住姚澤的身子,然後問道:「姚主任,你住在哪個賓館?」

姚澤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想了想,然後不確定的道:「景江酒店?皇馬假日酒店?」

黃文璇苦笑不已,搖了搖頭,對司機道:「師傅,隨著在附近找一家酒店。」

為姚澤開好房間,好不容易扶著姚澤將房門打開,剛走進房間,姚澤作嘔一下,然後趕緊朝著洗手間摸了過去。

黃文璇看的直搖頭,就去給姚澤燒了些熱水,等姚澤拖著身子無力的走出來時,黃文璇為姚澤倒了杯熱水,遞給姚澤后,輕聲囑咐道:「喝點熱水吧。」

姚澤眯著眼睛接過水,手摸到杯子時觸摸到黃文璇的手,黃文璇如同受驚的兔子,一下子將手給縮了回去,心裡砰砰跳了起來。

姚澤喝了口水,然後看了一眼穿著職業套裝裙的黃文璇,揉了揉有些難受的太陽穴,無力的對黃文璇說:「黃主任,今天讓你見笑了。」

黃文璇笑眯眯的擺手說:「沒事兒,這些事情難免會遇到。」

姚澤無力的笑著搖頭,然後又端起杯子喝了口熱水,感覺胃裡稍微舒服了些,就輕聲對黃文璇說:「黃主任你也快回去吧,明天還得上班,不耽擱你休息了。」

黃文璇猶豫的道:「你自己沒問題吧?」

姚澤道:「沒事兒,好些了。」

黃文璇就點點頭,「那姚主任也早些休息,我走了。」

黃文璇踏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邁著步子朝外面走去,姚澤站起身來,將黃文璇送到門口,等黃文璇走後,就輕輕關上門吁了口氣,胃裡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再次沒忍住,朝著廁所跑去。

一陣嘔吐之後,姚澤當即把衣服給扒了下去,準備放一池子水泡一下身子。

黃文璇走到酒店一樓才想起,自己的手提包忘在了姚澤房間,鬱悶的嘆息一聲,黃文璇又折返回去,朝著姚澤房間走去。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