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七十九章不戰而屈人之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九章不戰而屈人之兵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納蘭冰旋在姚澤身邊坐下,然後捧著自己杯子喝茶,沒怎麼理會王家父子。

王鳳久朝著納蘭冰旋笑了笑,然後試探的問道:「冰旋侄女,年齡也不小了,是不是該找個男朋友了?」

納蘭冰旋雖然性子在失憶之後轉變了許多,但是那也得分人,雖然姚澤做的一些事情讓納蘭冰旋很生氣,但是至少納蘭冰旋打心眼裡不討厭她,見到姚澤納蘭冰旋內心有種親切的感覺,但是王家父子就不同了,納蘭冰旋極不喜歡這對父子,不喜歡一個人並不一定就得他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從見的第一眼起,如果覺得討厭,那麼他即便再怎麼努力讓自己的想象變的高大,也是徒勞。

王家父子在納蘭冰旋眼中就是屬於討厭的一類,不怎麼喜歡看這對父子的嘴臉,聽了王鳳久的問話,納蘭冰旋放下手中的杯子,語氣平淡的說:「我沒興趣。」

王鳳久聽了納蘭冰旋的話,頓時笑了起來,出聲說:「冰旋侄女你這種想法就不對了,女孩嗎,遲早是要嫁人的,怎麼能說是不喜歡呢,應該是還沒找到合適的人選吧?」

納蘭冰旋點點頭,道:「應該是吧。」

王鳳久就接著說:「到時候王叔叔給你介紹一個怎麼樣?」

納蘭冰旋搖頭道:「不需要。」

沒想到納蘭冰旋會如此回答,他不由得尷尬的咳嗽兩聲,然後悻悻笑了笑,點頭抽煙,不再和納蘭冰旋談論這種事情,覺得納蘭冰旋性子太過古怪,說話都不按常理出牌。

悶頭抽了口煙,氣氛有些尷尬,王鳳久又尋著和姚澤說話,和姚澤談論工作的事情,而王鳳久的兒子王閩則是抽著煙翹著二郎腿,是不是的瞟納蘭冰旋兩眼,見納蘭冰旋的第一眼,王閩就將納蘭冰旋視為天人般的容顏,猶如九天下凡的仙女似的,超出常人的氣質,絕美的五官,如果換上一套古裝,不用化妝都能去劇組演仙女。

納蘭冰旋坐在姚澤另一側,發現沙發那頭的王閩是不是的朝自己打量幾眼就有些不悅,蹙了蹙柳眉后,起身朝著自己室走去。

「姚主任,你是怎麼做到在如此年紀就策劃出農改計劃的,實在是太厲害了,竟然通過了兩會的提案,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政績埃」王鳳久無不羨慕的對姚澤詢問。

姚澤笑了笑,然後道:「只是運氣罷了。」

一旁的王閩就撇了撇嘴,冷哼一聲,顯示自己的不屑,覺得姚澤說話有些裝逼的成分。

對於王閩的行為,姚澤直接給無視了,在姚澤眼中王鳳久的兒子就是個小孩子,姚澤雖然和他兒子年齡差不多,但是社會地位不低,聊天也是和王鳳久同輩的身份在聊,所以王閩這種小孩子的行為姚澤直接給無視了,畢竟兩人的檔次不同,姚澤如果和這種人生氣就是自掉身價。

王鳳久剛才也瞧見了他兒子的小動作,就偷偷扭頭瞪了王閩一眼,心中又有些感嘆他兒子的無所作為,同樣的年齡,別人已經混到了廳級幹部,他兒子是什麼德行,以前就是個紈子弟,到處惹事生非,無奈,王鳳久才狠心將他兒子送到部隊去磨練,當了幾年兵回來性子倒是好了一些,但是和眼前的姚澤比起來還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小閩啊,你得多和姚主任學習,你看看人家,你們年輕差不多,人家現在已經是正廳級幹部了,你再看看你,還是一事無成,該醒悟了吧。」

王閩聽了王鳳久的話,頓時眉頭就豎了起來,語氣提高了道:「怎麼了,我很差嗎?有你這麼當著外人的面說自己兒子的?」

王鳳久被王閩噎的氣的厲害,不過在別人家中他又不好發作,就在心裡吁了口氣,將火氣壓下去,擠出笑意和姚澤聊天,不再理會這個不爭氣的兒子。

一直到開飯的時候納蘭冰旋才從室里出來,納蘭德將就餐擺好后喊他們幾人上桌,王鳳久原本是想讓納蘭冰旋坐在他兒子身邊的,就故意挨著姚澤坐下,對納蘭冰旋道:「冰旋啊,你坐我這裡來。」

納蘭冰旋搖搖頭,道:「我就坐這裡吧。」說著,她坐在了姚澤的另一側。

王鳳久就悻悻笑了笑,然後對納蘭德道:「納蘭將軍,冰旋長的真夠漂亮的,我這還是好多年前見過她一次,沒想到這女大十八變越變越漂亮,現在都長成仙女了。」

納蘭德自豪的笑了笑,然後親自給王鳳久、姚澤和王閩斟酒,給他們倒上后又給自己倒了半杯。

王鳳久就說:「給冰旋也倒一點啊,咱們都喝她不也得喝一點。」

納蘭德笑道:「她不會喝酒,算了吧。」

「在自己家,喝一點沒事兒。」王閩跟著父親搭腔說。

納蘭冰旋就不悅的蹙起了眉頭,語調中有些不悅的說:「我不想喝。」

納蘭冰旋一再的駁王鳳久的面子讓王鳳久覺得很沒面子,不過也不好說什麼,就不再提這茬。

姚澤見氣氛有些尷尬就隨口道:「你就喝一點唄,給長輩個面子。」姚澤也就隨口那麼一說,沒想到納蘭冰旋卻猶豫一下后,點點頭,輕聲道:「成,那我就喝一點。」

她的舉動讓姚澤不由得詫異的深看了納蘭冰旋一眼,心想,怎麼回事?變的這麼聽話了?

納蘭德見自己女兒對姚澤的話很信服,不由得開心的笑了起來,道:「好,那你就給你王叔叔面子,陪他喝一點。」

動筷子的時候姚澤先是主動對兩位長輩敬酒,在官場上混了好幾年,對於這些禮節問題姚澤是輕車熟路,兩位長輩敬完以後姚澤又笑著主動和王閩喝。

王閩確實拽著臉擺架子,王鳳久見王閩這副德行,恨不得用筷子狠狠敲他兩下,他桌子下面的腳狠狠踩了王閩一下,然後牽強的笑著對王閩道:「你這孩子,太沒禮貌了,應該主動敬姚主任才是,以後還得請他關照你呢。」

王閩見父親用威脅的目光看著自己,不情願的端起杯子,仰頭將杯中的酒給喝完然後重重的放下杯子,一臉的怨氣。

從晚上來到納蘭德家,兩位長輩一直說姚澤這裡好,哪裡也好,同為同齡人,王閩又怎麼能不嫉妒討厭姚澤。

「吃菜、吃菜,別只顧著喝酒。」見王閩這副德行,納蘭德在心裡鄙視的哼了一聲,然後笑眯眯的招呼有些尷尬的氣氛,招呼大家吃菜。

姚澤知道這對父子來納蘭德家的目的,為了故意氣這個王閩,姚澤抿了口酒喝,夾起一塊香菇,笑眯眯的對納蘭冰旋道:「冰旋,你別支持米飯啊,多吃點菜。」說著就把一塊爆炒香菇放進納蘭冰旋碗里。

納蘭冰旋微微一愣,深深的看了姚澤一眼,然後也沒嫌棄姚澤筷子臟,輕聲說了聲謝謝,然後將香菇丟進櫻桃小嘴,一旁的納蘭德見兩人進展的如此好,高興的合不攏嘴不停的哈哈大笑。

他今天叫姚澤過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增進兩人之間的感情,見兩人『卿卿我我』的,納蘭德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見王鳳久悶頭喝酒,納蘭德才想起來問他今天來的目的,畢竟大晚上突然造訪總得有些事情說吧?

「鳳久啊,你今天過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講啊?這裡沒有外人,有啥事就說吧?」

王鳳久剛才將姚澤和納蘭冰旋的舉動看在眼裡,再看看納蘭德見兩人親膩的舉動露出的笑意,心裡大概有了譜,感情納蘭德是打算將自己女兒許配給這小子。

想想自己兒子和姚澤的差距,如果王鳳久在替自己兒子說媒倒是顯得有些是不那麼回事。

納蘭德心裡既然已經有了人選,那麼肯定就會拒絕自己,如果說出來了,再被拒絕得多掉面子,一番計較后,王鳳久就裝模做樣的哈哈笑道:「老哥,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過來看你就非得有什麼事情說不可?就是單純的來看看你嘛,別多想。」

「爸,你不是……」王閩聽了父親的說,剛要說話,就被王鳳久打斷,道:「少說廢話,你這麼大年紀了一點禮貌都不懂嗎?不知道主動給你納蘭叔叔敬杯酒?」

納蘭德就笑著擺手道:「搞那些虛禮做什麼,孩子嘛,隨意就是了,你把氣氛搞這麼嚴肅,下次小閩不敢來我家了咋辦。」

「這孩子,真是,哎……」王鳳久嘆了口氣,然後舉起杯子和納蘭德喝酒,心中不由得不滿了烏雲,心中的如意算盤就這麼落空了。

如果能夠攀上納蘭家這門親事,不說納蘭冰旋長的像仙女似的,即便是她長的丑,能夠和納蘭家結成親家也是對他們王家非常有利的事情,誰知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把這麼見美事給攪亂了。

心裡鬱悶,他不由得多喝了兩杯,等下桌子的時候已經有些醉意了,王鳳久沒有多待,坐在沙發上陪著納蘭德喝了杯茶聊了會兒天,裝模作樣一陣子后才起身和納蘭德告辭。

將王鳳久送走,等他離開視線后,納蘭德冷哼一聲,嘀咕道:「這個傢伙心裡打的什麼算盤以為我不知道?想讓你那個廢物兒子娶我女兒?做夢吧1對於王閩的為人,納蘭德清楚的很,當年可是有名的紈子弟。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