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八十一章哥,吻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一章哥,吻我!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哥很醜嗎?」楊曉燕詫異的對林蕊馨問道。

林蕊馨很認真的點頭說:「很醜1

楊曉燕和王婷薇同時無語。

姚澤雖然長的不是特別帥,但是一般的帥還是有的,說姚澤丑,難道林蕊馨審美有問題?

她們又哪裡知道林蕊馨在和姚澤慪氣。

「喂,聽說你在燕京做官?」楊曉燕突然對姚澤問道。

姚澤就把目光看向林蕊馨。

林蕊馨悻悻的吐了吐丁香小舌,有一次說漏嘴給姚澤的身份說了出來,不過具體當什麼官她倒是沒告訴楊曉燕。

見林蕊馨心虛的模樣,姚澤心裡大快,然後敷衍楊曉燕說:「什麼官不官的,給領導跑腿呢。」

楊曉燕道:「你這麼年輕,能夠領導辦事也不錯呀,說不定以後得到領導的賞識,給你來個一官半職什麼的。」

姚澤笑道:「你古裝劇看多了吧?現在的官員是誰說給就能給的?」

楊曉燕撇嘴道:「難道不是嗎?」

姚澤搖搖頭,也懶得和楊曉燕解釋,見吃的差不多了,就主動去把帳給結了,然後回到餐桌,對林蕊馨努努嘴,說:「跟我一起走吧?」

林蕊馨俏臉不自覺的一紅,道:「幹什麼?」

姚澤編了個借口,說:「你姨媽來燕京了,住在我哪裡,想見見你,你晚上和我過去吧。」

林蕊馨俏臉羞的更紅了,但是有不好說破姚澤的謊話,就道:「太晚上了,明天再說吧。」

姚澤道:「那可不信,你姨媽今天晚上就要見你。」

林蕊馨:「……」

楊曉燕笑道:「蕊馨也真是的,你姨媽大老遠的來燕京一趟,想見見你就這麼難?」

林蕊馨沒好氣的道:「你知道個屁呀。這麼幫著姚澤說話,真是重色輕友。」

楊曉燕臉色一窘,輕哼一聲道:「你愛咋說咋說。」她挽起王婷薇的胳膊,笑道:「你們兄妹趕緊走吧,我和婷薇回學校了。」

林蕊馨要和楊曉燕她們一起走,卻被姚澤伸手拉祝

「放開我1林蕊馨惡狠狠的瞪著姚澤。

姚澤就悻悻的鬆開。

林蕊馨佯怒道:「你想幹嗎?」

姚澤道:「想你了。」

林蕊馨冷哼一聲道:「我不想你。」

姚澤吁了口氣之後一把挽住林蕊馨的腰身,輕聲說:「別鬧了,要乖知道嗎。」

「你放開我。」林蕊馨瞧見周圍有人朝著他們這邊看來,就紅著臉掙扎,姚澤笑道:「那你和我一起走。」

林蕊馨咬牙道:「混蛋。」心裡默認了。

坐在計程車中,林蕊馨目光望著窗外一聲不吭。

姚澤嘆了口氣,輕聲說:「蕊馨,還在生哥的氣?」

林蕊馨賭氣的說:「我哪敢埃」

姚澤輕聲道:「別生氣了,我以後一定對你好。」

林蕊馨低聲說:「不稀罕。」

姚澤掏出煙點上一支,悶頭抽了起來。

林蕊馨見姚澤突然不吭聲了,忍不住扭頭看了姚澤一眼,見姚澤愁眉苦臉,就有些心疼,關切的問道:「哥,你有什麼心事?」

姚澤抬起頭笑了笑,說:「沒啥事,只要你能開心,哥什麼煩心事都能扛過去。」

林蕊馨就道:「這麼說你還是有心事?」

姚澤嘆了口氣道:「是啊,換了新的工作環境一切都得重新適應,尤其是在燕京這種大環境里,做人做事更得低調夾著尾巴。有時候想想活著蠻累的。」

林蕊馨聽了姚澤的話,嚇了一大跳,趕緊道:「哥,你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

姚澤苦笑這搖頭道:「哪裡是受什麼刺激,只是這段時間的感悟罷了。」

「真想有一天不當這官了,找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安穩的定居下來,過一些平淡的日子。」

林蕊馨輕輕摟住姚澤,將側臉靠在他胸口,輕聲問道:「哥,如果你要走,會帶上我嗎?」

姚澤摸摸林蕊馨滑嫩的肌膚,笑著說:「當然會,沒有蕊馨哥過的怎麼會開心。」

林蕊馨抬頭紅著眼眸望著姚澤,一副要哭的表情,哽咽道:「說的都是心裡話?」

姚澤道:「要不我給你發個誓?」

林蕊馨趕忙阻止,「我相信你。」說著,又倒進姚澤懷裡。

回到住的賓館,林蕊馨在外面磨蹭,姚澤一把將她給拽了進去,然後用腳將房門關上,輕輕摟住林蕊馨的腰身,笑道:「怎麼,還害羞了?」

林蕊馨推開姚澤,道:「哥,你放尊重點,我可沒心情和你……」說到這裡,林蕊馨俏臉不由得一紅。

姚澤住的是總統套房,客房裡面裝潢的非常不錯,林蕊馨在裡面環視一周,瞧見浴室裡面一個非常大的浴缸,頓時就喜悅起來,嬌聲道:「我要泡澡1

姚澤歡喜的道:「好,咱們一起鴛鴦裕」

林蕊馨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道:「你想多了吧?我是說我自己泡澡,和你有什麼關係1

姚澤鬱悶道:「一起唄?」

林蕊馨直接無視姚澤,道:「我現在就進去,如果你敢硬闖進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姚澤一臉無語,這丫頭威脅還上癮了!

放了一缸熱騰騰的水,林蕊馨脫掉身上的衣服后,赤露著雪白嬌柔的身子躺進了溫和的水中,閉著眼睛假寐著,思緒不由得飛回到了四年前和姚澤初識的那段時間,如果沒有姚澤,估計自己和母親現在還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呢,姚澤的出現確實改變了她和母親的生活,但是與此同時姚澤又給她們帶來了不少煩憂,以後怎麼和母親相處呢?

想起那次和母親躺在同一張床上被姚澤那啥,林蕊馨心裡又羞又恨,恨不得狠狠的咬死姚澤這個混蛋。

姚澤就是這麼一個讓她又愛又恨的男人,林蕊馨知道這輩子恐怕都離不開姚澤了,即便是姚澤做出那種事情,她滿腦子裡想的都還是姚澤,雖然想要恨姚澤,但是林蕊馨卻怎麼也沒法真正的去恨他。

咚咚咚……

磨砂玻璃門被姚澤從外面敲響。

林蕊馨下意識的護住胸部,沒好氣的問道:「幹嘛?」

姚澤道:「洗完沒?」

「沒呢。」林蕊馨從裡面回答。

姚澤在外面焦急的說:「你快點唄,我內急。」

噗!

林蕊馨笑出聲來,幻想著姚澤憋尿的模樣頓時覺得大快人心,就揚著小臉得意的說:「等會兒吧。」

姚澤在外面道:「蕊馨啊,真忍不住了,再憋就炸了。」

「呸!流氓。」林蕊馨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姚澤卻不管那麼多,一把推開玻璃門闖了進去。

林蕊馨見姚澤突然跑了進來,嬌呼一聲,怒聲道:「誰讓你進來的。」同時雙手護胸。

姚澤站到馬桶邊解開褲腰帶,苦著臉道:「真忍不住了,哥和你說對不起還不成嗎,難道你想看哥被憋死埃」

說著話,他脫下褲子放出被尿憋大的玩意,對著馬桶噓噓起來。

林蕊馨瞧見姚澤當著自己對面撒尿,頓時嬌羞的怒罵姚澤一句,然後紅著臉將頭扭開。

放完水,姚澤滿足的提起褲子,然後笑眯眯的道:「你繼續洗吧,沒事,我不急了,慢慢洗。」望著浴缸里白燦燦的嬌軀,姚澤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還不出去?」林蕊馨見姚澤一副色迷迷的模樣,佯怒的道。

姚澤悻悻笑了笑,轉身出了浴室,過了好一會兒林蕊馨才披著浴巾出來,白嫩的肌膚被水蒸氣蒸騰的白裡透紅,看上去煞是美麗。

「洗完了?」姚澤盯著林蕊馨的美足瞧了一眼,笑問道。

「恩。」林蕊馨輕輕點頭。

姚澤就起身,從衣櫃里拿出乾淨的衣服,說:「你先睡吧,我去洗澡。」

等姚澤洗完澡出浴室時,房間的燈已經被林蕊馨給關上,只留了一盞床頭櫃微弱的燈光,姚澤笑眯眯的爬上床,然後在林蕊馨身邊躺下,聞著她髮絲散發的淡淡清香,輕聲在她耳邊問道:「蕊馨,睡著了沒?」

林蕊馨默不作聲,身子一動不。

姚澤就狡黠一笑,伸出手在她腰間摸了一把。

「呀。」林蕊馨嬌呼一聲,頓時氣哼哼的朝著姚澤胳膊上掐了一把。

姚澤知道林蕊馨腰身特別敏感,所以知道怎麼對付她。

「你再敢故意摸我腰看我不咬死你。」林蕊馨兇巴巴的瞪了姚澤一眼,一臉的威脅之色,只不過這威脅毫無作用。

「睡吧。」姚澤躺了下去,輕輕摟住了林蕊馨的身子。

林蕊馨也不掙扎,躺在姚澤懷裡,輕聲說:「哥,就這麼睡一晚上,不許想著做壞事。」

姚澤苦笑道:「那不得憋死你哥?」

「憋死活該1林蕊馨嬌俏的啐了姚澤一口,嬌俏的模樣讓姚澤心頭一熱。

「那就啥都不做,就這麼睡吧。」姚澤故意嘆息一聲,鬱悶的說道。

「嗯,就這樣,我覺得很舒服很幸福。」林蕊馨緊了緊姚澤的胳膊,臉龐貼著姚澤胸口更緊了,靜靜的聽著姚澤的心跳聲。

「哥,我愛你,你是我的1兩人靜靜的躺著,過了一會兒林蕊馨突然輕聲嗚咽的說道,美眸中眼淚泛濫。

姚澤嚇了一跳,趕緊道:「丫頭你這是咋了,突然哭什麼啊?」

林蕊馨抹了抹眼淚,道:「我害怕突然有一天會失去你,真的好害怕,越是和你單獨在一起越是害怕。」

姚澤輕輕嘆息一聲,捧著林蕊馨的臉龐,吻著她的淚珠,心疼的說:「都是哥不好,讓你沒有安全感,哥給你保證,以後只要你不離開哥,哥這輩子一直陪著你,陪在你身邊。」

「真的嗎?」林蕊馨聳著鼻子哽咽的問道。

姚澤輕輕點頭,然後道:「當然。」

林蕊馨又笑了起來,凝視著姚澤的眼睛,然後閉上美眸,輕聲說:「哥,吻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