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八十二章哥,我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二章哥,我要!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啪!

一隻白嫩如玉的胳膊從被子裡面伸了出來,幽暗的床頭燈被林蕊馨關掉。

房間變的黑一片。

剎那間,林蕊馨感覺到姚澤結實有力的身體壓在了她身上,那種男人特有的陽剛之氣以及身體的溫度讓林蕊馨有些迷失在了其中。

如願以償,姚澤嘴巴緩緩湊到了林蕊馨濕潤柔軟的紅唇上,嘴唇貼著嘴唇溫柔的親吻起來。

柔柔軟軟有著獨特的芳香,姚澤呼吸變的急促起來,舌頭輕輕的滑入了林蕊馨的芬香小口,如同靈蛇一般糾纏住林蕊馨有些閃躲的丁香小舌,兩條舌頭糾纏在一起,相互纏綿著吸允著,姚澤含住林蕊馨的粉嫩小舌,輕輕的吸允著上面的水分,恨不得要將它吸幹才罷休。

兩人呼吸變的越來越急促,姚澤輕輕按住林蕊馨的身子,抬起頭來,透過窗戶微弱的光線,看著林蕊馨含羞的美麗面孔,輕聲道:「你也是哥的,永遠是哥一個人的女人1

他輕輕拽開林蕊馨披著的浴巾,隨手將扯下的浴巾扔在了床底下,望著那高高聳起的美麗玉峰,姚澤呼吸變的更加急促起來。

「哥……」林蕊馨嘴巴里呢喃的喊了一聲,一臉的嫵媚表情。

姚澤心裡霍的一下子火熱起來,雙手攀住拿挺拔柔軟的酥胸,嘴巴含住其中一座玉峰上的紅纓,貪婪的吸允起來,舌頭在上面不停的攪拌。

林蕊馨雙手死死拽住床單,被撩撥的身子不停的扭動,嘴巴里壓抑不住的發出嬌媚的悶哼聲來。

「哥……我要,快給我。」林蕊馨雙手捧著姚澤的後腦勺,一臉痛苦伴隨享受的表情。

姚澤停下嘴巴上的動作,抬頭望著林蕊馨,輕聲道:「幫幫哥。」說著就把那直挺挺的玩意湊到了林蕊馨櫻桃小嘴邊上。

「不……」林蕊馨撅著嘴巴,嬌媚道。

姚澤就握著堅挺,又湊近了些,「蕊馨,哥想讓你含著……」

林蕊馨含羞的睨了姚澤一眼,然後悻悻的伸出白嫩小手,握住那又硬又燙的玩意,紅唇親啟,微微張開又合上,腦袋朝前湊了些,再次將紅唇張開,閉著眼睛輕輕的含住了姚澤的下身。

嘶!

柔軟濕潤的包裹感讓姚澤身子不自在的哆嗉一下,嘴裡倒吸一口涼氣,「好…好舒服。」姚澤穿著起的撩了撩林蕊馨耳邊的秀髮,喘著粗氣的說道。

「再深一些……」姚澤抱住林蕊馨的腦袋,將她的頭朝內退,讓嘴巴一點點的深入。

林蕊馨一下子含住了姚澤的三分之二,頓時難受的開始嗚咽起來,嘴巴被塞的滿滿的,表情充斥著**之色。

咳咳!

一陣深入之後,林蕊馨感覺無法呼吸,一下子吐出了堅挺,開始咳嗽起來。

「混蛋,差點插穿我的喉嚨。」林蕊馨氣憤的朝著姚澤腰間掐了一把,誰知道姚澤一下子撲上了林蕊馨的身子,將她修長白嫩的雙腿分開,堅挺對著林蕊馨黑色叢林的隱秘地帶闖去。

一陣輕輕的磨蹭,感覺到小溪泛濫,前戲差不多完成,姚澤望著林蕊馨迷離的表情,猛的一挺腰身。

噗!

整個一下子全部沒入其中,緊緊的和林蕊馨結合在了一起。

緊縮感、柔軟濕潤感讓姚澤差點沒守住心神一瀉千里。

「好緊……」姚澤重重吁了口氣,盡量是的精神力放鬆下來,等感覺稍微能夠把持住后,姚澤才開始緩緩的擺動腰身。

林蕊馨閉著眼眸,雙腿緊緊夾住姚澤的腰身,身體被塞的滿滿的讓她渾身無力,在姚澤越來越快的抽送下,林蕊馨漸漸的迷失在了**海洋。

「哥,好……好舒服。」

姚澤悶哼的問道:「哥厲害么?」然後猛的一挺腰身。

「呀,嗯……哼,厲害……哥好厲害,弄的蕊馨好舒服……」林蕊馨嬌媚的呻吟一聲,忘情的呼喊著。

「不要停,就是……就是這個樣子,唔……好舒服,哥,再用力點,哼哼,我要飛啦……」

「蕊馨,哥也……也快要撐不住了。」

又是一陣猛烈的抽送,大床伴隨著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終於,在姚澤猛的一挺腰身悶哼一聲之際,林蕊馨發出高昂的媚叫,接著便是一陣哆嗦,兩人同時達到了**之巔……

「如果有來世,我要給做當老婆。」事後,體味這**快感,林蕊馨趴在姚澤胸口,輕聲細語呢喃道。

姚澤點點頭,心疼的摸了摸林蕊馨的側臉,柔聲說:「別等下輩子,這輩子就做哥的老婆。」

「可是……可以嗎?」林蕊馨突然抬起頭,黑暗中,一雙美麗的眸子如同黑暗的螢火蟲一般閃爍著晶瑩的光芒,她是多麼的渴望……

姚澤輕輕嗯了一聲,說:「給哥一些時間,以後一定能夠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

……

來農業部兩周后,姚澤配房問題終於得到解決,房子安排在農業部領導家屬院。

秘書科小王帶著姚澤去看房子,向成東則跟著姚澤,提著姚澤的行李箱,幫姚澤搬家。

分配的房子不是那種高檔的電梯房,是那種六層樓的老樓房,向成東看小王帶著姚澤朝有些破舊的樓層走就抱怨道:「分的什麼破房子啊?這麼舊?」

小王聽了向成東的話,悻悻笑了笑,說:「已經很不容易了,姚主任來的晚,房子確實沒有多餘的,這套能夠空出來已經很不容易了。」他看了一眼姚澤,尷尬道:「不好意思啊,姚主任。」

姚澤就擺手笑道:「沒事兒。」然後扭頭瞪了身後的向成東一眼,向成東就報以咧嘴傻笑。

一直上到五樓才停下,小王拿出鑰匙將房門打開,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屋裡有些亂,許久沒人住了,希望姚主任先將就一下,等要了適合的房子再給您換。」

姚澤環視一周,出了許久未住人,髒了些意外房子倒是挺大,而且通風和採光都不錯。

「恩,成,還不錯。小王,麻煩你了。」姚澤笑著點頭,然後接過小王手中的鑰匙,問道:「周圍都住的哪些人?」這種房子每一層只有兩戶。

小王道:「您對面住的是黃主任呢。」

「黃文璇?」姚澤詫異道。

小王點點頭,說:「他先生是大學教授,好像也分配了房子,不過好像他們兩口子一直住在這邊。」

「噢,知道了。」姚澤點點頭。

小王就告辭道:「姚主任,如果沒什麼事情那我先走了?」

「恩,你先去忙吧。」姚澤笑著將小王送到門口,然後折返回去,望著滿屋狼藉,不由得苦笑起來,「看來有得忙了。」

姚澤和向成東用了一下午的時間才把屋子徹底的清洗乾淨,接著便是要置辦傢具和日常用品,這種活也不是一天就能幹完的,姚澤接下來兩天還是打算先住賓館,等房屋空氣流通,傢具沒什麼異味再般進去。

等忙完手頭上的事情已經是傍晚時分,姚澤看了看錶,就對向成東笑道:「走,下館子去。」

向成東咧嘴一笑,姚澤就帶著向成東出了農業部家屬院的小區,在附近找了一家小酒館點了兩個菜,剛準備動筷子時,手機響了起來,見是林萬山打來的,姚澤趕緊接通,道:「林叔叔,有什麼事兒?」

林萬山在電話那頭爽朗的笑道:「還叫叔叔,該改改口了吧?」

姚澤悻悻道:「二叔。」

「恩,小澤,晚上到你爺爺這裡來,咱們爺幾個好好聚聚,來燕京上班兩個星期了,都沒說來看看你爺爺和我,太不像話了吧。」林萬山語氣裡帶著調侃的笑意。

姚澤苦笑道:「最近確實是太忙了,那我現在就過去。」

林萬山笑著點頭,道:「趕緊過來,咱們都等著你呢。」

掛斷電話,姚澤苦笑的對向成東道:「你自個吃吧,我有事得出去一趟。」

向成東就放下筷子說:「我送你吧。」

姚澤擺手道:「沒事兒,我自己坐車去,今天收拾了一天屋子你也幸虧了,待會兒早點回去休息。」

向成東就笑了笑,點頭道:「那姚主任你小心點。」

在路邊隨手攔了一輛出租,坐到林鴻德的四合院,下車后,望著一排荷槍實彈的警衛員姚澤心裡有些發毛,也不知道為什麼看了那黑洞洞的槍口心裡會心虛。

走到門口時,恰巧瞧見林蓓蕾從四合院走了出來,林蓓蕾見門口徘回的姚澤,她微微一愣,而後目光有些不同尋味的朝著姚澤瞧了兩眼,道:「人生真是入戲呀1

姚澤明白林蓓蕾此話的意思,不由得苦笑點頭,「是啊,人生入戲。」林萬山一直想撮合姚澤和林蓓蕾在一起,誰知道姚澤竟然是林蓓蕾的哥哥,林家唯一的繼承人。

「我是該叫你哥呢?還是叫你姚澤?」林蓓蕾挑眉問姚澤。

姚澤苦笑道:「隨你,你怎麼開心怎麼叫。」

林蓓蕾嘆了口氣,道:「我怎麼就突然多了個哥……不過,你來了不進去,站在門口瞎晃什麼?大家都等著呢。」

姚澤悻悻笑道:「進鄉情怯不知道么?」

林蓓蕾翻了個白眼道:「跟我進來吧,我爸猜到你要到了,專門讓我出來接你呢。」

姚澤點點頭,跟在林蓓蕾身後進了四合院。

待走了進去才發現院子里站了很多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聚在一起聊著天。

等林蓓蕾和姚澤走了進去,眾人全部將目光看來,林萬山笑哈哈的從人堆里走了出來,朝著姚澤揮手道:「小澤,快過來。」

姚澤尷尬的點了點頭,然後走到林萬山身邊。

林萬山就領著姚澤去林鴻德的室見林鴻德。

「老爺子等你很久了。」林萬山語氣親切的和姚澤說的,見林蓓蕾也跟了上來,林萬山就瞪了林蓓蕾一眼,道:「你不許進去。」

林蓓蕾就撅著嘴說:「姚澤能進去我憑什麼不能進?」

林萬山唯有苦笑,說:「待會兒你爺爺責怪下來我可護不住你。」

「哼,爺爺最喜歡我了,他才不會責怪我呢。」林蓓蕾揚著腦袋踏著高跟鞋就朝裡面走,林萬山看了直搖頭。

「這丫頭騙子簡直是被我寵壞了。」林萬山苦嘆一聲,邁步帶著姚澤進了內屋。

此時林鴻德的房間裡面坐著三位老者,以林鴻德為首,其他年齡稍微要比林鴻德小上一些。

瞧見林萬山帶著姚澤進來,林鴻德哈哈笑道:「小澤來了。」然後站了起來,指著姚澤對另外兩個老者說:「這個就是我孫子,姚澤。」

然後林鴻德將姚澤拉到他身邊,說:「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二位。」他指著一名穿著中山裝,頭髮黑白參半的老人說:「這位是你三舅伯,現在是中央候補委員。」然後又指著另一位衣著西裝的老者說:「這位是你二舅伯,現在是軍事科學院院士。」

兩位都是響噹噹的大人物,姚澤知道,這便是林家的核心力量所在,對於兩位的身份姚澤自然是需要尊敬的,就躬身對兩位舅伯問好。

二舅伯和三舅伯一臉欣慰點頭,二舅伯含笑的說:「好,好啊,林家後繼有人了。真是天大的喜事。」——

繼續求月票。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