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八十八章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八章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黃文璇沒想到胡炎力會跑過來找她,到家門口的時候見胡炎力蹲在門口,不由得一愣,臉色就變的有些難看了,因為姚澤在身後,黃文璇不好和他丈夫吵架。

胡炎力見黃文璇回來,臉上露出笑意的站了起來,但是當他看到身後的姚澤時,臉色再次垮了下來。

「他是誰?」胡炎力冷聲問道。

黃文璇臉色有些陰沉,說:「我領導,剛搬到隔壁。」

胡炎力朝著姚澤盯了兩眼,頓時笑了起來,「領導?你到我白痴么?領導能是這種小白臉?」

唰……

聽了胡炎力的話,黃文璇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身子氣的只哆嗦,「有什麼我們進去再說。」她朝著姚澤看了一眼,帶著歉意的說:「姚主任,抱歉了,我老公就是這副德性,您千萬別跟他一般見識。」然後就去包里掏鑰匙開門。

姚澤大度的擺手笑了笑,而後大發的主動伸出手,對胡炎力解釋說:「我剛調去農業部工作,可能你對黃主任有些誤會,希望你們夫妻有什麼事情好好說。」

胡炎力為人師表對於姚澤的話倒是半信半疑,不過姚澤主動伸出手了,他也就和姚澤握了一下,只是輕輕吭了一聲,算是回應姚澤。

黃文璇將房門打開后,朝著姚澤歉意的笑了笑,然後拉著胡炎力進屋。

姚澤等他們兩夫妻進去后才進了自己的屋子。

黃文璇在門口換上拖鞋后,帶著怒氣的對胡炎力說:「你到底想幹什麼,你在我領導面前這麼做,以後我還怎麼做人?」

胡炎力就詫異的道:「他還真是你領導?這也太年輕了吧?」

黃文璇就鄙夷的道:「年齡怎麼了?現在國家提倡提拔年輕幹部,你以為誰都像你這麼沒用。」

「請別侮辱我的職業1胡炎力板著臉道:「做一名人民教師很丟人嗎?」

黃文璇不耐煩的道:「別和我咬文嚼字,沒那個心情,你過來做什麼?」

胡炎力這次想起自己來的目的,聲音緩和了些,道:「你已經離家出走好幾天了,氣消了是不是該和我回去了?」

黃文璇道:「別想了,我不會跟你回去的。」

胡炎力就問道:「我怎麼做你才能跟我回去?」

黃文璇走到沙發前面坐下,抱著抱枕道:「怎麼做都沒有,我已經對你失望了。」

胡炎力疑神疑鬼的心再次暴露出來,眯著眼睛望著黃文璇說:「是不是因為隔壁住著一個帥哥領導就樂不思蜀了?怎麼,想勾搭他?」

黃文璇原本已經緩和的臉色再次陰沉的難看,剛才黃文璇只是說的氣話,如果胡炎力再說些好話,黃文璇心一軟就跟他回去了,可是現在看胡炎力的樣子,完全沒有懺悔的心,頓時失望的嘆了口氣,揉揉太陽穴,冷聲道:「我不想和你吵架,太累了,你回去吧。」

「你今天必須跟我回去。」胡炎力瞪著眼睛望著黃文璇,黑色鏡框中那雙眼睛有些嚇人。

黃文璇怒聲道:「你再騷擾我我報警了1

胡炎力帶著諷刺意渦Γ「報警?你是我老婆,難道我不能在這裡,這麼快就趕我走,想和對面那個男人干點什麼?」

黃文璇聽了胡炎力的話頓時猛的站了起來,怒聲道:「你是不是人,這種話都說的出口,他才多大?看的上我這麼大年齡的女人?你是不是心裡變態?趕緊滾去看心理醫生,別在這裡噁心我。」

斯文人往往被激怒后比脾氣暴躁的人還要厲害,聽了黃文璇的話,胡炎力咬牙切齒的道:「今天我就要噁心你,噁心死你。」說著話,他一下子朝著黃文璇身上撲了過去,一下子將她撲倒在了沙發上。

黃文璇怒罵胡炎力,拚命的掙扎,雙手啪啪的朝著胡炎力的臉上扇。

胡炎力咬牙控制住黃文璇的雙手,然後就去撕扯黃文璇的衣服。

「畜生,今天我和你拼了。黃文璇含淚拚命的掙扎,雙腿死命的了亂踢,奈何下身被胡炎力壓住,掙扎也是做無用功。

正當胡炎力撕扯開黃文璇的白色襯衣,露出白花花一片,準備對她下手時,房門咚咚咚被敲響。

胡炎力愣了一下,而後沒去管敲門人,繼續去扯黃文璇的裙子。

「救命啊!!1黃文璇突然朝著門口大聲呼救。

姚澤在門外聽到黃文璇的求救聲,頓時臉色一變,加大了敲門力道。

砰砰砰……

「黃主任你沒事兒吧,裡面的再不開門我報警了。」姚澤掏出了手機,怕時間鬧嚴重了,出個什麼亂子就準備打電話報警,剛撥號,房門一下子被打開,胡炎力氣喘吁吁的怒視著姚澤,怒罵道:「滾蛋,老子家的事情輪的到你管,有多遠給老子滾多遠。」

「姚主任,救我1黃文璇捂住胸口,一把推開胡炎力,躲到了姚澤身後。

姚澤護住黃文璇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兒吧?」

黃文璇含淚搖頭。

胡炎力瞪著眼睛對姚澤身後的黃文璇道:「你給我過來。」

黃文璇仇視胡炎力,道:「這件事情我們沒完。」

胡炎力怒聲道:「看老子今天不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說著,就去推姚澤想要動手到黃文璇。

他伸出的手一把被姚澤抓住,然後對著他胸口用力一推,胡炎力向後猛的退了幾步,後背一下子撞到了牆上。

「好好好,姦夫淫婦合夥對付我。」胡炎力見姚澤力氣大,不是對手,就不打算再用強,指著姚澤道:「你在農業部做事是吧?你等著,老子非把你搞臭不可,你等著……」然後又怒視黃文璇,陰沉道:「你這婊子敢背叛我,我一定會宰了你。」此時的胡炎力哪裡像一名大學教授,簡直是禽獸嘴臉。

姚澤冷視胡炎力,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儘管告我,只不過造謠誹謗國家幹部是什麼罪名你自己應該知道,我雖然和黃主任在一起工作時間不長,但是對於黃主任的為人還是很了解的,這麼好的女人不懂得珍惜,你也就不陪做男人。」說著話,姚澤扭頭望著含淚的黃文璇,問道:「黃主任,需要我幫你報警嗎?」

黃文璇不想把這件事情鬧大,對自己和姚澤影響都不好,就搖頭道:「算了。」然後怒視胡炎力道:「趕緊滾,再不滾我叫警察了。」

胡炎力畢竟是一名人民教師,如果被叫去警局影響多惡劣,就對著姚澤和黃文璇一陣指指點點,怒視道:「狗男女,你們等著……給我等著。」

「你在胡說八道別怪我不客氣了。」姚澤陰沉著臉,帶著怒意道。

胡炎力見了趕忙下樓,一邊朝下面跑一邊扭頭罵道:「你他媽算個屁,有本事來打我啊,你這個懦夫,有本事你來啊1

對於這種人姚澤唯有苦笑。

黃文璇全是感覺非常沒有面子,她怎麼也沒想到,如今的胡炎力成了這個樣子,和剛認識的時候完全變成了兩個人,那時候黃文璇覺得胡炎力老實,而且追求了她幾年,她才勉強答應,但是沒想到結婚幾年後就開始變的小肚雞腸,猜疑,就如同精神病一般,只要黃文璇每天回去晚一點就覺得她在外面鬼混,這種生活方式下,黃文璇痛苦的堅持了五六年,今年終於扯淡的爆發了,兩夫妻結婚快十年,今年也是鬧的最厲害的一年。

對於現在的胡炎力,黃文璇已經完完全全失望了。

「真是對不起,讓你見笑了。」黃文璇朝著姚澤歉意的笑了一下,臉色有些難看。

姚澤搖頭嘆息一聲,說:「沒什麼,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他見黃文璇似乎還沒從剛才的驚嚇中恢復過來,身子有些哆嗉,就關切道:「去我那邊坐坐,我給你倒點熱水。」

黃文璇確實有些害怕,害怕她丈夫再折返回來,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猶豫了一下,問道:「不會打擾你休息吧?」

姚澤搖頭笑道:「沒事兒。」

見了姚澤的屋裡,瞧見姚澤一屋子的高檔傢具,黃文璇就感嘆道:「姚主任真會享受生活,這些傢具都不便宜吧。」

姚澤笑道:「確實不便宜。」然後讓黃文璇到沙發上坐,他去給黃文璇倒了杯熱水。

將熱水遞給黃文璇姚澤才發現黃文璇襯衣的衣領被撕扯過,露出一抹白嫩以及襯衣裡面的黑色胸衣,那胸衣緊緊包裹著胸部露出一個深邃的鴻溝……

姚澤尷尬的咳嗽一聲,趕緊將視線轉移。

黃文璇此時也發現了自己的窘迫,臉色一紅,趕緊拿手去緊了緊衣領,然後雙腿夾緊,有些不自然起來。

姚澤在黃文璇身邊坐下,出聲勸慰道:「夫妻之間難免發生矛盾,想開些吧。」

黃文璇搖頭道:「姚主任你不知道他的性格,和他在一起實在是太累了,算了,不說他,想到他我頭疼。」

姚澤就道:「明天咱們要去外地調研,你這種狀況能行嗎?」

黃文璇趕緊擺手道:「沒事兒的,家裡的事情我會搞定,不會影響工作。」

姚澤道:「要不你先把家裡的事情解決了再趕過去,你這麼突然離開了,你丈夫如果知道,恐怕……」

黃文璇道:「不用了,我和他已經沒什麼可說的,姚主任不用為我的事情操心,我會解決的。」

姚澤苦笑的點頭,道:「好吧,不過切勿意氣用事,鬧大了對你影響會很惡劣的。」

黃文璇輕嘆一聲,說:「我自然是不想鬧大,但是他現在已經變了,像個瘋子似的,最近到外地躲躲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如果回來了還是沒法和他溝通,那麼只好去民政局了。」

姚澤輕輕嘆了口氣,也不好再勸慰,畢竟黃文璇的老公確實太不像話,如果再勸下去只怕黃文璇會反感。

和黃文璇聊了一陣,黃文璇的心情慢慢好轉,見時候不早了,黃文璇就起身告辭,將黃文璇送到門口,見她進屋了才關上門,想想這幾年的經歷,心裡一陣苦笑,自己似乎走到哪裡都能夠見到認識的女人離婚,而且都是漂亮的女人,難道自己真的克這些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