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九十一章不敢再招惹有夫之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九十一章不敢再招惹有夫之婦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的房間中,坐著黃文璇、李建明和剛來的常任君,姚澤笑著遞給李建明和常任君煙,然後道:「本來是不打算麻煩你們農業廳的同志,誰知道風聲還是透露出去了,常廳長工作這麼辛苦,幹嘛還這麼客氣呢。」

常任君笑眯眯的道:「姚主任遠道而來,作為主人,我們自然應該盛情款待才是,再忙也不能忽略了你們這些為全國人民謀福利的好領導埃」

姚澤笑著道:「常主任嚴重了,這些都是我們農業部應該做的事情。」雖然姚澤和常任君同為正廳級幹部,但是官職和意義就不同了,姚澤此次前來代表的是農業部以及中央到全國各地視察,即便是省委書記見到姚澤也得客客氣氣的,更何況是常任君這種副廳級幹部。

「姚主任,我們已經在這家酒店備了酒宴,咱們移步去一起吃個晚飯吧,很多農業廳的同志都想見見姚主任呢。」常任君笑著說:「估計他們見到咱們大名鼎鼎的姚主任如此年輕肯定眼珠子都會掉下來。」

姚澤笑著道:「這種話就有些誇張了。」姚澤扭頭看向黃文璇和李建明,說:「既然常廳長如此深情相約,如果不去就太不給面子了,咱們也去認識一下河源市農業廳的同志們吧,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還得與他們緊密合作呢。」

兩人笑著點頭。

常任君就趕緊道:「姚主任還有黃主任、李主任,你們這邊請。」走到一樓,胡曉怡眼疾手快,趕緊獻殷勤的給姚澤他們帶路。

到了包廂,正在包廂裡面交談的農業廳領導們見包廂門被打開,常任君帶著幾人走了進來,知道是農業部的領導,於是大家趕忙站了起來,笑眯眯的等著常任君介紹。

自然又是免不了一番客氣的寒暄,胡曉怡笑著問常任君,說:「常主任,你們是自己點菜呢,還是讓咱們酒店推薦?」

常任君道:「我沒怎麼來你們這裡吃過飯,你給我們介紹一些這裡的招牌菜吧。」

胡曉怡含笑的點頭,然後一雙丹鳳眼笑眯眯的望著姚澤,輕聲問道:「姚主任喜歡吃什麼菜系?」

姚澤笑著擺手道:「我不挑食,冷熱酸甜都成。」

胡曉怡抿嘴一笑,道:「那感情好,那我就放心大膽的幫你們推薦啦。」胡曉怡把常任君喊到一旁,低聲問:「常主任,你們要搞多大價位的?」

常任君想了想,覺得太奢華影響不好,就囑咐道:「你看著安排吧,領導嘛,不能搞的太奢侈了,中等價位就可以了。」

胡曉怡笑著點頭,道:「明白了,常主任放心交給我,保證給你弄出一座子像樣的菜,而且價格公道。」

「成,你這裡如果搞的好,以後我們廳里宴請就定點在這裡了。」

胡曉怡一臉驚喜的點頭,然後興沖沖的去給常任君安排菜去了。

「姚主任,你們這次來打算從什麼地方入手視察?是先從市周邊的農村還是直接到基層下面去?」酒菜上齊以後,胡曉怡親自給眾領導倒上酒,才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然後常任君笑著問姚澤。

姚澤就笑著說:「酒桌上咱們就別談公事了,太累。明天咱們集中到一起,然後開個會在安排任務吧。」

「也好,咱們聽姚主任的差遣。」常任君笑著端起酒杯對農業廳的領導幹部們說:「咱們一起敬農業部過來的三位領導。」

眾人嘩啦啦站了起來,眾人一起舉杯喝了一口。

剛坐下,常任君有笑望著姚澤,道:「姚主任,這杯酒我單獨敬你,未來的日子裡,還需要姚主任多多指點咱們華西省農業所不足的地方。」

姚澤也不託大,笑著端起杯子,道:「指點談不上,咱們一起學習吧,科技一直在進步,所以咱們為了跟上時代的腳步就得一直往前看,學習西方現代化的科學種植方法,當然,西方很多套路不適宜我們使用,所以只能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姚主任說的是,說的好啊,這杯酒我敬你,你隨意,我幹了。」常任君笑著仰頭將杯中的酒喝完,然後砸吧著嘴巴,笑著道:「如果咱們國家多幾個姚主任這種年輕有思想,又能幹的領導層,根部不愁國強民富。」

黃文璇坐在姚澤一旁,聽了常任君的話,深以為然的點頭道:「常主任說的事情,所以中央先如今才大力倡導對於年輕幹部的徵用呀,高層領導也是意識到國家的中流砥柱是年輕的一代,以後還是得靠年輕的一代人撐起。」

「黃主任說的極是。」常任君符合的點頭,無意間瞥見李建明臉色不怎麼好看,埋頭喝悶酒,不由得偷偷看了姚澤一眼,心頭一動,似乎明白些什麼。

去年李建明如此努力的表現,還跑到這邊調研了一個多月,做足了戲份,肯定就是盯上了農業部辦公室主任的位置,誰知道半路殺出個陳咬金讓他的願望落空,他又怎麼能不鬱悶呢。

「李主任,咱們去年就認識了也算是熟人,沒想到這麼快又能見到你,這杯酒我敬你,希望你日後飛黃騰達更上一層樓。」常任君笑眯眯的端起杯子。

李建明擠出笑,然後舉起杯子,道:「借你吉言,希望如此吧。」說裡面透露著一絲對姚澤的不滿。

「吃菜,姚主任想吃什麼我給你夾。」聽出李建明話里話外的衝勁,常任君不是傻子,自然不會攪進他們的事情中,就故意岔開話題。

姚澤笑道:「常廳長別客氣,我想吃什麼自己來。」

接下來又是農業廳領導層一輪敬酒,這幾年姚澤雖然鍛煉的酒量強了不少,但是對於這些無關緊要的領導層,姚澤自然不會和他們每個人都干一杯,對於大家的敬酒姚澤都只是淺嘗即止,姚澤作為領導這麼做也無可厚非,別人也不會覺得姚澤託大,姚澤官職本來就比他們大,官大一級壓死人就是這個道理。

晚宴后,眾人都喝了不少酒,包括黃文璇都喝了不少,原本酒量就不怎麼好的黃文璇喝了些酒後,成熟嫵媚的俏臉上緋紅一片,看上去更加嬌柔。

等農業廳眾領導都走後,姚澤見黃文璇走路有些打票,就苦笑的問道:「黃主任,你沒事兒吧?」

黃文璇眯著眼睛笑了笑,擺手嘴巴有些含糊的道:「沒……沒事,姚主任你不知道,其實……其實我酒量很好呢,我還能和你信不信。」

姚澤低聲笑道:「連話都說不清了還能喝?」

黃文璇挑眉道:「你不信,要不咱……咱們再喝?」

一旁的李建明就哈哈笑道:「沒想到黃主任平時看上去溫柔體貼的模樣,內心也有女漢子的一面埃」說著話,他電話響了起來,見是自己老婆打來的,他不敢怠慢,畢竟他老婆是農業部副部長,這些年能夠混到副主任的位置也是靠了他岳父,所以在家裡他一直都是讓著他老婆的。

李建明對著姚澤笑了笑,道:「我妻子打來的,我去接個電話,姚主任,你和黃主任先回房間吧,不用等我了。」

姚澤點點頭,道:「成,那我們先走了,你也早點休息,明天恐怕就得忙碌起來了。」

「好勒。」李建明答應一聲,然後快步朝著包廂外面走去。

「姚主任,還不喝不喝呀?我真的還能和呢。」黃文璇繼續道。

姚澤苦笑的扶住黃文璇的肩膀,道:「喝什麼喝啊,女酒鬼,再喝我看你得鑽桌子底了。」

姚澤扶著黃文璇走回房間,到黃文璇房門口,對有些醉意的黃文璇問道:「你房卡呢?」

黃文璇微微睜開有些醉意是雙眸,一陣思索,接著嬌呼一聲,「呀,好像放在房間里啦。」

姚澤苦嘆一聲,道:「先去我那邊坐坐吧,我下去給你拿房卡。」

進了姚澤的房間,把黃文璇扶到沙發上坐下,然後囑咐道:「茶几上有水,想和自己倒,我去給你拿房卡。」

黃文璇傻呵呵的笑道:「麻煩姚主任啦。」

姚澤鬱悶的搖頭,道:「真是服了你們這些醉酒的女人,完全和平時大不相同。」

輕輕將門帶上,姚澤走到酒店大堂,見胡曉怡站在服務台旁邊,姚澤就笑著走了過去。

胡曉怡瞧見姚澤走了過來,趕緊站直了身子,輕聲細語的笑道:「領導有什麼吩咐呀?」

姚澤笑著道:「我可不是你領導,吩咐不敢,就是又得麻煩你了,我女同事喝醉了酒,房卡落在房間了,你派個人上去給開一下門。」

胡曉怡趕緊道:「小事兒,我去開。」

姚澤點頭道:「麻煩你了。」

胡曉怡笑道:「不麻煩,能為領導辦事是我的榮幸。」

姚澤笑著說:「怪不得胡經理能夠在這種大酒店混的如魚得水,說話可真夠有水平的。」

胡曉怡抿嘴一下,嬌聲說:「和你們這些領導比起來我差的遠呢。」

兩人說著話到了三樓房間門口,胡曉怡拿出房卡把黃文璇的房門打開,知道這個時候不宜久留,又怕露出心中想法惹得姚澤不滿,就笑道:「姚主任沒什麼事情我就下去啦,酒店還有些事情要忙呢。」

姚澤笑著擺手道:「沒什麼事情了,麻煩胡經理了,你去忙吧。」

「好的,姚主任晚安1

「嗯,晚安1

等胡曉怡離開,姚澤走進房間,瞧見黃文璇倒在沙發上睡了過去就苦笑的搖搖頭,無意間瞥見了黃文璇裙擺處若隱若現的裙底春光,心頭猛的一顫,那個地方如同有魔力一般,牢牢的吸引了姚澤的目光,黑色褲襪裡面那白色的一抹……

原本喝了酒就有些血脈噴張,瞧見這副春色場景,姚澤渾身的血液不由得沸騰起來,一瞬間的迷失想法差點讓姚澤沒忍住撲了上去。

他趕緊搖搖頭,把那種可怕的念想甩開,然後喉嚨哽咽一下,尷尬的輕輕咳嗽一聲,對黃文璇喊道:「黃主任醒醒啊,你房間打開了,回你那邊睡吧。」

黃文璇只是動了動身子,嘴巴里也不知道嗚咽了一句什麼又睡了過去。

見一直喊不醒黃文璇,姚澤鬱悶的重重嘆息一聲,然後猶豫一下,走到黃文璇身邊,一把將她給橫抱了起來朝著屋外走去。

幸好此時外面走道沒什麼人,姚澤抱著黃文璇迅速進了她的房間,然後輕輕將房門關上,懷裡抱著黃文璇嬌柔輕盈的身軀心中一片旖旎。

柔軟嬌嫩的身子差點讓姚澤又迷失進去,將黃文璇放在床上,一把扯過杯子把她身子蓋住,不敢再久留,姚澤趕緊回了自己房間。

再多呆一會兒姚澤真害怕自己一個沒憋住做出什麼事情來,若是沒喝酒姚澤抵抗力倒是強上一些,但是喝了酒後就不同了,**容易被點燃,姚澤可不想再去隨便招惹女人,尤其還是這種有夫之婦——

書友們,沒有月票的堅持投一下紅票吧,感謝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