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九十三章投懷送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九十三章投懷送抱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大清早,農業廳兩輛車子停在了『萬紫千紅』酒店門口,農業廳副主任蔣大天倚在車邊悶頭抽著煙,早上來之前,廳長常任君交代過,讓他隨便忽悠一下農業部下來的幾個領導,帶著他們瞎逛幾天,等覺得沒什麼可逛的,他們就會走的。

蔣大天心裡那個鬱悶啊,這年頭政績撈不到也就算了,還凈是干一些得罪領導的事情,若是被農業部的姚主任知道在敷衍他,帶著他到處瞎逛,事情傳了出去,自己這個副主任恐怕差不多可以下崗了。

畢竟現在農改在全國盛行,自己在這個時候露出敷衍的態度必定是會成為全民公敵。

蔣大天咬咬牙,將煙蒂扔在地上,用腳尖捻滅然後低罵一聲『滾他媽的蛋』,接著暗想,你常任君想拿我當槍時,沒門!你讓我帶著姚澤閑逛我就非得帶著他去好好看看,到時候回來隨便敷衍常任君幾句他又能知道什麼?

事情想通后蔣大天自我感覺良好的哼起了小調,剛拿出一支煙準備再點上時,瞧見姚澤帶著四人走了出去,於是趕緊將煙給收了起來,小跑的迎了上去,笑眯眯的和姚澤握手說:「姚主任您好,我是農業辦的副主任蔣大天,昨天開會時咱們見過,這幾天就由我帶著您去基層視察。」

姚澤笑著點頭,說:「蔣主任,辛苦你了。這幾天還得麻煩你。」

蔣大天心裡一陣舒坦,忙擺手說:「不麻煩不麻煩,這都是我分內的事情,能陪著姚主任下去視察是我的榮幸。」

視察地點經過一番商討后決定放在大余縣的小庄村,那裡屬於極遠的偏僻地帶,而且算的上是窮鄉僻壤,農民的生活水平都不怎麼好。

車子行駛了大概五個小時,姚澤見黃文璇俏臉憋的通紅,就問道:「暈車?」

黃文璇不要意思的搖搖頭,低聲道:「待會兒到下一個加油站停一下,我想……」

姚澤明白了黃文璇意思,見黃文璇羞澀不已,頓時爽朗的哈哈笑了起來。

黃文璇偷偷睨了姚澤一眼,心想這人也真是的,別人想上廁所你有什麼可樂的?沒一點紳士風度。

「成東啊,到前面不遠的服務區休息一會兒,你們開車的時間也夠長了,休息一下再走吧。」姚澤吩咐道。

向成東笑著答應一聲,車子朝左行駛進入了服務區。

後面跟著三輛轎車,一輛裡面坐著副主任李建明,另外兩輛車子則是省農業廳的。

車子在服務站停了下來,後面三輛車子也跟著開了進來,李建明推開車門,然後朝著姚澤那輛車子走過去,躬身囊υ笪實潰骸耙χ魅危怎麼停下來了?」

姚澤道:「讓司機們休息一下,開車時間長了容易疲勞,休息一下再走。」

李建明就點點頭,回了自己的車中,黃文璇這才悻悻的推開車門,然後朝著服務站的女廁所走去。

「姚主任,喝水嗎?」向成東扭頭看了姚澤一眼。

姚澤點點頭,說:「去買幾瓶吧,給後面的幾輛車子也買一些。」

向成東點頭答應一聲然後推開車門走進了服務站的小超市,買了十來瓶水,剛付完錢,轉身準備離開之際,向成東無意間瞟見坐在超市裡面,低頭抽煙的男子,兩人身穿迷彩服,身形似乎看上去有些熟悉,腦海中只是一閃而過,兩人似乎在哪裡見過似的,不過向成東沒多想,提著礦泉水出了超市。

「好險,差點被那傢伙發現。」野豹見向成東出了超市,吁了口氣,將煙頭扔在地上,出聲對軍刀說。

軍刀沒好氣的道:「都說了別在這裡休息,差點被發現了,向成東是什麼人物,當年在特種部隊可是一等一的散打高手,各項職能全優,咱們得小心著點,別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野豹苦笑道:「還真沒準,姚澤身邊有個向成東想死倒是不容易。」

「是啊,向成東這傢伙沒想到退役之後跟了姚澤。」軍刀嘆了口氣,繼續道:「那年如果向成東不犯錯誤,或許他現在在部隊造化會非常大。」

「為了一個不愛她的女人,去做違背組織的事情,真是有夠白痴的。」軍刀繼續道。

野豹卻搖搖頭說:「向成東這種人是真性情,只不過是愛上了不該愛的人罷了,那女人如今嫁給了軍方一名少將的兒子做了少奶奶了,真是可惜了向成東這麼好的軍事人才。」

「行了,別感嘆,說不定他馬上就成咱們的敵人了。」軍刀再次點上一支煙,說道。

野豹點著一絲笑意道:「說不定咱們會死在他手中吧。」

軍刀搖搖頭說:「不會,他這麼多年不在部隊,缺乏鍛煉,肯定是跟不上咱們的節奏了,再說咱們有傢伙,他沒有,所以,如果真發生那種事情,死的一定是他和姚澤。」

野豹嘆了口氣道:「要殺你殺,反正我是下不了手,如果讓我殺賣國賊、毒梟這些都沒問題,但是殺林老總理的孫子,這也太……」

「他就是賣國賊1軍刀冷聲說道。

野豹道:「你有證據?」

軍刀說:「首長說的話就是證據。」

野豹道:「但是我覺得現在的首長有些不尋常了,還記得黑虎嗎?被他派出去執行任務,一去不回,連一點音訊都沒有,我真怕我們成了下一個黑虎。」黑虎便是被陳軍翔派去暗殺姚澤,被向成東收拾的黑衣人,回到燕京后在陳軍翔的別墅被暗襲殺死。

軍刀皺皺眉,不悅的道:「別胡思亂想,當務之急是完成任務然後回部隊交差,其他的事情和我們無關,你只是個職業軍人,服從命令是你的天職。」

野豹嘆了口氣,目光看向了窗外。

軍刀就問道:「他們走了沒?」

野豹點頭道:「剛走。」

軍刀站了起來,說:「再過幾分鐘咱們跟上去。」

車子快速行駛在高速路上,向成東心思一直有些不定,眼神有些飄忽,連姚澤和他說話他都沒有反應過來。

「成東……」

「成東,你咋滴了?」姚澤繼續問道。

向成東微微回神,歉意的道:「沒啥事,剛才在超市裡面看到兩個一起的戰友。」

「哦,是嗎?」姚澤笑了笑,道:「你沒和他們打招呼?」

「我不確定,應該只是相似吧。」向成東道,心裡卻在犯嘀咕,如果真是他們,那麼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種窮山僻壤的地方?

特種部隊只會執行國家機密任務,他們這些人不應該來這裡才是埃

想了半天百思不得其解向成東乾脆懶得再去管他,可能是因為上次黑衣人的暗殺神經變的有些敏感了吧。

黃文璇朝著車窗外開了一陣子,扭頭對姚澤問道:「姚主任,你為什麼選這麼窮鄉僻壤的位置?別人巴不得去舒服的環境,你咋還故意遭罪呢?」

姚澤笑道:「去那些富庶的地方,咱們的農改還有什麼意義,就是要去窮的地方,這樣才能發揮出農改的作用來。」

一天的勞碌奔波,一直到下午四點車子才開出高速,上了大余縣。

省里早已經同志,燕京那邊有領導要到大余縣這邊來視察,讓大余縣的領導做好迎接準備。

大余縣縣政府門口,此時站了一排縣委縣政府的領導,他們一個個面色莊重的等著姚澤的車子到來,就如同當年的姚澤迎接上面的領導的心情一樣,突然來了一名廳級幹部到他們這個窮縣來,而且還是燕京那邊的領導,他們怎麼能不重視。

縣委書記何長清瞧見四兩黑色轎車緩緩朝著這邊開來,就馬上提醒身邊的人說:「領導來了,注意一下形象。」然後笑眯眯的迎了上去。

車子在縣委大院門口停了下來,姚澤含笑的推開車門見迎來的人,就笑問道:「這位是縣委書記何長清吧?」姚澤來大余縣時已經做好了功課,對於大余縣的幾個主要領導還是知道的。

「對,我是何長清,姚主任,歡迎您來咱們大余縣指導工作。」他有些激動的和姚澤握手。

姚澤輕輕點頭,含笑的和何長清握手,接著又看向何長清桑是一個禿頂中年,衣著倒是挺講究,姚澤就笑著問道:「這位是王縣長吧?」

大余縣王啟明笑著點頭道:「姚主任,歡迎您來咱們大余縣。」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然後急著又和後面一些常委握手,接著便是李建明、黃文璇輪著握手,一番寒暄之後,姚澤徵用縣委會議室開了個臨時會議,由主管農業的副縣長賈飛虎帶領姚澤他們去小庄村視察。

晚宴上又是免不了一頓喝酒,黃文璇這次倒是變聰明了,滴酒不沾,要了杯飲料喝,在大余縣這些領導眼裡,黃文璇也是不敢得罪的領導,她說不喝酒也沒人敢權酒。

和一般的縣城比起來,大余縣顯得要落後許多,整個縣城,超過十層以上的樓房屈指可數,吃過晚飯,眾人回了賓館,因為喝了酒,姚澤就說要去看看大余縣的夜景,向成東開車,黃文璇陪著。

自從出了燕京,黃文璇可謂是寸步不離的跟著姚澤,這個成熟卻偶爾略顯幼稚的女人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姚澤一時也搞不懂。

真如她所說,看重了自己的潛力?

這話姚澤聽了感覺有些假。

說到級別,姚澤是正廳級幹部,而黃文璇是副廳級,只是差了半級而已,她完全沒有必要如此擺低身段的向自己投誠啊?

排除這些可能的話,難道她看重了自己的美色?

噗!

姚澤一陣意淫,想到這裡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黃文璇坐在姚澤身邊,見姚澤突然出聲笑聲,就抿嘴笑道:「姚主任,你笑什麼啊?」

姚澤忍不住放聲笑道:「沒什麼,就是突然想到一個好玩的事情。」

「什麼好玩的事情啊?」黃文璇抿嘴含笑的問道。

姚澤擺手哈哈笑道:「這是秘密,不能告訴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