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九十五章雨夜同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九十五章雨夜同眠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坐在院子里閑聊時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姚澤和黃文璇趕緊搬著椅子朝屋裡跑,村支書張大貴則趕忙去收拾晾在外面的衣服。

沒過一會兒便是傾盆大雨,尤其是住在山中,雷聲里啪啦的往下打,那種在頭頂響起的感覺特別嚇人。

黃文璇有些害怕的哆嗉了一下身子,而後道:「怎麼突然就下起雨了,早不下晚不下,偏偏等我們來了下,這不是折騰人嗎。」

姚澤苦笑道:「你就別抱怨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上山沒什麼娛樂和消遣的東西,黃文璇坐了一會兒覺得無聊就讓張大貴的妻子張春芳給她安排房間。

張春芳笑了笑,然後點頭說:「你和姚主任住在西面的房子沒什麼問題吧?」西面的房子有兩件屋子是,原本是一間,最後中間隔了到牆,弄成了兩間屋子。

黃文璇以為張春芳讓她和姚澤睡在一起,臉上就是一窘,然後趕緊擺手道:「那可不行,張大嬸,你這裡就那一間屋嗎?」

張春芳見黃文璇理解錯了她的意思,就笑了起來說:「黃主任啊,您放心,西面房子有兩間屋子,你和姚主任一人一間,而且都給你們換上了乾淨的床單和被褥。」

黃文璇這才吁了口氣,同時又為乾脆的行為一陣尷尬。

姚澤見時候也不早了,就笑道:「我也不打擾老書記休息了,咱們都早點休息吧。」

張春芳領著姚澤和黃文璇走出堂屋,到了旁邊一間平房,將兩間屋的鎖給打開,然後笑眯眯的對兩人說:「山裡面下暴雨有時候會發出一些怪聲音,你們不要怕啊,沒什麼事情的。」

黃文璇原本沒什麼感覺,聽了張春芳的話,頓時只感覺汗毛都豎起來了。

「那個……張大嬸,你可別說的這麼玄乎。」黃文璇鋝了鋝頭髮,悻悻的說道。

張春芳笑道:「沒事兒,就是山裡面颳風可能樹枝之類的發出的響聲,我們在這裡住習慣了,倒是覺得沒什麼,就是怕你們聽到那聲音害怕,所以先告訴你們一聲,讓你們安心。」

姚澤笑道:「張嬸,沒事兒了,你去休息吧。」

張春芳點點頭,然後道:「你們也早點休息。」然後就回了堂屋。

「害怕了?」見黃文璇有些魂不守舍,姚澤關切的問道。

黃文璇擠出一絲笑意,道:「是有一點。」

姚澤道:「沒事兒,這世上哪有什麼玄乎的東西,都是自己嚇自己罷了。」然後推開屋門,將燈打開,房間里按的燈泡很小,照得整個房子昏黃,他打了個哈欠,然後對站在屋門口的黃文璇道:「快進屋吧,時候不早了,早點休息,明天如果不下雨了咱們事情還多著呢。」

黃文璇點點頭,然後進了她自己的那件屋子。

外面雨越下越大,黃文璇開著燈不敢關上,也沒有脫衣服,和衣躺在被窩裡,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有什麼妖魔鬼怪闖進來似的。

大概是白天太累了,黃文璇沒一會兒就睡了個過去,半夜風越來越大,睡覺去黃文璇忘記關窗戶一陣陣涼颼颼的風吹了進來,吹進她的頸脖,讓她身子一涼,她猛的驚醒,不由得打了個寒顫,緊緊的捲縮在被窩裡,屋裡燈光依然亮著,只不過光線有些昏暗,黃文璇朝著窗外看了一眼,屋外呼呼的刮著大風,黑色影子晃來晃去,夾雜著風聲發出各種怪異的聲調,使得黃文璇頭皮有些發麻。

姚澤後半夜被尿憋醒,起床后披著衣服想找洗手間,才想起來這裡是農村,姚澤對這裡又不熟悉,於是偷偷跑到外面屋檐撒了一泡尿,折身回來時瞧見黃文璇屋內的燈光亮著,就走過去看了一眼,正好此時黃文璇盯著窗戶看,瞧見一個黑色影子慢慢靠近,黃文璇臉色猛的一變,嚇的嬌聲大叫起來。

姚澤身子不由得一愣,而後趕緊拍拍門道:「黃主任沒事兒吧?」

姚澤話語一落,啪的一聲雷響,接著黃文璇屋內的燈光突然熄滅,黃文璇再次嚇的尖叫起來。

姚澤苦笑道:「黃主任,是我,姚澤埃」

黃文璇在屋裡聽到姚澤的聲音,整個人才緩過勁來。

「姚……姚主任燈怎麼突然熄了?」黃文璇躲在被窩裡瑟瑟發抖的問道。

姚澤站在門口,緊了緊身上的衣服,說:「估計是電路燒壞了吧,誰讓你大半夜打雷下雨的時候開燈的。」

黃文璇帶著哭腔道:「那怎麼辦,我害怕。」

姚澤道:「我那邊肯定也斷電了,這可咋辦?」

黃文璇猶豫道:「姚主任,要不你進來陪我聊聊天。」

姚澤打著哈欠道:「這麼晚了聊什麼天啊,你閉上眼睛待會兒就睡著了,別想那麼多。」說著話,姚澤就朝自己屋裡走。

黃文璇一下子從床上躥了下去,連鞋子都沒穿,直接衝到姚澤那邊的屋子裡,然後迅速的鑽進了姚澤的被窩。

姚澤站在床邊,不由得愣住,「黃主任,你這是幹嘛。」

黃文璇低聲道:「我害怕,這是什麼鬼地方啊,嚇死人了。」

姚澤嘆了口氣,道:「你這不是折騰人嗎,你睡我這裡我咋辦啊?」

黃文璇帶著羞意,低聲道:「姚主任,要不咱們打個商量,你去我那邊把我的被子抱過來,咱們晚上擠一擠,等天亮了我再過去。」

姚澤聽了黃文璇的話,趕緊擺手道:「那可不行,這像什麼話。你睡我這邊那我就去你那邊睡吧。」

黃文璇帶著祈求的語調說:「姚主任,你別過去啊,我真害怕。」

姚澤嘆了口氣,過去把黃文璇的杯子抱了過來,扔在黃文璇旁邊,然後沒好氣的道:「你坐在床邊,我睡覺1

黃文璇鬱悶的抱過自己的杯子裹在身上,然後點點頭,只能接受這個辦法。

姚澤重新睡下,背對著黃文璇,面朝牆壁,閉著眼睛,黃文璇就輕聲細語道:「要不陪我聊一會兒唄?」

姚澤無奈道:「你想聊什麼?」

黃文璇道:「聊聊你吧。」

姚澤沒好氣的道:「我有什麼可聊的。」

黃文璇緊了緊被子,將身子裹的緊緊的,然後說:「你是怎麼一步步的熬到廳級的?」

姚澤道:「一路走來我把它歸為運氣,也許是我運氣比較好吧。」

黃文璇撇撇嘴,說:「運氣這個說法太簡單了吧?」

姚澤道:「還是說你吧,你一個女人能夠混到副廳級也不容易吧。」

黃文璇道:「你以為我容易嘛,我今年三十八歲了,從二十三歲就開始摸爬滾打,這都多少年了,十五年才熬到副廳級幹部呢,和你別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你的目標是做到什麼級別?」姚澤扭頭看了黃文璇一眼,突然問道。

黃文璇撇撇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只要不退休我就一直努力向前沖。」

聽了黃文璇的回到,姚澤報以苦笑,而後道:「你一個女人這麼熱衷權利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黃文璇卻不以為意的說:「是規定只能男人掌握權利,我就得為女人們爭口氣,如果可以我還想做國家總理呢,咱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理,呵呵。」

姚澤沒好氣的笑道:「你也敢想。」

黃文璇翻白眼道:「做不了,還不讓人想么。」

姚澤打了個哈欠,道:「成,你繼續幻想,我睡覺了。」說完,姚澤再次扭過身子睡了過去,而黃文璇就坐在姚澤身邊,撐著身子,眼皮卻越來越沉重。

沒過好一會兒,姚澤突然感覺到身子一沉,接著便感覺到一具柔軟壓在了自己身上,帶著淡淡的芳香。

姚澤扭頭望去,黃文璇竟然坐著睡著了,而且撲倒在了自己身上,剛好,那柔軟的大胸部擠壓在他身上,柔柔軟軟的嘆息十足。

姚澤原本睡意十足,被黃文璇這麼一折騰,頓時睡意全無了,黃文璇那成熟女人該有的挺拔酥胸讓姚澤心裡一陣旖旎,望著黃文璇成熟嫵媚的臉蛋,以及那豐腴的身子,姚澤感覺呼吸變的有些急促起來,他想把黃文璇叫醒,但是想到黃文璇可能嚇的一晚上沒睡,這會兒好不容易睡過去又把她給叫醒似乎有些不厚道,姚澤只好打消這個念頭,只是她那胸部一直壓在自己身上也不是個事兒埃

因為姚澤動了一下身子,黃文璇也跟著扭動幾下,一條白花花的修長美腿升了出來,穿著絲襪的小腳恰巧伸到了姚澤小腹處,姚澤心裡一熱,小腹慢慢升起一股火熱,緊接著下身慢慢有了些反應,那玩意直挺挺的立了起來。

姚澤喉嚨哽咽一下,伸出手輕輕握住黃文璇的小腳,隔著絲襪輕輕摸了摸,心裡狂跳起來,嬌柔的小腳被姚澤握在手中,有些捨不得放下。

不過,姚澤怕黃文璇突然醒來發覺自己握著她的腳,只是有些旖旎的摸了兩下就給放下,然後把她的小腳往旁邊推了推。

過了好一陣子姚澤才拋開腦海中幻想的曖昧畫面,漸漸的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