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九十七章家族鬥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九十七章家族鬥爭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燕京,某秘密地下室。

陳家三代人聚集在這裡,商量對付林家的事情。

陳家第三代能夠進入這裡的只有陳家第二代長子陳蕭國的兒子,陳華。

陳華曾經試圖利用劉羽菲的美色來拉攏慕蓉家的小兒子慕蓉端木,只可惜,劉羽菲不怎麼配合,導致現在慕蓉端木對劉羽菲死纏爛打,想要得到柳羽菲卻無論為力,而陳華想利用劉羽菲擺布慕蓉端木的美夢也破滅。

地下室中煙霧繚繞,每個人都是沉著臉,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自從陳家老一輩的幾個長輩去世以後,陳家以陳蕭國為中心,任何事情商量著來辦。

「大哥,你今天把咱們都召集過來就是為了商量對付林家的事情?」老三陳東升穿著一身迷彩軍服,一臉沉著的問道。

此人便是接管燕京軍區特種部隊的陳東升少將,派野豹和軍刀去刺殺姚澤的人便是他。

陳蕭國聽了陳東升的話,點點頭,吸了口煙,吐出濃濃的煙霧,然後吁了口氣才道:「林家如今不好對付了,納蘭家現在與林家同仇敵愾,有納蘭家幫忙就等於有了軍方的幫助,再加上林萬山如今越來越勢頭,如果咱們在不找到盟友幫忙,恐怕就得佔了弱勢。」

一直沉默不語的老二陳軍翔突然問道:「大哥,你是不是有什麼計劃了?」

陳蕭國點頭笑了笑,道:「聽說慕蓉家的小兒子很喜歡你乾女兒?」

陳軍翔心頭一動,望著陳蕭國,說:「大哥,你的意思是……」

「對,利用你乾女兒,把慕蓉家小兒子死死攥在咱們這邊,慕蓉總理就慕蓉端木這麼一個兒子,只要抓住了慕蓉端木的把柄就等於抓住了慕蓉總理的把柄,到時候不怕他不與我們合作。」

陳軍翔有些憂慮的說:「大哥,這樣恐怕不妥吧,慕蓉總理是非常欣賞你的,估計年換屆了,他肯定會大力舉薦你接替他的位置,如果現在利用他兒子讓他不滿,以後你恐怕……」

陳蕭國抬手阻止陳軍翔,笑著說:「這些我早就考慮過了,只要把林家搞垮了,沒有人會沒事和我作對,到時候總理的位置非我莫屬。」說著話,他把目光移向他兒子陳華,問道:「慕蓉端木這小子最近在幹什麼?」

陳華笑了笑,說:「劉羽菲去香港拍戲,這傢伙追著趕過去了,這次恐怕這位大少爺是動了真情了。」

「好,就是要讓他動真情才好利用他。」陳蕭國看著陳軍翔,說道:「你乾女兒那邊沒什麼問題吧?」

陳軍翔冷哼一聲,說:「由不得她不同意。」

陳蕭國皺皺眉道:「還是好言相勸吧,現在的年輕人叛逆的很。」

「大哥放心好了,這件事情我肯定會搞定的。」

陳蕭國點點頭,然後對老三陳東升問道:「派出去的人有什麼消息沒?」

陳東升搖搖頭,皺眉道:「一直沒什麼消息傳回來,按說不應該啊,這兩個特種兵是我們特種部隊數一數的全能高手,即便是失手了也應該有個音訊才對啊?1

陳蕭國沉著臉道:「你難道不知道那小子身邊有個高手?」

陳東升苦著臉道:「我怎麼不知道,但是他即便再怎麼厲害,可是手裡沒傢伙啊,解決他並不難,只是我搞不懂的是,我派出去的兩名特種兵兩個消息都沒有傳給我。」

「該不會是叛變了吧?」陳軍翔在一旁擔憂的問道。

陳東升嚴肅著臉擺手道:「二哥,這種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的,我只是擔心會不會出了別的什麼情況。」

「再等兩天看看情況,不行就重新派兩人過去,那小子必須死1陳蕭國一臉陰沉的吩咐道。

陳東升點點頭,說:「我再試著和他們聯繫一下,萬一不行就重新派人過去。」

「對了,聽說慕蓉總理的大女兒現在在你們部隊做教練?」陳蕭國突然問道。

陳東升點頭道:「慕蓉崔楠是絕對的軍事天才,我參軍這麼多年從來就沒遇到她這麼厲害的人物,她唯一失敗的一次便是幾年前,參加的一次毒梟圍剿行動時出了岔子,差點被打死,最後被她當時的教練給當了子彈,她才保住了命,可惜那教練卻賠上了性命。」

陳蕭國點頭道:「這件事情我知道,那教練不就是農業部許部長的兒子嗎1

「對,就是他1陳東升點點頭。

陳蕭國繼續吩咐說:「她既然在你們部隊,那麼你在執行這個秘密任務時一定要避開她,不要讓她知道了消息。否則事情就麻煩了。」

陳東升點點頭,說:「我不會讓她知道的,而且她這個人非常自負,一般的事情根本不會管,也不會多事。」

陳蕭國點點頭,繼續問納蘭家的事情,重新點上一支煙,望著陳軍翔說:「現在納蘭家的那個納蘭冰旋人怎麼樣了?」

陳軍翔說:「雖然醒過來了,但是已經失去記憶了。」

陳蕭國不悅的說:「你辦事也太馬虎了,竟然留下活口,嚴密監視她,如果她有恢復記憶的勢頭,不惜一切代價必須讓她消失。還有,你那個乾兒子陳鋒已經暴露了,讓他永遠待在國外不要回來了,以納蘭家在軍方的勢力,如果他回來了馬上就得被抓。」

……

農業部視察小組在小庄村足足待了一個星期,將小庄村大概的情況摸清楚后才和村支書以及一干村領導告辭離開。

回到大余縣已經是傍晚時分,眾人都是舟車勞頓,縣委書記何長清安排了晚宴被姚澤給婉拒了。

眾人住在縣招待所,晚上草草吃了個便飯,便各自回了房間。

這一路走來,姚澤發現,雖然華西省是全國第一大糧食產量大省,但是華西省靠近偏遠的地方還有許多落後的村莊,甚至有些村子輛一輛收割機都沒能力買,村子如此的落後和貧窮就和當地的領導層管理不善有關了。

姚澤坐在賓館客房的沙發上,悶頭抽著煙,想起小庄村的情況,他不由得深深嘆息一聲,對於那種極為偏僻的村子,姚澤實在是無論為力,首先那種地勢險要的村子連道路到沒法修通又談何農改,在小庄村,整個村子機會是沒有電動的器械,畢竟村子在深山中,而且道路相當難走,即便是有那個經濟條件購買電器和大型收割機之類的農產品,也沒法運進村子里。

整個國家,如小庄村這種類型的村莊不再少數,姚澤雖然有心去管,卻也沒那個能力,思前想後姚澤絕對,只能舍小取大,不再糾結與小庄村的事情。

咚咚咚……

姚澤正想著問題時,房門被敲響。

「誰啊?」姚澤將手中的煙蒂塞進煙灰缸起身去開門。

「姚主任,是我。」黃文璇的清脆的聲音從外面穿了進來。

姚澤將門打開,瞧見黃文璇笑眯眯的站在門口,就問道:「黃主任有事?」

黃文璇悻悻笑道:「有些餓了,姚主任要一起宵夜嗎?」

姚澤笑道:「吃晚飯時叫你,你說你不吃,現在餓了吧。」

黃文璇尷尬的笑著說:「那會兒才回來,躺在床上實在是不想動彈,現在有些餓了呢。」

姚澤想了想,一個女人這麼晚了單獨出去也不太安全,就點頭答應下來說:「成,我再陪你吃點。你等著,我去拿外套。」

夜深,姚澤和黃文璇走在縣城的大街上,姚澤低頭見黃文璇外面穿著一件中長的呢子大衣,下身配了一條淺色裙子,兩條筆直的美腿上套著單薄的肉色絲襪,就笑著問道:「這麼穿腿不冷么?」

黃文璇見姚澤在觀察她的腿,就有些不自然的紅了臉,想起剛去小庄村那夜和姚澤曖昧的場景,心裡撲通撲通加快跳動,她走路有些不自然起來,不敢看姚澤,目光望著前方的道路,笑了笑,悻悻道:「女人嘛,不都愛美1

姚澤笑了笑,隨口道:「你都這麼漂亮,你孩子應該也非常可愛吧。」姚澤見黃文璇三十好幾歲,心裡不由自主的將她歸納為有孩子的女子。

那裡知道,黃文璇嫵媚的俏臉原本是含笑的,聽了姚澤的話,頓時黯然下來,嘆了口氣,低聲說:「我沒有孩子呢。」

姚澤微微一愣,疑惑的問道:「為什麼不要一個?」

黃文璇表情有些難過的道:「我也想要啊,可是……哎,算了,不說這個。」

姚澤一下子反應過來,瞧黃文璇那個意思,他們夫妻兩人必定是有一個人身體有問題。

對於剛才的問話,姚澤有些歉意,似乎這個話題讓黃文璇心情變的極差,就出聲說:「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提起這個事情的。」

黃文璇原本有些難看的臉色擠出一絲笑意,輕聲對姚澤說:「姚主任,這不怪你。」

「哎,要怪只能怪我自己命苦。」黃文璇深深吁了口氣,然後笑著道:「得了,咱們不提那些不開心的事情,我現在可是餓死了,趕緊走吧,前面好像有夜市。」

黃文璇踏著她的高跟長靴,噠噠噠的小跑著朝夜市衝去,姚澤在後面苦笑不已,黃文璇雖說已經三十好幾歲,但是性子倒是和小女生似的,剛才還鬱悶的心情一會兒便恢復過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