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七百九十八章殺人變為救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九十八章殺人變為救人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大余縣的夜晚並不是很熱鬧,此時街上已經少有行人。

姚澤和黃文璇來到一家夜市門口,找了一張露天的空位子坐了下去,黃文璇聲音清脆的喊道:「老闆,點菜。」

正在烤肉串的夜市老闆聽到喊聲,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笑著跑到姚澤和黃文璇跟前,將菜單遞給黃文璇,歉意的說:「二位先看看菜單,想吃什麼寫在單子上,我待會兒給你們做,這會兒客人多,有些招呼不過來。」

黃文璇點點頭,笑道:「你先去忙吧,待會點好了,單子給你送過來。」

等夜市老闆走後,黃文璇將菜單遞給姚澤,笑著說:「姚主任,想吃什麼隨便點,我請客。」

姚澤笑道:「還是你點吧,我隨意,本來就不餓,只是陪你隨便再吃一點。」

黃文璇就點點頭,嬌俏的笑道:「那我就不和你客氣了。」

唰唰唰……

一張單子被黃文璇寫滿了各種燒烤和小吃,姚澤有些汗顏的望著黃文璇,說:「點這麼多你吃的下嗎?」

黃文璇悻悻道:「這段時間在小庄村有些吃不習慣呢,回來了還不得好好吃一頓。」

姚澤哈哈笑道:「感情你還挑食埃」

黃文璇抿嘴一笑,輕聲說:「從小養成的毛玻」

兩人說話的時候,不遠處一輛商務車中的人正盯著姚澤。

「野豹,別在猶豫了,這會兒是個好機會,當機立斷,宰了他咱們好回去和首長交差,我們出來的時間已經夠長了,再不回去,恐怕不好交代。」

「再等等吧。」野豹臉上露出糾結之色。

「等什麼等,你能等出個什麼結果,咱們只是特種兵,不是警察,他是不是賣國賊不需要咱們去查,咱們的任務只是執行上司交代的事情而已。」軍刀一臉嚴肅的望著野豹,說道。

「軍刀,想想林總理在職期間為老百姓做了多少好事!他的孫子你忍心殺害嗎?」野豹搖頭道:「反正我是下不了手的。」

軍刀面無表情的道:「既然你下不了手,那就讓我來吧,這件事情你別管了。」

野豹扭頭望著車窗外,那個年輕的男人,怎麼可能和賣國沾上邊?

「等他們吃完飯,離開時我就動手。」軍刀說完便閉上眼睛,不再吭聲。

此時,姚澤和黃文璇的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各種燒烤和小吃,黃文璇笑著說:「喝點酒吧?」

姚澤點點頭,道:「天氣有些涼,咱喝白酒吧。」

黃文璇點點頭,叫來一瓶白酒,兩人一人倒上一杯,「姚主任,我敬你。」黃文璇笑著舉起杯子,輕聲說:「以後還得多多關照我才是。」

姚澤苦笑道:「黃主任,我怎麼照顧的了你,你是副主任,而且呢,只不過是比你高出半級,照顧你從何說起。」

黃文璇笑著抿了口酒,道:「我說的是以後,以後你肯定會官運亨通啦。」

姚澤苦笑的搖搖頭,喝了口酒喝,笑道:「吃菜,咱們吃飯就別談那些事情了,太累。」

黃文璇就點點頭,拿起一串羊肉串,用紙巾擦了擦鐵絲上的油漬,然後遞給姚澤。

姚澤笑著接過,打趣道:「你這也太講究了吧?」

黃文璇道:「女人嘛,講究點好。」

「對啦,姚主任,怎麼從來沒聽你提起過你女朋友?」黃文璇突然問道。

姚澤咬了口肉串,腦海中呈現出唐敏的身影來,而後笑了笑,說:「我女朋友在淮源呢。」

黃文璇哦了一聲,然後笑道:「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姚澤抿了口白酒,說:「大概不會太晚吧。」

黃文璇睨了姚澤一眼,沒好氣的道:「難道還沒定下來?」

姚澤苦笑的搖頭道:「不是沒定下來,只是有很多事情需要考慮,暫時沒理清頭緒呢。」

黃文璇搖搖頭,嘆氣道:「婚姻大事卻是得考慮清楚,別走了我的老路。」

姚澤微微一愣,而後反應過來,想起那天晚上黃文璇老公跑到黃文璇住所那裡大吵大鬧的場景,就輕聲問道:「這段時間你老公沒有騷擾你吧?」

黃文璇吁了口氣,一杯酒喝下去一半,辣的她眼眶裡淚花轉呀轉的,她談了口氣,無奈的說:「最近沒事就打給我,不過我沒敢接,他鐵定是找我吵架的。」

姚澤輕聲道:「你和他好好談談埃」

黃文璇搖頭有些黯然的說:「他如今性子大變,根本沒法嘆,可能是……可能是因為我無法懷孕,現在沒事兒就喜歡找我的茬。」黃文璇喝了酒之後也就沒那麼多顧慮,把她這幾年來一直糾結無法懷孕的事情抖露給了姚澤,找個人說說這個事情總比悶在心裡頭舒服,黃文璇對姚澤說出來以後,只覺得心裡稍微舒暢了一些。

姚澤聽了黃文璇的話,關切的道:「如今醫療技術這麼發達,你去大醫院看看啊,應該可以治好的。」

黃文璇絕望的搖頭道:「這些年試過很多次了,包括全國最好的不孕不育醫院都去看過,根本沒法治好。」

聽黃文璇這麼說,姚澤突然想起那名在湯山縣碰到的老醫生,暗想,他連半死的納蘭冰旋都能治好,一定可以治好黃文璇的病,只不過那老頭太過神秘,姚澤也沒法找到他,所以不敢把老頭的事告訴黃文璇,怕給了黃文璇希望后又要失望。

「任何事情都別說的那麼絕,只要心中有希望,一定會好起來的。」姚澤安慰的說道。

黃文璇點點頭,擠出一絲無奈的笑意,舉起杯子說:「借姚主任吉言,希望如此吧,我敬你。」

姚澤端起杯子,笑道:「你酒量不好,少喝點。」

黃文璇擺手笑道:「沒事,醉不了。」

兩人正說著話,旁邊突然傳來一陣慘叫,夜市老闆正在炒菜,突然被衝來的幾個地痞打翻在地,嘴裡罵罵咧咧的邊踹邊掀桌子。

地痞的搗亂是的附近幾桌客人丟下筷子就跑。

黃文璇見了這種狀況,嚇的趕緊放下筷子,然後低聲對姚澤說:「姚主任,咱們趕緊走吧。」

姚澤擺擺手,道:「看看再說。」

「操,老子打死你,讓你犯賤,讓你動老子的女人,老子要你的命。」其中一名帶頭的中年地痞一腳一腳的揣在夜市老闆身上,這老闆只是死死的捲曲在一起,發出悶哼聲,就是不叫出聲。

「就你這種窩囊廢也敢碰老子的女人,老子看你是活膩歪了,把他給我架起來。」中年地痞對旁邊幾個小地痞吩咐道。

三個地痞把被打了個半死的夜市老闆架了起來,那中年地痞惡聲吩咐說:「把他給我按在桌子上,敢摸我女人,我要廢他一隻手。」

夜市老闆聽了中年地痞的話,不知哪裡來的勁,猛的掙扎開三個地痞,一臉猙獰的朝中年地痞撲了上去,怒聲道:「我他媽和你拼了,你這畜生1

「操1中年地痞個頭高大又健壯,夜市老闆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三兩下就又被打翻在了低聲,額頭上已經冒出血來,看上去極為恐怖的樣子。

夜市老闆死死的瞪著中年地痞,咬牙切齒道:「小藍明明先和我認識的,是你用卑鄙手段搶走了她,她根本不愛你,她愛的是我,你這畜生1

「哈哈,她不愛我又怎麼樣,還不是每天被我壓在床上猛操!你不是愛她嗎?老子今晚回去好好的操她,你要不要來觀賞一下?」中年地痞一臉賤笑的道:「現在她是老子的女人,你敢摸她就是對老子的恥辱,你這樣,如果你肯賠我一萬塊錢損失費,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如若不然,哼哼……老子今天要廢你一隻手1

「一萬?我呸,一個子兒你都甭想,你這畜生,只要我活著,總有一天我要宰了你。」夜市老闆模樣很猙獰,看樣子是恨極了這個地痞,說話時咬牙切齒恨不得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哈哈,就你?」中年地痞仰頭狂笑,而後冷下臉,陰森道:「今天老子先廢了你再說。把他給我架起來。」

黃文璇見三個地痞將夜市老闆按在桌子上,將他的手掌緊緊的按住,中年地痞抽出白燦燦的匕首來,陰森的笑著走了過去,嚇的緊緊捏住姚澤的胳膊。

姚澤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沉聲道:「住手。」

中年地痞原本匕首已經伸了過去,聽了姚澤的話,他微微一愣,沒想到這個時候還有見義勇為的勇士,頓時就笑著收回刀,然後眯著眼望著姚澤,把匕首朝著姚澤比劃一下,挑眉道:「你在說我嗎?」

姚澤板著臉道:「做是別這麼絕,這是法治社會,由不得你亂來。」

中年地痞噗笑一聲,不屑的道:「你確定沒有喝酒把腦子喝壞?」

姚澤不管中年地痞,扭頭對黃文璇道:「報警1

黃文璇此時沒了注意,聽了姚澤的話,她趕緊出掏手機。

中年地痞就惡聲道:「敢報警,老子先收拾你。」

黃文璇見中年地痞朝自己沖了過來,嚇的臉色一白,尖叫一聲,朝著姚澤身後奪齲

姚澤見中年地痞手中有匕首,隨手抄起桌上的空酒瓶,猛的朝著猝不提防的中年地痞扔了過去。

的一聲響。

酒瓶撞在中年地痞的腦門上,啪的一聲破碎了,而中年地痞也是慘叫一聲,捂住腦袋在地上打滾。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另外三個地痞瞧見老大捲曲在地上狂吼,這才反應過來,鬆開半死不活的夜市老闆,朝著姚澤從去。

姚澤也不是傻子,好漢不吃眼前虧,拉住嚇傻了的黃文璇拔腿就跑。

姚澤只是希望引開拿三個地痞,讓夜市老闆有機會乘機開溜。

兩人跑出沒幾步,黃文璇突然嬌呼一聲,一下子摔倒在地。

黃文璇老早就嚇的有些腿軟,剛才姚澤猛的拉著她狂奔,雙腿就有些不聽使喚起來,沒跑出幾步就摔在了地方。

「黃主任你沒事吧?」姚澤趕緊去扶黃文璇,此時三個地痞已經沖了上來,每人手中拿著一把白森森的鋒銳匕首。

「呀,他們來了。」黃文璇顧不得腳疼,驚呼一聲,咬牙站了起來,可是還沒挪步又一下倒在了低聲,腳踝疼的讓她倒吸一口涼氣。

姚澤見三個地痞手拿匕首慢慢靠近,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無奈的想,今天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正當姚澤打算拚死抵抗保護黃文璇時,他身後傳來一個男人沉著的聲音:「你倆走,這三個無賴交給我了。」

姚澤詫異的回頭,瞧見一個身穿迷彩服的健壯男人。此人便是一直躲在暗處的特種兵野豹。

而此時坐在駕駛位置的軍刀氣的猛錘一下方向盤,怒聲罵道:「混蛋,真是腦袋燒壞了,這麼好的借刀殺人的機會……白痴1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