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章逃亡與復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章逃亡與復仇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野豹和軍刀回到燕京,他們萬萬沒想到,等待他們的將是毀滅性的災難。

兩人剛下火車,就被陳東升派來的士兵接走。

坐在一輛軍綠色的越野車中,野豹有些疑惑的和軍刀對視一眼,然後對開車的士兵,問道:「兄弟,你是哪個連的?我怎麼看你這麼眼生?」

和野豹穿一樣迷彩服的軍官笑了笑,道:「你自然不知道我是誰,我所在的連隊不能隨便向人透露,所以你們也別問我了,現在首長給你們安排了新的任務,讓你們將功補過。」

軍刀微微蹙眉,望著開車的軍官,問道:「我們都還沒回軍區,怎麼又有任務了?」

那軍官眉頭一挑,冷笑道:「怎麼,首長給你們任務,你們不願意?」

野豹賠笑的道:「不是不願意,只是,你看我們剛才外地回來,都沒有緩氣的機會,總得讓我們知道我們有什麼任務吧?」

軍官目光直視著前面,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淺笑,「到了地方你們就知道了,其他的不用多問。」

野豹又和軍刀交換眼神,感覺事情有些蹊蹺,野豹就笑著試探說:「長官,你看我們裝備也沒準備,是不是先回軍區一趟,把裝備配齊啊?」

軍官搖搖頭,道:「你們要完成的任務不需要裝備,很簡單的。」說著話,車子開出了郊區朝著偏遠地區的大山開去。

半道,軍刀望著道路兩旁疏密的樹木,靈光一動,朝著野豹使了個顏色,然後眉頭皺了起來,捂著肚子喲喲的叫了兩聲。

軍官從後車鏡看了軍刀一眼,不悅的問道:「你搞什麼?」

軍刀捂著肚子一臉痛苦的說:「長官,我肚子疼,可能是吃壞肚子了,馬上就要拉出來了。」說著話,軍刀恰巧憋了個屁,噗的一聲放了出來。

「屁事多,你再忍忍,沒一會兒就到了。」軍官沒有停的打算,腳下的油門用力一踩,車子再次提速。

「喲喂,長官我真忍不住了,再不停車我可拉在車上了,哎喲喂……」軍刀故意憋紅了臉,嗷嗷叫著。

那軍官猛的一踩剎車,不耐煩的說:「你快點,我在這裡等著。」

軍刀趕忙點頭,推開車門,然後故意對野豹說:「你小子剛才不是說憋了一泡尿嗎?你不去?」

野豹見軍刀偷偷給自己使了個眼神,馬上會意,然後點頭道:「我也去吧,免得待會兒憋不住又得麻煩長官停車。」

「去吧,你們兩人一起。」那軍官露出一絲冷笑,目光有些兇狠,可惜兩人心裡都裝著事情,沒有瞧見。

等野豹和軍刀下車后,那長官迅速下車,從後備箱里拿出一個大盒子,然後打開盒子,從裡面拿出一把狙擊來,藏在車子後面架起狙擊,對準了欲以逃跑的野豹和軍刀。

嘗試過多次槍林彈雨,軍刀對死亡氣息特別敏感,當那名迷彩服軍官拿起狙擊對準他們後背時,他猛的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危機感,促使他扭頭望去,瞧見車子後方射來一道亮光,很明顯是狙擊槍折射過來的白光,他驚恐的瞪大眼睛,猛的朝旁邊的野豹撲了過去,喊道:「趴下1

話音剛落,的一聲響槍響,一顆子彈直接從軍刀的後背貫穿了他的胸膛,他朝野豹撲過去時,恰好替野豹擋了這一槍。

野豹被軍刀撲倒在地,聽到槍響以及軍刀胸口涔涔的淌血,頓時眼眶通紅,抱著軍刀,哭喊道:「軍刀,你挺住,我背著你,咱們一定要逃出去。」

軍刀用力的握住野豹的胳膊,阻止了他的動作,嘴角淌血,氣息微弱的道:「別管我,我不行了,你自己逃命去吧,兄弟,記得……記得好好活下去,將來找機會替我報仇,我不甘心啊,還……還有,如果可以,幫我照顧我……我母親……」

「軍刀1望著軍刀斷氣,野豹抱著軍刀的屍體哭喊著,又是一聲槍響,猶豫道路下方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樹林,那軍官很難在瞄準,於是收起了狙擊,套上腰間別著的手槍,朝著樹林走去。

野豹聽到槍聲,知道不能在逗留下去,他必須活著,活著替軍刀報仇,替自己討回一個公道,他流著淚放下軍刀的屍體,躬著腰身,迅速朝著樹林前方逃竄,心中如同沉了一塊巨大的石頭。

「首長為什麼要殺我和軍刀?」野豹緊緊捏住拳頭,身形如同真的豹子一般,在叢林中迅速狂奔。

那軍刀追了一陣子便沒了野豹的蹤跡,他怒罵一聲,然後折返回了大道,坐進車中,撥通陳東升的電話,道:「首長,解決了一個,還有一個跑了。」

「廢物1陳東升聽了頓時怒罵道:「你怎麼能讓他們其中一個逃跑?到底是誰跑了?」

「野豹。」那軍官嘆息一聲,說道。

陳東升咬牙道:「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必須殺了他,如果留下他將來就是一個很大的後患,他這種人一旦不要命起來,是非常恐怖的存在。」

那軍官點頭道:「好,首長,我現在就去追殺野……」

「不要追殺了,我在這裡呢。」車窗外,野豹目光寒冷的盯著打電話的軍官,隔著玻璃,指著軍官的腦袋,沉聲說道。

那軍官萬萬沒想到野豹如狗一般狼狽的逃走之後既然又折返回來,剛才和陳東升通話倒是放鬆警惕,然野豹鑽了空子。

那軍官臉色一變,想要伸手去套腰間的手槍,可是野豹是什麼人?特種兵戰士,那軍官的一個眼神野豹都能知道他想做什麼,野豹自然不會給他掏錢的機會,在那軍官胳膊剛一動彈時,野豹毫不留情的扣動了手槍,『』的一聲響,玻璃龜裂開來,一個子彈直接射入了那軍官的太陽穴,他連聲音都沒能發出來就一下子倒在了座椅上,鮮血從他太陽穴流了出來。

野豹用拳頭砸碎玻璃,伸手拿過那軍官手裡的電話,看了看號碼,然後面無表情的喂了一聲。

陳東升在電話那頭已經聽到了槍手,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頓時臉色變的冷峻起來。

「野豹,你回來,我可以放你一馬。」陳東升冷聲道。

野豹突然哈哈笑了起來,「你當我是傻子?陳東升,我搞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殺我和軍刀?我們做出什麼了?」

陳東升冷聲道:「你們難道不知道姚澤的真實身份嗎?」

「知道,哪有怎麼樣?」野豹咬牙道。

陳東升冷笑道:「既然知道,你們故意放了他,那就是背叛了我,所以,你們必須死。」

「就因為這個你就要殺了我和軍刀1野豹又是一陣大笑,旋即止住笑,冷聲道:「陳東升,咱們走著瞧,我一定會為軍刀報仇,用子彈打穿你的身體,你最好是時時刻刻的小心著點,我隨時都可能出現在你面前,然後把你腦袋打個稀巴爛,你應該知道我有這個本事。」說完,不等陳東升回話,野豹一下子掛斷了電話,然後將電話扔進了樹林裡面。

掛斷電話,陳東升一臉凝重的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眉頭扭到了一起,沉思一陣子后,他站起了起來,在辦公室來回踱步,思考接下來的對策。

當晚,野豹將軍刀就地埋在了那片密林之中,至於那名軍官,野豹自然不會去管,他知道,從今天開始,可能就要正式過上逃亡的命運了,但是他很決然,不殺掉陳東升誓不回頭。

果不其然,第二天燕京警方接到報警電話,說郊區發生了命案,警方趕到現場,見死的是一名軍人,而且似乎還不是一般的軍人,知道事情有些大了,不敢聲張,將此事彙報給了分局局長,分局局長親自趕往現場,探查一番,看他的衣著打扮似乎是特殊兵種,而且是太陽穴中槍身亡,不敢馬虎,就又聯繫市局局長,經過一番折騰,市局局長把電話打到了陳東升那邊。

經過證實,這名軍人的確是陳東升手下的兵,警局局長又向陳東升了解了一下情況,得知這名軍官原本是去接兩名執行任務的特種兵,在回去的路上遭到了那兩名特種兵的毒手,這麼軍官擊斃一名,卻也死在了另一名特種兵手中。

警局局長就有些不明白的問道:「陳將軍,這兩名特種兵為什麼對這名軍官動了殺意?他們的動機是什麼?」

陳東升道:「這一點我也不清楚,也許中間參雜著私人恩怨吧,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人是被一名叫做野豹的特種兵給殺的。」

案發的第三天,全國發放了通緝令逮捕野豹。

從此,野豹的生活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逃亡的命運也才剛剛開始,他沒有打算離開燕京,只要陳東升沒死,他就一定得好好活著,親手為軍刀報仇。

燕京軍區特種部隊訓練營。

慕蓉崔楠一身軍裝,英姿颯爽的站在訓練場,昂首挺胸,面無表情的望著下面那些特種兵訓練,一名副指導員抹著汗匆匆忙忙趕了過來,低聲在慕蓉崔楠身邊說:「慕蓉教練,首長來咱們營地了,點名要見你。」

慕蓉崔楠點點頭,吩咐說:「你在這裡繼續領著他們訓練,我去看看。」

「好勒。」副指導笑著答應一聲,然後小聲提醒說:「首長好像情緒不好呢。」

慕蓉崔楠當做沒聽見一般,直接下了訓練台,朝著軍區辦公大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