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一十二章最後的希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二章最後的希冀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順從林蓓蕾的意思,把車子開到了一家霓虹閃爍的ktv門口,然後詢問坐在副駕駛的林蓓蕾,問道:「這個地方怎麼樣?」

林蓓蕾心情不佳,扭頭望了一眼,點頭道:「只要能喝酒就成。」

姚澤無奈的搖頭,把車子停好后帶著林蓓蕾以及宋楚楚朝著ktv裡面走,宋楚楚故意放慢了幾步,拉住姚澤低聲詢問:「林老爺子讓你送她回家,你把她一個姑娘帶這裡來宿酒可不好。」

姚澤苦笑道:「她心情不佳,就讓她喝點吧,待會兒再送她回去。」

宋楚楚點頭道:「待會兒可得勸她少喝點,我看這個姑娘性子也是倔的很,別喝了酒接著酒勁鬧事喲。」

姚澤擺手道:「不會,我會看住她的。」

見姚澤和宋楚楚落在身後低聲說悄悄話,林蓓蕾停住腳步,望著兩人,嬌聲道:「神神秘秘的說啥呢,還不快點……」

進了ktv選好了包廂,又點了些酒水,林蓓蕾坐在一旁點歌,笑嘻嘻的詢問宋楚楚想唱什麼歌,宋楚楚含笑的擺手說:「你們唱吧,我就不獻醜了,五音不全呢。」

林蓓蕾嬌笑道:「沒事兒,這裡又沒外人,其實我也五音不全,咯咯……」

「姚澤,你唱啥歌?」林蓓蕾又扭頭問姚澤。

姚澤沒好氣的說:「姚澤也是你隨便喊的,給我喊哥1

林蓓蕾朝著姚澤翻了個白眼,道:「剛才在爺爺那裡給你點面子,喊你一聲哥,咋滴出來了還想得寸進尺?」

姚澤頓時無語,想要開口教訓林蓓蕾卻被宋楚楚攔住話語,笑道:「好了,你一個男人,何必跟小姑娘一般見識,喊你姚澤又不會少一塊肉。」

姚澤苦笑不已。

這時,酒水以及果盤斷了上來,等服務員推出去后,林蓓蕾打開一瓶紅酒拿起兩個高腳杯,咕咚咕咚的連續倒了滿滿兩杯紅酒,端起一杯送到宋楚楚門口,然後自己又端起一杯,扭頭對姚澤說:「你要喝什麼自己倒,我可不伺候。」

姚澤笑道:「我還真不喜歡喝洋玩意。」然後自個打開一瓶啤酒,仰頭喝了一口。

宋楚楚見面前放著滿滿一杯紅酒,苦笑道:「我可喝不了這麼多,頂多半杯。」

林蓓蕾就說:「這是紅酒,沒多少度數,敞開肚子喝就是了。」

姚澤聽了林蓓蕾的話就暗笑起來,這紅酒喝多了醉的更加厲害。

宋楚楚也不是傻子,自然不會拿紅酒當飲料喝,就抿嘴笑道:「我能喝多少算多少吧。」

林蓓蕾笑著點頭,然後端起杯子,道:「來,楚楚姐,我敬你一杯。」說著話,仰頭就把一杯的紅酒給喝了下去,嘴角溢出一絲猩紅。

宋楚楚看了就微微蹙眉,輕聲提醒說:「蓓蕾,你喝慢點,喝急了會醉。」

姚澤暗想只怕林蓓蕾就是求醉呢。

林蓓蕾卻豪邁的擺手說:「一點紅酒而已,醉不了。」接著又舉杯敬姚澤,把剩下的一半喝光,又給自己倒是滿滿一杯。

姚澤就苦笑著打趣說:「就你這麼個把紅酒當水的喝法,還不得給我喝窮了?」

林蓓蕾臉上已經飛起一坨緋紅,她聽了姚澤的話,輕哼一聲,說:「你心疼了?」

姚澤道:「可不是么,這種地方的酒多貴啊1

林蓓蕾沒好氣的道:「小氣鬼,不用你出錢,待會兒我買單。」

姚澤笑道:「那感情好,不過待會兒你可別醉的沒法買單哦。」

「切,瞧你這小氣樣,還領導呢,呸1林蓓蕾鄙視的睨了姚澤一眼而後啐了一口,見下面一首是自己的歌,就拿起話筒,站起來,聲音有些悲傷的唱了起來。

心若倦了淚也幹了

這份深情難捨難了

曾經擁有天荒地老

已不見你暮暮與朝朝

這一份情永遠難了

願來生還能再度擁抱

愛一個人如何廝守到老

怎樣面對一切我不知道

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悲傷的歌詞以及曲調,配合林蓓蕾悲傷深情的演唱,到**部分時,林蓓蕾便忍不住淚如雨下,由開始的哽咽到扔下話筒抱頭痛哭。

一旁的宋楚楚輕嘆一聲,對姚澤問道:「她這是怎麼呢?」嘴裡這麼問,心裡大概的知道,她這個年齡的女孩能夠如此傷心一定是為情所困。

姚澤確實深深吁了口氣,說:「被男人甩了。」

宋楚楚嘆氣道:「你勸勸她埃」

姚澤攤開手,撇嘴道:「我怎麼勸啊?」

宋楚楚說:「你哄女人不是很拿手嗎?」

姚澤汗顏,悻悻道:「我對她是真沒轍。」

宋楚楚無奈,只好湊到林蓓蕾身邊,輕輕拍了拍林蓓蕾後背,然後把紙巾遞給林蓓蕾。

……

此時,夜已深了。

遠在淮源市的唐敏手裡端著一杯清茶,靜靜的坐在室後面陽台上的靠椅上,目光有些獃滯的望著某個方向,思想有些飄忽,連唐順義走到她身邊都沒發現。

唐順義見女兒臉色有著一絲愁苦之色,就不忍的輕嘆一聲,說:「女兒,又想那無情的小子了?」

唐敏回過神,對著唐順義笑了笑,說:「爸,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呢?」

唐順義嘆了口氣說:「你整天的這麼魂不守舍的,爹能夠睡的安心嗎?」

唐敏有些歉意的低聲說:「爸,對不起,讓您跟著操心了。」

唐順義愛憐的輕輕拍了拍唐敏的肩膀,柔聲說:「說什麼呢,和我還道什麼歉,我是你爹,不為你操心,我為誰操心去?」

唐敏苦澀的擠出笑意。

唐順義試探的說道:「小敏啊,何必要在姚澤這麼一顆歪脖子樹上弔死,爹可以幫你找許多比姚澤好的青年才俊供你選擇。咋何必委屈了自個?」

唐敏搖搖頭,輕聲說:「爸,我想在給姚澤一個機會,也給我自己一個機會,既然愛了姚澤,就很難再裝下別的男人,你女兒如今沒什麼選擇的機會了。」姚澤已經先入為主的佔據了唐敏整個心扉,讓唐敏重新找別的男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唐順義苦悶的嘆了口氣,道:「姚澤真是個混蛋!當初答應我的事情又反悔,下次讓我見到他一定不給他好果子吃。」

唐敏笑了笑,然後輕輕吁了口氣,說:「爸,我打算明天去燕京一趟。」

唐順義望著自己女兒,輕聲說:「你打算去找那小子?」

唐敏點點頭,說:「是時候他該給我一個答案了。」

唐順義目光溫和的說:「爹陪你一起去。」

唐敏搖頭道:「不用了,你平時那麼忙,我的事情您就別費心了,我自己會處理好的。」

唐順義點點頭,而後嘆了口氣說:「萬一那小子如果絕情決意你也別傷心,天底下男人多的是,咱再慢慢好,知道嗎?」唐順義生怕唐敏去燕京受到什麼刺激一時想不開,所以提醒給唐敏打個預防針。

唐敏輕輕點頭,然後端起手中的茶杯,抿了一口已經涼透的茶水,喝進胃中,感覺哇涼哇涼的。

唐順義拍拍唐敏的肩膀,輕聲提醒說:「外面風大,別著涼了,趕緊進屋去吧。」

唐敏輕輕點頭,而後說:「爸,您先去睡吧,我再坐一會兒。」

唐順義嘆了口氣,點點頭離開了唐敏的室。

等唐順義走後,唐敏目光有些希冀的望著遠方,輕聲呢喃說:「姚澤,希望你不要再讓我失望,五年了……」

「喝,姚……姚澤,咱們接著喝,不醉不歸。」此時,兩瓶紅酒已經被林蓓蕾一個人喝的精光,她又打開一瓶啤酒,帶著醉意的要和姚澤乾杯。

姚澤苦笑道:「大小姐,咱能別喝了么?」

林蓓蕾擺手,有些含糊不清的嬌聲道:「不……不行,還沒喝好呢。接著喝1

姚澤鬱悶的道:「不就是一個男人嗎,至於要死要活?哥明天就去給你找一個美男子去,保管別你那個什麼陳峰好的多。」

林蓓蕾聽了姚澤的話,呵呵笑了兩聲,而後搖頭道:「不……我不要美男子,我就要陳鋒……」

姚澤道:「陳鋒有什麼好的,至於么?」

林蓓蕾提高聲調道:「就好,我就喜歡他!我不許你說他壞話。」

姚澤皺皺眉頭,沉聲道:「再胡鬧我給你爸打電話去,我管不了你讓你爸來管。」

林蓓蕾目光有些渙散的瞪著姚澤,咬牙道:「你敢1

姚澤二話不說,從包里掏出手機,撥通林萬山的號碼,然後對林蓓蕾說:「你看我敢不敢1

「不許打1林蓓蕾想要去奪姚澤的手機,卻被姚澤一把推開,於是倒在沙發上開始抽噎起來。

宋楚楚見了就嘆了口氣,說:「小澤,算了。」

姚澤剛才只是故意假打電話,聽了宋楚楚的話,姚澤收回手機,對抽噎的林蓓蕾道:「我不打可以,但是你得聽我的話。」

林蓓蕾抹了一把眼淚,可憐兮兮的嗯了一聲,然後又坐直了身子,表情有些黯然的拿起剛才那瓶啤酒喝了起來。

大概又在包廂裡面呆了半個小時,見林蓓蕾喝的確實有些多了,姚澤就攙扶著林蓓蕾與宋楚楚準備離開包廂,剛站起身子,林蓓蕾皮包裡面的手機響了起來,姚澤輕輕碰了碰半醉半醒的林蓓蕾提醒道:「電話。」

林蓓蕾含糊的哦了一聲,然後伸手去摸手機,接通后,沒什麼精神的低聲問道:「誰啊?」

電話那頭也不知道說了什麼,林蓓蕾身子徒然一怔,接著站直了身子,驚詫的提高分貝,酒勁彷彿全消散了一般大聲道:「陳鋒!!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