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一十三章兇手現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三章兇手現身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林蓓蕾的一聲『陳鋒』讓姚澤身子一下子僵住,不可思議的望著林蓓蕾。

林蓓蕾陰沉著臉上,對著電話里的陳鋒說:「你不覺得你需要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

此時,陳鋒坐在一家酒吧的小包廂中,神色有些歉疚,和那陰森森的殺手身份比,這會兒倒是顯得有些無奈。

聽了林蓓蕾帶著怒氣的話,陳鋒輕嘆一聲,語氣溫柔的說:「蓓蕾,我想見你,見了你我再給你解釋。」

林蓓蕾有些猶豫不決。

姚澤聽了陳鋒的話,偷偷朝林蓓蕾搖頭,姚澤知道陳鋒是個危險的人物,自然不願意讓林蓓蕾大晚上的過去找他。

「好吧,你在什麼地方?」對於姚澤的暗示,林蓓蕾選擇了無視,出聲對電話裡面的陳鋒問道。

陳鋒把自己的地址報給林蓓蕾,然後輕聲說:「就你一個人過來,別讓其他人知道。」

掛斷電話,姚澤沉著臉道:「你不能去。」

林蓓蕾將手機放回皮包中,然後望著姚澤,說:「我必須去,我需要他給我一個解釋。」

姚澤也顧不了那麼多,不再隱瞞陳鋒的身份,對林蓓蕾說:「他是個很危險的人物,我決不允許你這個時候過去找他。」

林蓓蕾聽了姚澤的話,疑惑的望著姚澤,問道:「什麼意思?陳鋒他怎麼危險了?」

姚澤吁了口氣,問道:「還記得納蘭冰旋的事情嗎?」

林蓓蕾點點頭,道:「那有怎麼樣?和陳鋒有什麼關係?」

姚澤沉聲說:「如果我猜的沒錯,納蘭冰旋能有今天,就是陳鋒害得。」

「這怎麼可能1林蓓蕾驚詫的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旋即冷著臉說:「你沒有證據,憑什麼把責任推給陳鋒。」

姚澤冷哼一聲,對林蓓蕾問道:「林家的仇人是誰?」

林蓓蕾不知姚澤為什麼問這個,有些木楞的回答說:「陳家埃」

姚澤繼續道:「那麼陳鋒姓什麼?」

林蓓蕾這下終於明白姚澤什麼意思了,頓時嗤笑道:「姚澤,你太幼稚了吧?單憑陳鋒姓陳,就判定是他害了納蘭冰旋?」

對於林蓓蕾鄙視的笑意,姚澤自動忽略,繼續道:「那麼我問你,納蘭冰旋是什麼時候出事的?」

林蓓蕾思索一下,道:「好像是剛過完年那會兒。」

姚澤點點頭,說:「那麼陳鋒是什麼時候突然從你的視線消失的?是不是和納蘭冰旋被害的時間非常吻合?而且,你們在一起這麼久,你了解陳鋒的家事嗎?你不了解,你根本就不了解陳鋒這個人。」

姚澤一連串的問答終於讓林蓓蕾有了幾分相信,臉色漸漸變的難看起來。

一直站在旁邊沒有插好的宋楚楚突然道:「林小姐,姚澤說的沒錯,先不說他是好人還是壞人,現在已經很晚了,你不該這個時候去找他,還是明天再說吧。」

林蓓蕾有些糾結的皺起了眉頭,恰巧這個時候姚澤手機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見是林萬山打來的,姚澤趕緊接通。

電話那頭,林萬山打著哈欠的對姚澤問道:「小澤啊,你爺爺跟我說蓓蕾和你一起走的,怎麼還沒把人送回來啊?」剛才林萬山給林蓓蕾打電話時,林蓓蕾正在唱歌,並未察覺電話響了,過來好一會兒見依然沒人接聽,林萬山才打給了姚澤。

姚澤走到一旁把到酒吧喝酒以及陳鋒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給了林萬山聽,林萬山聽了姚澤的分析,沉默一陣子后,沉聲道:「小澤,馬上把蓓蕾送回來,無論如何不能讓他去,如果我猜的沒錯,這個陳鋒便是陳軍翔的乾兒子,我和你納蘭叔叔早就盯上這小子了,只不過他逃出國去才奈何不得他,如今他偷偷溜回來了,必定要把他拒不歸案。」

姚澤聽林萬山說陳鋒是陳軍翔的乾兒子,腦海中立馬聯想到了劉羽菲,劉羽菲可是陳軍翔的乾女兒,如果當初不是劉羽菲偷偷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姚澤,到現在可能姚澤還不知道想害自己的人是誰。

想到這裡,姚澤有了向柳羽菲查詢陳鋒身份的想法。

掛斷林萬山的電話,姚澤出聲對林蓓蕾說:「走,我送你回家。」

林蓓蕾剛才已經把姚澤和林萬山的對話全部聽了下來,當下更加相信陳鋒就是那個還納蘭冰旋的兇手,她臉色變的有些慘白,姚澤去拉她胳膊時,一下子被她甩開,她如同發瘋了似的,朝著包廂外面跑去,嘴巴里喊道:「我要找陳鋒當面對質1

「站住1姚澤臉色一變,趕緊追了出去,宋楚楚也緊跟著姚澤身後快步趕了出去。

沒想到剛追到門口便被一人拉住了胳膊,姚澤想要掙脫,卻沒掙脫開,眼見林蓓蕾急匆匆的跑出KTV,姚澤扭頭怒視拽住他的人,只見那名一副服務生模樣的年輕人笑了笑,道:「先生,您還沒結賬了。」

姚澤趕緊將錢包遞給宋楚楚道:「你在這裡結賬,我出去看看。」然後一把推開服務生,朝著外面跑去。

到門口時那裡還有林蓓蕾的身影。

KTV門口停著幾輛計程車,姚澤忙走過去對一名出租司機詢問道:「師傅,剛才瞧見一個女孩從裡面跑出來沒?」

出租司機是個五十多歲的禿頂,聽了姚澤的話,他點點頭說:「剛才有一個穿著牛仔裝的姑娘急匆匆的衝出來,上一輛計程車走了。」

姚澤聽了計程車司機的話,頓時無力的嘆了口氣,道了聲謝后折返回了KTV。

結完帳的宋楚楚見姚澤表情有些黯然的走了回來,就有些擔憂的問道:「沒找到?」

姚澤吁了口氣,搖頭道:「跑了。」

宋楚楚詢問道:「剛才那人報的地址你聽見沒?」

姚澤苦笑道:「我那裡聽的見。」

宋楚楚露出一絲愁容,嬌聲道:「這可咋辦?」

姚澤和宋楚楚走出KTV,坐進車中,姚澤鬱悶的嘆了口氣,咬咬牙把電話撥給了林萬山,並把林蓓蕾找陳鋒的事情告訴了林萬山。

林萬山聽后,焦急的在書房踱步道:「小澤啊,你怎麼讓她一個人跑了?她一個人去找陳鋒多危險埃」

姚澤有些內疚的說了聲抱歉。

林萬山嘆了口氣,說:「你知不知她去什麼地方找陳鋒?」

姚澤如實說:「不知道。」

林萬山有些頹廢的坐在書房的椅子上,失神的道:「知道了,我再想想辦法。」說完就把姚澤的電話給掛斷,明顯是對姚澤有些不滿,把林蓓蕾給帶了出去又沒能看住林蓓蕾,讓她獨自去找陳鋒,這該多危險。

姚澤聽著電話裡面嘟嘟的忙音,眉頭深鎖,臉色不滿了陰沉之色,若是林蓓蕾出了什麼事情,自己都難辭其咎埃

「小澤,現在該怎麼辦?」宋楚楚坐在副駕駛位置,擔憂的問道。

姚澤茫然的搖頭,再次撥打林蓓蕾的電話,卻被林蓓蕾給掛斷。

「我先送你回賓館,然後再想其他辦法。」姚澤啟動車子,腦袋飛速運作,不過想來想去也沒想出什麼可行的辦法來,燕京如此之大,怎麼去找林蓓蕾?

如今能夠做的只是希望陳鋒不要喪心病狂把林蓓蕾給迫害了。

其實林萬山和姚澤都是多餘的擔心,林蓓蕾並沒有對陳鋒造成什麼威脅,陳鋒沒必要去殺害林蓓蕾,而且,誰有曾知道,陳鋒那冰冷的殺手心中藏著對林蓓蕾溫暖的愛。

如不是想進林蓓蕾,陳鋒何必違逆陳軍翔的意思,偷偷從國外跑回來。

陳軍翔讓陳鋒永遠不要回國內,也就意味著永遠見不到林蓓蕾,陳鋒又怎麼能甘心!

林蓓蕾趕到陳鋒所在的小酒吧,推開包廂的門,見陳鋒坐在一旁喝悶酒,林蓓蕾二話不說,踏著高跟鞋,氣勢洶洶的走過去,照著陳鋒的臉啪的一巴掌扇了過去。

瞬間,陳鋒臉上映出紅紅的巴掌印記,他被打了一巴掌並沒做出什麼反應,只是仰頭一口把杯中的紅酒喝完,而後溫柔的望著林蓓蕾,輕聲說:「如果你覺得不解氣,再打幾巴掌吧。」

林蓓蕾紅著眼眶,咬著唇怒聲道:「為什麼?」

林蓓蕾其實是在問陳鋒為什麼突然消失,陳鋒也能夠明白林蓓蕾的意思,笑了笑,再次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氣喝乾后,出聲道:「過來坐,我原原本本的全都告訴你。」

……

「果然是你1林蓓蕾聽完陳鋒的敘述,淚流滿面一臉失望的望著陳鋒道:「你太讓我失望了,為了你,我可以但風險向別人借巨額給你開公司,可是你呢?不管不顧把公司丟在一旁,去做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你這麼做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陳鋒嘆氣道:「我乾爹把我養大,對我有養育之恩,我不能不聽他的。」

林蓓蕾抹著眼淚,冷眼望著陳鋒道:「他這是在利用你,他為什麼要讓你從小就學習那些殺人的技能,不就是想讓你成為他殺人的工具嗎?到現在你了,你既然還對他感恩戴德。」徒然,林蓓蕾聲音更加冷漠起來,出聲問道:「我大伯不會是你殺的吧?1

陳鋒聽了林蓓蕾的話,搖頭道:「這怎麼可能,他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死了,我那時候才多大?」

林蓓蕾被氣糊塗了,倒是沒考慮那麼多,不過,旋即她又冷聲說:「你既然是陳軍翔的乾兒子,那麼當初和我在一起也是有目的的?想利用我接近林家1

陳鋒沒有否認,不可置否的點頭,見林蓓蕾臉色透露出深深的失望之色,陳鋒趕緊擺手解釋道:「蓓蕾,你聽我說,當初接近你確實是受我乾爹指示,不過後來慢慢愛上你卻不是假的。」

「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林蓓蕾再次淚流滿面,「咱們林家和陳家勢不兩立,你既然是陳家人,那麼我們就是仇人1

陳鋒搖頭道:「不,蓓蕾,從現在開始我不是陳家人了,自大陳軍翔打算拋棄我的那天起,我已經決定和陳家脫離關係!請相信我,蓓蕾,以後我再也不會幫陳家做任何事情。」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