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一十八章夜驚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八章夜驚魂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離開嚴明奎的家,姚澤與唐敏步行於燕京街頭。

街道兩旁霓虹閃爍,高樓聳立,兩人漫無目的的向前走著,誰也沒有做聲,過了好一會兒,唐敏率先有些忍不住,偷偷睨了姚澤一眼,見姚澤心不在焉,就伸手有些緊張的主動想去牽姚澤的手,可是近在咫尺,唐敏又有些猶豫和忐忑,自己作為一個女孩子會不會太主動了?

正當唐敏有些糾結時,突然感覺小手一緊,她低頭看去,只見姚澤寬厚的大手緊緊的握住了自己的小手。

唐敏臉色露出一絲羞赧之色,心裡砰砰跳的厲害,心裡卻是甜滋滋的。

姚澤剛才發現了唐敏的小動作,才主動抓住了唐敏的手,笑道:「以後你就是我的正牌女朋友,這句話作數。」

唐敏帶著幸福的表情輕輕嗯了一聲,而後道:「姚澤,我們結婚吧1

這是唐敏好久以前對姚澤說過的話,這次她又主動提了出來。

「好。」姚澤朝著唐敏溫柔的笑了笑,輕聲道:「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辦到,不過,在這之前,我想先帶你去見我家人。」

唐敏倒是還不知道姚澤如今的真實身份,就有些疑惑的說:「早在淮源時不就和你父親、姐姐見過嗎?」

姚澤含笑的搖頭道:「其實你見的那位是我的養父,我真正有血緣關係的親人在燕京。」

「啊?」唐敏詫異的道:「我怎麼從來沒聽你講過?」

姚澤苦心著說:「我也是最近才認祖歸宗。」

唐敏恍然大悟,而後笑眯眯的點頭道:「應該見一面,好,我陪你去見你父母。」

姚澤聽了唐敏的話,表情有些黯然,不過一閃而過,笑著說:「我父母已經不再了,如今家中只有爺爺和二叔。」

兩人邊走邊聊,不知覺的走到了一個公園門口,唐敏笑嘻嘻的指著裡面道:「進去坐坐?」

姚澤點頭答應。

兩人邁著輕快的步伐走了進去,唐敏瞧見在兩顆大楊樹下面有著一個鞦韆,頓時興奮的笑著跑過去,嬌聲道:「姚澤,快過來推我。」

盪鞦韆的附近是一條人工小湖,半夜習習涼風吹在兩聲雖然有些涼意,不過卻使人心情舒服,姚澤含笑的走到唐敏身邊,輕輕幫唐敏推動著,唐敏歡快的如同小孩子一般嬌呼起來,而後大聲道:「好久沒有這麼開心了耶。」

聽了唐敏的話,姚澤心中一陣內疚,若不是自己一直拖延著,唐敏也不會過的那般難受,姚澤不由得輕輕嘆了口氣,說:「小敏,對不起?」

唐敏聽到姚澤的歉意聲,就仰頭看了姚澤一眼,道:「姚澤,還是那句話,你沒有對不起我,一直都是我自願的,而且,現在你不照樣被我拿下了嗎,嘻嘻。」

姚澤聽了唐敏打趣的話頓時苦笑不已。

哎!

唐敏突然沒有來的嘆了口氣。

姚澤輕輕幫著唐敏推鞦韆,聽到她無奈的嘆息,就問道:「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唐敏想起嚴明奎一家的遭遇,心裡有些替他們難過,就輕聲道:「嚴叔叔真可憐。」

姚澤跟著嘆息道:「這都是命,沒辦法,不過,竟然他認你做了乾女兒,以後逢年過節倒是要和他家多走動才是。」

唐敏答應一聲,而後道:「他在燕京做組織部部長,以後說不定你還有需要他幫忙的時候呢。」

聽了唐敏的話,姚澤訕訕笑了笑,道:「我剛才那番話可不是讓你去巴結他,可別誤會了我的意思。」

唐敏挑眉笑道:「不打自招,心虛了吧。」

姚澤翻了個白眼:「……」

在公園玩了一會兒,知道唐敏打了個寒顫,感覺有些涼意,才和姚澤手牽手離開。

將唐敏送到酒店,姚澤又在唐敏房間逗留了一會兒,喝了杯茶才要起身離開。

唐敏一臉狡黠的道:「時候不早了,要不今晚別走了?」

姚澤原本已經拿著公文包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聽了唐敏的話,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帶著興奮神色道:「真的?」

唐敏見姚澤一副按耐不住的喜悅之色,頓時捂嘴咯咯嬌笑了起來,半響才緩過勁,沒好氣的睨了姚澤一眼,嗔聲道:「自然是假的,還是那句話,我最寶貴的東西必須得結婚的那天晚上給你。」

姚澤翻了個死白眼,心中興奮的小火苗遇不到漸漸的熄滅,「你妹的,玩我1姚澤佯怒的道。

唐敏露出一副怕怕的表情道:「人家和你開個玩笑嘛。」

姚澤伸手欲要抓住唐敏,唐敏嚇的嬌呼一聲,趕緊躲開,如同防狼一般防著姚澤,嬌聲道:「哼,趕緊走,否則……否則我喊了。」

姚澤嘿嘿笑了笑,道:「這房間似乎隔音效果不錯,你喊唄,喊破喉嚨都沒人救你。」說著,露出一副淫蕩的笑意。

唐敏倒是真有些害怕了,帶著哭腔嬌聲道:「姚澤,你別嚇我啦,我不和你開玩笑了。你趕緊走吧。」

姚澤哼了一聲,說:「誰和你開玩笑,今天就得把你給收了。」說完,姚澤一個箭步,在唐敏嬌呼聲中,一把摟住了她的小蠻腰,聞著她身上的芳香,然後嘴巴朝著她香頸吻去,雖然姚澤今天沒有打算強要了唐敏,但是先沾到便宜,收點利息還是可以有的。

一頓狂吻加上下其手,待姚澤慾火漸旺之時,姚澤趕緊住手了,怕在玩火就得**了。

唐敏把第一次看的比較重,姚澤一直都清楚這一點,所以,他不打算今天就要了唐敏。

姚澤知道,如果今天必須要了她,她最後為了討得自己歡心,肯定會屈服,但是姚澤覺得過去讓她受了太多委屈,不想在這件事情在讓她留下陰影……

呼!

姚澤粗重的喘息一身,而後輕輕放開了身子有些癱軟的唐敏,苦笑道:「今天就放你一馬吧。」

唐敏剛才被姚澤一陣撩撥,早已經迷失其中,忘了自我。

這會兒突然被姚澤放開,倒是覺得心裡空落落的,感覺到自己下身微微有些異樣,唐敏俏臉羞紅的恨不得能夠滴出血來。

「那個……時間不早了捏,你趕緊回去吧,明天不是還得上班么。」唐敏摸了摸有些發燙的俏臉,而後出聲提醒姚澤。

姚澤點頭道:「成,那我走了,晚上鎖好門注意安全,明天下午下班了我來接你。然後咱們一起去見我爺爺。」

「好的……」

……

姚澤回到農業部家屬院時已經是十一點多,到了家門口,姚澤掏出鑰匙,把門打開,然後朝著對面的房門看了一眼,暗想,也不知道黃文璇副主任這時候睡下了沒?

不對呀!

自己幹嘛要念叨她呢?

這是個非常不好的苗頭,姚澤趕緊甩開腦中烏七八糟的事情,而後輕輕把門給關上。

洗完澡,將室的燈給關上,姚澤躺在床上,打開床頭櫃的燈光,無意間想起在湯山縣時,那名神秘老中醫留給自己的兩本書籍,一本是關於養生之道的書籍另一邊則是關於帝王心術的書籍,大概闡述的是御人之道。

那本養生之術的書籍姚澤早早的就看過,而且爛熟於胸,裡面的床第之術更是被姚澤試驗過非常多次,以前每次完事之後姚澤都會感覺身體有些虧空,第二天醒來多多少少會感覺身子乏力精神不佳,但是自從照著養生之道一書中闡述的房地之術做后,身子不但越發的健壯不說,即便是一晚上來個兩次三次,第二天依然精神抖擻,精氣神都非常只好,這種結果讓姚澤非常歡喜,至少在做那種事情的時候,不但不會虧空身子反而有養生之用。

至於帝王心術一書,姚澤倒是一直沒怎麼看,晚上閑來無事,有沒什麼睡意,姚澤便打算翻看一番。

重新下床,從衣櫃下面的抽屜里將那個古色古香的錦盒拿了出來,姚澤抽出帝王心術一書,重新回到了床上,然後從第一頁開始翻看起來,起初姚澤還沒什麼精神頭的隨意翻看,但是越往後看,姚澤精神越是振奮起來,看此書就如同迷糊灌頂,很多無法了解的事情突然就變的清明起來。

正當姚澤準備繼續看下去時,突然,房屋傳來一陣咚咚咚的敲門聲。

姚澤在室裡面聽的不是很真切,就將書做了加號後放在一旁,豎起耳朵繼續聽,外面的人是在敲自己的門還是隔壁鄰居的門。

咚咚咚……

「姚主任……「

外出換來一聲熟悉的女子喊聲。

「黃文璇?」姚澤詫異的想著,外面又傳來黃文璇一聲叫喊聲,姚澤這才披著一件外套走出室,穿過客廳,走到門口將門給打開。

啪。

房門打開,姚澤望著站在自家門口,穿著一條黑色蕾絲睡衣,披著一件米白色修身外套的黃文璇,不由得好奇問道:「黃主任你這是?」

黃文璇臉上有些驚慌之色,嬌聲道:「姚主任,我晚上睡覺時做了個噩夢,嚇醒后原本打算把燈打開,但是發現我家裡斷電了,也不知道是怎麼會事兒,嚇死我了,姚主任,麻煩你幫我看看吧。」

姚澤苦笑道:「不會是你家裡用了太多大功率的電器,電路承受不住短路了吧?」

黃文璇搖搖頭道:「不會呀,回家時還好好的,一直到睡覺都還很好呢,就是剛才做噩夢嚇醒后,打算開燈,然後發現家裡的電路好像出了問題。」

「成,我幫你看看吧……」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