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一十九章一夜春夢了無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九章一夜春夢了無痕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拿著手電筒來到黃文璇家的電箱前,伸手將電箱打開,馬上就發現有些不對勁了,黃文璇家電錶上的電線竟然不知何時被人惡作劇給剪斷了。」

「誰這麼缺德。」姚澤看完不由得低罵一聲。

黃文璇有些緊張的問道:「咋的呢?」

姚澤苦笑道:「你家電錶上的電線被剪斷了,這玩意看來需要明天找人來修。」

「啊?」黃文璇道:「晚上明明還好好的。」

姚澤笑道:「估計是你睡覺以後被人剪斷了,現在的人真是缺德。」

黃文璇心裡隱隱感覺有些不祥的預感,走道上,一陣冷風吹過,她身子不由得顫抖一下,而後感覺身上竟然出了一些冷汗,「這可怎麼辦啊1

姚澤笑道:「沒事兒,明天修一下就成了。」

黃文璇苦著臉說:「今天晚上咋辦?」

姚澤詫異道:「你繼續回去睡唄?都已經睡下了,又不需要用電。」

黃文璇有些餘悸的低聲道:「我……我有些害怕1說著話,她眼神有些飄忽的朝著周圍看了看,單元樓道的縫隙可以看到樓房外面的場景,望著走到黑影晃晃蕩盪,黃文璇身子又是一哆嗦,不由得朝姚澤靠近了些,鼻尖已經浸出一絲汗珠來。

姚澤見黃文璇好似受了很大的驚嚇,苦笑道:「黃主任,你都是大人了,不會這麼小的膽子吧?」

黃文璇臉色有些難看的說:「剛才做的夢確實太嚇了,家裡黑燈瞎火,我真害怕,沒有電不敢進屋了。」

姚澤就有些為難,道:「那可咋辦?」

黃文璇偷偷看了姚澤一眼,而後低聲悻悻道:「姚主任,要不……要不我…」

「不成1姚澤似乎已經明白黃文璇下面要說什麼,趕緊打斷了黃文璇的話道:「黃主任,這樣不好,若是被人瞧見,影響太惡劣了,即便咱們沒什麼,也會被人重傷的,還是別自找麻煩了。」

黃文璇急忙道:「都這麼晚了,那裡還會有人瞧見,姚主任,求求你啦,就讓我進去待一晚上,我真的好害怕。」

姚澤見黃文璇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衣服穿的又單薄,身子瑟瑟發抖的模樣就有些心軟了,猶豫半響,咬牙道:「黃主任,那今晚就委屈你在沙發上將就一夜?」

「好好。」黃文璇連忙點頭答應,而後道:「謝謝你啦,姚主任,我明天立馬讓人修電錶。」

把黃文璇讓進家中,將門給鎖上,孤男寡女突然共處一室,而且房間異常安靜,這就讓一種曖昧的氛圍慢慢升騰起來。

彼此之間此時感覺到了尷尬,姚澤聽黃文璇呼吸有些急促,就尷尬的咳嗽一聲,道:「那啥,黃主任我去給你拿被褥去。」

黃文璇似乎是有些冷,雙手環胸,胸口擠出一抹鴻溝來,聽了姚澤的話,她點點頭,抿嘴笑著說:「麻煩姚主任了。」

姚澤笑著擺手說不麻煩,心裡卻道:「你可真是麻煩我了,穿的如此性感,大半夜跑到我家裡,這不是讓人想歪么?」臨近房間前,姚澤忍不住朝黃文璇那露出的一抹白皙乳溝看了一眼,這小動作被黃文璇察覺,頓時俏臉羞的通紅,然後等姚澤進了室之後,感覺整理衣衫,小心臟不爭氣的撲通撲通的跳過不停。

在姚澤為黃文璇找被褥時,黃文璇有些失神的坐在沙發上浮想翩翩,暗想,姚澤一個年輕氣盛的大小夥子,自己穿的如此暴露和他共處一室,他會不會荷爾蒙爆棚,忍不住將自己……

想到這裡,黃文璇呼吸竟然變的有些急促起來,身子有些酥麻,而下身也是傳出意思異樣,讓她忍不住加緊了修長雙腿。

「呸呸呸,自己這是在瞎想什麼呢?」黃文璇暗自啐了自己兩口,只感覺自己突然有些放蕩了,怎麼能去幻想那種事情,想到姚澤的年齡比她小了十幾歲,如果兩人發生點什麼,那也太……

黃文璇俏臉滾燙滾燙的,感覺自己的鼻息都是熱乎乎的。

「黃主任,被褥找到了,都是的呢。」

「黃主任?」

「黃文璇1姚澤喊了黃文璇兩聲見她沒什麼反應,似乎有些使喚,不由得提高了分貝。

「啊?」黃文璇被姚澤一聲叫喚嚇的回過神,俏臉唰的一下子通紅通紅的,見姚澤疑惑的看著自己,黃文璇只感覺整個心都跳出來了。

黃文璇低下頭,不敢再看姚澤,怕姚澤看出什麼端倪,就低聲解釋說:「那個……不好意思,剛才有些走神了。」

姚澤倒是沒怎麼多想,笑了笑,出聲道:「我看你被那夢嚇的不輕。」他把被褥放在沙發上,囑咐道:「早點睡吧,明天還得上班呢。」

黃文璇表情忸怩的點點頭,輕輕嗯了一聲。

姚澤就有些疑惑,黃文璇這是怎麼了?真被嚇傻了?

姚澤也不再管黃文璇,踏著拖鞋回了自己室,將門關上,本來準備反鎖的,手伸到門把處時又給縮了回去。

這個小細節表面姚澤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回到床上,姚澤又翻看了一會兒帝王心術,過來一會兒,感覺眼皮子越來越沉重,就把書放在一旁,慢慢的睡了過去……

……

「姚主任……」

「黃主任,你這是?」

「姚主任,我好害怕,你陪陪我吧。」

「可是……黃主任,你先把衣服穿上埃」望著一抹白皙如玉的嬌軀,姚澤喉嚨不由得哽咽了一下。

「姚主任,難道你不喜歡嗎?」

「呃……黃主任,這樣不好吧,咱們……」

「姚主任,別裝了,你心裡不是一直惦記這我嗎?」

「咳咳,那個……黃主任,我沒有。」

「真的沒有?」黃文璇修長的美腿,纖細的柳腰,結實挺拔的**朝著姚澤貼了過去。

「別……」

「我就要,姚主任,來吧,要了我吧……我好寂寞哦……」

「嘶1嬌軀入懷,姚澤還怎麼能夠把持的住,尤其是黃文璇還頻頻的向自己露出嬌媚誘人的表情,讓姚澤身子如同點了火一般。

「媽的,這可是你誘惑老子的,幹了……」姚澤一把將黃文璇推翻在床,結實的身子朝著黃文璇身上壓了下去,下身那滾燙的堅挺勢如破竹的直衝玉門關……

「毆……嘶1溫暖濕潤的緊密包裹讓姚澤身子一哆嗦,那種舒適感竟然讓姚澤只是蠕動一下便一瀉千里……

「操。這麼會這樣?」

迷迷糊糊見,姚澤感覺褲子濕漉漉的,閉著的眼睛緩緩睜開,一抹艷麗的陽光透過簾的縫隙找進室,姚澤完完全全的睜開眼睛后,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掀開被子一瞧,頓時不由得苦笑了起來,***竟然做了個春夢。

但是也不至於如此差勁吧?

宋楚楚離開燕京不到一個星期,也就是說,姚澤這個星期還做過那種事情,不至於要精滿自縊呀?

難道是因為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這麼想來就能夠對號入座了,昨晚上黃文璇穿的如此暴露的睡在自己家裡,肯定就讓姚澤潛意室恍桓糜械南敕晚上睡著之後在夢裡面就把黃文璇給……

「真他媽可惜1姚澤暗嘆一聲,可惜的時在夢裡姚澤雖然上了黃文璇,可是竟然廢物的只是動了一下便不行了……

「不會真出什麼問題吧?」姚澤望著自己下身軟綿綿的玩意,有些擔心。

平時自己沒有這麼差勁啊,戰鬥力還是非常不錯的,但是做夢為啥會如此不堪一擊?

咚咚咚……

真當姚澤一陣亂想時,室的房門被輕輕敲響,而後傳來黃文璇清脆而又軟糯的聲音:「姚主任,醒了沒?」

姚澤啊一聲,而後回應道:「醒了,醒了。」這會兒和黃文璇對話倒是有些尷尬,畢竟半夜做夢把黃文璇給那啥了。

黃文璇在門口道:「趕緊出來吧,我做好了早點呢。」

姚澤答應一聲,從床上下去,然後到衣櫃里拿了內褲跑到浴室裡面重把身子沖洗一遍,又換了趕緊的內褲和衣服,這才走出室。

黃文璇見姚澤出來,就笑著給姚澤盛了一碗稀飯,又把一個荷包蛋推到姚澤面前笑道:「你家裡東西真少,早餐就將就點吧。」

姚澤悻悻笑著點頭道:「平時我自己不怎麼做飯,準備的東西不多呢。」

黃文璇笑道:「經常在外面吃?」

姚澤點點頭。

黃文璇就道:「為什麼不自己做呢?自己做的比在外面的乾淨又好吃。」

姚澤苦笑道:「懶唄,不想做飯。」然後端起碗,喝了口稀飯。

黃文璇慢條斯理的嚼著麵包,聽了姚澤的話,她抿嘴一笑,輕聲道:「姚主任,你這個年齡該是時候成家了耶,到時候讓你妻子給你做飯。」

姚澤漫不經心的道:「了。」

黃文璇倒是有些詫異的看了姚澤一眼,道:「真了么?」

姚澤並不是有意要透露他打算近期和唐敏結婚的事情,剛才只是下意識的說漏了嘴,這會兒

就只能悻悻點頭道:「正在和我女朋友商量結婚的事宜呢。」

黃文璇笑了笑,道:「那我得恭喜姚主任了,到時候鐵定給你包個大紅包。」

姚澤笑著打趣道:「實在,那我先謝過黃主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