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二十章李廣臣的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章李廣臣的心思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吃過早飯,黃文璇幫著姚澤把碗筷給收拾乾淨之後,急急忙忙的離開姚澤的家,回了對面的家中,然後打電話聯繫讓人來修她家的電錶,等事情安排好了,她又重新洗了個熱水澡換了一身乾淨漂亮的衣服,化了淡淡的妝容,才挎著坤包心情愉悅的去上班。

姚澤和黃文璇一前一後到農業部,剛走到大門口,姚澤便瞧見李廣臣副部長的身子緩緩在姚澤身邊停了下來,然後車窗降了下去,李廣臣伸出頭,笑眯眯的對姚澤說:「姚主任,待會兒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姚澤不清楚李廣臣找自己所為何事,不過愣一下后反應過來,點點頭對李廣臣道:「好的,李部長,我馬上就來。」

「那我在辦公室等你。」李廣臣笑了笑,然後車子緩緩的朝著辦公大樓駛去。

不遠處的黃文璇瞧見姚澤和李廣臣有說有笑不由得有些驚奇,姚澤剛到農業部任職是,李廣臣對姚澤諸般刁難這一點黃文璇是清楚的,但是兩人為何會突然摒棄前嫌呢?

黃文璇百思不得其解,不由得吁了口氣,暗自好笑,這些事情有何自己有什麼關係?幹嘛跟著瞎操心。

姚澤先回了辦公室一趟,把公文包放在辦公桌上,又給窗邊的向日葵澆了水些許水,這才帶著好奇的心思去李廣臣那邊。

走到李廣臣辦公室門口,姚澤輕輕敲了敲門,裡面傳出李廣臣的聲音。

姚澤推門而入,見李廣臣正伏案握筆勾勾畫畫不知道在做什麼,就出聲道:「李部長,您找我有什麼事兒么?」

李廣臣放下籤字筆,笑了笑,指著辦公桌對面的沙發,道:「姚主任,請坐。」

「要喝茶沒?我倒給你。」說著話,李廣臣欲以起身。

姚澤趕緊擺手道:「不用麻煩了,李部長。」

李廣臣就笑著又坐了回去,然後寒暄的問道:「姚主任,最近工作開展的順利嗎?」

姚澤不知道李廣臣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就不動聲色,面帶微笑的說:「托李部長的福,一切都順利。」

李廣臣笑了笑,然後這才進入正題,滿含深意的朝著姚澤笑了笑,說:「姚主任,你真是深藏不露埃」

李廣臣這有一搭沒一搭的話讓姚澤有些疑惑,見李廣臣笑容有些古怪,就詢問道:「李部長,您這話是何意啊?不聽不太明白埃」

李廣臣道:「姚主任,咱們就明人不說暗話吧,其實你原本不姓姚而是姓林,這一點沒錯吧?」

李廣臣此話一出,姚澤微微動容,暗想,自己身世的事情並未公開,他是怎麼知道的?

「姚主任?」見姚澤陷入沉思,李廣臣不由得提醒姚澤一聲。

姚澤醒悟過來,歉意的笑了笑,然後望著李廣臣,說:「李部長是怎麼知道的?」

李廣臣挑眉一笑,說:「姚主任,這麼說你是承認了?」

姚澤苦笑著點頭道:「李部長你找我來不會就是為了問我這個事情吧?」

李廣臣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道:「詢問姚主任姓氏問題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想請姚主任幫個忙。」

姚澤詫異道:「我能幫你什麼忙?」

李廣臣道:「姚主任,希望你能引薦一下林老爺子,我需要和他見上一面。」

「哦?」姚澤詫異的看著李廣臣,說:「你要見老爺子?」

李廣臣含笑的點頭,道:「姚主任可以幫我這個忙嗎?」

姚澤道:「幫李部長這個忙自然是沒問題,但是老爺子自從退下去之後便立下規矩不見體制中人,我可以幫你傳話,但是老爺子見不見你我就不能保證了。」

李廣臣臉上露出喜色,趕忙道:「姚主任,你能幫忙傳話我已經很感激了,成不成我都欠你一個人情。」李廣臣知道,只要姚澤把話傳到林鴻德那裡,那麼他明年的農業部部長競選就又多了很多希望。

姚澤笑道:「李部長嚴重了,小事兒而已。」

李廣臣頗為感激的看了姚澤一眼,然後主動起身,遞給姚澤一支煙,讓姚澤受寵若驚。

看來李廣臣想做農業部部長的心思不是一天兩天,對於權力的熱衷李廣臣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而且此人較為圓滑,原本姚澤到農業部時,便沒給姚澤好臉色,甚至還暗中折騰過姚澤,連姚澤如今住的較為老的農業部家屬院房子都是李廣臣當初故意安排,想要刁難姚澤。

可是最近一段時間李廣臣突然意識到,姚澤已經奪了他女婿的辦公室主任一職,若是爭鋒相對也於事無補,反而把姚澤給推到了敵對的陣營,這是李廣臣不願意看見的,所以他馬上又能擺正心態和姚澤交好,這便是李廣臣精於算計的老道之處。

李廣臣遞給姚澤煙后,在姚澤身邊坐下,露出一臉歉意的表情說:「姚主任,今天我坦誠不公的和你聊一聊,其實你剛到農業部時我確實對你有諸多不滿,其一是覺得你太過年輕無法勝任著辦公室主任一職,其二也是因為一己私利,原本是想讓我女婿取而代之這農業部辦公室一職,卻沒想到半路殺出你這麼個程咬金來,讓我全盤計劃被打破,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哈哈……」李廣臣說著話豪放的笑了笑,而後道:「一開始我確實是對姚主任不滿,而且暗中想要給姚主任下絆子,這一點我承認,而且我得鄭重的給姚主任你道個歉。」

李廣臣何其聰明,知道如果不把以前的事情說開了,姚澤心裡一定會對自己有些陰影,不會真誠的與自己合作,所以便決定放下面子主動給姚澤道歉,在權利的誘惑面前,李廣臣自然不會要面子去擺他那個農業部副部長的架子。

自從知道姚澤是林鴻德失散多年的孫子之後,李廣臣便開始盤算如何與姚澤搞好關係,然後搭上林家這條線,若是成功得到林鴻德的支持,那麼對於明年農業部部長競選就是十拿九穩了,林鴻德是什麼人!當年可是被稱作第一總理,他在任期間給國家所作出的貢獻僅次於解放時期的周公。

雖然已經退下去很久了,但是他的影響力一直都沒有消減,即便是現在的慕蓉總理能夠順利上台,裡面都參雜著林鴻德的影子,慕蓉總理見到林鴻德都得畢恭畢敬。

所以,如果能夠得到林鴻德的支持,李廣臣信心就更加足了,從副部長升至部長原本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可是奈何另外幾位副部長也是蠢蠢欲動,各自使出渾身解數都想奪得農業部部長的位置。

李廣臣更是聽說其中某一位副部長已經搭上了燕京陳家這條線,若是沒有林家支持,李廣臣就有些孤掌難鳴的感覺。

所以他才急切的希望和姚澤緩和關係,然後慢慢的加入林家的陣營。

選擇林家也是因為李廣臣隱約知道林家和陳家的一些不為人知的仇怨,既然陳家支持某位副部長,那麼李廣臣只要加入林家陣營,林鴻德自願是會幫助李廣臣坐上農業部部長的位置。

姚澤原本就驚訝李廣臣親自給自己遞煙,再聽到李廣臣放下面子給自己道歉,姚澤便馬上反應過來,這李廣臣是姚澤藉助林家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埃

想清楚一切后姚澤對著李廣臣笑了笑,說:「李部長,以前的一切都過去了,咱們還得往前看,以後希望能夠合作愉快。」

「哈哈……好,合作愉快1李廣臣愉悅的笑了起來,眼中儘是興奮之色。

離開李廣臣的辦公室,姚澤倒是有些疑惑,李廣臣怎麼會突然知道自己的事情?

原本姚澤含蓄的問了李廣臣,不過卻被李廣臣三言兩語給糊弄過去了,姚澤也不好再去詢問,這事就這麼不了了之。

傍晚,下班后姚澤去接唐敏,打算領著唐敏去見林鴻德,順便商量結婚的事宜。

坐在姚澤的車中,唐敏聽說了林鴻德的身份后,詫異的瞪大了眼睛,半響沒說出話來,唐敏萬萬沒想到,那個受人愛戴的林總理竟然是姚澤的親爺爺,這又怎麼能不讓唐敏震驚。

「喂,醒醒……」姚澤見唐敏張開小嘴,震驚的瞪著自己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姚……姚澤,你不會開玩笑吧?」唐敏回過神,緊張的問道。

姚澤笑著搖頭道:「千真萬確,林鴻德是我爺爺。」

唐敏頓時就哭喪著臉,道:「要不咱們還是回去吧?」

姚澤疑惑道:「為什麼啊?」

唐敏帶著哭腔道:「我怕1

姚澤聽了唐敏的話,頓時苦笑了起來:「你怕什麼啊?我爺爺又不會吃了你。」

唐敏握著姚澤的手,忐忑的說:「姚澤,要不咱們過兩天再去吧,我緊張,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你也真是的,也不知道早點告訴我1唐敏有些抱怨的睨了姚澤一眼。

姚澤安慰道:「沒事兒,一切有我呢,再說,馬上就要到了,難道在折返回去,想要嫁給我,這一天遲早是要面對的,趁早不趁晚嘛。」

唐敏聽了姚澤的話,深深的吁了口氣,而後咬咬牙,點頭道:「拼了1

對於唐敏一副慷慨就義的表情,姚澤只能苦笑不已……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