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二十三章納蘭冰旋的前世今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三章納蘭冰旋的前世今生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黃昏落葉,燕京大街。

姚澤望著納蘭冰旋的背影離自己越來越遠,心裡隱隱作痛,她就這麼走了,而自己也沒有任何借口可以挽留她,從此以後便是陌路。

納蘭冰旋臨走前對姚澤說,既然做出了選擇就別在糾結是否會傷害別人,愛情是自私的,一心一意對待你愛的女人,這就足夠了。

姚澤從納蘭冰旋眼中看出了一絲落寞,就如同她此時被燈光拉長的背影一般,孤零零的一個人向前走,卻不知道該去何妨,終點又會在什麼地方?

當姚澤再次回到四合院的時候林鴻德告訴姚澤,唐敏已經離開了,姚澤連忙把電話打到唐敏那裡去,卻被唐敏給掛斷。

正當姚澤急不可耐,以為唐敏再次對自己失望離開自己時,一條簡訊發了過來,姚澤拿起手機,見是唐敏發來的,看完簡訊內容心裡稍微安定,唐敏簡訊裡面並沒有責怪姚澤的意思,只是安慰姚澤,讓姚澤好好休息之內的話。

既然納蘭冰旋和唐敏都已經走了,姚澤也就沒有在四合院多做停留,和林鴻德含蓄幾句后便回了農業部的家屬院。

到家門口時,姚澤想起昨晚黃文璇家的電錶被人給破壞了,也不知道有沒有修好,就站在她家門口,輕輕敲了敲房門。

沒一會兒,屋內傳出黃文璇軟軟糯糯的疑惑聲:「誰呀?」

姚澤聽黃文璇詢問的聲音有些忐忑,不由得發笑,看來昨天晚上是嚇壞了,就對屋內的黃文璇說:「是我,姚澤。」

屋裡的黃文璇聽到姚澤的聲音,暗自吁了口氣,心裡好似放鬆了不少,走到門口將房門打開,然後笑眯眯的望著一身西裝革履的姚澤,問道:「穿的如此正式,出去應酬了?」

姚澤不想在黃文璇面前提及自己私人事情,就笑著點頭,含糊的糊弄過去,而後朝著黃文璇屋內看了一眼,說:「電路修好了?」

黃文璇抿嘴一笑,點頭道:「修好啦,昨天謝謝收留,那啥……我正在廚房炒菜呢,你要不要一起來吃一點?」

姚澤晚上原本是在四合院吃飯,發生那種事情大家都沒什麼吃飯的興緻,姚澤算是一顆米未進,這會兒聽黃文璇說吃飯,肚子便不爭取的咕噥叫了起來。

姚澤尷尬的摸了摸肚子,笑道:「還真有些餓了,不會打擾你吧?」

黃文璇笑著擺手道:「打擾啥啊,我一個人吃飯,多一雙筷子罷了,姚主任,快進來吧。」說著話,黃文璇閃身讓姚澤進屋,然後去屋門口的鞋櫃處給姚澤找拖鞋。

她微微躬身,挺翹肥碩的臀部便朝著姚澤這邊撅了起來,露出一個誘人的大圓盤弧度,白色的棉拖鞋露出渾圓休息的腳後跟,一雙超薄的肉色絲襪緊緊的貼在修長美腿上,在燈光的照射散發著晶瑩的光芒,姚澤一時間看的有些痴獃住了。

黃文璇給姚澤找到拖鞋后,笑著扭身遞到姚澤手邊,見姚澤有些發痴的望著自己雙腿,成熟嫵媚的俏臉不由得一紅,只感覺臉上滾燙滾燙的,心裡砰砰直跳。

「獃子,看什麼看1黃文璇在心裡啐了姚澤一眼,見姚澤沒反應,就輕輕咳嗽一聲,嬌聲提醒道:「姚主任,換上拖鞋吧。」

「啊?」姚澤回過神來,尷尬的笑了笑,接過黃文璇手裡的拖鞋,笑道:「謝謝啦。」

黃文璇笑著說沒事兒,突然嗅了嗅鼻子,急著嬌呼一聲,道:「完啦,鍋里還炒著菜呢,姚主任你自己隨便坐,我先去做菜去,就不招呼你了。」

姚澤笑著點頭道:「你趕緊去吧,不用管我。」

黃文璇急急忙忙的跑進廚房,姚澤便換上拖鞋進了客廳,打量了一下黃文璇的客廳,裝修的並不是很好,客廳除了沙發電視以外沒怎麼擺設其他東西,姚澤可以想象,估摸著肯定是黃文璇和她丈夫吵架后臨時搬過來住的。

坐在沙發上,點上一支煙抽了兩口,姚澤想起納蘭冰旋臨走時的眼神,心裡又是一陣嘆息,心裡總覺得沉甸甸的,感覺呼吸都有些困難,其實納蘭冰旋那種完美女人哪個男人不願意佔為己有,但是姚澤有什麼臉去挽留她?

難道讓她做下三?

如果有這種想法自己就太下作了。

「姚主任,再想什麼呢?想的這麼入神1黃文璇在廚房門口喊了姚澤好幾聲姚澤才反應過來,苦笑的搖搖頭。

黃文璇見姚澤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也不願意對自己說只能報以微笑,然後嬌聲道:「飯做好啦,可以開飯了。」

飯桌上,納蘭冰旋主動拿起一瓶紅酒,笑眯眯的在姚澤面前晃了晃,嬌聲道:「喝一點?」

姚澤笑著問道:「有白酒么?不愛喝洋玩意。」

黃文璇就有些無奈的攤手道:「白酒太烈,不愛喝,家裡沒準備,要不喝點啤酒吧?」

姚澤笑著點頭。

黃文璇就從冰箱裡面拿出幾瓶放在姚澤跟前,自己又把紅酒倒了大半杯,然後笑眯眯的舉起杯子道:「姚主任,我敬你一杯,謝謝你昨天晚上收留我。」

姚澤朝黃文璇望了一眼,苦笑道:「這件小事,至於么?我都聽你說好幾次感謝了。」

黃文璇聽了姚澤的話,抿嘴一笑,嬌聲道:「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還不讓我感謝嗎1說完就白了姚澤一眼。

黃文璇抿了口紅酒,然後放下杯子,見姚澤一副鬱鬱寡歡的模樣,就試探的詢問道:「有心事兒?」

姚澤對著易拉罐口猛灌了一口啤酒,然後嘆了口氣,點點頭道:「一些私事,沒什麼已經結束了。」

「結束?」黃文璇微微愣了一下,然後輕聲說:「和女朋友吵架了?」

姚澤搖搖頭,然後望著黃文璇,悻悻的說:「黃主任,我選擇遇到一個很頭疼的問題,必須二選一,但是選擇之後卻非常失落,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嗎?」

黃文璇詫異的望著姚澤說道:「難不成你在兩個女人之間徘徊?」

姚澤暗自嘆息,何止兩個女人。

對於黃文璇的問話,姚澤沒有說是也沒有說不是,只是繼續說:「第一個從小和我青梅竹馬,但是因為一些緣故我們分開了許多年,最近才又相遇,這麼多年她一直在找我,但是我無法知道她內心真實的想法,她是不是喜歡我;第二個是在大學認識,到現在我和她認識的時間大概有六年了,這些年她一直支持著我,愛著我,即便是當初我拒絕過她,她依然死心塌地的愛著我,就這麼風風雨雨的走過六年,她一直在我身邊不離不棄,現如今兩人都到了我身邊,你說我該選哪一個?」姚澤向黃文璇訴說著,詢問黃文璇的意見。

其實姚澤已經做出了選擇,只是心裡太過難受,想要找個人訴說和宣洩一下,黃文璇便成了姚澤宣洩的對象。

黃文璇聽了姚澤的敘述,低頭沉思片刻,然後抬頭望著姚澤,輕聲說:「其實她們兩人都愛你,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你要清楚你自己的內心,更愛誰多一點?」

姚澤迷茫的搖頭道:「我不知道……兩人在我心裡一樣重要。」

黃文璇苦笑的道:「那你總不能全部娶回去吧?」

姚澤嘆了口氣說:「這也是我煩惱的地方,如今我已經做出了選擇,心裡非常失落。」

黃文璇理解的點點頭,然後端起高腳杯,溫柔的笑了笑,說:「今天你就把我當成你的知心大姐,有什麼煩惱都說出來,我洗耳恭聽,順帶著陪你不醉不歸。」

姚澤感激的笑了笑,拿起啤酒一口將剩下的半瓶喝完,然後重重的吁了口氣,沒有來的朝著黃文璇露出一個不著邊際的笑意。

黃文璇見姚澤望著自己發笑,不由得好奇的問道:「你笑什麼,我臉上有髒東西?」

姚澤搖搖頭道:「沒什麼,臉上很乾凈。我只是在想,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呢?」

聽了姚澤的話,黃文璇俏臉一紅,眼神中閃現出一絲慌亂,而後她趕緊低下頭,掩飾自己的心虛,用手鋝了鋝額頭上的劉海,聲音如蚊蟲嗡鳴般小聲道:「你想多了,咱們是同事兼鄰居關係,所以自然對你好一些。」

姚澤笑了笑,滿意黃文璇的回答,就把這個問題放在一邊,又打開一瓶啤酒和黃文璇喝了起來。

……

夜越來越黑,風也越來越涼。

納蘭冰旋獨自一人走在燕京的街道上,車來車往,行人兩三的從她身邊經過,而她孤單一人,低頭哽咽,漂亮的眼眶早已經因為淚水而紅腫了起來。

「姚澤……你知不知道我已經恢復以前的記憶了,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經想起來了,原來我當初苦苦尋找的人一直就在身邊,林繼揚原來就是你姚澤,可是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又為什麼不再等等我呢1

原來,今天納蘭冰旋興沖沖的跑到林鴻德那裡去就是要告訴姚澤,她已經恢復記憶了,可是踏進林鴻德四合院的時候,見到唐敏,納蘭冰旋就愣住了,再從姚澤嘴中聽到姚澤親口說要和唐敏結婚,納蘭冰旋便把自己恢復記憶的話給咽了回去。

納蘭冰旋從失去記憶到恢復記憶,就如同經歷了前世今生一般,『重生』之後,她卻發現原來的那個她一直深藏在心底的男人已經不一樣了,他身邊已經有了別的女人替代了自己,而自己只能孤獨的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