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二十九章荒廢的良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九章荒廢的良田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三日後,黃文璇和胡炎力去民政局協議離婚,只不過,讓黃文璇大跌眼鏡的是,胡炎力竟然主動把婚後兩人共同買的房子讓給了她,對於胡炎力的為人黃文璇太過了解,若不是被逼於無奈,他怎麼肯把房子交出來。

黃文璇從這件事情中看到了姚澤的影子。

離開民政局,兩人站在民政局外面,胡炎力有些不舍的望著黃文璇,出聲道:「要不,咱們去吃個散夥飯吧?」

黃文璇搖搖頭,說:「不用了,咱們之間沒什麼可說的了。」說完,踏著高跟鞋朝著外面走去,渾然不知胡炎力落寞的表情。

晚上回到家,黃文璇拖了鞋子,有些無力的躺在沙發上靜靜的坐著,想想和胡炎力結婚的這些年就這麼稀里糊塗的過去心裡隱隱有些失望和失落。

沒會兒,房門被敲響,黃文璇漫不經心的去把門打開,瞧見姚澤笑眯眯的站在屋外,黃文璇沒好氣道:「人家離婚你就這麼開心?」

姚澤從身後拿出一束玫瑰花來,笑著道:「祝賀你脫離苦海。」

黃文璇微微一愣,而後嫵媚的俏臉露出一抹紅暈來,忸怩的接過火紅的玫瑰,湊著鼻子輕輕嗅了嗅,而後抿嘴笑道:「謝謝啦。」

姚澤笑道:「離婚了有什麼想法?」

黃文璇疑惑問道:「什麼意思?」

姚澤道:「難道沒覺得解脫么?」

黃文璇抿嘴笑道:「的確是解脫,不需要在受到猜忌質疑和辱罵了。」

姚澤道:「去我那邊吧,我給你準備了驚喜。」

黃文璇愣了一下,疑惑道:「驚喜?」

姚澤不可置否的點頭,然後也不管黃文璇同不同意,連拉帶扯的把黃文璇拽了過去,啪,房門打開,屋裡黑一片。

黃文璇不解道:「幹啥呀?也不開燈。」

姚澤推著黃文璇進屋,然後笑眯眯的道:「我給你準備了燭光晚餐,紅酒加牛排,慶祝你重獲自由。」

姚澤領著黃文璇來到餐桌,見餐桌上擺放著刀叉器皿和新鮮的牛排及紅酒,黃文璇有些感動的道:「這是你親手做的?」

姚澤攤手撇嘴道:「可不是么。」

黃文璇紅著眼眶道:「謝謝你,姚澤。」從民政局出來后,黃文璇情緒一直很低落,畢竟和一個結婚數十年的男人離婚心裡會很難受,想想以後只剩自己一人,黃文璇內心不由得有些失落和寂寥,而姚澤的出現和為她所做的一切讓她很快便從短暫的失意中走了出來。

「為什麼這麼幫我?」黃文璇溫柔的望著姚澤,輕聲問道。

姚澤笑道:「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黃文璇把玫瑰花放到一旁,然後笑了笑,不可置否的道:「當然是真話。」

姚澤點頭,正色道:「因為想佔有你1

黃文璇似乎早已知道答案,姚澤說出來后,她挑了挑眉,嬌俏的道:「老實交代,從什麼時候起開始打我的注意了?」

姚澤笑道:「見你的第一次。」

黃文璇一愣,詫異道:「第一次來燕京開會的時候?」

姚澤點點頭,笑了起來。

黃文璇沒好氣的睨了姚澤一眼,而後嘆氣道:「真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著,男人沒一個好東西1

姚澤佯怒道:「你說誰賊呢1

黃文璇嬌哼一聲道:「你唄,色鬼,前幾天還把人家,人家那個地方……」說到這裡,黃文璇俏臉緋紅不已。

姚澤嘿嘿乾笑一聲,道:「失誤,那只是個失誤。」然後把黃文璇推到椅子上坐好,給她倒了紅酒,輕聲道:「以後什麼都別想,好好生活就是了。」

黃文璇抿嘴笑了笑,而後端起紅酒杯子,道:「謝謝你啦,這次多虧了你幫忙,你那五十萬以後我慢慢還你。」

姚澤跟著端起酒杯,笑道:「什麼還不還的,你都是我的人了,還用還嗎?我的不就是你的么。」

黃文璇抿了口酒,悻悻道:「誰是你的人了,別胡說八道。」

姚澤笑而不語。

黃文璇就轉開話題道:「對啦,胡炎力為什麼突然會把房子讓給我?是不是你搞的鬼?」

姚澤也不否認,點點頭道:「知道他為什麼願意把房子給你么?」

黃文璇疑惑的搖頭。

姚澤道:「因為我知道他的把柄。」

黃文璇詫異道:「他有什麼把柄?」

姚澤道:「說了你別難過。」

黃文璇點點頭,笑道:「都已經離婚了,他的事情與我無關。」

姚澤就道:「你和胡炎力分居以後,他在外面找了個小情人,而且經常去地下賭場豪賭,知道他為什麼急著向你要五十萬么?就是因為他欠了別人一百多萬的賭債,不得已才出了這麼個爛招,逼迫你拿五十萬和他離婚。」

黃文璇恍然大悟的點頭道:「怪不得她開始死咬著不肯和我離婚,最後突然同意了,我還納悶呢,這混蛋簡直是峰了,以前他根本不這樣,憨厚老實,不知道什麼原因把他變成今天這樣樣子。」

「不過,這些事情你怎麼會知道?」黃文璇又問道。

姚澤道:「我找人查的,而且胡炎力給你的錄像帶他留有底片,被我給拿了回來。」

黃文璇聽了姚澤的話,頓時吃驚的道:「他給我的是複製品?」

姚澤沒好氣的道:「你才知道啊,幸虧我多了個心眼,否則事情就大發了。」

黃文璇咬著銀牙,嬌聲道:「真是無恥之極。」

姚澤笑了笑,提醒道:「趕緊吃吧,否則牛排都冷了,吃完了咱們做點別的事情。」

「別的事情?」黃文璇疑惑的望著姚澤,見姚澤露出曖昧的笑意,黃文璇醒悟過來,風情萬種的睨了姚澤一眼,而後低頭去吃牛排。

……

又一年的春節將至,十二月份開始,燕京天空中霧氣繚繞,可見度極低,而且溫度也降至一個低點,清晨,姚澤坐在車中,望著前方白茫茫一片,提醒向成東說:「成東啊,霧氣太大了,開車慢一點。」

向成東點點頭,說:「以前沒有感受燕京的冬天都是不知道燕京也變成霧都了。」

姚澤苦笑道:「可不是么,近年來隨著工業的大力發展,環境也受到了相當大的破壞,天氣現在是越來越惡劣了。」

車子從農業部家屬院到農業部整整行駛了半個小時,車子停好后,姚澤拿起公文包推開車門,恰巧看見副部長李廣臣也朝辦公大樓這邊走來,李廣臣遠遠的瞧見姚澤就笑著打招呼。

姚澤站在辦公樓大廳等李廣臣過來,而後笑道:「李部長氣色不錯啊,有什麼喜事?」

李廣臣哈哈笑著拍了拍姚澤的肩膀,說:「姚主任啊,的確是喜事,明年我有很大的可能當選農業部部長哦。」

姚澤不知道李廣臣從哪裡聽來的消息,不過也沒多問,就笑著說恭喜。

李廣臣擺手笑道:「姚主任啊,這多虧了林老爺子啊,有了他的支持我才有了保障,這個恩情我老李記下來了。」他熱情的道:「姚主任,以後在農業廳想做什麼儘管做,放開手腳去干,我永遠是你的後盾。」這算是給姚澤的一個信號和一種真正盟友關係的提示。

姚澤笑著打哈哈道:「那感情好,我先謝謝李部長的厚愛了。」

李廣臣心情極好,哈哈笑著說:「什麼厚愛不厚愛的,都是自己人,說這些話就見外了,對了,那啥,晚上有時間沒,咱們一起吃個飯?就在我家,沒外人。」

姚澤悻悻笑道:「會不會打擾到你們家人?」

李廣臣笑著擺手道:「當然不會,早就想讓你去我家認認門了,咱就先這麼說定了啊,晚上坐我的車子,咱們一起過去。」

姚澤笑著點頭答應下來。

上午一直在辦公室審理文件,快到中午時,辦公室二科的科員小李送了份文件過來,姚澤伸手接過,然後詢問:「這是什麼?」

小李帶著笑意的說:「姚主任,這是今年農改計劃全國範圍內的一個收成統計,今年這些經過農改之後的農村比去年收效多出了百分之二十多,農改計劃算是全面成功埃」

姚澤聽了小李的話,臉色露出興奮之色,趕緊把文件打開翻看一番后,臉色的喜悅之色更加濃烈了,「好,真是太好了,哈哈。」姚澤拍桌而起,笑著對小李吩咐道:「小李啊,你通知下去,晚上我請辦公室所有的同志吃飯,以示獎勵,這一年來大家都辛苦了。」

小李聽了姚澤的話,笑呵呵的道:「好的,姚主任,我這就通知下去。」

等小李走後,姚澤再次拿起文件翻看一番,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過了沒一會兒,黃文璇又敲著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見姚澤一臉喜悅,黃文璇抿嘴笑著道:「瞧你開心的,得瑟起來了吧,還要請辦公室所有人吃飯,你這幾個月的工資不由得泡湯啦?」

姚澤毫不在意的擺手道:「工資沒了就沒了,這個政績可比錢要好的多啊,而且辦公室的同志們為了農改的事情忙乎了大半年,是應該獎勵獎勵了,等快過年的時候我還打算去許部長那裡申請一筆獎金髮給辦公室的同志們呢,有功就得賞嘛,這樣下面的人才能有幹勁,你說是不。」

黃文璇抿嘴睨了姚澤一眼,笑道:「你說什麼都是對的,不過,晚上請同事們吃飯你去么?」

「去,怎麼不去,這麼開心的事情哪能不去埃」姚澤笑著道。

黃文璇就笑著點頭說:「那成,我也去。」

「哎呀1姚澤突然一怕腦門,道:「我怎麼把那是給忘了。」

黃文璇疑惑道:「什麼事兒?」

姚澤苦笑道:「今天晚上李廣臣副部長請我去他家做客,我都答應下來了,反悔不好吧。」

黃文璇點點頭道:「還是去李部長那裡吧,晚上我去組織他們就成了。」

姚澤感激的點頭道:「嘿嘿,晚上回去了好好獎勵你一下。」

這幾天姚澤總是偷偷摸摸的跑去和黃文璇溫存一番,讓黃文璇那塊荒廢的良田再次變的肥沃起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