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三十三章女殺手的特殊愛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三章女殺手的特殊愛好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離開林萬山那裡,回到農業部家屬院時試圖聯繫上慕蓉崔楠,但是讓他失望的時,慕蓉崔楠以前的號碼一直處於關機狀態,姚澤微微有些著急起來,明天就得去救人了,若是聯繫不上慕蓉崔楠怕是陳鋒和向成東兩人有些應付不過來,若是有個閃失,別說向成東和陳鋒喪命,就連被關押的林蓓蕾都得一起被殺,想到這些姚澤心情越發的沉重起來。

姚澤不是沒有想過報警,但是對於那種亡命殺手來說,若是報了警被他們發現,第一個遭殃的便是林蓓蕾,姚澤不想擔這種風險,再者他對那些警察也不報什麼希望,連陳鋒那種經過殘酷特殊訓練的高手都敵不過那殺手,更何況是那些警察!

一夜輾轉反側,第二日醒來后姚澤隨便洗漱一番便拿著公文包去了農業部,現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許莊嚴了,也許只有許莊嚴才知道慕蓉崔楠的關係,慕蓉崔楠一直把許莊嚴當做他父親一樣看待,許莊嚴肯定是知道慕蓉崔楠的下落。

到了農業部,姚澤直接朝著許莊嚴辦公室走去,許莊嚴也是剛剛到辦公室,此時正在給辦公室里養的花花草草澆水,姚澤的到來讓許莊嚴有些詫異,見姚澤一臉嚴肅的走進來,許莊嚴笑了笑,放下洒水壺,問道:「這麼早跑過來找我是不是又出什麼狀況了?」

姚澤不由得苦笑著點頭,然後道:「的確是有些事情……」

兩人坐在沙發上,姚澤把事情的前前後後敘述給許莊嚴聽了一遍,對於許莊嚴姚澤倒是沒什麼好隱瞞的,許莊嚴一直對姚澤關照有加,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關切這倒也讓姚澤對許莊嚴有了絕對的信任。

許莊嚴聽說林萬山的女兒被綁架,而且還有可能是陳家所謂,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質疑的問道:「姚澤啊,這件事情你搞清楚了沒?確定是陳家找的殺手所謂?」

姚澤肯定的點頭道:「**不離十了,年前我在江平就遇到過刺殺事件,若不是身邊有高手保護,恐怕……」

許莊嚴怒怕沙發,沉聲道:「這陳家實在是太無法無天了,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觸碰法律底線,其心可誅啊,若是我猜的沒錯,年前納蘭冰旋那姑娘差點殞命也是陳家所謂?」

姚澤咬牙切齒的點頭。

許莊嚴搖搖頭道:「讓這種家族變強大真是可怕,害人不淺埃」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許莊嚴問道。

姚澤嘆息道:「原本我是打算找慕蓉崔楠幫忙,但是聯繫不上她了,這不就想到你可能知道她的消息,所以過來問問你慕蓉崔楠的下落。」

「哎喲。」許莊嚴有些犯難的嘆息一聲道:「崔楠前幾天還來過我家,說是要執行任務,恐怕抽不出身埃」

「不是吧1姚澤悲嘆一聲,鬱悶道:「這樣太巧了吧……」

許莊嚴道:「要不還是報警吧?」

姚澤搖頭道:「不妥,這件事情參雜太多私人恩怨,而且涉及到林家和陳家報警不可行,而且我對警察也沒報什麼信心。」

許莊嚴就道:「那就有些犯難了,找你所說的,那名越南女殺手應該是非常厲害的,若是貿然行動很可能遭到她的狙殺,這種人太可怕了,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一定要策劃好了營救計劃才成。」

姚澤苦笑道:「這也不是我能說了算,人家那邊隨時都可能通知陳鋒過去救人,現在也不知道他們的具體位置,他們有多少人,根本沒法策劃出一個可行的營救方案來,只有先等他們那邊放出消息再打算了。」

許莊嚴正要開口,姚澤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誰打來的?」見姚澤看手機后臉色一沉,許莊嚴趕緊問道。

姚澤道:「我的司機向成東打來的,應該是那邊傳來消息了。」姚澤趕緊把電話接通,聽了向成東的彙報后,姚澤說了聲知道了,然後把電話給掛斷了。

掛斷電話,許莊嚴問道:「什麼情況?」

姚澤道:「那邊給陳鋒消息了,讓他下午到……」

……

此時,燕京郊區外的一處隱蔽別墅內,陳軍翔翹著二郎腿望著冷雪道:「陳鋒答應來么?」

冷雪冷聲道:「他不得不來,林蓓蕾在我們手中就由不得他了。」

陳軍翔笑道:「真是沒想到養了這麼多年的乾兒子,竟然還是個痴情種,真是看走眼了。」

冷雪道:「你待會兒就得離開了,免得有個什麼閃失。」

陳軍翔自然也不會願意呆在這裡,就點點頭道:「一切就拜託你了,冷雪。」

冷雪傲然道:「拿錢辦事是應該的。」

陳軍翔道:「如果我猜的沒錯,陳鋒一定把消息告訴林家了,說不定陳鋒會有幫上一起來,你應付的過來嗎?」

冷雪嗤笑道:「應付不過來?有的東西不是人數多就能佔優勢的……」

對於冷雪強大的自信心陳軍翔露出滿意的微笑,而後冷聲道:「最好讓來這裡的人全部留下1

冷雪道:「那樣你得增加傭金……」

陳軍翔傲然道:「錢不是問題,我最不在乎的就是錢,這玩意在我看來就是個數字而已。」也確實,如今的陳軍翔在國內絕對是屈指可數的超級大富豪之一,錢對於他來說已經麻木了。

等陳軍翔帶著他的手下離開后,冷雪把他從越南帶來的幾名手下布局在別墅四周,等一切措施做完后才又去了別墅的地下室。

這兩天林蓓蕾的性情更加的惡劣起來,精神頭也大不如前幾天,一臉的萎靡之色,冷雪將地下室的門打開,瞧著有些髒兮兮的林蓓蕾冷雪道:「過了今天你就可以和陳鋒在一起了,開心嗎?」

林蓓蕾扭頭望著門口的冷雪,怒聲道:「你畜生……」

「呵呵,我成全了你,你幹嘛還要罵我?」冷雪戲謔的望著林蓓蕾問道。

林蓓蕾冷聲道:「你不得好死,你這種女人註定不得善終。」

冷雪聽了林蓓蕾的話頓時臉色就冷了下來,咬著銀牙道:「你敢再說一遍?」

林蓓蕾毫不示弱的迎著冷雪的目光,道:「我說你不得善終,說了又怎樣?怕你不成,都要死了,還會怕你威脅?1

「聽說你們古代有個滿清十大酷刑?」冷雪饒有興趣的望著林蓓蕾問道。

林蓓蕾身子不由得哆嗦一下,帶著恐懼的神色道:「你想幹嗎?」

冷雪咯咯笑了起來,道:「你不是不怕么?現在知道怕了,我這裡有比滿清十大酷刑更厲害的招數,我想在你身上試驗一下……」

林蓓蕾聽了冷雪的話身子不由得捲縮在一起,驚恐道:「你敢這麼對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1

冷雪冷笑著逼近林蓓蕾,道:「如果你不想受苦就給我老實點,否則……」

冷雪不知何時手中已經多出一把銀色手槍,槍口對準了林蓓蕾的眉心,笑道:「如果我這麼輕輕扣動你知道會是什麼結果嗎?你會死的很難看的。」

林蓓蕾嚇的冷汗淋淋身子不由得直哆嗦。

冷雪哈哈嬌笑了起來,而後道:「知道怕了?知道怕就給我放老實一點……」

「脫衣服……」

「啥?」林蓓蕾瞪大眼睛望著一臉曖昧笑意的冷雪。

冷雪道:「我讓你脫衣服。」

林蓓蕾心中一陣惡寒,道:「脫衣服幹什麼?」

冷雪挑眉道:「你看不出來我喜歡女人么?」

林蓓蕾嫌惡的道:「滾開1

冷雪手槍抵在林蓓蕾腦門上,冷聲道:「你想腦漿迸裂而死么?」

林蓓蕾咬牙切齒的道:「你這種噁心的女人,你就是殺了我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冷雪冷笑道:「我不殺你,你以為我沒辦法收拾你么。」說著話,冷雪將槍放回了腰間,而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林蓓蕾控制住,將她兩天胳膊扭住,而後騰出一隻手,就去解林蓓蕾襯衣的衣扣。

「你放開我,臭婆娘1

冷雪咯咯笑了起來,望著林蓓蕾略有深度的乳溝,挑眉道:「身材不錯嘛,死了真是可惜了。」而後伸手朝著林蓓蕾胸上摸了過去,嘖嘖有聲的道:「看不出來,胸部挺大的,而且彈性也非常好。」她帶著媚笑的湊近林蓓蕾,說道:「和男人做過那種事情沒?」

林蓓蕾咬牙道:「不要你管,你放開我,你這噁心的臭婆娘,你們外國的女人都這麼變態?」

冷雪咯咯笑道:「喜歡女人就變態么?難道現在女人喜歡女人的不多嗎?難道在你們國家沒有?」

冷雪一連串的發問把林蓓蕾問的啞口無言。

冷雪道:「女人喜歡女人只是因為對男人失望了,男人,沒一個好東西1

林蓓蕾道:「即便是被男人傷害了我也不會喜歡女人1

冷雪冷笑道:「沒讓你喜歡女人,而且你馬上要死了,這些事情對於你來說重要嗎?」

「我都要死了,你還這麼侮辱我,你是人嗎?」林蓓蕾想要掙脫開冷雪,卻發現冷雪力氣很大,自己根本掙脫不開。

「別費勁了,如果你好好配合我,說不定我高興了就偷偷把你給放了1

林蓓蕾固執的掙扎道:「你休想1

冷雪一隻手摸到了林蓓蕾的大腿,得意的道:「現在不是你說了算,給你活路你不爭取可就別怪我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