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三十七章被糾纏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七章被糾纏上了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槍口在一個呼吸間的功夫抵到了姚澤的腦門上,黑洞洞的槍口上傳來一絲涼意,使得姚澤身子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不過,他仍然硬著頭皮,迎著冷雪吃人的眼光道:「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把我打死了你也別想活1

見姚澤不吃這一套,冷雪收回槍,咯咯笑道:「好啦,我和你開玩笑呢,趕緊開車吧,再不走我就得失血過多而死了。」冷雪一臉嬌嗔的對姚澤道。

姚澤若是不知道冷雪的真實身份,肯定會被這種長相美麗的女子做出的撒嬌模樣給迷住,但是放在一個冷漠的女殺手這裡,姚澤就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這個女人不簡單啊,懂得進退,這種殺手是最為可怕的,姚澤在心裡感嘆一聲,也不敢在鬧下去,怕這冷雪當真一個氣急把自己斃了。

車子再次啟動,姚澤故意露出得意的笑意說:「這樣才對嘛,作為一個女人幹嘛如此冷冰冰,多不討男人喜歡,其實你笑起來還是挺好看的。」

冷雪輕哼一聲,道:「你是當真不知道自己在和誰說話,如果你知道我的身份看你還敢這麼說。」

姚澤故作感興趣的笑道:「哦?這麼厲害,那你告訴我,你是什麼身份?」

冷雪孤傲的看了姚澤一眼,無比鄙夷的挑眉道:「你沒資格知道1

姚澤翻了個死白眼一陣無語。

車子緩緩開進市區,姚澤只想早點擺脫這個殺人女魔頭,就問道:「市區到了,你要去什麼地方?」

冷雪捂著胳膊上的傷口,皺眉問道:「你知道什麼私人小診所嗎?」

姚澤看了一眼冷雪的傷口,說:「你胳膊傷的厲害,必須去醫院接受治療,我送你去醫院吧。」說著話姚澤就要朝燕京中心醫院開去。

冷雪趕緊喝道:「不許去1

姚澤故作詫異道:「為什麼啊?你傷的這麼嚴重,再不去醫院這條胳膊就廢了。」

冷雪流著冷汗,咬牙道:「你白痴嗎,我胳膊中了一槍,如果去醫院不得招來警察嗎1

姚澤一臉恍惚,然後問道:「那該怎麼辦?」

「帶我去診所1冷雪道。

姚澤搖頭道:「這麼晚了,診所關門了。」

冷雪再次把剛才那支手槍拿了出來,嬌怒道:「我不管,你必須給我想辦法,如果我這條胳膊廢了我就讓你死去。」

姚澤怒道:「喂,你有沒有良心,是我把你從郊區帶回來的,你不知恩圖報也就算了,還做這種落井下石的事情,你是不是人!再說了,醫院你也不去,我又不是醫院,我怎麼幫你?」

冷雪不敢姚澤一臉的憤怒,冷靜下來,說:「給我去藥店買些消毒藥水,然後去你家1

「去我家?」姚澤詫異的瞪大眼睛,趕緊擺手道:「不行、不行,這絕對不行1

冷雪槍口抵在姚澤腰側,冷聲道:「你想死?」

姚澤沉靜下來,道:「我給你送去賓館吧?」

冷雪搖頭道:「賓館不安全,我去你家1

姚澤不再吭聲,誰讓人家拿槍指著自己。

車子開到一家藥店門口,姚澤把車子停好正要開門,冷雪陰沉著臉提醒道:「不要想著逃跑,也別想著報警,否則你一定會死在我前面1

姚澤沒好氣的坐回車中,道:「那我不去了。」

冷雪見姚澤一副不在乎的模樣,恨的牙痒痒,若是換著以前的脾氣,冷雪非得一槍斃了這混到,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冷雪此時還用得著姚澤,就忍下怒氣,語氣平和道:「趕緊去買葯,我在車裡等你。」

姚澤見冷雪態度緩和了才輕哼一聲,推開車門走了出去。

冷雪望著姚澤的背影,咬牙道:「混蛋,等我傷好了看我不宰了你,把你的肉拿去喂狗。」若是姚澤聽了冷雪這番話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姚澤進去了大概四五分鐘,正當冷雪坐不住要下去看看時,姚澤手裡提著一個塑料袋慢悠悠的朝著車邊走來。

坐進車裡,冷雪沉著臉問姚澤:「怎麼去這麼久,你不會耍什麼花招吧?」

姚澤翻了個白眼,說:「買東西不需要時間啊?你這人疑神疑鬼的真是有玻」

「你……」冷雪再次被姚澤氣的發抖,胳膊上的疼痛讓她倒吸一口涼氣。

「你真去我家啊?」姚澤再次詢問道。

冷雪不耐煩的道:「廢話,趕緊開車。」

姚澤連連點頭答應一聲,而後啟動車子離開。

車子緩緩的開進農業部家屬院,把車子停好后,姚澤問道:「自己能走嗎?」

冷雪推開車門,捂著胳膊,頭重腳輕的道:「別廢話,前面帶路。」

姚澤嘀咕一句好心沒好報然後就朝著自己家走去。

剛才姚澤去藥店想過要報警,但是若是報警了,自己就很難全身而退,警察一定會從女殺手身上聯繫到自己,這麼晚了去案發地點,肯定會把今天陳鋒被殺的事情聯繫到自己身上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姚澤只希望冷雪胳膊中的子彈取出來,傷口好了趕緊走人便成,得罪亡命殺手可不是好玩的事情,誰知道她有沒有三五個不要命的兄弟,知道自己把她害死了,來暗殺自己為冷雪報仇。

「到了。」姚澤站在家門口,對冷雪說道。

冷雪冷聲道:「到了就開門,哪來的那麼多廢話。」

姚澤把包中的鑰匙套了出來,然後把門打開,扭頭對冷雪道:「進來吧。」

冷雪警惕的掏出手槍,沉聲問道:「你家沒別人吧?」

姚澤苦笑道:「你現在才想到這個問題么?」見冷雪臉色陰沉,就要發作,姚澤趕緊道:「沒其他人,你趕緊進來吧,別被人瞧見對我影響不好1

「對你影響不好?」冷雪無比鄙夷要的話,冷笑道:「你的意思我配不上你這樣的男人?」

姚澤頓時無語,苦笑道:「你們越南的女人都這樣么?說完,姚澤就感覺到了口誤,頓時趕緊捂住嘴巴。

可惜,冷雪冰冷的目光已經看了過來,她眼神犀利的盯著姚澤,一字一句道:「你怎麼知道我是越南人?」

姚澤冷汗不由得冒了出來,大腦飛速運作,嘴巴悻悻的道:「我……我是……哦,我是從你口音聽出來的,你們越南人說國語很特別呢。」姚澤機智的回答道。

「特別?」冷雪眼神緩和下來,問道:「怎麼特別了?」

姚澤搖頭道:「說不上來,只是一種感覺。」

冷雪沉聲道:「廢話,趕緊把消毒藥給我拿來。」

姚澤悻悻的把藥水遞給冷雪,冷雪伸手接過,問道:「洗手間在什麼地方?」

姚澤指著室旁邊的洗手間道:「那邊,你需要幫忙嘛?」

「不用1冷雪身子虛弱的朝著洗手間走去。

姚澤苦笑的望著冷雪,暗道:「這個女殺手是傻糊塗了吧?就不怕我趁著她上藥的時候偷偷跑掉?」

估摸著是流血過多,大腦變的不靈活起來。

「礙…呀1洗手間發出一陣疼呼。

姚澤趕緊跑過去,瞧見洗手間的一幕,頓時張大嘴巴、瞪大眼睛目瞪口呆。

冷雪身上穿著一件白色襯衣,要給胳膊上敷藥就得脫掉襯衣,冷雪右胳膊受傷,只有左胳膊能動,剛才脫衣服時牽動了傷口,疼的她撕心裂肺一般,不由得尖叫出聲,正好姚澤這個時候衝進來,瞧見了她脫了一半的白色襯衣裡面巨大無比的胸部被一個黑色的罩罩包裹著,露出一道宏偉的溝渠……

姚澤沒想到這個女殺人有如此傲人的身姿以及白皙的肌膚,乳溝處白裡透紅,煞是誘人,只可惜配上冷雪殺人女魔頭的身份,姚澤就不敢有什麼非分之想了。

「你……你沒事兒吧?」姚澤望著冷雪的乳溝,喉嚨哽咽一下,而後問道。

冷雪瞧見了姚澤『色迷迷』的眼神怒聲道:「等我傷好了定要挖了你的眼珠。」

姚澤剛才確實多看了幾眼,這會兒聽了冷雪的話就有些心虛,悻悻笑道:「我這不是怕你出什麼事兒吧?既然不需要幫忙那我出去啦。」

「你等等。」冷雪見姚澤轉身要出去,沉聲喊道。

姚澤道:「什麼事兒?」

冷雪臉色緩和,疼痛讓她柳眉微微蹙起:「你過來,幫我……幫我敷藥。」

姚澤哦了一聲,轉身走到冷雪身邊,問道:「怎麼幫忙?」

坐在車裡的時候姚澤還沒發現冷雪穿著一條不怎麼上的裙子,灰色的緊身裙露出小麥色的筆直長腿,只不過腿上變的髒兮兮的,應該是在大山中躲藏時弄傷的污垢。

「看夠沒?」見姚澤站在那裡盯著自己大腿看,冷雪又是一陣氣血翻滾,恨不得一槍斃了這混蛋解氣。

姚澤腆著臉悻悻道:「我看看你其他地方有沒有受傷,那啥……我該怎麼幫你換藥?你教我?免得說我占你便宜。」

「你給我小心點,若是手腳不幹凈我隨時取你狗命1見姚澤一臉賤樣,冷雪咬牙切齒的威脅道。

「不會,我是正人君子。」姚澤嘴上這裡說,心裡卻道:「切,誰對你這種女惡魔感興趣1

正說著話,屋外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接著便是一聲清脆軟糯的女人聲音傳了進來:「姚主任,是不是回來了呀?」

「黃文璇?」姚澤表情不由得一怔,而後苦澀的暗想,黃文璇啊黃文璇!你這會兒瞧什麼門啊,不是給我添亂嗎?若是被黃文璇瞧見冷雪,說不定冷雪怕走露風聲就會對黃文璇下死手……

敲門聲仍然持續著,姚澤臉色變的陰晴不定起來,而冷雪看姚澤的眼神也慢慢冷峻了起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