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三十九章和女殺手同居的日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九章和女殺手同居的日子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 燕京郊區的一場槍戰引起了燕京市高層的重視,市委書記林萬山親自批示,務必把此事查個水落石出,林萬山雖然知道事情的原委,只不過,坐在這個位置,他不得不發出這樣的指令來。

市局范副局長親自帶隊調查,到案發地點去了好幾天,愣是啥都沒發現,地上的倒是有留下的車印,不過車印有能證明什麼?

范富桂感到非常棘手,若是不能把此案告破,他這個副局長恐怕也就到頭了。

范富桂有些記恨上市局局長張慶華,原本林書記親自批示讓張慶華來徹查此案,誰知道張慶華這老狐狸知道此案棘手,就故稱得了病,需要請假休息一段時間,並把自己推薦給了林萬山,添油加醋的說自己是刑警隊出身,辦案是把好手。

我好你馬勒戈壁!

范富桂朝著地上吐了口唾液,望著對面的大山,皺眉道:「狙擊手應該是躲在那邊的大山上對死者開槍的,一槍直射眉心,是個高手埃」范富桂感嘆的道。

「范局,您發現可疑的線索沒?」范富桂的副手,刑警隊大隊長靜悄悄的走到范富桂身邊,輕聲問道。

范富桂沒好氣的道:「發現個屁,收隊回去,咱們還得從死者入手開始徹查。」

坐在車中,范富桂對正在開車的刑警隊大隊長郭俊問道:「查出死者是真實身份沒?」

郭俊道:「死者是個孤兒,二十年輕被一戶人家給領養了,不過具體是什麼人,這麼多年過去,還真不好查埃」

范富桂皺眉沉思道:「不好查也得查啊,查不出來咱們得到脫下這身制服,這件事情的惡劣性實在是太大了,容不得半點馬虎。」

郭俊點點頭,道:「范局長放心,我一定儘力而為,這段時間即便是不睡覺也得把死者的身份給弄清楚。」

范富桂吁了口氣,笑著對郭俊點頭道:「這段時間就幸虧你了,若是能破了這個案子,你前途無量呀。」

郭俊聽了范富桂的話,面色一喜,悻悻笑道:「到時候還希望范局多提攜才是。」

范富桂哈哈笑道:「只要案子能夠順利告破,一切都好說。」

……

姚澤在家呆了一天沒去上班,原因無它,冷雪威逼姚澤,在她沒好之前,姚澤不許離開她的視線範圍。

無奈,姚澤還好給許莊嚴請了個假,然後打電話吩咐黃文璇,不在的這幾天,辦公室所以的日常事務都由她來處理,黃文璇儼然成為了辦公室第二主任,李建明副主任因為姚澤的到來被活生生的擠到了第三,原本李建明手中的權利比黃文璇要大,可是姚澤來后,慢慢把他手中的權利一點點剝削下來,讓黃文璇取而代之了。

李建明雖然心中極為不平,但是也不敢有什麼抱怨,自從知道姚澤的真實身份后,李建明徹底沒了和姚澤跡人家那家庭是什麼來頭,自己閑得沒事去和他姚澤斗不是沒事找事么?!

「我這都快成你保姆了。」姚澤做好了晚飯,把菜端到桌在上,鬱悶的對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冷雪道。

冷雪只是斜瞪了姚澤一眼,沒有吭聲。

姚澤見冷雪看電視看的認真,不由得調侃道:「你能夠看懂嗎?全是說的中文呢。」

冷雪不理姚澤的調侃,起身走到餐桌,坐了下去,然後吩咐道:「去給我盛飯。」

「,還真把我當成保姆了。」姚澤氣急反笑道。

冷雪鄙夷的望著姚澤,道:「能成為我的保姆是你的幸運,看在你服侍我的份上我可要饒你一條小命。」

此時冷雪換上了姚澤的白色大襯衣,裡面露出白花花一片,下身依然是她那件黑色緊身短裙,露出小麥色的筆直大腿,美腿緊緊夾住,縫隙很吻合,姚澤暗自感嘆道,這女人該不會還是個處吧?

「想什麼呢?趕緊去給我盛飯。」見姚澤站在哪裡不動,冷雪不由得皺眉催促道。

姚澤答應一聲,而後悻悻道:「我就奇拉怪了,現在都什麼天氣了?你穿這麼點不冷嗎?」

姚澤把盛好的飯端到冷雪面前。

冷雪接過飯,聽了姚澤的話,冷哼一聲道:「如果你知道我十八歲前都經歷過哪些事情,就不會覺得我這麼穿會不會冷了。」

姚澤坐在冷雪對面,饒有興緻的問道:「你都經歷過什麼事情,可以將給我聽聽嗎?」

冷雪原本平和的臉上露出一絲警惕道:「不該問的別問,知道了太多對你沒好處。」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冷雪扒了口飯,對姚澤問道。

姚澤不明白冷雪問他名字的用意,就問道:「你問我名字幹嘛?」

冷雪沒好氣的道:「難道我一直喊你混蛋?」

今天一天下來,冷雪使喚姚澤的稱呼一直是混蛋兩字,鬧得姚澤鬱悶不已。

姚澤笑了笑,道:「你就喊我小姚吧。」

「小姚?」冷雪點點頭,道:「等我傷好了馬上就走,不會打擾你太長時間,今天還算配合,原本打算傷好了要了你小命,看在你表現不錯的份上,繞過你了。」

姚澤扒拉著飯,低頭憤憤不平的嘀咕兩句。

冷雪就皺眉道:「你嘀咕什麼呢?」

姚澤悻悻抬起頭,道:「沒啥,說你好人呢。謝謝你放過我1

「我不是什麼好人,不用你來說。」冷雪冷漠道:「你知道我殺過多少人嗎?」

姚澤微微一愣,好奇的問道:「多少?」

冷雪眯著眼睛,冷雪道:「大概有一百多人了1

「啥?」姚澤望著冷雪,道:「你簡直是個惡魔。」

冷雪嗤之以鼻道:「那有怎麼樣?弱肉強食的世界,自己不能強大就只能被別人所害。」

「你這言論太可笑了。」姚澤氣急,道:「你年紀輕輕,怎麼就如此心狠手辣,太毒打了,你殺死那麼多人,晚上不會做惡魔嗎?」

冷雪對於姚澤的責罵根本不放在心上,她夾了口菜放進嘴裡細嚼慢咽,而後回答姚澤的話道:「我殺人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你覺得你踩死了螞蟻會做噩夢嗎?」

姚澤聽了冷雪的話頓時無語,埋頭吃飯,不想再和這個女魔頭多少一句話,一百多人啊!

姚澤心裡震撼不已,一百多條性命竟然被眼前這個充滿異國風情、妖艷的女人殘害。

如此女人怎麼也不像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變成如此這般模樣?

「當你殺了第一個人,成了殺手的那天起,你就已經停不下來了。」沉默半響,冷雪突然開口說了這麼一句。

「沒有人逼你走上這條路。」姚澤沉聲道。

冷雪冷笑道:「你怎麼知道沒有人逼我?」

姚澤表情微微一愣,而後道:「你這麼厲害,有人能逼你?」

「你白痴嗎?我沒成為殺手前有著身手?」冷雪道:「沒有人願意走這條路,往往都是被逼無奈。」

「不管如何,也不能把人命不當命吧,何況你可以選擇自己的生活,此時便是個很好的時機,洗手不幹了,從此退出殺手界。」姚澤覺得如果能把這個女殺手說服,讓她改邪歸正也是功德無量的一件事情。

可惜姚澤想的太過美好,做了那麼就的殺手,而且一直如此堅強的一個女人,怎麼可能被姚澤的三言兩語給降服?

「殺手這個職業一旦進入了就別想退出,除非……除非死了。」

「冥頑不靈1姚澤嘆氣的搖頭。

冷雪冷漠的望著姚澤,道:「是不是我態度對你好一點了,你就開始放肆了?1

姚澤無語的翻了個白眼,然後起身收拾碗筷道:「我只是好心罷了,你願意當就繼續當唄,以後有你後悔的日子。」

冷雪情緒有些失控,咬牙怒聲道:「你知道什麼!你這種人只會說風涼話,若不是殺手集團控制了我父母,我又怎麼可能為他們賣命1

「你是說……」姚澤詫異的望著冷雪道:「你們還有組織?」

冷雪吁了口氣,使自己情緒平和,點點頭道:「是,我們殺手組織所有的成員的家屬都被老大給控制了,如果那個殺手不聽話,那麼……他們的父母將會被殺死。所以我別無選擇。」

「如果你不加入殺手組織,他也不知道控制你父母吧?」

冷雪道:「這就是我恨男人的地方,那個殺手組織的老大以前是我的男友,可是他利用我建立了龐大的殺手組織之後,怕我失去了他的控制,便綁架了我父母……你說你們這些男人是不是該死,我為他掏心掏肺,他卻做了什麼?1

姚澤嘆氣搖頭道:「別激動,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男人也是如此,你總不能因為被一個男人傷害,就一棒子把所有男人給打死吧?你不覺得我不錯嘛?」姚澤見氣氛有些壓抑,就腆著臉調節氣氛。

冷雪聽了姚澤的話,竟然非但沒有否認,而且還認真的點了點頭,道:「從今天的表現來看,你確實還算合格,能夠自己下廚房為女人做飯的男人都不會很差,在我們國家,女人的地位非常低下,男人為女人做飯更是異想天開。」

聽了冷雪誇獎的話,姚澤只感覺身子輕飄飄的,渾身說不出的舒坦,畢竟能被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承認為好男人可不是一般的不容易。

姚澤照單收下冷雪讚賞的話,而後繼續問道:「你沒有想過把你父母就出來,然後離開殺手組織?」

「想過,可惜殺手組織太過龐大,我一個人根本無能為力,這麼做到最後只能是害了我父母。」冷雪一陣無力感的嘆了口氣。

姚澤理解的點點頭,而後試探的問道:「你這次來我們國家是有任務嗎?」

冷雪把飯碗朝一旁推了一下,而後點頭道:「收僱主紙托,來幫他解決一些事情。」

姚澤聽了冷雪的話,趕緊追問道:「解決什麼事情?」

冷雪詫異的望著姚澤道:「你為什麼對這些事情如此感興趣?」

姚澤暗叫一聲壞了,而後悻悻笑著解釋道:「我這人喜歡八卦,隨便問問唄。」

冷雪眯著眼睛道:「我怎麼感覺你不像是在隨便問問,倒像是一步步的把我帶入你的問題之中。」懷疑上姚澤,冷雪腦海中一連串的問題就閃現出來,她眯著眼睛望著姚澤道:「說,昨天晚上那麼晚了去郊區幹嘛?你到底是什麼人?1問完,她的手慢慢放到了腰間,手指放在了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