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四十章和女殺手同居的日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章和女殺手同居的日子(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見冷雪一副拔槍的姿勢,沒好氣的道:「又來了,做殺手還上癮了?一句不如意的話就要打要殺?」

冷雪把手中的槍鬆開,冷眼望著姚澤,出聲道:「我突然覺得你很可疑!你最好老實交待你的真實身份,否則……」

姚澤說謊話的本事可謂是張口既出,「我能是什麼真實身份,小人物,北漂一族而已。」

「北漂一族?」冷雪不知道這個詞是什麼意思,皺眉疑惑的問道:「什麼意思?」

姚澤笑了笑道:「就是北上的打工仔咯。」

冷雪聽了姚澤的話冷笑道:「一個打工的,能夠開那麼好的車?」

姚澤挑眉道:「老子是高級白領不行嗎?你這女人真是疑神疑鬼的,如果你信不過我可以馬上離開我家,我又沒留你1

「少廢話,趕緊洗完去1冷雪喝了一聲,算是放過姚澤。

姚澤心中鬆了口氣,端起桌子上的碗筷,故作憤憤不平的道:「太欺負人了吧,我做飯你怎麼也得洗洗碗吧?」

見冷雪瞪來的眼神,姚澤立馬閉嘴乖乖的去了廚房。

冷雪望著姚澤穿著圍裙的背影,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只不過這種微笑總是稍縱即逝,想起遠在他鄉的父母,冷雪心中再次變的冰冷起來,做完這次任務,冷雪打算無論用什麼方法都得把自己父母從那畜生手中救出來。

……

傍晚時分,姚澤拿著錢包就要出門,冷雪攔住姚澤,冷聲問道:「你幹嗎去?」

姚澤笑著解釋道:「出去買菜啊,要不晚上吃什麼?」

見冷雪一副不放心模樣的看著自己,姚澤一臉佯怒的道:「你真行,這兩天我對你咋樣?給你敷藥、做飯、洗衣服,像個保

姆似的伺候你,你還不信任我?」

冷雪平淡的道:「殺手的世界沒有信任兩個字1

姚澤義憤填膺的說:「真是個冷血動物,既然你這麼說,那咱們晚上別吃飯了,餓著吧。」

冷雪猶豫了一下,出聲道:「我和你一起出去。」

姚澤沒好氣的道:「說來說去還是不信任我。」

冷雪冷笑道:「我為什麼要信任你?」

「因為……」姚澤語窮,鬱悶的重重點頭道:「好吧,隨你,願意跟就跟著。」旋即見冷雪穿的太過單薄,姚澤就道:「外面很冷,多穿點衣服再出去。」

冷雪道:「我沒有衣服。」

姚澤道:「先穿我的吧。」說著說就去室給冷雪找了一件他的休閑外套出來遞給他,瞧見她兩條大腿全暴露在外面,姚澤沒好氣的道:「你這殺手還真有意思,穿這種短裙去殺人?方便么。」有轉身進屋給冷雪拿了條牛仔褲。

冷雪接過姚澤手中的衣服,解釋道:「這不是短裙,只不過是像短裙的短褲罷了。」

姚澤聽了冷雪的話恍然大悟,先如今確實有那種表面看著像裙子,實則只是短褲的這種衣服,目的是為了防止曝光,這種設計可以體現短裙的視覺衝擊但是又避免了短裙裡面曝光的尷尬。

姚澤依舊打趣道:「那你也不至於穿這麼性感去殺人吧?為了吸引男人的眼球,讓他們走神,然後一擊必殺?」

冷雪拿著衣服朝室走,回應要道:「你可以這麼認為。」

大概過了五分鐘,室的房門被打開,冷雪施施然從裡面走了出來,瞧見姚澤露出曖昧的笑意,冷雪原本溫和的臉上再次露出寒意來:「再這麼對我笑,小心我打的你滿地找牙1

姚澤悻悻笑道:「其實如果你不當殺手還是挺漂亮的。」冷雪換上姚澤的一身衣服后,更加顯得英姿颯爽,簡練的短髮精緻挺拔的五的五官,讓人見了忍不住就想多看兩眼。

「少廢話1冷雪一副油鹽不進的模樣,瞪了姚澤一眼,道:「別和我嬉皮笑臉,最討厭你這種男人。」

姚澤翻了個死白眼一陣無語:「……」

……

林蓓蕾因為陳鋒的死一隻沉浸在悲傷之中,這兩天不管林萬山如何勸解,林蓓蕾全然沒有食慾,幾乎是一顆米粒未沾。

林鴻德知道后又從四合院跑到林萬山這邊來看孫女,見林蓓蕾半死不活的模樣林鴻德不由得皺眉嘆氣道:「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埃」

林鴻德在一旁愁眉不展的點頭道:「是啊,這孩子太倔強了,不管我怎麼勸說她都聽不進去。」

林鴻德就道:「讓小澤過來看看吧,小澤的話她倒是聽的進去,畢竟是同齡人嗎。」

林萬山苦笑道:「小澤這死小子這兩天也不知道在做什麼,電話一直關機,根本聯繫不上,自從前天去郊區尋陳鋒的屍體回來之後就像消失了似的,電話也不接,農業部也沒去,不知道他在搞什麼名堂。」

林鴻德輕輕蹙眉,說:「該不會是出什麼事兒了吧?」

林萬山搖頭道:「因為不會,陳鋒的死已經鬧的沸沸揚揚,陳家膽子再大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出手殺人。」

林鴻德點點頭,然後道:「不行的話,你明天下班親自去小澤住的地方看看去。」

林萬山聽了林鴻德的話,苦笑道:「我還真不知道他住在什麼地方。」

林鴻德沒好氣的說:「你這二叔做的太不合格了,連你自己親侄子住什麼地方都不清楚,小澤他父親去的早,從小沒有父親,對咱們也比較疏遠,就是因為這種情況,咱們才必須給他更多關愛才是。」

林萬山笑著點頭道:「爸,你說的是,我以後會注意的。」

「對了,現在市局是不是在調查陳鋒被槍殺一事?」林鴻德突然問道。

林萬山點點頭道:「已經展開調查了。」

「他們有沒有查出什麼線索?」林鴻德問道。

林萬山搖頭道:「暫時還沒查出什麼線索。」

林鴻德就笑了笑,道:「咱們可以偷偷給警方提供一些線索嘛,比如……把陳鋒是陳軍翔乾兒子的事情偷偷透露出去……」

林萬山眼前一亮,笑著道:「爸,您的意思是……」

林鴻德笑眯眯的點頭道:「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這件事情還得好好運作,運作好了這段時間有陳家受的。」

「是啊,陳家……是該輪到我們反擊了。」

……

市局副局長范富桂這兩天可謂是寢食難安,食不知其味,夜不能寐,原因無它,最近轟動全國的槍殺案一直沒有什麼進展,所有的線索,包括陳鋒本來的來歷一無所獲,正當范富桂要絕望的時候,刑警隊隊長這次專案組的副組長郭俊急急忙忙的衝進了范富桂的辦公室。

「范局長,范局……。」郭俊連辦公室的門都沒敲,就闖了進來。

「急什麼急,慌慌張張的,像什麼樣子。」見郭俊冒冒失失的闖進來,范富桂不由得板起臉來,對於郭俊,他相當不滿意,前兩天還信誓旦旦的保證,即便是不吃不睡也要儘快查處線索來,這都第三天了,別說線索一個毛都沒查到。

「范局長,您別生氣,我是來告訴你好消息的……」郭俊一臉高興的道。

范富桂眼神一亮,坐直了身子,問道:「是不是發現什麼線索了?」

郭俊笑道:「有眉目了。」

「哦,趕緊說來聽聽。」范富桂親自給郭俊泡了杯茶,然後道:「坐坐坐,趕緊坐下來,慢慢說。」

郭俊笑著坐在沙發上,然後見辦公室的大門敞開著,就起身去把門關上,然後才有小心翼翼的坐回到沙發上。

范富桂見了就笑道:「還挺神秘的?」

郭俊捧著茶杯喝了口茶,然後低聲道:「范局長,今天上午有人給我送了封信過來……」

「什麼信,你快說啊,吞吞吐吐的要急死人埃」見郭俊說話不說完,范富桂就趕忙催促道。

郭俊悻悻笑了笑,而後道:「有個匿名人送了封信來,給我們提供了有些線索,信裡面說,陳鋒其實是陳家的老二給收養了?當年陳鋒就是被陳家老二派人從孤兒院接走的。」

「陳家老二,哪個陳家啊?」范富桂不解的問道。

郭俊壓低聲音,神秘兮兮的說:「燕京,還能有那個陳家?」

范富桂吃驚的道:「你是說……」

「對,范局長,我信裡面的內容應該假不了,很多證據證明陳鋒當年就是被陳家陳軍翔給收養,成為他的乾兒子。」

范富桂道:「這件事情如果涉及到陳家那就更麻煩了,哎,他媽的,老子怎麼這麼倒霉,真是喝涼水都塞牙,這下怎麼辦?如果查到陳家頭上,咱們不是找死嗎?」

郭俊鬱悶的點頭道:「誰說不是,所以我這不是趕緊來向您彙報情況嗎,這件事情如果繼續查下去很可能影響到燕京一些權貴的利益,咱們可……」

「不行。」范富桂阻止郭俊繼續說下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道:「我必須馬上找張慶華商量去,他想把所有的事情退給我,自己獨善其身,沒那麼容易,他可是市局一把手,憑啥要我背這麼大的黑鍋。」說著話,范富桂已經風風火火的走到了門口。

「范局長,那我該做什麼?」郭俊趕忙追上去問道。

范富桂道:「你現在什麼都別做,就當什麼都不知道,這件事情等我和張局長商量了再做定奪。」

「誒。」郭俊答應一聲,而後回了刑警大隊。

張慶華因為要躲避這次這個棘手的案件,所以一直謊稱生病躲在家中清閑,范富桂又怎麼會不知道張慶華這老狐狸的想法,也不給他打電話,親自驅車去了張慶華家中,這件事情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所能夠承擔的範圍,所以他必須得讓張慶華這個市局一把手知道這件事情,事情涉及到陳家,范富桂不得不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