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四十一章一查到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一章一查到底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 范富桂直接開車到了張慶華家門口,推開車門從後備箱舀出一條煙來,想想覺得太寒酸,又舀了一條,總共兩條玉溪的煙裝進袋子里,這煙原本是自己抽的,就這麼送人了,范富桂肉疼不已,但是去張慶華家總不能空手吧,再說張慶華聲稱自己病了,去看病人空手也不合適,更何況這個『病人』還是自己上司。

敲開張慶華的門,來開門的是張慶華的妻子,見到范富桂,張慶華的妻子微微一愣,而後擠出笑意道:「范局長,你怎麼來了?」

范富桂樂呵呵道:「嫂子,這話就不對了,張局病了,我這個做下屬的不該來看看他啊?

張慶華的妻子悻悻笑了笑,臉上多多少少有些尷尬。

范富桂就朝著屋裡看了一眼,問道:「張局在嗎?」

張慶華的妻子點頭道:「在呢。」然後趕緊對著裡面喊了一聲:「老張啊,范局長來看你了。」明顯是給裡面的張慶華提個醒,范富桂來了。

張慶華正在客廳的沙發上看報紙,聽了妻子的話,張慶華微微蹙眉,暗想他范富桂怎麼這會兒跑過來了,來不及多想,張慶華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只見范富桂已經提著東西走了進來,張慶華笑著摘下眼鏡,指著沙發道:「老范來了,來,趕緊坐。香菊,去給老范泡杯茶。」

張慶華看了看范富桂帶來的兩條煙,笑了笑,道:「老范啊,來就來吧,你還買什麼東西埃」

旋即有問道:「老范,你這個時候過來,是不是有什麼事兒啊?」

范富桂苦笑的點頭道:「還真有件事情要和張局長你彙報,哎……」

這時候,張慶華的妻子把水端了過來,張慶華就笑著道:「先喝點茶吧,瞧你愁眉不展的樣子。」

范富桂端起杯子抿兩口茶,而後嘆氣道:「張局長啊,那個槍殺案有些出乎意料的轉變了,這件事情我也做不了主,只能來請示你埃」

聽說是槍殺案的事情,張慶華就嚴肅起來,坐直了身子道:「怎麼回事,趕緊說來聽聽。」

見范富桂一臉猶豫,看了看王香菊,張慶華就吩咐道:「香菊,你先回室吧,我和老范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談。」

王香菊原本好奇,豎著耳朵準備聽聽范富桂說什麼,見張慶華趕他回室,她不情願的嘀咕一句,還是乖乖的回了室裡面。

「現在可以說了嗎?」

范富桂悻悻點頭,而後又苦著臉,嘆氣道:「張局長,這件案子似乎牽扯的有些大了,今天早上接到匿名人的舉證,證明了被槍殺的陳鋒是陳家老二是乾兒子,也就是說,那個叫陳鋒的死者是被陳家從孤兒院領養的孩子。」

「陳家,什麼陳家?」張慶華一臉迷茫的問道。

范富桂嘆了口氣道:「燕京的陳家啊,陳副總理……」范富桂只是稍稍點撥張慶華馬上就明白過來,眉頭一下子扭成了川字形。

「張局長,你說該怎麼辦,這個事情有些棘手了。」范富桂嘆息道。

張慶華跟著嘆氣道:「何止是有點棘手,簡直非常棘手,萬一處理不好,咱們可能就把陳家給得罪了,我還想再混兩年呢。」

「那我們該怎麼辦?」范富桂輕聲問道。

張慶華聽到『我們』兩字微微蹙眉,心頭一陣不悅,暗想,這個案子已經被林書記批示,交給你來徹查,你他娘的跑過來坑我做什麼,說話還非得把老子帶上,簡直就是個混蛋。

張慶華氣不過,就沉著臉說:「老范啊,話可要說清楚,這個案子林書記已經交給了你,所以就歸你管,可別一口一個我們,是你,不是我們1

范富桂聽了陳慶華的話,心中一陣無名火便蹭的漲了起來,若不是看張慶華是他的頂頭上司,他非得破口大罵不可,若不是張慶華謊稱有病,這個燙手的山芋又怎麼會輪到自己來接。

范富桂擠出笑意,道:「張局長,都這個時候了,咱就別在乎那些小細節了,處理當前的問題要緊啊,你說說,我是你手下的,如果暗自處理不好,你不也得跟著撈不到好嗎,我這不是沒了主見才來找張局長您嗎1

張慶華表情緩和了些,端起自己茶杯,抿了口茶后低頭沉思,大概過了幾分鐘,張慶華抬起頭,望著一臉忐忑的范富桂,道:「老范啊,這件事情太大了,咱們都沒法做主,要不去請示林書記吧?」

范富桂道:「張局,這樣合適嗎?」

張慶華道:「那你有更好的辦法?」

范富桂悻悻搖頭。

張慶華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道:「事不宜遲,趕緊去林書記那裡一趟。」

范富桂跟著起身,說:「先問問林書記在不在家吧?」

張慶華一拍腦袋,道:「瞧我,這事情一急,就糊塗了。」他趕緊掏出手機,然後把電話撥到了林萬山那裡。

得到了林萬山的同意,兩人這才駕車去了市委家屬院。

……

坐在車中,張慶華悶頭抽著煙,范富桂坐在他身邊,一臉的猶豫不決。

車廂裡面誰都沒有吭聲,一直快到市委家屬院,范富桂才開口打破沉寂道:「張局長,咱們去和林書記彙報這個事情好么?」

張慶華道:「有什麼不好的?林書記不給咱們批示,咱們能隨便亂查嗎?」

范富桂苦著臉皺眉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這個事情如果高手了林書記,林書記會不會罵我們啊?」

張慶華搖頭道:「老范啊,你想太多了,這件事情咱們又做不了主,只能想書記彙報,等他做了批示咱們按照他的意思辦事就成了。」

范富桂突然靠近張慶華,壓低聲音輕聲道:「張局,你說林書記會不會因為忌憚陳家而不敢查下去了?」

張慶華聽了范富桂的話,立馬皺起了眉頭,沒好氣的道:「老范啊老范,你這些年都白混了?你覺得林書記會忌憚他們陳家?你以為林家是好欺負的,就說那林老爺子,雖然他退下去那麼多年了,但是影響力一直還在啊,即便是現如今的慕蓉總理見了林老爺子都得畢恭畢敬的,你說林書記會忌憚陳家?真是佩服你的腦筋1

范富桂老臉一紅,悻悻笑了笑,接著扭頭看向窗外不再吭聲了。

到了市委家屬院一號樓,范富桂下車后就去打開後備箱,張慶華不解的問道:「你幹嗎呢?」

范富桂悻悻道:「我舀兩條煙,總不能空手去林書記家吧。」

張慶華再次無語,翻著白眼道:「你趕緊給我得了吧,林書記會稀罕你那兩條煙,別沒事找罵,你信不信,你拎著兩條煙去林書記家,林書記肯定得批評你。」

范富桂道:「那咱們空手去多不好啊?」

張慶華沒好氣的道:「又不是去串門,拎什麼東西啊,咱們是來彙報情況的,趕緊的,別嗦。」說著話,張慶華率先朝著林萬山家門口走去。

范富桂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張慶華,暗自嘀咕說:「就你聰明1

敲開房門,是林萬山的保姆來開的門。

保姆不認識兩人,就疑惑的問道:「你們是?」

張慶華臉上堆滿笑意道:「我們是市局的同志,找林書記彙報些事情,剛才已經和林書記通過電話了。」

「啊?哦,那你們進來吧,我去叫林書記,他還在舒服呢。」把兩人讓了進去,保姆趕緊去舒服通知林萬山。

林萬山從書房出來,瞧見張慶華和范富桂,就笑道:「怎麼兩位都過來了,出什麼大事了?」

張慶華和范富桂拘謹的站在林萬山跟前,張慶華悻悻道:「林書記,咱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向您彙報。」

林萬山指著沙發道:「坐吧,坐下說。」然後吩咐保姆上茶。

「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吧。」茶端了上來,林萬山見張慶華和范富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微微蹙眉,出聲說道。

范富桂第一次來林萬山家,表現的非常拘謹,連坐沙發屁股也只敢挨到一半,另一半懸空著,見張慶華暗示讓自己來說,范富桂心裡罵了張慶華一句,而後硬著頭皮,對林萬山道:「林書記,是這麼個事情,最近我們在查陳鋒槍殺案時,發現了一些重大線索,可能涉及到……涉及到……」

「涉及到什麼啊?」林萬山見范富桂說話結結巴巴,就沉著臉問道。

范富桂見林萬山不高興,頓時嚇了一大跳,趕緊道:「這個案子可能涉及到陳家,我和張局長無法定奪,所以想過來請示林書記,希望林書記給我們批示。」

「涉及到陳家?那個陳家?」林萬山故作疑惑的問道,其實他心裡清楚的很,包括哪些線索都是他暗中派人做的。

「華夏國際的陳軍翔1張慶華搶在范富桂前面回答林萬山,張慶華生怕范富桂這頭腦簡單的傢伙說是陳副總理他們家,這麼說忌諱就大了,所以張慶華萬萬不能讓范富桂說。

「哦,是他啊,這槍殺案這麼就把他給牽扯進去了?」林萬山一臉不解的問道,臉上沒多大變化。

張慶華就道:「這個死者名叫陳鋒,是陳軍翔的乾兒子,二十年前被陳軍翔從孤兒院領了出來寄養在他家。」

「哦,是這麼回事埃」林萬山點點頭,一副知道事情來龍去脈的模樣,而後又問道:「你們剛才不是說案子涉及有些大嗎?哪裡涉及大了?」

張慶華聽了林萬山的話不由得一愣,立馬揣摩出了林萬山的意思,心中暗嘆一聲,今天走了一步臭棋,真不應該過來找林書記。

張慶華猜的一點沒錯,范富桂說涉及到陳家,事情有些大了,林萬山聽了臉色馬上就拉了下來,不悅的責怪道:「張局長還有范局長,你們是人民警察,人民公僕,所做的事情就是保護老百姓的利益,就因為一些權貴,你們心中就失去了應有的責任?你們兩人今天晚上的行為太令我失望了,要記住,不管是誰,做了違背法律的事情都得繩之以法。」

「是是是1兩人趕緊點頭。

林萬山揉了揉眉心,然後擺手道:「我累了,你們回去吧。」

兩個趕緊起身告辭。

范富桂走出林萬山家,發現自己後背不知什麼時候出了一身冷汗,他苦著臉望著同樣苦悶的張慶華,鬱悶的問道:「張局長,這林書記也沒給我們什麼指示啊,那咱們現在該怎麼辦啊?」

張慶華如同看白痴一般的看著范富桂道:「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混上這個副局長的位置的,人家林書記說的難道還不夠清楚?不管是誰,做了違背法律的事情都得繩之以法!意思不就是讓咱們徹查嗎,不管是誰都得查下去。」

「啊1范富桂一拍腦門,這才醒悟過來。也不怪范富桂蠢,只是范富桂第一次去林萬山那裡,心情太過緊張,自然就想不到那麼多。

見張慶華不理自己獨自一人先上了車,范富桂鬱悶的嘆息一聲,趕緊跟了上去。